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雲山張高麗能撐多久?
 
劉雲山張高麗能撐多久?
作者: 許 行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4-10-1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黨內改革派提出要支持習近平打虎,但習反憲政的人治路線,已使打虎勢頭在下降。江澤民的影響力已大不如前,江庇護下的劉雲山張高麗的權勢還能撐多久?值得留意。


●四川右派作家鐵流夫婦在美國。

九十一歲高齡的《炎黃春秋》社長杜導正,在九月份《炎黃春秋》上發表一篇《也議周永康案的根本啟示》,呼籲老同志們站出來說話,並認為大家應該支持習近平打虎,他說此刻習近平能夠果斷處理周永康、徐才厚這類大案,是需要很大很大的膽識的,很不容易。

支持習打虎不支持現行路線

當然,習近平打虎應該支持。可以說打這麼大的老虎,胡錦濤做不到,江澤民更不會做 。在胡錦濤時代,周永康正是當朝常委一份子,政法警大權在握,他的許多貪瀆和腐化事情都是在胡錦濤眼前幹的,胡錦濤沒理由不知道,但胡錦濤沒有能力、沒有辦法也沒有膽量和決心同周永康火拼,因為若那時候有誰去清算他,勢必會演變成一場公開的武力內鬥,天下大亂,誰勝誰負,全不可測。只有到了周永康下台,他己交出權力,才有可能清算他。即使如此,也需要膽識和種種手段才能 將他制服。從今天去看習近平辦理此案,仍是阻滯重重。周案從去年十二月逮捕他開始,至今已十個月,除了今年七月廿九日公開宣布對他立案調查外,直至最近才透露出消息,說九月下旬會先開審百多位周永康周圍的秘書幫、四川幫和石油幫,至於周永康本人,勢必要放在最後處理。

不過,支持習近平打虎,支持習近平反貪污,並不等於同意他所謂黨管黨的閉門清污辦法,更不等於支持習近平的現行路線。杜導正在基本精神上也是如此。但他和民間民主人士不同之處在於他畢竟是黨內人士,雖然他也認為認真清污必須發展民主和法治,半運動式的反腐並不理想,但他認為習近平採取半運動式的方法是不得已的和必須的,他更希望將來發展民主和法治仍在黨的領導下進行。這就是杜導正和民間民主人士不同的地方。

鐵流猛批劉雲山,身陷囹圄

鐵流(原名黃澤榮,今年80歲)也是黨內老同志,他與杜導正不同,他敢於直言。 今年八月底他在網上發表文章,大罵當今常委劉雲山,指他是中國新聞出版貪腐集團總後台,是中國改革開放前進道路上的死敵,也是習李王新政最大的干預者和反對者,他比鄧力群更壞,比胡喬木更左,是個五毒俱全的偽君子,無德、無才、無操守、無品德,最大本事是吹牛拍馬、一味唯上,貪污腐化兼搞女人。從他混進共產黨第一天起,除聽命於「二奸二假」的「江核心」外,從未為國家民族做過一件好事。這個人在江澤民死保下當上常委,是中共九十四年黨史上的恥辱。

劉雲山山西人,內蒙古集寧師範學校畢業,在內蒙古教過書,當過農牧記者,加入共青團後便升官,當上內蒙古共青團書記、內蒙古自治區宣傳部長、常委,經過中央黨校函授學習,便跳到中央任宣傳部副部長、正部長,然後進入政治局和常委。從他這些經歷看來,沒有溜鬚拍馬的功夫,沒有拍上江澤民,決不可能爬上中常委這般高位。鐵流指他貪污腐化搞女人,我目前還沒有這方面的具體資料,但他家族在內蒙古地產中攫取利益是眾所周知的事。

他的長子劉樂飛,一二年前一直在中信產業投資基金管理部門任領導,自劉雲山升任常委之後,劉樂飛便出任中信證券副董事長。次子劉樂亭從事藥品、保健品、地產生意,是內蒙多家製藥企業幕後老闆。兄弟兩操控內蒙古著名地產商雅世春華置業公司,旗下地產項目遍及內蒙多地,包括呼和浩特最大地產項目東岸國際,包頭東河區舊城改造工程主要也是由劉氏兄弟旗下公司奪標,這些都是公開的事實。

至於劉雲山在政治上的保守,控制整個宣傳部門和全國網絡之嚴,更是明白擺著的事實。可以這樣說,中共自建國以來歷任宣傳部長最壞的、最沒有學養水平的就是劉雲山。中共由這麼一個學識有限的人去主宰全國十三億人的思想和公共輿論,簡直是糟塌了中國人的智慧。怪不得鐵流如此氣憤,敢以八十歲高齡的身軀去撞擊如此大權的高官,結果被控「擾亂滋事罪」,於九月十四日被捕,要為敢言遭受牢獄折磨。

張高麗也是拍江澤民  升上高峰

其實現在七個常委中的張高麗也是靠拍上江澤民當上常委的。張高麗福建晉江人,廈門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廣東茂名石油公司倉庫當搬運工,在這家石油公司工作十四年, 逐步升任公司副經理,跳到中石化在茂名的石油工業公司當經理,然後進入官場,當茂名市委副書記、廣東副省長、深圳市委書記,從這個時候起他拍上江澤民關係,被調任山東省委書記、天津市委書記,一路爬上這一屆的中常委。他在深圳任市委書記的時候,修築濱海大道,工程所用的石子來都來自他的家鄉,被人稱為「高麗石」。今年七月底天津城建投資集團董事長馬白玉被中紀委第五巡視組帶走。這位女強人所主管的城建集團公司是天津城市基建總管,成立十年以來,動用銀行貸款和社會資本高達二千億元,其工程包括城市道路、橋樑、軌道交通、環境水務、城市綜合發展等等,項目繁多,官商勾結,黑洞重重。馬白玉在張高麗當天津巿委書記時是他的下屬,因此有人懷疑,中紀組調查馬白玉將會連帶掌握到張高麗的黑材料,成為日後對付張高麗的一步棋。

江澤民權勢衰落,垂簾聽政不再

八月二十五日,王歧山在北京與近三百位政協常委會晤,作了七十分鐘講話,被問及打完周永康這隻大老虎之後,還有沒有更大的老虎要打,他笑而不答,只是說「以後你就會慢慢懂的」。比周永康更大的老虎當然是指江澤民。習近平會打江澤民嗎?北戴河會議後不是已有傳聞說習近平已允諾給鄧、江、胡三家免查金牌嗎。九月五日,習近平在慶祝全國人大六十週年的講話裡,當他談到改革開放後三十多年黨對人大的重視時,特別提到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可見習近平很重視毛鄧江胡習這麼五代權力繼承的秩序。如果習近平真的要打江澤民,依照中共的慣例, 他就不會再提江澤民這名字並對他加以推重。這是一個旁證。

不過,習近平不打江澤民不等於尊重他的權勢,或害怕他的權勢,剛剛相反,習近平是要打擊江的權勢,擺脫胡錦濤時代那樣要受江的掣肘。事實上江的權勢已在習這一代走向下坡。杜導正說周永康的貪污網是葡萄形的,一連串。江澤民的權力網是更大的葡萄架,遍佈黨政軍各高層,包括劉雲山、張高麗、張德江這些中常委,統稱江派、江系。自從周永康、徐才厚被整,江派勢力漸衰。習近平不同胡錦濤,他自視是紅二代代表,擺明以紅二代身份坐江山,保江山。所以到了習近平這一代已無垂簾聽政的老人政治,更何況江澤民年事已高,體力不濟,加上郭伯雄危危乎,江在軍中高層勢力已被連根拔起,拿掉了老人政治的軍中資本。劉雲山、張高麗有沒有可能,以某種方式將他們趕出政治局常委,有待觀察。

藉王滬寧文章美化毛二世之疑

自從北戴河會議時傳說習近平已給鄧、江、胡三家族免查許諾,又停止對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賀國強家族調查,自此之後,打大老虎的態勢似乎已有歇止趨勢,連令計劃都連連出埸亮相了。我估計,這種情形可能出於兩種考慮。其一當然是退休元老們的壓力,因為所有元老家族沒有一個是乾淨的,如果認真查起來,個個都要進秦城。其次,自從宣布老虎蒼蠅兩手抓以來,整體官場都瀰漫著惶恐的氣氛,有人畏罪自殺,有人逃亡,更有許多人設法撤走資金,準備移民,在這種情形下,即使人尚留在辦公廳,心已死,當年為了貪婪為了升官興趣勃勃,今日只得個垂頭喪氣,凡事敷衍應對。這種情況對行政效率影響很大,也是一種無形壓力。王岐山當然不會明說停止打虎,我們可以從現實局面的態勢去加以推測,現在除了拍大小蒼蠅之外,打虎之勢已在漸降。

最近網上流傳一篇王滬寧寫於二○一二年三月的舊文,題為《著手政改,必須對文革有深刻反思》(姑無論是否王所真撰)。就文章本身而論,它除了對文革作出深刻反省之外,更提出政改主張。文章主張,政改必須落實黨內民主,實行憲政。其結論原文是:「國家憲政建設與執政黨內的民主改革密切相關,不可分離。所以說,中國政治體制改革的路徑選擇應當是國家憲政與黨內民主改革雙管齊下。」

這種主張其實並不新鮮,圍繞《炎黃春秋》周圍的黨內改革派一向就是這種主張。因為王滬寧現在是受習重用的當朝謀臣,有些人便藉此將習美化,說習近平現在先反貪,以後會進行黨內民主和國家憲政改革的,所以應該支持習近平,給他以時間,等他反貪之後再等他著手政治改革。我認為這是一種美麗的幻想,正如中共建國初期民主黨派人士對毛澤東的幻想一樣,結果幻想帶來的是毛的個人獨裁。歷史的教訓是沉痛的,不能再踏覆轍,再去等待毛澤東二世的獨裁出現。

寫於2014年9月19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