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視組掩蓋河南血禍黑幕
作者: 陳秉中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09-1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紀委巡視組到河南,被打壓二十年的數十萬艾滋病受害者要求追究李長春李克強主政的血災罪責,卻不被接待,省委更無法無天加重對上訪者的迫害。


●作者堅持多年調查河南
血災受害者的現況。

今年三月二十八日至五月二十七日,中央第八巡視組對河南省進行了為期兩個月的巡視。發生於九十年代初舉世矚目而二十年未查處的愛滋病大流行事件,本應是此次巡視的一大焦點,然而竟事先定調子劃框框被蓄意排除在外,讓造成河南血禍第一責任人李長春和第二責任人李克強至今不認錯多年逍遙法外,再次逃避追究,這是一齣以打虎為重任的中央巡視蛻變為縱虎歸山的醜劇,遭到河南省幾十萬「血漿經濟」受害者的嚴重質疑。

迴避焦點問題的巡視組不見上訪者

七月六日、七日,中央第八巡視組組長歐陽淞、副組長寧延令向河南省委書記郭庚茂省領導班子回饋巡視中幹部群眾反映的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主要是:地方黨風廉政建設不落實;一些領導幹部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生活作風腐化,為特定關係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收送紅包禮金;買官賣官問題突出,還有一些徵地拆遷、非法集資等問題。然而,比上列問題都更加嚴重的當今世界最嚴重的公共衛生災難性事件——河南愛滋病大流行,卻隻字不提,數千人對河南愛滋病氾濫成災的投訴,被巡視組給「貪污」了。中央巡視組視而不見仍在流血未結痂的愛滋病瘡疤。

作為曾經的中組部副部長、巡視組組長歐陽淞,不可能不知道河南曾經發生的重大愛滋病災難,也不可能不曉得這一災難的極端嚴重性,卻昧著良心「貪污」這方面的投訴和舉報,這比貪污多少錢財的貪官還惡劣,讓幾十萬在「血漿經濟」中無辜感染愛滋病和因此死亡的受害者及其家屬,誤把中央巡視組視為青天大老爺。中央第八巡視組在中央「高人」指點下這樣陽奉陰違的欺騙民意,同近20年來每屆全國黨代會和每年全國人代會一味掩蓋河南愛滋病事件的做法一脈相承,豈不是一樁更大的醜聞?

當數十萬河南「血漿經濟」受害者聽到中央巡視組進駐河南時,他們口口相傳,奔相走告,「青天大老爺來了,我們有救了」,無不欣喜若狂,數千名申冤投訴者擠破頭奔向巡視組駐地。可是,怎麼也沒有想到會是竹藍打水一場空,巡視組組長歐陽淞至今未與投訴的愛滋病患者謀面。

舉報者渴望中央巡視組做包青天

省委書記郭庚茂在歡迎中央巡視組進駐河南時說,鼓勵全省人民舉報。巡視組住進鄭州黃河迎賓館第一天,首批來自各市縣三百多名「血漿經濟」無辜受害者打頭陣最先蜂擁鄭州,列隊出現在賓館前等待向中央巡視組遞交投訴書。全然沒有料到迎接他們的是河南大批官員和警察。在長途車上發現有上訪的愛滋病患者就生拉硬拽,不許離境半步,在黃河迎賓館周圍各路口亦設路卡。攔截愛滋病患者,圍追堵截,有的遭特警驅逐,還有的被打傷。上訪者根本見不到「欽差大臣」的面,而是被來自各市縣以及鄉鎮政府基層官員的「包圍」。如此興師動眾的表演,隱藏在背後的是一批老虎和蒼蠅對上訪者的拼死抵抗。

被稱之為「血漿經濟」的現象,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就已在河南省一些地區出現。後來有「艾滋廳長」之稱的劉全喜一九九二年擔任省衛生廳長後的大力推動,使河南農民賣血成為風潮。特別是由於1992-1998年主政河南的李長春嚴重瀆職和慫恿,「以血致富」,賣血成為河農民的一種「產業」在河南得到大發展,導致愛滋病毒大面積擴散。經過5-8年的潛伏期,即李克強1998-2004年繼李長春主政河南期間,大批愛滋病毒感染者相繼發病並死亡。由於李克強繼續李長春隱瞞疫情的做法和極力掩蔽其前任的斑斑劣跡,「捂蓋子」,並堅持對舉報者和上訪者進行打擊的高壓手段,以致疫情不僅沒有得到遏制反而惡化。如果說省衛生廳長劉全喜是禍首,那麼李長春則是導致這場世紀浩劫的罪魁,李克強與李長春則是一丘之貉。

李長春被幹部舉報反而步步高升

在此期間,河南省各級官員向中央的舉報接連不斷。災難中到底有多少賣血者感染愛滋病和多少感染者死亡,從各地官員的舉報中就可略見一斑。                    

河南省委原紀委有四位委員,自二○○四年九月以來,一直堅持對擔任河南省省長和省委書記李長春執政河南期間嚴重瀆職造成疫情蔓延,人民生命財產遭受巨大災難的嚴重過失進行控告。他們先告到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會、中央紀委和最高人民法院,二○○六年又向最高人民法院起訴這位高官嚴重瀆職,造成數十萬人不幸感染愛滋病和數萬人因愛滋病得不到治療而死亡的驚天大案。由於中央高層為了把這樣有影響力的舉報壓下去,曾先後委派賀國強和王剛兩位政治局委員與四位前紀委官員進行至少三次會晤,要求他們不得把河南污血案公開化,妄圖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達到虛無化。

河南省多名紀委委員、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於一九九五年至二○○四年期間,對總共三十三起因污血案造成河南省駐馬店、周口、商丘和平頂山等二十二個市縣二十五萬人感染愛滋病毒,向法院控告李長春嚴重瀆職罪問題,但都被一一壓了下去。

當年還有二百多名河南省地兩級紀委幹部和離退休人員聯名致函中紀委等部門,舉報李長春主政期間,五次扣壓河南省駐馬店、南陽等十二個地區追究愛滋病爆發流行責任的報告。但李長春非但未被追究,反而被「伯樂」相中塞進政治局,並帶著在河南的劣跡轉任廣東省委書記,之後又擢升為政治局常委。

河南到底有多少人感染愛滋病毒?一直是知情者關注的一個焦點。據河南省衛生系統內部知情人士統計分析,1992-1995年間,河南全省至少有一百四十多萬人賣血,其中大多數是農民,愛滋病毒感染率高達50-70%。可是河南省衛生廳上報的數字先是說二、三萬,後又是三、四萬人,一直是謊報瞞報態度。

李長春和李克強執政河南一瞞再瞞、影響惡劣。美國發明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的何大一博士指出,河南因為賣血感染的愛滋病疫情在一九九○年代爆發,並達到高峰,一九九五年中國政府已經知情,但隱瞞不對外公開,國外直到二○○一年才得知河南爆發了愛滋病大流行。

一九九五年衛生檢疫醫生王淑平,將她發現的六十二份血樣送往北京做權威鑒定。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病毒學研究所檢驗出愛滋病毒陽性,感染率高得驚人。

河南中醫學院著名婦產科教授高耀潔,深入到一百多個愛滋病村調查發病情況和發病率;接待一千多名愛滋病求診者,瞭解到病情嚴重的真實性;她還收到一萬名愛滋病患者來信,出版了《血災10000封信:揭開中國艾滋疫情真面目》的專著(按:由開放出版社出版)。高耀潔得出結論,河南省愛滋病是「血傳播」,並指出河南愛滋病患者絕非省衛生廳所說的三、四萬人,而是六、七十萬甚至更多。

著名愛滋病教育學者萬延海因將河南省愛滋病大面積蔓延實情揭露於世,氣急敗壞的李克強政府令國安將他逮捕,後又被公安拘留。後來王淑平、高耀潔和萬延海三人因遭受無法容忍的迫害,於李克強執政河南和任副總理後被迫出國離鄉。

河南省至今無法無天迫害受害者

今天,中央巡視組舉著打虎的神聖旗幟,卻幹著縱虎歸山的勾當。不僅讓中紀委難堪,還產生了助紂為虐效應。

效應之一:舉世矚目的河南血禍在中央巡視組的巡視中被一夜驚人大翻盤。

正當河南各地大批愛滋病患者奔赴鄭州向中央巡視組投訴河南血禍的關鍵時刻,《河南日報》別出心裁,突然翻炒河南省艾防辦二○一三年十月底的通報:說「全省累計有5.9萬人感染愛滋病」。即刻被國內媒體鋪天蓋地轉發,將河南成千上萬舉報者多年翔實列出的至少有一二百萬農民賣血,幾十萬賣血者感染愛滋病毒,數萬感染者死亡的有據事實,一舉顛覆,給翻盤了。

河南省委在中央巡視組眼皮底下為河南血禍搞大翻盤,沒有中央示意,巡視組組長歐陽淞是不敢放任不管的。無疑為毫無人性和良知的李長春和李克強保駕,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巡視期間,河南愛滋病大流行第一負責人李長春,還大搖大擺攜家人到河南登封少林寺一遊,如此膽大妄為的翻案和示威,讓處於苦難深淵的幾十萬受害者心痛。

效應之二:汝州市當著巡視組的面給五名無辜感染愛滋病的上訪者判刑。河南省十八大之前曾給三名上訪的愛滋病患者判刑,一是駐馬店市新蔡縣九歲的田喜因感染愛滋病毒,大學畢業後連續六年上訪討說法要求賠償,觸怒了當局,被判一年刑坐進大牢。商丘市產婦趙風霞因分娩輸血感染愛滋病毒後又傳染給孩子和丈夫,丈夫不治病亡後多次上訪無果再上訪,給判刑二年緩刑三年。該縣產婦曹蘭英亦是分娩輸血感染愛滋病毒同時又母嬰傳播給孩子,也因上訪被判二緩三。這樣倒行逆施當今世界可謂奇觀。

十八大後,李克強當上總理對上訪者的打壓不但沒有緩解反而變本加厲。省委書記郭庚茂比前任徐光春和盧展工更凶狠。因上訪被拘留者成百上千,為防止上訪被收繳身份證不許出村者不計其數,南陽地區建立非法上訪訓誡中心。尤為不可容忍的是,在中央巡視組尚未撤出河南時,汝州市委一次性給五名上訪的愛滋病患者判刑,令打壓政策再升級。

警方在逮捕農婦馬霞時將她的胳膊擰在背後施以背拷,嚇煞得魂飛魄散,不知所措。5名含冤者百口莫辯,在拘留所裡生不如死,四女子兩次絕食,另一被拘的男子馬健民在拘留期間兩次自殺,以死抗爭。逮捕劉翠紅時十歲女兒被丟棄家中只能由親朋照看,馬霞四歲女兒也被撇在家中由病友帶管。

在澳大利亞墨爾本召開的二○一四年度國際愛滋病大會發表的宣言,特別強烈關注和譴責有的國家和地區對愛滋病患者歧視和刑事化的做法。汝州市五名上訪的愛滋病患者是河南「血漿經濟」的受害者和李長春李克強死不認錯的替罪羊。汝竟受到刑事化判重刑,是對法制明火執仗地踐踏。

上述事實表明,中央第八巡視組對河南愛滋病事件的走過場顯而易見。中紀委如果胸懷坦蕩,心中沒有鬼,就應對走過場的巡視「回爐」,推倒重來。衷心期望德高望重的習總書記為民做主,在中央巡視的東風中將河南愛滋病事件查個水落石出,還河南民眾一片青天,讓投訴者一立案二問責三給予幾十萬愛滋病毒感染者和死者家屬國家賠償的訴求,在二○一四年國際愛滋病日前能見到一線曙光。

 2014年8月26日

(陳秉中: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