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一夜攪翻大陸文壇
 
周小平一夜攪翻大陸文壇
作者: 嚴煌翊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11-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開放雜誌按:習近平文藝座談會特地邀請80後網絡寫手、環球時報特約評論員周小平出席,並予當面鼓勵。翌日官報聯發其三文,一夜竄紅。陸網一片震盪,本文介紹事件,並剖析當局危險的政治走向。


●習近平在文藝座談會上和上海
京劇名角史依弘(右)談話。

網路五毛周小平(還有花千芳)「榮幸地」出席十月十五日習近平主持的文藝工作座談會,並被御示:寫出更多「正能量」文章,一夜竄紅,身價百倍。

可以預計,待時機成熟時,再成立一個中國網路作家協會,列為正部級單位,再將五毛納入公務員考試,再從優選拔出領國務院津貼的「五毛專家」。培植一代年青的新生軍作為今後強勢執政的組織基礎——在這樣深謀遠慮的策劃下,周小平這些「小人物」應運而生。 

中宣部為什麼看中周小平? 

那麼,為什麼看中周小平?很多人看不起周小平。自從去年六月發表《請不要辜負這個時代》以來,他扮演的角色就成為大眾的笑柄。文章炮製的各種謠言和謊言,所犯的各種低級錯誤,都已被人批駁多次了。周小平還有不堪的臭史記錄:2010年至2013年間,組織網路淫穢裸聊表演,被警方抓捕入獄——如此猥瑣不法之事也早就被網友扒拉出來剝了好幾層皮。除此劣跡不談,周小平的文章了無特色,僅僅因為大捧黨國、抨擊美帝、謾罵公知,明顯的諂媚朝廷,而成為中共寵兒,和在座的文壇眾星平起平坐,實在滑天下之大稽。

但是,在中宣部看來,周小平有過人之處,就在於接地氣,臉皮厚,不怕燙。敢於指鹿為馬,顛倒黑白;他紮根網友,甘灑熱血自願替黨說話,為政府分憂,以一己之身堵槍眼,不惜與無數公知與異見者為敵,這是何等的難得與勇敢!那是社科院長王偉光及其一班老朽御用學者,做不到的。假以時日,說不定是另一個姚文元!

習總賜予其面聖之榮,自有道理。說白了吧,習大大這次開會,請來的名流大腕都是綠葉,內裡是為了襯托周小平這些鮮花的。中國微博猛女胡紫微這段俯身低頭的話,真是可圈可點。她說:「其實,我個人是真心支持周小平同志進政治局班子的,而且可以做黨的代言人(享受政治局副局長待遇)。因為該同志的奮鬥歷程、思想境界、人品文品,就是黨的縮影與生動寫照,有利於全世界人民更深入地認識黨,瞭解黨。」注意,胡女為周小平生造了一個高級職位——政治局副局長! 

毛左們心裡打翻了五味瓶? 

今天,周小平真讓一些人仰望羡慕。

《環球今日評》一開始就有先見之明說出了:「習大大見周小平,有人心裡打翻了五味瓶」。這種嫉妒感是需要資格的。那些早就被黨當作「敵對勢力」或散佈「負能量」的人,連嫉妒的資格都沒有;所以,如中國老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產生嫉妒感的人群基本上是周小平的「同志們」,比如《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先生。胡主編雖然住在北京,離習總書記的地理距離很近,但至今未蒙歷屆聖上丹陛召見,鹹酸苦辣諸般滋味湧上心頭,可以想見。

當然不止胡主編一人。毛左孔慶東、司馬南、張宏良、吳法天⋯⋯這些人,其功底、資歷,特別是對黨國的忠誠,絕不在周小平之下。他們心裡的五味瓶的確全打翻了。除涉及上述諸人外還有一個更是說,看了周帶魚(周小平綽號,因其文誤稱中國有帶魚養殖場而得名)發的微博照片後,「劉小楓哭暈廁所;甘三桶以頭搶地;余含淚仰天長歎;蔣山長牌位涕零。」劉小楓倡議追認毛澤東為「國父」;余秋雨含淚苦勸四川地震災民提防國外敵對勢力陰謀利用;蔣慶致力把儒學變成儒教並把儒教變成國教;甘陽則論證了中國幾千年的傳統和毛時代傳統及鄧時代傳統是一以貫之「通三統」的。他們都是「國師」級之輩,可謂豐功至偉,如何能甘居周家小子之下?!有人為他們獻計:「一朝失寵果成千古恨,不如回爐再造五毛身。」 

「保衛周小平」成中宣部當務之急 

既然周小平一躍龍門,便身價百倍,便是我黨寶貝,便要嚴加保護,便再不容許任何對他的攻擊謾罵。剛好方舟子送上門來,就只好拿他開刀祭旗了。

文藝座談會翌日,《參考消息》重磅推出三篇周小平「愛國文」。方舟子瞎了狗眼,竟斗膽包天逐條批駁《夢碎美利堅》,讓這篇官媒力推的「宏文」頓時成了滿紙謊言。這還了得!立馬下令,全面封殺方舟子:不僅駁斥周小平的《網路作家夢游美利堅》被百度百家秒刪,各網路轉載也被刪,而且將方舟子所有微博、博客、微信公共帳號也一股腦全部封殺。這種將封殺能力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的做派,著實令各路網友背後涼風嗖嗖。眾所周知,方舟子多年來以「打假」聞名,其所打對象不分左中右,被打名人、機構數十個。這次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方舟子竟然陰溝裡翻船,栽在周小平這小子手上,這也是讓人驚掉下巴的奇聞。網路大V榮劍歎道:「一個龐大的宣傳機器全部開動起來,就為了遮蓋一條已經發臭的帶魚,真是世所罕見,史所罕見。」

有人學司馬遷口氣:「方舟子自開通博客微博以來,征戰無數,戰蕭傳國,平唐駿,鬥韓寒,圍崔永元。然方提刀力剿暖男周黛玉,立卒。國之痛點畢現。嗚呼哀哉。」此文標於2014年10月22日。

也有人解釋道:不要為方舟子被禁憤憤不平,他這次實在太惡劣。以前扒扒別人外衣也就算了,周小平明明光著身子呢,他還上去摸一遍,是猥褻。還有這個說法:「動了襠的尿壺,這是罪!」

隨便怎麼說,無產階級專政鐵拳已經把方舟子屎都打出來了。從今以後,每天每時每刻,全網動員,進入一級應急管控,全力圍剿涉攻擊、質疑、調侃周小平以及攻擊黨和政府的負面有害資訊。周小平事已不是周小平本人的事,大家必須要有清晰認識。百度搜索「周小平」,出現「部分搜索結果未予顯示」字樣,為他嚴加防衛,這就對了。

    《環球時報》的結論是:「如果你不能客觀看待周小平,你就不可能客觀看待今天的中國。」這句話是蠻有道理的。中宣部的今天最最要緊的口號是:「保衛周小平!」 

劉雲山在習口裡塞了兩隻爛蒼蠅 

有人在百思不得其解的狀況下,將周小平、花千芳兩個「五毛」放進參會名單中,想像為江派劉雲山在習近平口裡塞了兩隻腐爛蒼蠅。

似乎也有些道理。此次座談會應是臨時安排,組織倉促,而會議的組織者是中宣部,在決定名單過程中,安排進兩個名不見經傳的「五毛」應該不是難事,習近平是否瞭解周、花二人令人存疑。習近平在會上的講話,不僅指出文藝界諸多亂象,否定劉雲山這些年的「政績」,還暗示劉掌控的央視和人民日報社大樓是「奇奇怪怪的建築」,今後不要再搞。

習好像也避而不談劉雲山一貫堅持的用馬列毛鄧江理論指導文藝的提法。會上,劉雲山基本是冷臉相對。會後新華網發出介紹周小平包括其負面劣跡的報導,顯然是想平衡回來。但是,蹊蹺的是,這一報導卻遭到意想不到的命運。劉雲山手下的人迅速發出通知,要求:「全網查刪《新華社用戶端:習近平問起的網路作家是何許人?》一文及相關內容。」再聯繫到上述的「保衛周小平」種種措施,這好像讓習近平口裡塞了兩隻蒼蠅卻沒有感覺。

網路上有一個段子說得形象:

「一暴發戶問管家:我已買了爵位,可那些貴族小姐還是看不上我,怎麼辦?管家說:您辦個舞會,把上流社會的人都請來,我找幾個女子扮成貴婦對您表達愛慕,您要表現出風度翩翩憐香惜玉,定能俘獲小姐們的芳心。沒想舞會結束後,暴發戶卻成了坊間笑料,原因是管家請來扮貴婦的,是幾個人人皆知的站街婊子。」

這是所謂習近平中計的「陰謀論」了。會有如此低級的陰謀嗎?網路名人牛淚對劉雲山手下「保衛周小平」之類的舉措,搖頭連歎:「一蠢,再蠢!真是蠢到一無是處,蠢到讓人無話可說!」「一蠢,再蠢!」是去年四月「打的事件」中習近平對中宣部操辦者的批評,堪算到位。他自己想來不至於蠢到如此地步吧? 

周小平竄紅是該警惕的危險信號 

中國法律史學會執行會長范忠信評論說:「開了文藝座談會,無非兩個動機:第一,紅太陽升起從宣導新文藝開始;第二,選何人參會宣示文藝導向。」

習近平顯然是學毛澤東的樣子,搞個「2014版延安文藝座談會」。但他的學識如何能和毛相比?人們只不過把他定位為一名有幸娶了一個藝貌雙全的名歌星的「資深文青」。他們諷刺說,一登上權力巔峰即懂得文藝,就可以發號司令教導人們怎麼去創作文藝作品,這豈不是是新時期的「東方紅」?豈不是當下中國的全能神教主?至於周小平這類不學無術者被樹為文藝典型,華東政法大學副教授張雪忠指出,這與文革中考大學交白卷仍獲錄取並重用的張鐵生是同一現象:政治上集權和個人崇拜需營造愚昧、蠻橫和下作的知識氛圍。

有人感歎,習近平把站街婊子寵為貴妃,這不但是文化界的恥辱,更是丟盡了泱泱大國之臉。在中共歷史上,還沒有水準低如周小平的宣傳家。何清漣解釋說:為權力服務的文化,其高度就是統治者的高度。借用一句唐代詩詞「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中共從五毛這面鏡子中,不僅可以看到自己的「光輝」形象,還可以看到中共打造「文化大國」的前途。

對此,還有「另類」的解讀。認為:重用周小平,目的就是為了從精神上羞辱知識份子和所有具有起碼是非辨別能力、看重節操的人,相當於把他們關進一所無形的牛棚之中。其實,在中共當局的眼裡,「周帶魚」也是被認定是一個徹底的丑角。當局樹立起一個丑角,並不在乎自我醜化;它要通過這個丑角,表達它對公共話語領域的蔑視和侮辱。丑角的作用在於,它取消且醜化了公共話語領域的意義和價值,把意識形態領域的鬥爭徹底碎片化。這對於公知們來說是致命的打擊。推出「周帶魚」這樣的貨色,與當局淨網運動、禁毀書籍、瘋狂抓人等是高度一致的。

這個「高度一致」還有另一種解讀。周小平所抱持的觀點和態度屬於典型的肉食者邏輯。在崇高的「愛國主義」妝扮下,他把所有對政治的評論和對政府執政黨的批評監督意見,都刻畫成了大逆不道和美帝的陰謀。這種邏輯是可以動員所有民族主義資源的非常可怕的邏輯。目前周的破壞力還不大,如果以後這種人的隊伍更加壯大,報效黨國的水準更為提高,未嘗不可以形成新時代的紅衛兵小將陣勢。

周小平竄紅是一個標誌性事件——中華民族發展到了這一站,它反映了一種非常危險的政治傾向,就是毛澤東文革的反智傾向和痞子政治傾向。只要這種傾向成了大氣候,一定是社會的大災難。

(2014年10月22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