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與北洋水師驚人相似
 
解放軍與北洋水師驚人相似
作者: 陳破空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4-08-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一八九四年甲午戰爭迄今一百二十週年。當年滿清的愚昧腐化大敗於日本,自是一場國恥,今日中日若再戰,共軍是否必勝日軍必敗?且看本文的實況對比。


●1894 年號稱亞洲第一的北洋水師,被日
本海軍打得全軍覆滅(圖景)。其敗於腐
敗之狀,和今天共軍之腐敗何其相似。

今年七月二十五日,適逢甲午戰爭(日本稱日清戰爭)一百二十周年,北京媒體,連篇發文紀念,其基調,除了繼續煽動中日仇恨,還宣示:今非昔比,今日中國,不是昔日清朝,中國復興,邁向世界舞臺的中心。暗示,若中日再戰,日本必敗。然而,如果檢視中共與清廷的統治模式,尤其,如果對比解放軍與北洋水師,卻發現,它們驚人地相似。以下內容,節選自《日美中亞洲開戰》,以之紀念甲午戰爭兩甲子。

硬實力比拼:從日清到日中

1888年創立的北洋水師,是清廷「洋務運動」和「富國強兵」的產物。因為裝備先進和規模巨大,當時名列亞洲第一、世界第四,其實力,大大超過當時的日本海軍「聯合艦隊」。中國人民解放軍,在中共「改革開放」、經濟起飛的背景下,借助「強國夢」和「強軍夢」,實現了現代化的「大躍進」,如今也名列亞洲第一、世界第四(根據英國《簡氏防務週刊》2013年全球最新軍力排名),其規模與實力,也遠遠超出如今的日本海上自衛隊。

對比在黃海交戰的清國北洋水師與日本聯合艦隊:北洋水師擁有各類軍艦十二艘,聯合艦隊擁有各類軍艦十艘;北洋水師的重炮和大炮數量為聯合艦隊的二至三倍;聯合艦隊僅在輕炮和速射炮方面佔優勢。除清國海軍比日本海軍強大之外,清國還擁有陸軍一百萬人,日本只有陸軍二十餘萬人。

如今的中國解放軍海軍,擁有六十五艘潛艇(其中九艘核潛艇)、三十一艘驅逐艦、六十一艘護衛艦、數百艘導彈艇和兩棲船,以及一艘航空母艦。海軍人數二十三萬五千。如今的日本海軍,即海上自衛隊,擁有十六艘潛艇、四十一艘驅逐艦、二艘護衛艦、六艘巡防艦、以及一艘被稱為「准航空母艦」或「輕型航空母艦」的直升機戰艦。海軍人數四萬五千。除海軍之外,中國還擁有陸軍一百二十五萬、空軍近四十萬,日本僅擁有陸軍近十六萬、空軍四萬七千。論軍費開銷,中國排名世界第二,日本排名世界第五。

國力方面,日清戰爭時,清國經濟總量居世界第一,日本經濟總量只有清國經濟總量的五分之一;占世界總量的比例,清國為17.6%,日本為3.5%。如今,論經濟總量,中國排名世界第二,日本排名世界第三。占世界總量的比例,中國為11%,日本為8.3%。

貪污軍費,中飽私囊

清國政府撥給北洋水師的軍費中,彈藥、保養、訓練三項費用中,多數被北洋水師的各級將領所貪污。身為北洋水師司令官(當時稱提督)的丁汝昌,帶頭中飽私囊,完全忽視炮彈儲備,還在電報中告訴清廷後勤部門:「炮彈已多得無處擺放,只撿緊要的運即可。」直到日清戰爭前三個月,才急忙購買炮彈,以至於開戰時,炮彈不足,其中兩艘主力艦主炮只有三發開花彈。

許多艦長(當時稱管帶)以權謀私,把軍事訓練、保養船械等款項全部鯨吞,致使船械「應換不換」,「應油不油」。時任清廷直隸總督(相當於首相)的李鴻章,視察北洋水師時,愕然發現有石頭冒充的炮彈。

「定遠」艦的炮術長,出航時帶上侄子,到艦艇上混補貼。不僅官兵腐敗,連北洋水師修理所的工匠,都不例外。這些工匠,收入遠高於一般工人,卻仍然在北洋艦隊身上揩油。一位名叫楊貴光的工匠,就對家裡人這樣說:「我經常從修理所帶出一些雜鐵,賣給街上的鐵匠,也能撈些外快。」

如今,中國政府每年公佈龐大的軍費開支和高達兩位數的增長後,其具體流向,就不為外界所知了。解放軍軍費開支,分維持性開支、軍人生活費和裝備費三大塊。各級將領、軍官層層貪污。尤其軍備生產與採購,涉及回扣,是個無底洞。2002年,中國從俄羅斯購買兩艘「現代級」驅逐艦,原價六億美元,但俄羅斯從「北方造船廠」轉手給「波羅的海造船廠」,再賣給中國時,價格居然炒到十四億美元。中方之所以心甘情願「挨宰」,因為價格越高,中國採購官員所獲回扣越高。

解放軍腐敗,原先很少查處。近年,當局才公開了幾起解放軍將領腐敗案:其中一起,解放軍中將、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受賄一億六千萬元。另外一起,解放軍中將、總後勤部副部長的谷俊山,貪污二百億元,房產四百餘處,自己還擁有多家公司。谷俊山出事後,他位於河南省的老家遭到查抄。那是一處仿照北京紫禁城而建的別墅大院,號稱「將軍府」,與其兄弟的房舍比鄰,地下有三十米通道相連。查抄持續了兩天,貴重財物裝滿了四個大卡車,包括一艘純金大船、一尊純金毛澤東像、以及許多純金器皿。當局趁夜間運走這些財物,以免引發村民憤怒。

習近平為抓軍權,發起軍中反腐,掃蕩不順眼的軍頭。特成立「中央軍委巡視工作小組」,到各處部隊巡視。剛剛離任的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被關,而據傳,另一位前任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正遭到調查,包括前任國防部長梁光烈和現任國防部長常萬全,也都涉入貪腐大案。

據解放軍內部人士透露:因為貪污盛行,在解放軍「二炮」部隊裡,也曾發現有水泥裝進導彈頭的假導彈。

聲色犬馬,荒淫無度

北洋水師曾有章程規定:軍長(當時稱總兵)以下將官,終年住船,不建衙,不建公館。但實際上,各艦艦長早已在基地附近興建私宅,與妻妾同居。在北洋水師的基地----山東省劉公島上,煙館、賭場、妓院林立,多達七十多家。身為北洋水師最高統領,丁汝昌經常離開艦隊,與妻妾自居一處,不問軍事,自得其樂。丁還蓄養妓女,淫慾無度。丁又在劉公島上開設店鋪,斂財無數。1886年,北洋艦隊訪問日本長崎,清國官兵湧向妓館,尋歡作樂,引發互相鬥毆的醜聞。李鴻章聞訊,並不下令處分,只輕描淡寫地說:「武人好淫,自古而然」。

「濟遠號」艦長方伯謙在威海、煙臺、福州置有五套公館,在艦隊常去之地,都蓄養優伶。日清威海之戰的緊要關頭,「來遠號」、「威遠號」兩艦的艦長邱寶仁、林穎啟竟在岸上嫖妓未歸,兩艦無人指揮,被日軍擊沉。

如今,眾多解放軍將領,養情婦、包二奶,過著聲色犬馬的墮落人生。比如,上述兩名貪腐軍頭中,海軍副司令員王守業包養情婦六名情婦,谷俊山包養情婦二十三名情婦,徐才厚則與薄熙來、周永康共用一名情婦,那就是著名的「中國時尚民歌天后」湯燦。這些,還只是已經曝光的情色醜聞。沒有曝光的,更是不計其數。解放軍的各類文工團,專門招收美女,實際成為解放軍領導人和各級將領、軍官的高級「妓院:軍中樂園」。

拉幫結派,山頭主義

北洋水師,任人唯親,拉幫結派,因為官兵多數是福建人,形成龐大的福建幫。司令官丁汝昌(安徽人)哀歎道:「我孤身一人,統領這些福建人,受福建幫掣肘,有令難行!」「定遠號」艦長劉步蟾(福建人),成為實際上的司令官。

如今的解放軍將官,也各有其主,各成派系。鄧小平任軍委主席時,提拔得最多的,就是「二野」(解放軍第二野戰軍,鄧曾任首腦)的人馬。江澤民任軍委主席時,向鄧小平告狀,懷疑當時的軍中實力派「楊家將」(楊尚昆、楊白冰兄弟一派)日後會變天。於是,鄧臨死前,設計解除了「楊家將」兵權。原先並無軍中資歷的江澤民,依靠授軍銜的手段,大量提拔自己的人,曾創下一天之內授銜和晉升一百五十二名將軍的記錄,連江的秘書都成了上將。後來,江澤民人馬在軍中勢力龐大,以至於,當胡錦濤任軍委主席時,完全被架空,成了「光桿司令」。當今的解放軍高級將領中,北方人越來越多,南方人越來越少,則是因為,中共領導人多疑,認為南方人比北方人精明,容易反叛,因而傾向於不信任他們。

軍紀廢弛,軍心渙散

北洋水師司令官丁汝昌曾率領六艘軍艦訪問日本,威風八面。但據說,日本東京灣防衛司令東鄉平八郎觀察後,卻很快得出結論:「日本海軍可以擊敗清國海軍。」因為,他發現,清軍士兵居然在主炮筒上晾曬衣服,由此可知,北洋水師軍紀廢弛,軍心渙散。

而今,北京連年狂增軍費,不斷改善官兵待遇,解放軍的生活水準,已經達到「奢侈」的程度。2007年,北海艦隊報告中央軍委:由於官兵「吃得太好」,體重超重的,從3.7%驟增至34.6%,為此「嚴重影響了戰鬥力」。所謂軍事訓練,也由此大幅度縮水。而解放軍士兵,絕大多數都是獨生子,長大過程中,父母嬌生慣養,到了部隊,仍然嬌生慣養,吃不得苦,受不了累,更貪生怕死。這樣的軍隊,早就喪失了軍魂。

軍訓造假,敷衍了事

李鴻章檢閱北洋水師,要求觀看實彈射擊。「定遠號」艦長劉步蟾派人藏在靶船上,只要軍艦上的炮聲一響,這人就點燃靶船上的炸藥,火光一閃,仿佛被炮彈命中。弄虛作假的軍訓,居然騙過了李鴻章,以為北洋水師百發百中、銳不可當。在後來的日清戰爭中,作為北洋水師旗艦的「定遠號」,首先開炮,但所開第一炮,就將自己的艦橋震坍,當場將司令官丁汝昌震落甲板,左手臂骨折,重傷,而無法指揮戰事。「定遠號」原本有一發重炮擊中日本旗艦「松島號」,但因彈藥不足而沒有爆炸。之後,「定遠號」連發數炮,都打不中日艦,反而被日艦開炮擊中。

如今的解放軍,訓練造假,遠超北洋水師。2013年9月,《中國青年報》報導:部隊普遍存在「消極保安全」現象,人為地減少訓練課目、降低訓練難度和強度,甚至弄虛作假。解放軍內部簡報,總結了各種各樣的軍訓造假:首長機關戰術作業中,部份幹部照搬照抄編腳本,照本宣科念臺詞,研究問題走程式。有的單位在射擊前提前標記陣地位置、測算距離,讓老射手打、不讓新兵上;構築野戰工事時隨意降低標準和難度,把功夫下在平整溝壕上;有的單位四百米障礙場,「矮樁網」不掛鐵絲而是繃上橡皮筋,夜訓課目要麼利用傍晚時分、要麼利用月圓之夜展開;某團連續六年參加演習,每次都進攻同一座高地,似乎敵人永遠「傻乎乎」地駐守那個山頭⋯⋯

貪生怕死,共軍更甚清軍

北洋水師戰敗後,司令官丁汝昌、「定遠號」艦長劉步蟾、「鎮遠號」艦長林泰曾等人,尚知廉恥,先後自殺。筆者可以斷言,未來日中戰爭後,若解放軍戰敗,共軍將領,或投降,或逃生,只求活命,絕無一人會自殺。因為,當代中國的極度腐敗、縱情淫亂和及時尋樂風氣,已經達到歷史上的極致,解放軍將領不知廉恥、貪生怕死、苟且偷生,也已經達到歷史上的極致。

(節選自《日美中亞洲開戰》,

日本文藝春秋出版,2014年5月)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