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八:歷史性的一天
作者: 桑 普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4-10-1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律師桑普先生是本刊有關佔中的持續觀察者,九二八佔中爆發,他在金鐘現場目擊全天的警民對抗實況。見證學生市民的和平理性和警方濫用武力。


●香港和平佔中第一天,由於遭到警方武力鎮壓,迅速
成為世界性突發新聞,被廣泛報導(中國大陸除外)。

香港政局風起雲湧,事情變化很快,佔中提前啟動。現在簡要回顧其觸發點,以及我在九月二十八日的所見所聞。

26至28:戴耀廷宣布啟動佔中

繼學聯在二十五日晚上包圍禮賓府後,學聯在二十六日晚上移師政府總部外的添美道舉行罷課集會。約晚上十時半集會近尾聲時,學生在先前有計劃的前提下突然行動。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指要「重奪公民廣場」,發動佔領。參加者兵分兩路衝入原本屬於公共空間的公民廣場。警方出動大批警員堵截,與參加者發生衝突,並且多次施放胡椒噴霧及亮出警棍,情況相當混亂。黃之鋒涉襲警罪被捕。現場有多人受傷或不適送院。然而,百人繼續佔領旗杆台,多人留守公民廣場圍牆之外。

及至二十七日早上,警方開始清場,防暴警察多次增援,清空公民廣場,但添美道上憤怒人群聚集不散。防暴警察依然強行驅散政總外行人天橋上示威者。在整個行動中,警方拘捕至少七十四人,期間多次施放胡椒噴霧,示威者以雨傘抵擋警方噴霧及盾牌,部分警察卻徒手搶走群眾雨傘,多人摔倒,情況混亂。至晚飯過後,許多市民加入政府總部外集會。

二十八日凌晨一點半,聚集市民未散,高達六萬人集結和留守在添美道上,被警方重重包圍嚴密佈防對峙。佔中運動發起人戴耀廷上台,宣佈佔領中環正式啟動,以佔領政府總部開始,開展抗命時代,要求撤回人大決定,要求重啟政改諮詢。如果政府不回應,他們會將行動升級。同時,他也號召和平佔中資源全面進場,號召公民抗命誓不低頭。

學運與市民佔中自然結合

我在電視機前看完他的宣告,非常感動。後來有人認為佔中三子「騎劫」了學運,但我不以為然:一、學生訴求與佔中訴求基本相同,要求公民提名真普選,要求撤回人大決定,要求重啟政改諮詢,進而要求梁振英與政改三人組下台;二、當時的學運已經到了轉化成民運(亦即全民抗命)的關鍵時刻,與其等到十一召集一萬勇士,不如與當時「旺過旺角」的六萬勇士共同進退;三、佔中三子即時宣告不鼓勵中小學生參加,而且未成年人可以自由離開,更無人阻撓離開,足證佔中運動沒有強迫未成年人參與,或者有所謂逼上梁山的情況;四、更重要的是,在佔中三子宣告啟動佔中前,當時場地內已經湧現大批自發聲援學生的群眾,從來不是佔中三子號召而來,他們人數甚至已經超越學生,而且大多呼籲立即啟動佔中而不用等到十月一日。只要理解到這些事實,佔中三子「騎劫」學運一說自然不能成立。

狂射催淚彈導發佔中遍地開花

及至太陽初現,添美道上群眾已經充滿疲態,但是仍然堅守添美道與龍匯道兩翼防線。早上,七位民主派人士鄭宇碩、楊森、劉慧卿、張超雄、何俊仁等因運送音響器材給佔中活動而以阻差辦公罪名被逮捕。及至下午,市民整裝待發,參與行動。三萬人湧到添美道周邊街道「反包圍」警察,高叫「釋放學生」。海富中心附近群眾與龍匯道附近群眾突破警方防線,衝入夏愨道,佔據東西雙向所有行車線。及後,學生與其他市民湧進金鐘道西行線,與警方在路口對峙。

下午六時左右,警方開始向手無寸鐵的群眾施放催淚彈,圍觀的我與群眾因煙霧嗆眼嗆喉走避。後來,由於催淚彈持續使用,嗆鼻的煙霧從白天燒至黑夜。每一次示威者短暫撤離後,就會有更多人重上現場。晚上十一點,逾六萬人同時佔領金鐘夏愨道、銅鑼灣怡和街、旺角彌敦道等交通要道,遍地開花。警方史無前例一度手持AR15半自動步槍及實彈威嚇和平示威者。

佔中運動倡議人戴耀廷指出現時已經無人可以終止佔領行動,除非特首梁振英下台。綜觀全天佔領行動,並無任何搗亂破壞場面。市民和平理性非暴力,警方愚昧蠻橫施暴力。國際媒體廣泛關注,梁振英自我感覺良好,誓言堅決反對佔中,一切後果已經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了。

市民群起清場失效運動無人控制

我多次親臨現場,與其他律師隨時等候支援被捕市民。特此總結我的體會:

一、香港特區政府警察施放催淚彈(我也曾兩度中招),以及要脅即將開槍,是激發更多市民聚集的重要原因。我有些朋友也正因為此,才會趕來聲援和集結。

二、聚集抗爭者多年輕人,令人感動。他們溫良勇毅,絕不能與下流賤格的一九六七暴徒相比。他們的道義與行動,實質上類近八九民運學生,品質操守更有過之而無不及,同樣面對中共,令人相當不忍。

三、警方拘捕黃之鋒、周永康、岑敖暉後持續羈留他們,經不起香港法院頒發人身保護令的考驗,導致他們立即被無條件釋放,足見警方進退失據,香港司法公義猶存。司法獨立是香港目前還能守護的一片淨土,大家好應珍惜。

四、市民自發反包圍策略在中環與灣仔兩翼均奏效,導致警方佈防與換防嚴重失算,大批警力被群眾前後包抄,當然無法有效及時清場。他們事前沒有特定領導人組織,與佔中三子完全無關。目前運動方向已非佔中三子、學聯、學民思潮等任何組織所能控制。

市民學生和平理性VS警方濫用武力

五、市民再進一步,從四方八面自發集結旺角與銅鑼灣主要馬路,更見警力侷限,只要堅持下去,道義效果漸增。遍地開花,修成正果。

六、市民從無打砸搶燒,和平理性,樹立典範,反而是警方一直濫用武力。無人衝擊,即用催淚彈,真是國際奇聞!事證俱在,不容狡辯。

七、警棍和催淚彈用多了,群眾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已然逐漸免疫,警方也將唯有把行動升級:音波砲、橡膠子彈,以及警察公開聲稱的「開槍」。但是,這些有用嗎?有,有用一分鐘,人潮散而回,只有反作用。

八、越來越多人對中共政權與港府絕望,深感他們與民為敵,反而香港人站了出來,展現前所未有的新希望。香港人向全世界展現了不屈不撓的勇氣和行動,

如若流血死人港人勢必揭竿起義

九、一旦有無辜市民不幸因政府暴力倒下喪命,香港人必定世代與中共政權反目,沒完沒了,矢志翦除中共政權及其負責人,甚至極有可能推翻特區政府,宣告香港獨立,而且德不孤,必有鄰,英、美、歐、台將會加入陣線,中國大陸各地可能烽煙四起,軍隊政客可能伺機政變。習總,你看著辦吧!壽西斯古(齊奧塞斯庫)正在向你招手!

十、學聯、教協等團體分別發動全港罷課、罷教、罷工、罷市。姑勿論多少人響應,他們必須先講出來,然後逐漸宣傳推進,如今大家已經走對了這一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