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懷抱著卑微的希望,看著警察把它打得粉碎
作者: 緋

讀者編者

更新於︰2014-11-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有點意外的,重奪旺角的晚上,我整夜就留守在旺角。 我之前的日子都是跟朋友留守在中環地區的,旺角跟銅鑼灣我也去過,不過都只是短暫逗留。所以我本來只打算把中環的物資送到旺角前線,便離開回家美美的睡一覺,第二天精神奕奕的上班。 天知道我有多久沒有好好的睡過一覺了。 在旺角潮流特區旁的十字路口,這原本是年輕人假期消閒的好去處,氣氛凝重又危險。 把手上的眼罩派完後,我詢問跟我同行的女生要不要離開,只聽她說,想要留下來看看,而我也想著看看事情發展,既然有人相伴就留了下來。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活動中有危險情況出現,我的反應不是後退而是向前衝,即使別人說「女生別站前面,很危險」,我還是堅持的不動不退。 我怕痛、我怕受傷,我更怕死。但我總是抱著個想法,最後一線的希望,想相信政府不是這麼蠻橫,想相信警察不是報導中這麼暴力。 所以我站在最前線,抱著希望。 然後看著自己那最後的、小小的奢望被打得粉碎。 人群中有人突然受襲,全部人不停大喊「急救!」、「FIRST AID!」,救護員飛奔的身影讓我有種在戰場的錯覺。 警察突然在毫無先兆的情況下推向我們,胡椒噴霧嗆得我不停咳嗽,有人被推倒,而警察卻向他揮警棍。有人大喊冷靜,我忍不住大喊「究竟不冷靜的是誰!」 明明什麼都沒做的我們,究竟哪裡不冷靜了?

我們曾經小而溫暖的香港,去哪裡了? 也許有人說有示威者咒罵警員給了警察很多壓力,沒錯,無論怎樣的立場也不應該詛咒人。 但警察,你們是警察。 你們穿上那身衣服,你們就是在上班。就像我們上班面對客人的無禮無理,我們也只能承受,甚至陪笑,而不是失控的跟他們對罵。 而你們是警察,你們就更應該深知這樣的道理。 再多的壓力也不能成為心靈惡毒的理由,再多的怨氣也不能成為失控的理由,再多的怒氣與委屈也不能成為對別人拳打腳踢的理由。 你們能選擇的,就只有瀟灑的辭職不幹,或默默忍受因為公司負面的評價,或是是自己同僚那頻頻出錯的原因下而憤怒而不滿的客人。 今晚,我仍然會到最前線盡我所能的支援。 我會跟其他人一起,沉默的、和平的、理性的表達我們的不滿與憤怒。

(作者:緋──熱血時報網站)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