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真理部」橫行無忌
 
中國「真理部」橫行無忌
作者: 笑 蜀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11-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收編《百年潮》,拿下《南方週末》,網絡社交媒體也被穩控。《炎黃春秋》就是民間輿論場最後的高地,一旦失守,「真理部」便實現一統媒體江湖的中國夢。


●北京政論月刊《炎黃春秋》曾受到習大大之
父習仲勳讚揚。社長杜導正堅持說真話立場。

《炎黃春秋》雜誌將被迫改嫁,由國有單位即文化部下屬的中國藝術研究院接管,此傳聞已獲證實。《炎黃春秋》創始人杜導正深表憂慮,認為「真理部」 (中國民間對中宣部系統的戲稱,昔有蘇聯「真理報無真理」之喻 ——作者注)雖承諾人事及編輯方針不變,但這承諾靠不住,因已有《百年潮》雜誌的覆轍在前:當年收編《百年潮》,「真理 部」有同樣承諾,但根本不兌現,以致雜誌變臉,讀者紛紛拂袖而去,《百年潮》今天僅剩四千訂戶,名存實亡。《百年潮》雜誌的故事確實令人驚醒,但我要補充 一個更令人驚醒的故事,就是《南方週末》的故事。

《南方周末》的前車之鑒

二○一二年一月,南周新年獻詞事件高潮中,黨內一位老人拖著病軀,給「真理部」最高主管寫信,呼籲尊重民意,在民主和法治的軌道上解決問題。該主管接信後去醫院看望老人,信誓旦旦地說:您老放心,我們是愛護南周的,一定不會秋後算帳。

但結局已是眾所周知。曾街頭演講聲援南周的郭飛雄、劉遠東等公民,均遭構陷,至今身陷囹圄。南周核心人物則被以各種名目調離,以致南周品質今非昔比。民間對南周人有「恨不抗爭死、留作今日羞」之譏。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但「真理部」袞袞諸公顯然不認為自己需要君子形象,報復迫不及待,所有承諾一風吹。今天,南周的牌子固然沒摘下,所以他們不必承擔關閉南周的道德壓力;但他們種種折騰之下,南周事實上已奄奄一息,秋後算帳的目的已經達到。而拿下南周,就等於拿下民間輿論場最重要的高地。相比當初「收編」《百年潮》,這無疑是更大成功。

這成功刺激了「真理部」的野心,《炎黃春秋》便被重新鎖定——之所以說重新鎖定,是因幾年前「真理部」已經動過這心思,但被杜導正等黨內老人毫不客氣地頂了回去。去年七月發動反憲政攻勢後,「真理部」雖在話語層面遭民間反擊潰不成軍,但借助刀把子的淫威,強力整肅微博、清剿公知大V還是起了立竿見影的作用,在南周被攻克的同時,網絡尤其社交媒體也很大程度上被穩控。《炎黃春秋》就成了民間輿論場最後的一個高地,一旦失守,「真理部」一統媒體江湖的中國夢,就基本實現了。這意味著什麼呢?這意味著國中之國的「真理部」更扶搖直上,更尾大不掉,其威力絲毫不亞於周永康時代的政法系。

真理部和周永康繼承毛衣缽

所有朝著輿論一律的努力,「真理部」當然都要解釋為政治正確,即保衛黨、保衛政權的需要。但當下誰傻?誰會信他們這些解釋?周永康擴張政法系不也都這麼說麼?但實際上,不都為了特殊利益麼?這點上,「真理部」沒有任何創造性,完全重覆周永康的故事。其實南周不過因地處廣東,更開放更新聞專業主義而已;《炎黃春秋》當然從不諱言憲政立場,去年反憲政高潮時,杜導正還借拜謁趙紫陽故居之機,呼籲民間反擊。但對習近平宣稱的改革路線,尤其對三中全會公報,他們竭誠擁護也是天下皆知。但「真理部」故意選擇性忽略,故意無限上綱。他們需要拿這兩大媒體當靶子、當敵人。毛澤東一直靠人為製造敵人來鞏固其地位,沒有敵人他一天都玩不下去,周永康和「真理部」都繼承了毛的這個衣缽,不惜壞事做絕,激怒體制內外所有的人。

周永康主掌的政法系,實際已經黑社會化,不僅極大地危害社會,恣意侵犯人權和公民權,而且一定程度綁架了執政黨和國家。物極必反,周永康終於得到了報應。但是真理部沒有從中吸取任何教訓,仍在重覆周永康的覆轍,為了特殊利益而狂奔。

「真理部」的貪婪沒有止境,這在業內人所共知。譬如,「真理部」很多禁令壓根無關政治,而針對財經報道尤其上市公司報道,典型的狗咬耗子多管閒事。那麼所為何來?原因其實簡單:當不良企業即將曝光,卻幾百萬上千萬都不能擺平媒體時,往往「真理部」某官員一通私人電話,媒體就被擺平了。但出面擺平媒體的「真理部」官員會「無利起早」麼?所以很多媒體起初還能抵擋不良企業的銀彈攻勢,後來就越來越心理不平衡:與其讓你「真理部」坐收漁利,不如我近水樓台先得月。媒體跟「真理部」的墮落競賽,也就愈演愈烈,媒體操守也就每況愈下。

意識形態領域的腐敗總推手

最大規模也最隱性的腐敗,是「真理部」大量參股、控股文化產業的龍頭企業。政府部門不得經商辦企業,早就是明文規定。但不屬於政府序列的「真理部」,完全不受此限,肆無忌憚;不僅參股、控股企業,甚至大投入的主旋律影片,往往都有「真理部」的股份。實際是化國有為黨產,再化黨產為私產。這跟周永康借維穩之 名攫取特殊利益,以致維穩經費超軍費,也完全一個套路。

不僅是意識形態領域的腐敗總推手,「真理部」更是法制潰敗的總推手。據聞四中全會將以法治為主題。但法治能否落到實處,相信國人並沒有足夠信心,因阻力之大超乎想像。阻力最大的是兩個系統,一個是政法系,一個就是「真理部」,前者已遭一定懲罰,後者卻沒有付出應有代價,迄今亦無任何收斂。「真理部」的實際運作,都以破壞法治為前提:其幾乎所有指令,都沒有也不需要法律依據;其幾乎所有指令,都是黑箱操作,屬於典型的特務政治;再從根子上說,「真理部」根本就沒有法人地位,擁有無限權力的同時,沒有任何法律責任,法律事實上無從約束。

罔顧法治且貪得無厭的「真理部」,不可能不跟周永康時代的政法系一樣,也黑社會化了。在以反腐、法治為主題的時代,它的存在真是莫大諷刺。如果任其所向披靡,在攻克南周之後乘勝攻克《炎黃春秋》這最後的堡壘,那麼接下來它會如履平川,膨脹為全能的利維坦,就不難借控制十三億人的大腦,進而控制整個國家,這才是真正的黑暗時代。

以過去二十五年「真理部」對國民洗腦的成功尤其對青年洗腦的成功,這並非沒有可能。所以,《炎黃春秋》一役沒有退路,唯有抗爭。

(原載BBC中文版2014-9-22,標題本刊所加)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