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刀砍向意識形態
作者: 申 淵

專題

更新於︰2014-08-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王歧山釋放信號:反貪固然重要,可是意識形態更加影響亡黨亡國。一年來抓捕的異議分子超過江澤民胡錦濤時期的總和,甚至開設起「文化派出所」。


●不屈的新聞自由鬥士北京記者
高瑜被捕,是習近平專政的最
新標誌。(2008 年攝於開放雜誌社)

習近平集權還不到一年,他的反貪戰鬥任務仍然任重道遠,卻急不可待地揮兵他指,重兵移師意識形態領域。習近平舉起的外科手術刀,首先指向境內境外異議知識份子。反貪反腐降溫,對意識形態的控制卻突然加熱升溫;大面積地監控異議知識份子,同時史無前例地越境追殺,把專政鐵拳揮向香港,揮向美國。中國的政治空氣又一次凝重起來。

張英偉透露反貪轉向信號

中共中央紀委駐中國社科院紀檢組長張英偉於六月十日在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講話,通報社科院在意識形態領域存在的四大問題,即披著學術隱身衣炮製煙幕;利用互聯網裡通外國;敏感時期有不法勾連;接受境外敵對勢力滲透。此論一出,輿論譁然,人民網趕緊撤稿,但亡羊補牢,為時已晚。

熟知中南海內情的朋友告訴筆者,張英偉的講話並非空穴來風,他在釋放習近平、王歧山的某種信號:反貪固然重要,可是意識形態更加影響亡黨亡國。據透露,習近平很注意當前意識形態領域的「不正之風」,包括指責當局作為是法西斯主義。

美國漢學家林培瑞先生於今年5月30日在香港城市大學六四25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上指出法西斯主義的三大特點:黨政集權合而為一、壟斷意識形態和黨指揮槍。不言而喻,國家社會主義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際上是一丘之貉。中共各級國家安全、公安國保和紀檢監察部門業已接到指示,將工作重點轉移到監控意識形態方面來。

習抓捕人數超過江胡時期之和

雖然鄧小平宣佈過結束階級鬥爭,從此以後不再搞政治運動;雖然江澤民、胡錦濤掌權時對自由知識份子依舊迫害不斷,但是從來沒有像習近平上台後如此變本加厲。人們對習近平曾寄予希望,希望他像習仲勳一樣比他前任更寬鬆些和諧些。然而他執政一年多來遭到人身迫害的知識份子,已經超過江、胡時代二十五年的總和。當時對習近平抱有希望和幻想的人們現在已感到失望甚至絕望,他不像習仲勳的兒子,更像毛澤東的孫子。

年逾七十的北京名記高瑜女士關押至今已超過二個多月,不讓律師見她;六四前夕5月3日在北京電影學院郝建教授寓所舉辦的「六四紀念研討會」只有十多人參加,會後被抓捕五人加二名記者,至今浦志強和辯護律師展振紅仍未釋放;陝西、上海多名訪民紀念六四被捕,陝西訪民王莉蘋至今未放。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說出人們的心裡話:「習近平比江澤民、胡錦濤更左更專制。」

已上中共黑名單的維權和異議分子全國總共一千多人,都被嚴加控制,稍有不慎,便被拘捕。異議作家北風曾在網上公佈「2013政治犯(良心犯)名冊」,2013年六月至九月四個月被拘捕的有鄭酋午、曹順利等139人(名單略),那時習近平上台才不多幾天。

近日中共的拘捕行動更加猖獗,矛頭指向維權律師和媒體人士。北京高瑜、浦志強、許志永;廣州唐荊陵、袁新亭、王清營;鄭州常伯陽、姬來松、于世文、陳衛、石玉、侯帥、董廣平、印晟東都被按上莫須有罪名入獄候審。北京方面將對全國二十五萬持牌律師重新審查登記。

從金盾工程、610辦到文化派出所

中共自1998年起對大陸實施全民網路監控,取名金盾工程,用十年時間建成二十萬大軍的網路監控系統。1999年法輪功包圍中南海,又緊急成立「六一○辦公室」,成為打壓包括法輪功在內的異議人士的專政機關。

高等學校和社會科學研究部門是意識形態最活躍的部門,五四、一二九、五七、六四等政治運動都起始於高等學校。六四學運25周年前夕,中共在北京、上海、廣州等高等學校和社科機關集中的城市,設立起「文化派出所」。文化派出所一不管戶籍,二不管刑事案件,專管意識形態。上海設立了三個文化派出所:東區文化派出所、西區文化派出所和松江文化派出所,分工管理高校集中的上海東西二大片區以及新建的松江大學城。六四前後是文化派出所工作最繁忙的時候。

抓捕姚文田王建民,控制統戰發行

1989年8月中共成立「全國整頓清理書報刊和印刷市場工作小組」、2000年改名為「掃黃打非小組」以來,其打擊矛頭始終在國內,不曾越界到境外。可是最近,「掃黃打非小組」與剛設立的「中央網路安全和資訊化領導小組」(簡稱「網安組」),聯手成立「整治境外報刊專案小組」,跨過邊境,把無產階級專政鐵拳揮向香港,控制境外意識形態領域。中共充分認識香港這塊尚存一息的民主自由陣地對內地的影響和橋頭堡作用,便使出多種陰招遏止香港媒體的作用。

陰招之一是統戰親共的發行商如「青揚發展有限公司」,全面停止代理政治書刊雜誌的發行,被停止發行的有王建民的《新維》和《臉譜》,韋石的《博訊》和明鏡旗下的幾本刊物。

陰招之二是「引蛇出境,進口處理」。二十三條立法、中小學設置國民教育課遭全民反對而無望,中共耿耿於懷。明槍不行,便施暗箭,香港出版商73歲的姚文田先生本擬出版余杰的《中國教父習近平》,過羅湖關時竟以偷運化工品逃稅名義被拘捕,判刑十年;《新維》和《臉譜》主編王建民和編輯咼中校被深圳公安以經營非法出版物罪名在深圳治罪。

王建民具有美國國藉和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中共在境內公然抓捕他全家,連一歲半幼兒都不放過,並進行文革式抄家。如此打擊力度,必有上級或中央授權。以此向境外的異議媒體發出警告,不論你擁有什麼國藉或身份,都逃不了專政的鐵拳。

陰招之三是抓捕境內替死鬼,敲山震虎。為打擊《博訊》便抓捕其境內記者向南夫代主編受罪;高瑜與明報集團關係密切,便以她向《明報》洩密九號文件為由拘捕治罪。

黑手伸入香港,令港自由度大幅下降

陰招之四是黑手直接伸向境外。香港記者協會言論自由年報以「烏雲壓城」為題,指出香港言論自由「面對新威脅」,已達「危城告急」階段。隨著發佈白皮書,企圖全面封殺香港獨立媒體,《明報》前總編劉進圖被刀砍襲擊、電台主持李慧玲遭解僱、兩位電台記者光天化日之下在街頭被襲、《蘋果日報》和《am730》被抽廣告、拒發免費電視牌照予香港電視網路、港澳辦促媒體批評占中、《大紀元時報》印刷廠去年兩度遭襲等。

這些都是中共黑手伸向海外伸到香港的信號。《新維》曾報導劉進圖遇襲的幕後凶嫌,是潛居新加坡的李鵬之子李小勇。

在《無國界記者》的全球新聞自由排名榜中,香港已由2002年的第18位,下降至去年58位,今年又跌到61位。香港記者協會在七月六日發表「言論自由年報」稱,香港的新聞自由陷入幾十年來最黑暗的一年。香港媒體自我審查情況愈趨嚴重,為此香港記協成立委員會,監察傳媒自我審查。

富了權貴,苦了百姓,害了中產

毛澤東及中共歷代領導靠槍桿子和筆桿子,奪取政權鞏固政權。掌握意識形態的筆桿子載體是律師、記者、教師、醫師、作家、工程師、企業家、經濟師、管理人員、經紀人、歸國人員、專家學者⋯⋯,他們屬於知識份子群體,屬於中產階級。

當今世界,發達國家的中間階級(Middleclass),是社會主體。美國中間階級達80%,歐、日、澳、港、台的中間階級都達60%左右。中國社會結構與此相反,社會結構呈金字塔形而不是橄欖型,僅占全國人口0.7%的權貴階層擁有全國七成財富,占人口七成的弱勢群體僅占全國財富十分之一。中共宣稱中產階級己達23%,2020年爭取達到40%。專家認為,目前實際只有15-18%。

國際社會公認,當一個國家的中間階級達到35%以上時,這個國家才具有走上民主社會的可能性。中國GDP號稱世界第二,可是中國的中產階級依然弱不禁風,這是因為中國GDP增長首先不是依靠中產階級的購買力,而是靠政府出賣國土和畸形發展房地產(佔財政收入46%以上);外資和熱錢的湧入以及壓低人民幣匯率;利用廉價資源和勞動力發展外貿;破壞生態環境和耗竭礦產資源。因此使中國的GDP充滿水份,貧富差距巨大,富了權貴,苦了百姓,害了中產。

為什麼說「害了中產」?中國中產是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群體,不會盲從,不喜跟風。毛澤東一貫仇視知識分子,壓制中產階級。早在1947年毛在一份指示中說:「等到蔣介石及其反動集團一經打倒,我們的基本打擊方向,即應轉到使自由資產階級首先是其中的右翼孤立起來。」所指的自由資產階級即中產階級。

習近平沒有繼承乃父衣缽,卻繼承了獨夫民賊毛澤東的風格,他的個人品性和思想意識的局限性,決定他必須維護專制獨裁政權,決定他必然要逆拂世界潮流而動,對抗人類普世價值;黨內那股強大的傳統勢力也驅使他向左轉。這是他為太子黨的既得利益,而向意識形態領域動刀動槍的根本原因。

事實上,習近平反貪至今,已得罪了許多權貴、太子黨和利益集團。有人責問,貪污腐化難道比意識形態自由化更加影響亡黨亡國嗎?指責他只反貪不反自由化,是本末倒置。因此習近平反貪轉向反自由化也是迫於內部的壓力。

(作者:香港作家)二○一四年七月十六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