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鵬免罪脫身
 
李小鵬免罪脫身
作者: 陳破空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4-10-11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山西成為反貪腐的重災區,令政策、袁純清一眾高官落網,唯有任省長、曾在電力系統早有斂財醜聞的李鵬之子李小鵬潔身不染?奧秘何在?




●山西黑媒窯是令政策(上)為首的眾多貪官的黑金資源。

山西成為反貪腐的重災區,令政策、袁純清一眾高官落網,唯有任省長、曾在電力系統早有斂財醜聞的李鵬之子李小鵬潔身不染?奧秘何在?

山西官場,為十八大後遭整肅的省份之最。被拘押調查的省級大員,以倒時序排列,包括:八月,副省長任潤厚、省委秘書長聶春玉、統戰部部長白雲、太原市委書記陳川平;七月,省紀委常務副書記楊森林;六月,副省長杜善學、省政協副主席令政策;四月,中國科協黨組書記、原太原市委書記申維辰;二月,省人大常委 會副主任、原省紀委書記金道銘。

焦點人物令計畫、袁純清、李小鵬

其中,令政策落馬,具有指標意義,其最後指向,應是其親弟令計畫,那個曾任胡錦濤的中辦主任、中南海裡一度炙手可熱的大內高手,據傳是與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聯手策劃政變的新「四人幫」之一,極可能淪為高層權鬥的下一個祭品。

風聲之下,二○一四年九月一日,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被解職,調往北京,轉任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不是明升暗降,乃是明降暗控,僅僅被留了一個面子, 眺望牢門,僅一步之遙。半年之間,山西官場,幾乎被連根刨、連鍋端。

就在山西官場大幅震盪、高官紛紛落馬之際,卻呈現一個顯眼而離奇的例外:山西省長李小鵬紋絲不動,穩坐釣魚臺。對比袁純清,李小鵬先於袁兩年,二○○八到山西任職,出任山西副省長, 二○一三年已升任省長。

如今,山西大量腐敗窩案曝光、大批高官被查,在問責制下,一把手袁純清被撤職調離,而先于袁純清到山西為官、並負責山西日常政務的二把手李小鵬,竟能置身事外、全無責任? 獨自安渡風波,匪夷所思。外界盡知,李小鵬是前總理李鵬的長子,而李鵬家族以極度腐敗著稱,李小鵬本人,早就是一身污穢的貪腐王子。如果要動李鵬家族,反腐反到山西,豈不正是良機?

李小鵬兄妹佔有「半個電力部」

一九九七年,時任總理的李鵬,調親信高嚴到北京,出任電力工業部副部長兼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後兼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李小鵬則被李鵬指定為高嚴副手,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二○○二年,高嚴腐敗大案曝光。就像當年安排李鵬次子李小勇外逃新加坡(因新國大非法集資案)一樣,李鵬家族再次大顯神通,安排高嚴外逃澳大利亞。此案導致國家經濟損失四十五億,但共同涉案的李小鵬卻安然無恙。

李小鵬還於一九九九年從母親朱琳手中接過華能國際集團公司董事長一職。二○○一年十一月,在李鵬的一手操辦下,華能公司成為唯一能在美國、香港、大陸同時上市 的中國公司,總股本達六十億元。華能集團上市售股次日,即二○○一年十一月十六日,由李鵬把持的國務院,當即宣佈中國證券交易印花稅下調。挾公器謀私利,以權謀私,明目張膽,莫此為甚。

中國水電系統共有五大集團,李小鵬、李小琳兄妹竟能各據其一。二○○四年,李小琳的中國電力國際公司在香港上市,認購超額三百倍,資產高達百億。李小琳珠光寶氣,一身行頭幾萬美金,在香港風光亮相。她向媒體吹噓,她和哥哥李小鵬「奉獻」中國電力事業,父親給予極大支持;她坦承,李鵬給了他們兄妹「半個電力部」。

在商界撈得盆滿缽滿的李小鵬,棄商從政之後,豈能就此金盆洗手?馳騁山西這個能源大省,縱橫以貪腐知名的山西官場,手握權力的李小鵬,怎可能搖身一變,出落為荷花一株,「出污泥而不染」?

最高機密:李鵬家族免查免監免死

中南海整肅山西官場,而唯獨放生李小鵬,卻就此洩露一個秘密,這或許也是中共最高機密之一:李鵬家族,早就獲得免查金牌。原因簡單而又直接:一九八九年,時任總理的李鵬,抵死抗擊民主大潮。連敢拍板鎮壓的鄧小平,都龜縮在深宮中、後又潛伏於南苑軍用機場,隨時準備外逃。唯李鵬,自始至終,戰鬥在保衛黨中央的最前線,充當保黨救黨的「急先鋒」,對中共而言,似「鋼鐵戰士」,如「中流砥柱」。李鵬冒著掉腦袋的大險,惡鬥兩個月,終於挽救了黨,挽救了政權。

六四屠城得手之後,鄧小平等政治老人必對李鵬感激涕零,江澤民等繼任者也必對李鵬感恩戴德,在中南海的共識之下,必然達成最高機密決議:對李鵬及其家族,在任何情況下,免查、免監、免死。可以印證的事實是,六四之後,李鵬家族縱情貪腐、瘋狂斂財、公開炫富,幾無顧忌。

李小鵬突然被中南海任命為山西省副省長,選擇的任命之日,刻意選定二○○八年六月四日,中南海以這種不同於民間和海外的另類方式,紀念六四十九周年,其潛臺詞,明白無誤:升官李小鵬,就是報答李鵬保黨救黨之恩。

李小鵬十八大候補中委的秘密

這就能解釋,山西官僚盡倒、唯李小鵬巋然不動的個中奧秘。刑不上王子、刑不上「太子黨」,原本就是習近平這波大動作反腐的看點之一,更不用說身懷免查免監免死金牌的李小鵬。「太子黨」人物薄熙來成為遭整肅的唯一例外,僅僅是因為,他管不住自己的野心,竟然要奪取新君習近平的權。

山西本地官員倒下一大片,一把手之位,走了一個庸官袁純清,又來了一個庸官王儒林(今年兩會期間,王儒林念稿發言,遭王岐山當面訓斥),山西煤炭、能源,莫非從此盡歸李鵬家族、任其通吃?或許,這又是一種報答。

在中南海的硬性安排下,李小鵬「節節高升」。然而,在二○一二年召開的「十八大」上,卻出了一個不尷不尬的洋相:被內定為中央候補委員的李小鵬,在黨代表的投票中,得票最少,故而在候補中央委員中,很難看地,排名包尾。(按,傳說李小鵬根本沒有當選,是硬貼上去的,和習近平十五大為候補中委最後一名151名一樣,原定一百五十名。)這表明,有「六四屠夫」之稱的李鵬及其家族,在民間不得人心,在黨內也不得黨員心。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