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雜誌與我
 
開放雜誌與我
作者: 梁慕嫻

專題

更新於︰2015-05-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知道開放雜誌停刊,很難過,無言以對。《開放》是一面反共的旗幟。傳遞、分析中國國情詳盡而深入。我自六四慘案後開始閱讀《開放》,把許多我帶去加拿大的中國疑問一一解答,實在得益不淺。

在開放雜誌上看到有作者許行先生,後又在溫哥華的文友聚會中相識。承蒙許行先生介紹,我才認識金鐘先生,並把我的第一篇關於「地下黨」的文章刊於開放雜誌一九九七年二月號。非常感謝許行先生和金鐘先生的愛護和信任。「地下黨」的信息才得以在香港傳開。

更在二○一二年二月,開放出版社幫助出版了《我與香港地下黨》一書,使更多香港人了解「地下黨」存在和無孔不入的禍害,明白今天「雨傘運動」的深層次原因。中共利用「地下黨」管治香港的事實,已讓香港人看得更加明白。《開放雜誌》功不可沒。

回想起來,我從不懂寫作,到至今能基本上可以詞句達意,是多得《開放雜誌》給我一個平台去發表文章。想起那時常麻煩兩位先生改稿,現在還感到面紅。在此,再次向許行先生金鐘先生鞠躬致謝。

【金鐘按:香港地下黨是研究香港政治的核心問題,神秘而複雜。我們有幸和梁慕嫻女士結緣相識,從九七回歸前迄今已十七年。二○一二年她返港舉行新書發布會的盛況,是中共在港九十年僅見的公開亮相。想到許家屯回憶錄說,港共有三千黨員,今日何止數千!這幫人以中共反民主的教條與手段,在地下操控著香港的命脈,對於一個開放自由的社會是何等的不公平啊。】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