習大大大過皇帝癮
 
習大大大過皇帝癮
作者: 陳破空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4-12-1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繼香港佔中運動中學生黃之鋒後,上了美國時代雜誌封面。和一張單純清亮的少年面孔相反,是一臉橫肉,陰險惡氣的東方霸主相,題為「習皇帝」。


●時代雜誌封面的習近平畫像。

十一月,習近平登上美國《時代》雜誌封面。《時代》封面出現中國人物,並不稀罕,十月,領導香港佔中運動、年僅十七歲的中學生黃之鋒就曾登上該雜誌封面。但這一回,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習近平,被稱為「習皇帝」(Emperor Xi),倒是不同尋常。

瀛台夜宴,大談帝王經

北京APEC峰會期間,習近平瀛台夜宴奧巴馬,又並肩漫步中南海。其間,習近平大談帝王經,忽而康熙、忽而光緒,彷如當年曹操與劉備煮酒論英雄。習近平刻意擺出的帝王姿態,已不言而喻。實際上,在此前後,「習皇帝」這個稱呼,已經不脛而走,遠播海內外。

之所以被稱為「習皇帝」,概在於,習近平上臺以來,不斷集權,不僅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還兼任眾多小組的組長或委員會主席,把經濟、國安、維穩、涉台事務、乃至網路管理,等等,悉數收攬於一身,不分巨細,事必躬親。

之所以被稱為「習皇帝」,還在於,習近平無情鎮壓自由派知識份子,到處抓人。重判維族學者伊力哈木、重罪起訴維權律師浦志強、開庭審判年逾七十的資深記者高瑜、悍然拘捕年逾八十的老作家鐵流、持久關押紀念六四亡靈、重病纏身的前八九學運領袖于世文⋯⋯更兼掃蕩網路,密集抓捕微博大V。

習皇帝集權,不僅張揚於名義上,而且落實在實質上。通過反腐運動,清洗黨內政敵,掌握了黨機器;通過對外挑釁,調兵遣將,伺機整軍治軍,大抓軍權。

新版《東方紅》,唱出習皇帝

於是,那首名為《東方紅》的紅歌,有了第三個版本。第一個版本,唱毛澤東,曰:「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他為人民謀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第二個版本,唱鄧小平,曰:「西方黑,太陽落,中國出了個鄧矮坨,他為自己謀幸福,他叫人民各顧各。」第三個版本,唱習近平,曰:「北方灰,太陽低,中國出了個習皇帝,他為紅二代謀幸福,他叫人民聽他吹。」

如果習近平像皇帝,他到底像哪類皇帝?其一,隋煬帝楊廣。極愛面子,好大喜功,對外很講排場。為了在外賓面前炫耀隋朝的強盛和富有,隋煬帝下令,在外賓所經道路和場所,把所有樹木都纏上絲綢,刻意製造火樹銀花的效果。外賓覺得不可理喻,感慨:「這裡的普通人連衣服都穿不起,卻把絲綢纏到樹木上!」

習近平在北京大辦APEC峰會,要製造「萬邦來朝」的「盛世」景象。特地在北京懷柔區雁棲湖修建豪華會所、奢華酒店、頂級高爾夫球場,並開設專道、開挖人工河、打造「民間手工」購物村⋯⋯共耗資十 億美元。而停工停產放假,刻意製造「APEC藍」,代價更是無以計數。這一切,呈現在習近平反對鋪張奢侈、主張節約儉樸的政治口號下,彷如自我諷刺。其實,APEC峰會,一年一度,亞太各國輪流主持,其他國家,並未如此大驚小怪、大興土木、大肆揮霍,唯獨北京例外,各國首腦,又豈會為此喝彩?心下暗笑而已。

其二,崇禎帝朱由檢。反貪反腐,嚴刑峻法,鐵腕整頓官吏;獨攬大權,舉凡政治、軍事、民生,兢兢業業,事必躬親,克己自律,夙夜勞心,誓要王朝中興,意圖以中興之主,名留青史。

盲目模仿普京,誤判國情

習近平上任,突然收緊權力,大肆集權,仿佛其前任江澤民、胡錦濤「做錯了事」,顯得「太寬鬆」、「太寬厚」?乃至中國社會「太自由」?事實上,不論江澤民還是胡錦濤,都以大獨裁者的惡名,載入當今世界史冊。習近平猶嫌他們做得不夠,廢江澤民「集體領導」之名、廢胡錦濤「黨內民主」之說,重歸毛澤東、鄧小平時代的一言堂。

這無疑是對形勢的誤判。正是因為鄧小平只搞經濟改革、拒絕政治改革,才種下今日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必然惡果,習近平反腐,實際上是收拾鄧、江、胡留下的爛攤子,倘若中國早已民主化,輿論監督、司法獨立,何來如此深重的貪腐?又何須習近平痛心疾首、疾言厲色?正是因為江澤民、胡錦濤病態維穩、拖延政改,才導致中國社會兩極分化,倫理失常,民眾仇富仇官,社會矛盾如岩漿鬱積、火山待噴。

習近平竟不明於此,不思政改治本,專思人治治標。一種觀察認為,習近平充當強人,是效法俄國總統普京。須知,即便撇開民主與專制的理念不談,一個國家、一個社會,階段性地放和收,自有其特殊規律,臂如俄國與埃及。以俄國為例,蘇聯解體,葉利欽引領民主改革和私有化,是必要的放,讓俄羅斯諸國結束極權災難,回歸文明軌跡;而當俄國經濟陷入困境、車臣等地獨立運動蜂起,該國政治,又趨於必要的收,故而如普京這樣的強人得以出頭。普京專權至今,既無民族分裂之患,也無經濟崩潰之憂,俄國又趨於必要的放之新階段。只是,普京專權上癮,悖反歷史潮流,愈走愈遠。

如此普京,原本不足以效。習近平盲目模仿,已屬不智;對中國國情的誤判,更屬不明。一個基本的判斷,應該是,江、胡之後的中國政治,需要放,而不是收。習近平卻反其道而行。

倒了「薄青天」,來了「習青天」

習近平高舉反腐大旗,在中國這樣一個長期耽於人治、專制、封閉的社會,固然可以贏得一些掌聲、甚至贏得一股民望,讓習近平個人,贏得一陣「習青天」的虛名,如當年在重慶唱紅打黑的「薄青天」,五十步笑百步耳!誰又能不懷疑:習近平的做派,是受了薄熙來的啟發?這等「青天」虛名,終究不利於中國社會的正常發育和健康成長,反讓中華民族繼續陷於民智不開、民風不化的蒙昧狀態。禍及長遠。

前述隋煬帝,因為瞎折騰,讓輝煌一時的隋朝,只持續了38年,就歸於夭亡。隋煬帝本人,被反叛的群臣當廷勒死。前述崇禎帝,雖勤勉理政,夜以繼日,不意,延柞276年的明朝,偏偏敗亡於胸懷大志、披肝瀝膽的崇禎帝手上。崇禎帝本人, 登北京煤山(今景山)上弔自盡。

起身紅二代、出身太子黨的習皇帝,及其拼死把守的紅朝,最終結局將如何?天下可拭目以待。值得鑒照的,還是成都武侯祠那句名聯:「能攻心則反側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戰;不審勢即寬嚴皆誤,後來治蜀要深思。」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