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發:不滿中共蠶食香港
 
大爆發:不滿中共蠶食香港
作者: 許 行

專題

更新於︰2014-11-1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這種只有選舉權而沒有被選舉權的假普選,讓候選人都是親共份子,任你選來選去都脫不了它的「如來佛掌」。五百萬香港選民當然不願作投票的木偶。


●退休官僚前香港新華社長周南,出來教訓港人,罵佔中是要奪取管治權。
中英協議基本法寫明港人治港,治港權屬於港人。究竟是雖在奪港人的權?

佔中原本是由香港大學副教授戴耀庭、中文大學副教授陳健民和基督教牧師朱耀明三人倡議的,他們原初的設想,只不過是想號召幾千或上萬人去佔領中環,以顯示民眾訴求的力量而己。他們完全想不到,他們所提倡的佔中運動竟會發展成如此大規模、有二十萬人參與的群眾運動。

同樣的道理,學聯和學民思潮在號召大學生和中學生罷課的時候,也沒有想到他們的罷課一踏出校門,去金鐘準備向政府表達訴求的時候,竟會與佔中運動結合在一起,形成香港歷史上第一次波瀾如此壯闊的公民抗命運動。

可以這麼說,今次整個佔中運動,都不是由某幾個人搞起來的,它是香港民心不滿的自發大爆炸。

佔中是香港民心不滿的大爆炸

香港人積怨已久,尤其是年輕的一代。他們越來越明白,中國共產黨政府對香港的管治遠不如英國人的統治。現在香港僅有的言論自由、遊行罷工自由、人身自由、人權保障、司法獨立、廉政公署、公務員中立,以及具有國際聲譽的金融體制等等,都是英國人遺留下來的東西,這些東西在中國大陸絕對沒有。中共當初之所以允諾香港收回後可以保留原有不同於大陸的體制,實行一國兩制,讓香港作為一個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自治,只是一種權宜之計。實際上,自從一九九七年回歸以來,中共就在逐步蠶食英國統治遺留下來的這些現代化自由社會的政治生態,使香港逐漸同化於大陸黨治的獨裁生態。

尤其是中共捧出地下黨員梁振英當特首之後,更嚴重地侵蝕了香港的自主性。梁振英安插許多地下黨員進入香港管治機構,使香港更鞏固地掌握在中共手裡,於是梁振英便有一種自以為是代表中央管治香港的心態,君臨於香港人民之上。像在這次政改,他居然會將有八十萬人要求有公民提名真普選的公投在向中央呈交的政改諮詢報告中一筆抹殺,簡直視民意為無物。如此狂妄的作為,正表現香港特首成為北京附庸之可怕。如果香港今後不再改變這種小圈子提名的框框,即使經過普選,也一樣只會選出類似梁振英之流的特首來。更何況中央口口聲聲說,特首必須是愛國愛港人士。在目前黨國不分的現狀下,所謂愛國就是愛黨, 即等於說將來的特首必須是愛黨人士,否則中央便不會接受。這豈不是擺明黨治姿態,讓香港加速黨治化,向大陸看齊,哪還有什麼一國兩制?這才是香港人最最擔心的焦點。

香港人都己看透中共的手法。中共之所以堅持不接受香港有公民提名的真普選,就是擔心香港會落在香港人手裡,疏離黨治。既然基本法規定香港要有普選,他們不得不最後答應於二○一七年舉行,卻在提名問題上設閘,卡住所有候選人都必須是親共份子,任你們怎樣普選,選來選去都脫離不了它的「如來佛掌」。香港人實在很難接受這種只有選舉權而沒有被選舉權的假普選, 將香港五百萬選民當作投票木偶,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共口口聲聲說,由選委會提名是基本法規定的,他們是依法辦事。其實基本法當初在中共主導下制訂的時候便已埋下一些可控的關卡,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就是同類關卡。最近梁振英自洩「天機」, 竟明言設立界別關卡就是為了不讓人口過半、低收入(年收入港幣14000元以下)港人的訴求影響治港政策。多麼露骨和可怕,一個特首居然會公開歧視低收入的普羅大眾!這更證明以界別為基礎的選委會就是排斥這些市民的設計,它必須修正,否則還有什麼資格叫被歧視的市民去參與普選投票!

佔中充分顯示香港人的高貴品質

佔中運動是為了反對假普選而爆發的,不過其規模同佔中三子原初設想完全不同,它不是佔領中環,而是一開始就佔領金鐘,然後遍地開花:從金鐘擴展到灣仔、銅鑼灣、旺角,且曾一度擴展到尖沙咀,整個運動就是一次純粹自發性的爆發。它除了學生們有學生領袖帶領外,所有自發參與的老中青三代港人,都是沒有組織的個體,使得佔中三子在這次運動中根本起不了領頭作用,而被群眾邊緣化,結果運動的領導角色便由學生領袖們來擔當。

可是香港人高貴的品質,在這次運動中充分表現出來。所有參與者都很遵守公共秩序,許多人自動當義工,負責清潔環境和公共廁所,保管和分配熱心市民捐贈的飲品、食物、雨傘、帳篷以及席地用具等等,一種互助互愛的精神,發揮到極致,真是一次愛心大運動。更值得欽佩的是,他們真正做到讓這次運動確實是和平非暴力的抗爭。當警察來驅散他們時,他們便大家一齊高舉雙手,既表示不反抗的和平精神,又表示出集體團結力量的精神,使得警察簡直無法抬走這幾萬人的集體。縱使警察要拆除他們的路障,他們也一樣沒有反抗,任由拆除,拆了這邊,便在另一邊搭起來。更令人讚賞的是五位年輕學生代表在與官方代表對話的時候,那種不亢不卑、堅持原則、淡定說理的風度,簡直可以與成名的政治家相媲美。

相反的,首先施用暴力的竟是香港政府的警察,他們很可能是得到梁振英的暗示,竟於佔中開始第一天便對和平示威學生施放87枚催淚彈和直面的胡椒噴霧,使和平佔中者受到很大傷害。梁振英可能以為給佔中者來個當頭棒喝便可以使他們懾服,殊不知效果恰恰相反,正是催淚彈激起了一般巿民的公憤,促使更多人湧向金鐘,甚至擴大到灣仔、銅鑼灣、旺角,演變成燎原之勢的遍地開花。這時候,群眾已從申訴轉變成公憤,有許多人是為了保護學生,保護運動持續壯大而投身運動的。

梁振英另個一策略是通過地下黨關係,動員黨外圍一批建制派擁躉,甚至以金錢收賣打手,包括黑社會份子,採用毛澤東式的以群眾鬥群眾方法,去打擊佔中運動,由此產生一批所謂反佔中份子。這批反佔中者所施用的手段就是以暴力對付佔中人士,最嚴重的一次發生在十月三日,這批反佔中份子突然奇襲旺角,由日打到夜,造成可怖的血濺旺角街頭,連警方都承認有黑道份子介入攻擊示威者,且已拘捕了幾名黑道人物。不知道這批黑幫是否就是中共一向所說的愛國黑幫。

有許多街坊和市民埋怨佔中阻礙他們生意和日常活動,佔中的同學們抱歉地說,我們不是有意與街坊為難,而是為了香港的未來,包括我們的未來,也包括你們子孫的未來,即使大家今天有些不便,正如我們廿萬人一任風吹雨打瞓街,還要遭胡椒噴霧,甚至冒坐牢之險,為了爭真普選也是值得的。

中共亟力對香港佔中運動抹黑

在中國大陸,中共對國內人民完全封鎖佔中消息 ,只有官方傳媒發表指責佔中運動的言論,而這些言論有意避開香港人要求有公民提名的真普選,也有意避提香港人反對人大常委會的「八三一」 決定,卻盡量抹黑運動。它除了指責佔中運動非法之外 ,更誣指佔中運動有外國勢力介入,藉此暗示這是一次外國勢力顛覆中國在香港管治的陰謀。這種抹黑手法充分表示了它對運動的敵視。

據說習近平對佔中運動提出三不指示,即不妥協、不讓步、不流血。所謂不妥協,就是說不會在這個時候接受港人要梁振英下台的要求。不讓步,就是要堅持人大常委會篩選決定,決不會對香港人真普選的要求作出讓步。至於不流血,當然是指不會使用「六四」那樣的武力鎮壓手段,關於這一點,並非表示習近平宅心仁厚,而是因為他明白香港始終是一隻會生金蛋的鵝,大家只要看看今天香港股市便會明白,現在恆生指數成分股中絕大部分都是國企股便是證明。

回歸之後,香港已成了中資向外集資的寶地,又成了中資通向國際金融的窗口。如果在香港重複「六四」慘案,那末不僅自碎金蛋,更會加速外資和港資撤離,頃刻間便會使香港變成死市。這才是中共不敢在香港複製「六四」慘案的原因。所以他們對這隻仍會生金蛋的鵝不敢貿然殺死,只好審慎行事,讓自己躲在背後,由香港政府出面對付。但事實上將真普選落閘設框架的是人大常委會,香港政府有什麼權力去改變人大常委會的決定?這才令政務司林鄭月娥在與學生代表對談時,往往處於非常尷尬的地位。

總結來說,假普選和真普選之爭,實質上就是黨治和民治之爭。

我在加拿大對民治深有體會,加拿大是世界上典型民治國家之一。加拿大三級政府,無論聯邦政府(即中央政府)、省政府或市政府都直接由人民普選產生,各自都有法定的管轄範圍和施政範圍,彼此獨立,省政不是聯邦政府下屬,市政府不是省政府下屬;即使聯邦政府或省政府都由保守黨當選執政,省保守黨也並非聯邦保守黨的下屬,彼此都是獨立的。因此,無論省政府或市政府都能充分發揮高度自治精神。如果中共當初答應香港人民有高度自治是真的,那麼香港人今天爭取真普選,也只不過是爭取香港高度自治而己,又有何不可!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