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佔中好朋友醜態畢露
 
遇佔中好朋友醜態畢露
作者: 康春女

專題

更新於︰2014-11-1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十月在香港發生的『佔中』,對我來說,真是個看清人性真面目的絕佳機會。沒有「佔中」,我還以為那些來香港,到我家免費吃住過的國內朋友是我的「鐵哥們兒」;正計劃來的,也是特別想來看我的好朋友。沒料到,香港一「佔中」,這些所謂的「好朋友」原形畢露。原來,他們是那麼憎恨香港!儘管他們希望有錢那天可以移民到這裡,至少讓他們的孩子將來到這裡生活。


●雖然大陸民情在政府嚴密封鎖佔中真相之下,很
多人不滿香港人的訴求作為,但也有不少大陸人同
情、支持香港人,有的還專程來港表達意願。

這樣的特首,年輕人還不上街嗎?  

我在香港住了二十多年,無論平時有多麼不如意的地方,但我成年後的大多數時間是在香港度過的。這裡有我的先生、我的事業、我的朋友和我的家。因此,我覺得香港是我真正稱得上是自己家的地方。我經歷了香港回歸前和回歸後,如果有人說香港沒有變化,或比回歸前好的話,那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回歸前,年輕人覺得只要努力工作,就會有機會買到自己的房子,成家立業。現在呢?租一個棺材尺寸的屋子還要幾千元,買三百多尺(30平方米)的公寓要四百萬元,還遠在新界。現在大學畢業也就一萬多元月薪,就算年薪二十萬元,不吃不喝二十年才能買一套迷你公寓。不是富二代、官二代的年輕人能不火大嗎?

殖民地時的公務員大都本份,因為沒有哪個總督手腳不乾淨,在位和離開時身家陡增。現在可倒好,「中國人民當家做主人」的梁特首,從一家商業公司得到五千萬元的好處費,卻說自己並沒為那家公司做什麼。我想知道什麼人肯白送五千萬元而不要求任何回報?這年頭,二奶和小姐拿別人錢還得提供性服務呢,誰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憑什麼白給你?最後我們的特首被逼急了,竟然舔著臉說「收這筆錢不違法」。

在香港讀法律的時候,商業法那科因為一個案例,我曾經問教授有關道德和法律關係的問題,教授說「法律與道德沒關係」。香港第一夫人是法律專業出身,看來,她把這個知識傳授給她那測量師出身的丈夫了。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在鄰國的韓國和日本,政客早就辭職了,韓國總統甚至為此而跳崖尋死,因為他們至少還有廉恥之心。現在揭發出那麼多局長級都貪得無厭。有包二奶的、偷步買賣房屋、土地等歪門邪道。上樑都不正,下樑能不歪嗎?香港人攤上一個沒有道德底線的行政長官,年輕人能不上街示威嗎?

這樣的接風,禮儀已經完全敗壞  

所有的一切與中國大陸的普羅大眾並沒有什麼切身利益,完全是香港人自己的事務,那麼多大陸人對香港人同仇敵愾,抽得是哪門子的瘋呢?有些我三十年沒見面的同學,平時生活得像龜孫子,有時候工資都不能保證拿到手,香港的「佔中」與他們屁事沒有,卻興奮地有如吃了偉哥,大罵香港人「佔中」是搞「港獨」,還質問我有沒有參加。別說這次香港的示威活動95%都是年輕人,我這個中年人不去搶那鏡頭。就是我決定參加的話,與任何人有個鳥關係,管得著嗎?

媒體告訴他們,中國人月薪平均九千元,他們不信;北京的空氣清新,他們更不信。但是,同樣的媒體告訴他們「香港的佔中是搞港獨」,他們怎麼就相信呢?他們自己選擇生於無知,死於愚昧,不關我事,我有什麼義務免費教他們邏輯思考呀?但是,他們對著我無理大罵香港人的時候,確實關我事。我要教他們什麼叫文明禮貌;什麼時候該閉嘴,以及如何藏拙。

國人常常以來自幾千年的文明古國而自傲,狂踩鄰國。可是真正文明的中國人有幾多?我有一個髮小(北京方言: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去了日本留學,並在那裡落地生根二十年。不久前,她回國探望生病的母親,本來她沒有任何心情見外人,但拗不過一眾小時候的同學非要請她吃飯,為了不給人留下「瞧不起老同學」的印象,她只好去了。沒吃幾口,就有人讓她表態「釣魚島」是誰的?還有人問她,如果中日打起來,她支持哪一邊!髮小站起來拂袖而去。這就是中國給朋友接風、待客的禮儀?

「佔中」何嘗不是一面照妖鏡?讓我認識到某些所謂的朋友對我所居住地自由生活的羨慕、嫉妒、恨?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