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看透了習近平
 
人民看透了習近平
作者: 林 平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4-12-1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當權兩年,有說是中興盛世,萬邦來朝。也有以為是箝制輿論,抓捕公知,十倍於江朱胡溫。然而,新近事實,使人們看透習近平高唱的夢就是皇帝夢。


●人民日報說,香港自治中央給多
少就是多少:觸發佔中。(明報)

習近平上臺兩年,其人究竟如何?輿論的看法不盡相同。有以為習氏大力反腐肅貪,推行依法治國,本人親民勤政,現在是中興盛世,萬邦來朝。也有以為習氏當政,箝制輿論,抓捕公知,十倍於江朱胡溫時代。然而,最近一連串的事實,使人們終於看透了習近平。

王垚烽被砸了飯碗

最近的一件事是大陸嘉興日報的王垚烽被砸了飯碗,原因是他在個人的微博上發表了一些「反共反毛」的「極端言論」。

事情不大,但習氏自己暴露了他的真面目。查王在他自己的微博上說的一些話,確實是算得上「反共反毛」。然而,首先,依法治國,依憲治國,言猶在耳,還一本正經做出了「決定」。查那部中共自己制訂的「憲法」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王只是言論,並未斬木為兵揭竿而起,甚至也沒有佔領任何一條街一片地「擾亂社會秩序」,哪裡違背憲法了?如果只有歌黨頌毛才有言論自由,那這叫什麼「自由」?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王何罪之有?

聽聽習自己的話。2013年習近平剛上台後不久,他本人在與民主黨派會談時稱「對中國共產黨而言,要容得下尖銳批評,做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對黨外人士而言,要敢於講真話,敢於講逆耳之言,真實反映群眾心聲,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當時此言一出,不知暖了多少民主人士的心。

倒是中共自己需要問問為什麼人家要說這些話,自己的做法對不對。王說「傳統紙媒尤其是黨報將更加抱緊D的大腿,做D的狗腿,這是它們要想活下去的唯一出路」。這不就是《環球時報》之流的活脫脫的寫照嗎?報紙本是社會的公器。中共要報紙只能是「黨的喉舌」,是否強姦民意?

就以王因此而被砸了飯碗的那段話來說,「放你娘個狗屁,這叫地方自治你懂不懂,一個學醫的不懂政治學常識就少放屁」,除了粗魯,這話不對嗎?地方自治歷來是一種治大國的方略。遠到中國春秋時期,近到美國的聯邦自治,不都是這樣的嗎?至於香港,那更是中國自己提出並承擔了「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國際義務的承諾,那個「燒傷超人」懂這個政治常識嗎?

還有,王只是在自己的微博上化名寫了他的看法,不涉及公職,有什麼理由開除他的公職?他的公職是別人用人肉搜索爆出來的,化名是隱私,如此倒反而合法律?

本來,這也許又可以解釋為劉雲山幹的壞事,與習、王、汪的話完全相反,所以與習無關。但現在明白了:最近熱鬧起來的「砸鍋論」恰恰是習的原創,最早源於習十月初關於意識形態工作的一次批示:「絕不允許這類人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 原來如此!習明說一套,暗說又是一套。習劉原來是一家!

看透了習近平。

港人上了習近平的當

這次的香港佔中事件,從一開始起,確實出現了兩副不同的面孔。一副面孔,以白皮書、「人大常委會」落閘決定和9月28日後《人民日報》的一系列評論文章為表現,不妨稱之為「紅臉」,其最蠻橫的句子是「香港的自治是中央給多少是多少」,佔中是「非法」甚至「動亂」。這副面孔,就是張德江劉雲山之流的面孔。在香港方面,就是警方的玻璃盾牌和鋼槍,以及辣椒水、催淚彈。

另一副面孔就是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的面孔,不妨稱之為「白臉」。習貴為國家元首,放下身段,「邀請」「政協副主席」的前特首董建華並排而坐(別的哪怕是現任的地方諸侯有這個座位嗎?)。會見中,習再三強調中央對香港的三個不變。在「國慶」招待會上,習又說:不斷推進「一國兩制」事業,堅定不移維護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至於佔中,絕口不提。

APEC會議上,在習奧聯合記者招待會上(注意這是媒體沒有公開報導這次招待會),習主動談到了香港佔中事件,說:「佔中這個行為是一個違法事件。我們堅決支持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處置,維護香港的社會穩定,保護香港人民的人身和財產安全。」由此,香港梁振英政府又硬了起來,辣椒水,水槍,又用了起來,又清場,又抓人,凶相再次畢露。

有說張劉之流是有意作亂,設局習近平,讓習動武,到時無法收拾,就可逼習下臺。是否如此,姑且不論,但習與奧巴馬說的那一段話,是明確暴露了習與張劉之流其實是一丘之貉。起初,面對二十萬憤怒的佔中港人特別是學生,習不過是不敢動武,甚至是不敢說話,只是騙人。到APEC期間,佔中自然退潮(這是自然的,學生等不可能長期永遠佔住馬路),到金銅旺三處人員寥寥之時,習就有了膽氣,真面目從此暴露。如此而已。

可憐的學聯青年,還以為梁與習真有不同,還想到北京去上訪!看透了習近平。

真的是皇帝夢?

習一直以親民示人。慶豐包子,卷起褲腿,自己撐傘(攝影一等獎),給人夾菜,好一副平等的面孔。《時代》雜誌照片把習近平稱作習皇帝似乎是冤枉他了。至於集權,九龍不治水,集權為反腐為深化改革,倒也不無一點理由。然而,文藝座談會和APEC完全暴露了習皇帝並非空穴來風。

APEC,本來就是一次各成員國輪值當東道主的普通「非正式」會議(故英文就是meeting,碰頭聚談的意思)。用得著準備兩年,耗費鉅資?為什麼故意宣傳什麼「萬邦來朝」?有說是展示盛世,揚我國威。其實,盛世不靠鋪張,豪宴哪是國威?當年的「萬邦來朝」其實也不過是外國人為了百十倍的貿易之利(「賞賜」),滿漢全席也沒有阻止八國聯軍。無非是為了習氏為了顯示他自己而已,卻耗費了據說是幾千億的民脂民膏。

延安文藝座談會更暴露了習對「皇」字「龍」字的沉醉。那個范曾,兩句歪辭,洗盡劣跡,備受恩寵 。 「皇圖八萬沐初陽⋯⋯龍吟昊宇當非昨」。 「皇圖」,中國普天之下還是「皇圖」,,習講話竟是「龍吟」。然而沒有抓捕或者至少是開除范。是不是這「皇」、「龍」兩字太舒服了啊?

如果說,以上兩件還是「不盡不實」的臆想,那麼人民日報文章把習近平稱為「新設計師」就是實打實的證據了。人民日報可不是隨便可以寫文章的,其審查之嚴,眾所周知。「新設計師」至少可以比肩鄧小平,雖然不是皇帝,但其志得意滿、唯我獨大的心態,是栩栩如生了。如此,獨裁不遠,民主更無望。

看透了習近平。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