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風低俗與敗壞錄
作者: 許衍令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08-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汽車展還是裸體秀?


●北京車展,已經主題顛倒,「賣肉」勝過賣車。這是一位名模。

有人感慨:你去「胸展」看車了嗎?——都看看吧,真是無語了!

以人體彩繪為名公然在所謂汽車展上肉體紛陳,袒胸露乳來吸引所謂的購車者也算是「中國特色」之一,而且有越演越烈之勢一發不可收拾,不少車展,彩繪免了,有的公然三點畢現。世界上的汽車展,有「香車美人」之風,都是美女點綴,花瓶一番而已,像中國這樣低俗粗鄙的策劃和構思,變賣車為賣肉,吸引並滿足趨之若鶩的觀眾們猥褻邪惡的意淫心態——那是極為罕見的景觀。

其實真正的購車者怎麼會買這款車,把自己降到挑選赤身裸體的娼妓者同樣的低俗品味?

在眾目睽睽之下那些血氣方剛的年青人,毫不掩飾那色迷迷貪婪的眼光,盯著赤裸裸模特兒姿意的意淫,和那年輕少女和少婦觀眾們瞪著近乎全裸的模特兒身體那嫉妒的目光使人感慨世風日下的現實,已經無可救藥!

無論用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也不能把這樣的惡俗下流的情景美化成什麼高尚的創意。反而真實的突現了今天社會驕奢淫逸的社會風氣,和墮落到低級趣味的粗俗品味,毫無文化可言!

為出名為搏上位到了不擇手段不顧一切的地步,這樣的車展就是一例。這些大庭廣眾之下任人觀看猥褻而表現得從容自若的車模,她們的目的是希望借此平臺和機會結識一個能豢養她的男人,從此能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她們這種出賣,甚至不如妓女。因為妓女、性工作者,只是私下交易,並不影響社會風氣與公眾視覺。但可以肯定這些車模極大多數是不會如願以償的,誰會選一個在如此眾多的人面前赤身裸體的女人做自己的妻子而遭人恥笑呢?

◎龍永圖說縣太爺出國

網上有貼子:【文明的距離:縣委書記與女王】龍永圖說的:有次在某機場,看到一位縣委書記出國考察,竟有三四十位下屬送行。「縣太爺」喳喳呼呼,目中無人,旅客十分反感;另一次在義大利某小鎮出席一國際會議,有位像鄰居大媽一樣的老太太獨自進門,禮貌地對他點頭後坐在旁邊,會後一打聽,才知道她竟是荷蘭女王。

就思想意識的差別而言,我們和文明、民主、法治社會的差距至少有數百年。早在十六世紀的英國就有了議會民主,法國曾經由議會決定判處國王路易十四上斷頭台執行死刑。在英法和歐洲其他王國中,國王和他的臣民是握手的。在他們的社會裡男性單膝下跪女性下蹲屈膝是禮貌,全社會都一樣,並非局限於對君王和王室。

只有我們大清的乾隆皇帝才會斤斤計較「三跪九叩」大禮,才會讓英使馬嘎爾尼鎩羽而歸最後竟徹底閉關自守,從而使中國的社會更趨封建、保守、愚昧、落後不可避免地走向衰敗。不幸的是今天這小小的「縣太爺」依舊迷戀封建官威那一套,這和現代的文明社會是多麼的格格不入,什麼時候他們才明白他們的身份真的是人民公僕,而決不是人民的主人!

◎何必人人稱「老師」

我們社會中老師這個崇高的職業稱謂,被普遍地濫用,現在不管是否真的是老師,甚至還是普通人等甚至是三教九流、販夫走卒都能冠以「老師」稱號,實在是褻瀆了這一稱呼。老師必須要經過師範大學的正式教育或專業的師範培訓,必須經過嚴格考試再由國家頒佈許可始得執業。

古代至今對老師有個定義就是:「傳道,授業,解惑也。」豈可隨意胡亂稱呼?我們對年長有經驗的,有學問的,有能力的,有建樹的人大可尊稱其他而不必叫老師的,見人就稱為老師這是愚昧和無知決不是尊敬!這像是文革後期以來,社會上流行稱人為「師傅」一樣俗氣!依我看不適當的稱謂在社會上被普遍接受,甚至在隆重的正式場面如電視傳播的國家級慶典中被頻頻濫用,這說明了這個國家低智而沒有文化,惹人反感!

你幾時看到世界級的公開活動中如美國總統就職,奧斯卡頒獎,世界盃開賽,奧運會開幕,APEC或WTO會議,聯合國安理會大會等等,大會主持人稱:下面請××老師致詞(或頒獎)的?唯有中國!也說明中共摧毀了傳統禮教之後,社會處於茫茫然無所適從的尷尬狀態。丟了中性的同志、愛人,有了先生、小姐,就像掛羊頭賣狗肉的中國特色一樣,小職員出國,介紹老婆,不稱妻子,不會叫太太,只好叫夫人,我的夫人,夫人來,夫人去。外人以為什麼貴族駕到。殊不知在西方,稱呼你一個「先生」,已是很尊敬的表示。

◎請記住南京有這樣的法官

朋友發給我的微信,「又是南京!」 看了之後感慨悲憤莫名。李芊,女,河北保定人,北京大學醫學部博士研究生,北京大學第三醫院婦產科執業醫師。今春某日,李芊從上海乘火車到北京,列車廣播有孕婦急產,需要婦產科醫生幫助。李芊立即前往孕婦救急,下車後,李芊還陪同孕婦和胎兒到南京市某區級醫院治療肺炎,前後住院四十多天。不料孕婦家屬不僅沒有感謝李芊,還將她扣下,告她非法行醫,導致胎兒吸入性肺炎,賠償新生兒住院費用和家屬誤工費等共計人民幣14361.59元。李芊不服,上訴南京中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法官說,在執業地點之外的行醫即是非法,需要承擔民事和刑事責任。律師質問:「在緊急的特殊情況下,醫生在外地遇見急救病人,是否應當放棄良心,不予施救?」法官回答:「法律面前沒有特殊。」

朋友作為一名醫生,表示以後出了醫院的大門口,我們就不再是醫生了。大街上血流成河,也與我們無關了,因為法官都說,在執業地點之外行醫就是非法行醫,需要承擔責任。這個責任我們承擔不了。 六月二審公告後,李芊重新申請行政復議。但是,南京市衛生局、江蘇省衛生計生委和國家衛生計生委,都無人應答。

這樣的故事告訴我們,有些我們的同胞卑劣無恥的程度已經超過了善良的人們的想像!他們完全就是一群奸詐無良,罔顧和摒棄一切人類互相關愛幫助的美德,為了一己的私利而可恥的苟活著。在他們身上表現出大部分中國人的特性:貪婪自私,令人髮指的冷漠!再過一百年也不會指望有什麼質的變化。

南京,(又是南京!)法院的一審和二審判決,擊破了人們對公理正義所有的寄託和憧憬,摧毀了人們對司法正義的期盼和希望!這種摧毀會造成極其可怕的逆反,使我們民族中的劣根性加倍的膨脹和惡化。南京法院的判決之荒謬、反人性和不合情理,使得任何的正義,良知,仁慈,關懷,友善和愛被嘲弄譏笑,被揶揄羞辱得無以復加。在徹底破壞中國人的良知的努力方面,南京法院的這兩位法官,讓我們記住他們吧!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