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懸案:作家師東兵訪問華國鋒
作者: 資料室

中南海

更新於︰2014-09-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金鐘按:師東兵1998年在香港出版的《政壇秘聞錄:前中共政要訪談》中有對華國鋒的訪問,並附有他1995年和華的合影。下面這段文字是網上摘錄下來該訪問有關抓捕四人幫的內幕。可以印證絕無毛生前部署抓四人幫之事。2010年,師東兵因許宗衡案被捕,在法庭上否認對華國鋒的訪問是造假。

談到他粉碎江青、張春橋、姚文元和王洪文等所謂四人幫的問題。他(華國鋒)用濃厚的山西口音說:「當時的形勢很危險,王洪文都有槍呀,我們如果不動手,他們就要動手。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呀。就是現在看起來,也沒有更好的解決問題的辦法。但是,後來對他們的審判就不是我的事情了,我無法阻擋當時的舉 措。」

 我請他回憶一些歷史,講一講他的過去,他一再說:「我粉碎四人幫的這個功勞是任何人也否定不了的。要是沒有粉碎四人幫的偉大勝利,鄧小平也許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瀟灑,也不會有現在的改革開放。現在大家提起粉碎四人幫來好像很輕鬆,但是在1976年10月 毛主席剛剛逝世的時候,那可是要冒很大的風險的。四個政治局常委,我就要抓兩個,而且江青作為毛主席的夫人,在全國的影響相當大。我把他們抓了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和汪東興反復研究,認真地討論。最後又徵求了葉帥的意見,這才下了決心。那幾天,我也是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總覺得把大權交給江青、王洪文這些人不甘心。我是毛主席生前指定的接班人呀!當時,汪東興一句話提醒了我:『你別忘了,林彪也是毛主席指定的接班人,而且還上了黨章,毛主席輕而易舉地就把他給解決了。江青這些人在全國都有一定的市場,到時候,他們偽造什麼毛主席 的指示,也可以把你搞下去。與其將來吃他們的虧,不如現在你佔優勢的時候把他們搞掉。當初赫魯曉夫搞掉馬林科夫的時候,就是利用了時間的優勢。』 汪東興的這些話極大地啟發了我,我考慮了幾天,最後把他叫過來,說:『我已經考慮成熟了,你幫我準備動手吧。』 這時我們才和葉帥聯繫。」華國鋒幾次這樣說。

我問道:「根據在毛主席身邊的一些同志介紹,你在毛澤東臨危的時候,曾經再三地對江青保證:一定要像周總理那樣地忠於毛主席,你請江青幫你拿主意,保證要聽她的話。有這樣的事嗎?」

 華國鋒想了想,說:「我不記得了。不過,即使有也是很正常的。在毛主席活著的時候,誰反對江青就肯定要落個身敗名裂的下場。這是毫無疑義的。江青的思想體系,現在我可以講了,完全是毛主席的思想體系。我承認,毛主席對她和張春橋、姚文元這些人十分器重,但是畢竟選拔我擔任了黨的第一 副主席兼國務院總理。⋯⋯毛主席逝世後,江青和張春橋、王洪文單獨地找我談話,不說別的,就說她要保存毛主席的文 件,要讓我表態同意毛遠新在十屆三中全會上傳達毛主席生前的指示和談話。但是,她又遲遲不把毛主席的這些指示交給我看。汪東興就告訴我:『你看吧,江青要作文章了,他們只要召開了十屆三中權會,陰謀就會馬上得逞。華總理,你可千萬不要上當。當初毛主席和江青、張春橋他們就是準備要在九屆三中 全會上解決林彪的問題的,只是由於後來林彪逃跑改變了議題。現在又到了十屆三中全會上了,肯定是要解決你這個接班人的問題。』 聽了汪東興的話,我當時就感到了很緊張,覺得不儘快除掉江青、張春橋、王洪文這些人,遲早是個害。這時已經沒有任何退縮的餘地了。」

 我問道:「抓江青的時候,是不是江青躺在地下打滾,破口大罵,這一類的傳說很多,我希望能夠真實地瞭解和掌握歷史的面貌。」

「當時我們估計她會大吵大鬧的,但是沒有。她聽了警衛人員的傳達後,冷笑說:『審查我?你們現在有資格審查我了?我的歷史是清清白白的,作為毛主席的戰友和學生,我無愧!』 她並沒有多說什麼,把鑰匙和文件交給警衛人員後,就跟著他們走了。⋯⋯(王洪文)剛開始抓他的時候,他突然要和我拼命,衝上來想抓我和葉帥,但是我們有準備,沒讓他得逞。對這個人,鄧小平一直耿耿於懷,因為1975年鄧小平和他們鬥爭的時候,王洪文當著鄧小平的面說過這樣一句話:『你別狂,十年以後再看看中國是誰的天下!』鄧小平始終沒有忘記。⋯⋯說老實話,後來鄧小平這些人比我還要恐懼江青這些人,畢竟他是被江青這些人整怕的,總是在耽心他們會死灰復燃。其實,他們已經沒有任何的市場了。我就不怕他們,我堅信我自己有充分的道理,也就是毛主席常說的真理在我們手裡。」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