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棒升級,天靈蓋照舊
 
狼牙棒升級,天靈蓋照舊
作者: 凌滄洲

專題

更新於︰2014-08-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反腐,能否取代民眾要求人權、自由、民主的訴求?能否解決迫切的環境污染問題?能否解決信仰黑暗、道德沉淪的問題?這是新君上台不會回答的問題。


●四川唱紅一景。這個被毛共餓死1000 萬人的地方,
今天還要「唱隻山歌給黨聽」!怎麼回事?

最近以來,中國當局在反腐上加大力度,在傳聞與流言困擾民眾多月之後,徐才厚、蘇榮等「朝廷大佬」紛紛正式倒下,李東生、蔣潔敏等一干「尚書、侍郎」被「宗人府」革去「旗籍」,一時朝野內外,額手稱慶,仿佛隆科多、年羹堯之拔掉,雍正帝還魂復活,明君再臨,中華黨國復興有望,紅色八旗事業生生不滅,萬世一系,永遠領導。連「海外蠻夷」的華文媒體,引述專家、學者之言,也頗多溢美,有的稱相信新君誠心反腐,有的稱反腐為改革鋪平道路,見仁見智,亦堪品鑒。

中國的落後要以千年計算

中國的互聯網、社交媒體上,民眾除了咀嚼「捕獲老虎」的快感外,也把政治新聞當作緋聞八卦消費;海外華文草根網站,更是時常播報朝廷大佬的醜聞尤其是性醜聞,什麼康師傅與李東生共用情婦,康師傅與央視女主播搞車震,徐師傅與兒子共用軍中美女情婦,活色生香,簡直是當代黨國版《金瓶梅》與《肉蒲團》,想必康師傅與徐師傅在「圈禁」中聞聽也會脊背發冷:放風的走卒屑小中大約一半是當年門下的趨炎附勢客。共用情婦,同上「公共汽車」,革命同志共同體驗風情或許不是捕風捉影,但說康師傅七十多了,也玩車震,說徐師傅與兒子共用情婦,誰能相信?誰敢說這不是牆倒眾人推、破鼓萬人捶?把嚴肅政治八卦化,用高官色情傳聞,來轉移民眾對制度的思考與追問,把上半身的問題下半身化,只會有利於叢林百獸——獅子老虎土狼狐狸們渾水摸魚,無助於制度進步、人權進步。

從中國近期的政壇跌宕,看得去中國還是個前現代國家,離叢林政治很近,離民主政治很遠;中國歷史書上說,中國只是近幾百年才落後了,依我看,在政治文化層面,中國落後不是以百年計,得以千年為單位計算。如果把現時代的畫面,穿越到牛李黨爭的時代,穿越到雍正乾隆的年代,穿越到秦始皇的時代,不會產生陌生感。

但是中共依然控制和壟斷了中國的幾乎所有資源,土地、石油、黃金、礦山、河流、天空,包括最寶貴的人才資源;中共這個龐然大物滿血復活的能力依然不可小覷;中共在度過了管家一代看守的二十年之後,權柄重回「皇阿哥」和「貝勒」們之手,果然政局煥然一新。

阿哥貝勒手段比奴才包衣更狠

阿哥貝勒秉政,與「包衣」不同。家學血統淵源,注定心態習慣不同,一是江山意識濃厚,壟斷權力,絕不容許奴隸們染指,奴隸們叫嚷分權制衡,甚至上街打橫幅要親貴們公佈財產,此事在天朝亙古未有,必須用刑部大牢伺候這些「亂臣賊子」;二是阿哥貝勒們從小騎射訓練,少時又恰逢太祖發動整肅靈魂、觸及皮肉的「文化大革命」,許多阿哥貝勒也算是太祖的「黨衛軍」、「衝鋒隊」,雖然有的如羅姆一樣遭長刀之夜的清洗,但多數阿哥貝勒劫後歸來,重執權柄,更感激太祖,因為有太祖的「八旗」在蘇俄資助下,從龍入關,鼎定中原,因此才有鐵杆莊稼猛啃。阿哥貝勒們手段非比奴才包衣,更顯一個「狠」字了得!對於包衣奴才成為國庫蛀蟲,蛀我江山基業,怎能不嚴懲?!

「打老虎」,「老虎與蒼蠅一起打」,雖然有點抄襲民國在大陸淪陷前夕小蔣的口號,但這些口號在民怨沸騰、民變頻發的風雨飄搖之時重提,顯現出「朝廷」還是有高人的,能夠把脈底層民眾心態,進行有效的政治整肅和輿論動員,在規定動作和自選動作的競技大賽中,確實玩出了二十年來沒有玩出的花樣。

但新君這一番打老虎,打得朝廷和地方官員膽顫心驚,紛紛站隊,然而內心如何,尚不得而知;先皇的以腐敗換效忠的策略,贏得二十年的所謂「穩定發展」——「悶聲發大財」;此番新君改弦更張,朝野內外倒要騎驢看唱本——走著瞧,看他們的下一步好戲在哪兒。

一碗速食麵康師傅泡了兩年沒有泡開,朝廷後宮的爐火怎麼運作,其實關民眾屁事。康師傅也罷,徐師傅也罷,郭師傅也罷,令狐師傅也罷,甚至賈師傅、溫師傅也罷,說老虎誰是老虎?

我倒想請問朝野諸君,反腐反了如此多年,為何大老虎層出不窮。不去謀劃建造虎籠,不去制度設計,把老虎改造成動物園觀賞性動物,而是成天琢磨誰是下一個大老虎?狼牙棒打哪個大老虎?這是叢林政治的思維,不是現代的民主政治思維。

對普世價值歇斯底里的圍剿

天朝在一片「打虎上山」的頌歌中營造英雄偶像,滿足民眾意淫,還可以理解,畢竟所有媒體掌控在黨國之手;海外學人,也算見多識廣,竟然也跟著中共的「主旋律」走,入了輿論動員的套兒,不能不算中共海外統戰的意外戰果;如此,中共看來還可以延年益壽,將宇宙真理在天朝醍醐灌頂給中國民眾多年。

與反腐配套的是,對普世價值的歇斯底里的圍剿,垂危的馬列主義再度迴光返照——最近網上公佈的幾近「裸奔」的中國「學者」的研究課題,全是些詮釋朝廷、捧「皇上」講話的屁頌課題;中國社科院的馬列學院開張,招收百名研究馬列的博士生,全是逆世界潮流而動,這是培養叢林解釋酋長真經的祭司和經師呢?有這樣的財力物力,你培養點什麼自然科學的博士不好?你培養點解決環境污染問題尤其是研究霧霾的博士,好不好?

從「七不講」,到判刑許志永、到抓捕徐友漁、高瑜、郝建等學者、記者,到抓捕河南祭奠趙紫陽的殷玉生等記者與民間人士,人們還不能看清當今「朝廷」的本質和政策取向?還不能認清宇宙真理教的本質?還不能認識到所謂「改革」與「反腐」只不過胡蘿蔔與大棒,只不過虛幻的水中倒影,是自由、民主的替代品?

面對中國詭異的時局,我想起了歷史上的一個笑話,傳說金宋兩國民眾對陣吹噓各自的國粹與傳統:

金人:「俺們有金兀術大大的連環拐子馬!」宋人:「我們有岳飛爺爺的鉤鐮槍!」金人:「我們還有狼牙棒!」宋人:「我們有天靈蓋!」

薄三貝勒、徐師傅等朝廷大佬的倒下,看上去狼牙棒(手段與範圍)已經大大升級了,但是,這個國家的體制照舊,不僅照舊,言論自由和人權的指數是否還在倒退?愚民洗腦、攻心的大戲還越唱越起勁,戲碼加大,高潮迭起,那麼無論是體制的天靈蓋(思想與意識)、官員的天靈蓋、民眾的天靈蓋,離現代民主政治的思維又近了多少,還是原地踏步,天靈蓋照舊?

反腐,能否取代民眾要求人權、自由、民主的訴求?能否解決迫切的環境污染問題?能否解決信仰黑暗、道德沉淪的問題?一個箝制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基本人權的體制有沒有未來?

這才是每一個真正關心中國人權進步和民眾福祉的人,要不斷地發出的追問。

二○一四年七月十一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