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冷戰,疑神疑鬼
 
回到冷戰,疑神疑鬼
作者: 嚴煌翊

專題

更新於︰2014-08-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思維又回到冷戰模式,海外勢力成了心裡的魔怔,疑神疑鬼,中共最後如倒台,不是被外國勢力顛覆,而是在自身的腐敗和罪惡中把自己打倒。


●中紀委駐社科院檢調組長張
英偉指控社科院被外國勢力
滲透,不與中央保持一致。

月前,中紀委駐院紀檢組組長、院黨組成員張英偉在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講話,指出目前中國社科院意識形態存在問題,主要表現在四個方面:

一、穿上學術的隱身衣,製造煙幕;

二、利用互聯網炮製跨國界的歪理;

三、每逢敏感時期,進行不法的勾連活動;

四、接受境外勢力點對點的滲透。

張英偉要求社科院「應時刻高度保持政治敏感性,在政治上保持清醒的頭腦,我們要切實地加強意識形態建設,在政治上要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增強政治意識、責任意識,在這一點上絕不容忍任何人搞特例」。這篇報導先是在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網站上發佈,後由人民網轉載,接著中國新聞網等各大網站轉發,很快,國內外網站反應強烈,引發輿情震動。現在一些網站雖然撤下此稿,但人們都感到張的講話是空穴來風,必有其因。

不學無術的兇狠黨棍張英偉

張英偉何許人也?他早年有點像劉雲山,只是內蒙古農牧學院一名馬列教師,通過見不得人的某些管道進入中央宣傳系統,並獲得了中央黨校研究生「學歷」。但他沒有任何一個領域的學術性研究資歷,甚至沒有寫過一篇像樣的學術論文。在他的官樣文章《論民族精神》中,居然胡說「中華民族精神的指導思想是一元的,就是馬克思主義」。中華民族精神是幾千年來形成的精神體系,豐富博大,馬克思主義才有多少年的歷史?如何指導中華民族精神?這樣的無知與狂妄,只有宇宙真理教能說得出來!這樣一位知識淺薄、不學無術的兇狠黨棍,按照學界規矩,本來連進入中國社科院大門的資格都沒有,現在卻端坐在國家最高學府的講台上,恫嚇專家,整肅思想,真是古今罕見的怪事!

但這就是中共的傳統。張英偉之流雖然沒有學術身份,卻是黨委任派駐的官員,他們就是擁有這種黨賦予的權力。文革之時,工宣隊或軍宣隊人員,即使大字也認不出幾個,卻可以八面威風地管控大學或研究機關,所有專家學者教授,都要俯首聽命。現在這些人改變了身份,以黨的書記或紀委書記的官位,來坐鎮一方,管控知識界。不過,這種人內心既有危機感又有自卑感。他們擔心中共一旦崩潰,或進行真正的政治改革,自己將變得一文不值。他們自知一無所長,所以這些人極其敵視世界主流價值,並通過製造敵人,誇大專家學者在國際交流活動中的政治問題,對上要使中央加強打擊力度;對下,則恫嚇專家學者,製造敵對勢力的氣氛。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
嚴正駁斥張英偉的指控。

毛左司馬南、戴旭大喜過望

作為中紀委高官,張英偉開先例,避開學術腐敗與經濟腐敗問題,大談學界存在與國外敵對勢力的關聯,營造思想界一場你死我活的氣氛。不少人從這個講話中嗅到了文革大批判的味道。

而嗅覺敏銳的中國國內毛左派則為張書記的講話而激動不已,立即「喜大普奔」起來。網路左頭司馬南第一時間發表評論,指出消息的關鍵在於中紀委的轉型。他認為中紀委對社科院動刀,說明中紀委已經從抓「反腐」轉向「抓意識形態」,這是真正的「與時共進」。

軍中鷹派戴旭大校也表示強烈支持張英偉講話。他認為,人民網的這條消息印證了他《中國最大威脅:美國文化戰略和第五縱隊》的文章中的觀點:中國「社科院被敵對勢力滲透」。他還強調,「絕不僅是社科院,中國很多社科類研究機構、高校,都存在敵對勢力滲透的問題,看看各高校一些學者猖狂反毛、反共、反華的言行就知道」。《環球時報》也刊發署名文章,攻擊「社科院個別學者置國家利益於不顧,甚至吃裡扒外。」

大規模清查境外滲透已在進行

在文明世界中,張英偉之流搞風搞雨都是多餘的人渣。但在中國知識界都要誠恐誠惶地琢磨張的「吹風」及其背景。

張英偉此舉,不在於中國社科院是否存在這「四大問題」,而在於中紀委此番涉足意識形態領域。中紀委的前身是中監委(中共中央監察委員會),便負有「鞏固黨的一致和權威」的職能,可謂中共早期中共整體意志的某種體現,手握「生殺大權」。現在中紀委很多職能都是向其前身中監委的「回歸」。此番劍指社科院意識形態問題,或許是其回歸之際,燒出的第一把火。

其實,張英偉書記的「吹風」絕非個人偶然行動。日前,有披露的官方文件顯示,中共當局正在對「境外勢力滲透」進行相當大規模的清查行動。而這一全面動作,由國安委下令推動。

六月十七日,中共山西省運城下屬的運城陽光農廉網刊發《長直鄉境外非政府組織和活動情況調查摸底工作方案》稱,為防範境外勢力滲透,「根據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統一部署,2014年五月至七月底擬對在華境外非政府組織及其活動情況開展一次全國範圍的全面、徹底調查摸底,摸清底數」。更早前,四月起,廣東省民政廳、六月五日,廣西區黨委維穩辦、六月十一日,山東薛城都召開對境外非政府組織和活動調查摸底會議,或者下達文件要求轄區內「梳理排查與本部門及直屬單位、全縣中小學、幼稚園(含民辦幼稚園)及其師生開展合作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和活動情況」,並統一上報⋯⋯

「反外」動作:中共強化政治路線

既然全國「群策群力,不留死角」,社科院當然「絕不容忍任何人搞特例」。社科院學者高程在他的微博透露,社科院已開始要求填表調查摸底個人與海外機構,特別是NGO組織和基金會的來往和財務關係。

改革開放幾十年,社科院與海內外的基金會和學術機構聯繫逐漸擴大。美國的富布賴特計畫資助了很多社科院的學者和研究生前往美國進修學習,這些訪問學者和留學生在擴大美國和中國之間的民間交流和美中關係發展方面,作出了不少有目共睹的貢獻。清華大學教授李楯說,近年來社科院確實曾和國外的一些基金會合作,比如美國福特基金會進入中國,就是由外經貿部批准,由社科院任主管機構。福特基金會將一大部分資金支援社科院的研究專案上,但這些專案都是中國官方認可的。

儘管社科院和國外基金會等多有合作,但並不存在西方所謂的點對點滲透問題。可是,現在要徹查了。這個國家級的最高科學院,這些年都幹了什麼?正大光明的合作,可以被說成被「滲透」;張英偉書記告訴國人:這回社科院的這幫專家們,進而,所有被「境外勢力滲透」的知識界人士——「攤上大事兒」啦!

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張英偉兇狠放話的最後一條,「接受境外勢力點對點的滲透」,是他點睛之筆!前面說的什麼「製造煙幕」,什麼「跨國歪理」,什麼「不法勾連」,在「接受境外勢力點對點的滲透」後,性質就會完全改變,就有可能成為「顛覆國家政權」的罪狀!

徹查「境外勢力滲透」表明,大陸政治空氣正在趨向凝重和強壓。從去年反擊憲政與普世價值、整飭網路輿論尤其是打擊自由派大V,乃至當下徹查「境外勢力滲透」的等等「反外」動作,顯然遵循了一條新修訂「路線」。

中共難以避免自我毀滅的宿命

即使國外基金資助了專家學者們關於人權或維權這些所謂「敏感」的方面的研究,在學界看來,也完全是學術問題,研究無禁區,國外學界與中國學者之間的聯繫與研究,並無任何問題。至於敏感時期,學界與國外聯繫或研究相關敏感學術問題,也談不上違犯法律,探討敏感問題,正是包含防患於未然的積極意義。

令人痛心的是,現在中共當局卻反其道而行之。人們諷刺說,那些官員允許自己的子女、二奶們把中國的民脂民膏帶出去滲透西方,但不允許西方NGO帶錢來滲透中國,錢只出不進,不知是何邏輯?知名評論人榮劍質疑:「像社科院這樣的馬克思主義堡壘,都被人說成是境外勢力點對點滲透的場所。難道現在又要大搞階級鬥爭了?敵人真的有這麼多嗎?」

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在微博逐點反擊張英偉的叫囂。對張列出的第一條「穿上學術的隱身衣,製造煙幕」罪狀,賀衛方指出,「已有隱身衣了,又造煙幕,可謂夢中說夢兩重虛。況且辨別是否學術隱身衣依賴學術功力,張並非學人,如何判斷出?」關於「跨國界歪理」,賀問道:「某些人利用互聯網跨國界地宣揚極左思潮,否定改革開放,為文革張目,公然否定中央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難道張組長指的是這類歪理麼?因缺乏對歷史真相的揭示,這類歪理甚囂塵上,確應予反擊。」

至於「每逢敏感時期,進行不法的勾連活動」,賀諷刺道:「這就更奇怪了,我國如此和諧,天天自信滿滿,哪裡有什麼『敏感時期』?既然說『不法』,你總要告訴你依據的是哪項法律?『不法的勾連活動』,我學法律三十六年,從不知有一種法律概念叫『不法勾連』,勾連勾連,請教怎樣才是合法勾連?」最後,賀衛方說:「『接受境外勢力點對點的滲透』更是含義豐富又曖昧。放著黨內愈發嚴重的腐敗不管,紀檢官員侵奪國安專屬事項,怪!」

人們一針見血地指出,張英偉之流的思維又回復到冷戰的模式中,結果讓「海外勢力」成了心裡的魔怔,以為處處有鬼,卻不知鬼其實就在自己心裡。那些人快死的時候,會出現一種狀態,覺得誰都要害自己,連身邊的保姆也不認了。中共現在這種不可理喻的狀態會出現得越來越多。其實,中共真正的對手是它自己。中共最後如倒台,不是被美國打倒,不是被外國勢力顛覆,也不是被海外民運人士組建的政黨推翻,而是在自己的腐敗和罪惡中把自己打倒。這也就是中共一直擔心的「蘋果從裡面爛了才是最可怕的」。中共「自己打倒自己」的這一宿命,正表現得越來越明顯。連習近平都說中共當前所面臨的內憂外患,與一九四八年的國民黨極為相似,死穴是「失盡民心」。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