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形而下」社會的亮光
 
一個「形而下」社會的亮光
作者: 傅國湧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05-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上帝有祂的時間表,栽種有時,收割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這一天一定到來,或許並不遙遠。上帝的光終將照亮中國。


●  當今神州大地女色泛濫,以人體彩繪為名的裸女欣賞大行其道,國際博覽會上公然登場。(互聯網)

 

  當冉雲飛、艾未未們失去自由的時候,正是春天花開的日子,年復一年,春天的到來如此不可抗拒,花開花落,沒有任何人間的權勢可以阻擋,我們由此可以確信,無論看上去多麼強盛的王朝也必會隕落,沒有例外,一個也沒有,唐宋元明清都過去了,我們的時代也注定只是漫長歷史上的一個短暫插曲,儘管這個插曲充滿了痛苦、曲折和不安,儘管這個插曲常常令民族蒙羞,令善良的人們黯然淚下。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敗壞的時代,一個不折不扣的慾望泛濫、肆無忌憚的時代。前些天和一位在大學任教的朋友聊天,他說舉目四望身邊的多數人都在追求「形而下」的生活,很少有人還在意「形而上」的生活。「形而下」本來沒有甚麼不好,人不可能只生活在「形而上」當中,但是當整個民族只允許過一種「形而下」的生活,當官方通過它掌握的全部國家機器引導、鼓勵、放縱全民去過這樣的生活時,做人的全部尊嚴、意義都被消解了。

官方引導人民沉溺於形而下生活

  所以我們看到的只是這個社會一天天的沉淪、墮落而難以自拔,強權一次次地折斷國人追求超越「形而下」生活的願望,一次次將真正熱愛這塊土地、說出真話的人投入監獄,或施以各種各樣的打擊迫害,其目的就是要壓制一切不同的聲音,扼殺所有官方之外的獨立思考和出於良知的聲音,其後果就是一次次地斫喪民族的生命,使這個社會越來越鄙俗化,越來越沒有生氣。艾未未、冉雲飛他們是甚麼樣的人,長期以來,有他們公開發表的言論、作品為證,有他們所做的事為證,無論給他們加上甚麼罪名,都無損於他們分毫,在一個彎曲悖謬的時代,被不義的權力所指控,不是一個人的恥辱,乃是權力的恥辱。

  長期以來,官方借助掌控的全部媒體和其他手段,日復一日,虛構了一個沒有矛盾、沒有危機、處處繁榮、處處和諧的「千年盛世」,為了保住這個少數人可以長久壟斷權力、享受財富的「盛世」,他們可以動員一切資源,挖空心思地抹去地上一切的不和諧,遮蔽一切不滿的、質疑的、反抗的聲音,把一個明明是不公平、不正氣的社會,塗上一層層漂亮的油彩。這個虛構出來的中國,與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中國完全不同。我們日復一日感受到的只是公權力的囂張、驕橫和無情,感受到的只是正義的被壓抑,壞人當道,好人無奈,道德的淪陷。

  年近古稀的溫家寶位居總理,也只能如深閨怨婦般時不時地發出哀怨的聲音,而不能有所作為,眼看著權力的蘋果一天天腐爛,眼看著腐敗深入到這個國家肌體的每個細胞當中,眼看著這個擁有十幾億人口的超大民族在無望中掙扎......溫家寶抱怨「毒奶粉」、「瘦肉精」、「地溝油」、「彩色饅頭」等惡性食品安全事件,而痛斥誠信缺失、道德滑坡,果然也引發了國人的共鳴,讓人深有同感,但他並沒有說出這個時代問題的核心,也沒有指出解決的問題的方向。

民族歷盡劫難只有期待上帝拯救

  中國今日遭遇的是體制性的腐敗,從而導致全社會的道德淪喪,如果不依靠體制的根本變革,只是從「道德文化建設的研究」入手,那只是舍本求末,不可能做出絲毫的改變。權力壟斷是今天所有問題中的問題,這個權力事實上是不受任何制約的,權力壟斷覆蓋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除了屈從、苟活,不許有另外的選擇。這樣的時代必須改變,只要具備正常良知的中國人,都不難做出這一判斷。而改變太難了,也許我們會一次次地想到魯迅的那些話:「可惜中國太難改變了,即使搬動一張桌子,改裝一個火爐,幾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動,能改裝。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國自己是不肯動彈的。我想這鞭子總要來,好壞是別一問題,然而總要打到的。」

    魯迅只活到一九三六年,沒有遭遇過更壞的時代,如果他活在今天,不知道還會有怎樣的想法。中國最能熬煉我們的脾氣,讓我們學會忍耐、韌性,以更寬的歷史尺度來看問題,就如曾經的王朝都已灰飛煙滅,我們無需灰心,我們仍可以懷抱希望,在這個「形而下」泛濫的時代裡看到歷史的邏輯,看到良知、德行的珍貴,看到超越於人類之上的力量,仰望上帝,呼求祂伸出大能的膀臂,扭轉這個罪惡而不義的世代。當人完全無望的時候,我們唯有謙卑地俯伏在上帝的面前,尋求祂的幫助,也唯有祂能成為我們真實的依靠和拯救。中華民族千迴百轉、歷盡劫難,尋求正義之路,最終必在上帝的手中得到真正的自由。

  今天與自由民主為敵,敗壞這個社會道德根基的人,恰恰就是那些與上帝為仇為敵的人,他們以無神論為護身符,無法無天,鄙視一切公義,踐踏一切律法、道德,肆無忌憚地掠取,他們依靠公權力,形成了一個貪婪的既得利益集團。按美國經濟學家索爾斯坦.維布倫的定義,所謂「既得利益」,就是一種「只取不予的非常權利」。只有維護現狀,才能保證他們可持續的獲得巨大的財富和社會資源,所以他們成了中國變革的最大阻力。

一切都會過去,暗流將衝決而出

  一位網友在我的微博上留言說:「我們可能已經錯過了那個最好的時間節點,我們的社會已經沒有威權領袖,民眾面對的是一個龐大的既得利益官僚集團,由此衍生出的利益相關人已經遍及社會的各個階層,既不是白社會也不是黑社會,而是一個徹底的灰社會。」確實我們錯過了很多變革的機會,特別是錯過了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大好機會,面對盤根錯節的既得利益集團的抵擋,變革在中國變得難上加難。不能說許多人在個人道德上的墮落與此無關,重要的是有一個可以保護個人純良道德的制度,一個公民可以選擇的政府,而不是絕對的壟斷權力在社會生活的一切領域肆意蔓延。但是我們還在不必灰心,表面上似乎毫無希望、毫無出路,到處的不平的呻吟,到處是絕望的呼喊,但是尋求變革的暗流一直在湧動,總有一天會衝決而出。

  世上的一切都會過去,即使今天囂張一時的既得利益集團也不會有例外。九十八歲劉緒貽教授一九四七年在美國芝加哥大學的碩士論文《中國的儒學統治:既得利益抵制社會變革的典型事例》,前些年有中譯本出版,他在結論中指出,「即使在一個統治階級或各上層階級的所有組成部分有著同樣既得利益的社會裡,由於種種原因,變革仍然是可能的;但只要統治階級的各個組成部分所享有的既得利益保持著一致,那麼就只有那些為統治階級的既得利益辯護,或至少不徹底威脅它們的變革,才會得到允許。」只要你和更多的人成為那「種種原因」之一,變革就成為可能。

  閱讀《聖經》可以確知,上帝有祂的時間表,栽種有時,收割有時,拆毀有時,建造有時。這一天一定到來,或許並不遙遠。我強烈地感到,未來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既是制度變革的時代,也是信仰重建的時代。它需要我們耐心的等候,當然不是無所事事的等候,而是不斷地仰望,不斷的呼求,在等候中盼望,在等候中堅守,在等候中看見亮光,劉曉波、劉賢斌、譚作人它們是這樣的亮光,冉雲飛、艾未未他們也是這樣的亮光,凡是良知尚存的中國人都是亮光,這亮光是從上帝那裡來的,它最終會照亮中國,關鍵是從每個人自己開始,首先點亮你自己的心,因為你的改變,就是中國改變的起點。

二○一一年四月二十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