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政策走向極端化
 
中共政策走向極端化
作者: 陳破空

專題

更新於︰2011-05-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中共二十二年的喘息和重整,打造起世界上最強大的專制堡壘。繼劉曉波、艾未未後,擬將五百名最活躍異見人士投入監獄,而不計後果和國內外的抗議。


●  溫家寶4月23日在中南海會見香港老左派吳康民夫婦(右),夫人張蓓莉(左)罕見地露面合影,並予以發表。動作不同凡響。引起高層分歧的種種解讀。(互聯網)

 

中共讓大批維權律師「失蹤」後,又開始讓藝術家「失蹤」,表明中南海鎮壓與迫害的再升級,在先後清點清洗了民運界與宗教領域之後,中南海又把黑手伸向了法律界──那些完全依照中共法律為弱勢者辯護的維權律師;又把黑手伸向了文化藝術領域──那些僅僅以藝術形式表現自由意志的藝術家。

下手艾未未,將捕五百名異見者

  零容忍,這就是中南海面向中國人民的最新政策。拒絕討論、拒絕對話,甚至拒絕看、拒絕聽;不給異見者留下任何存活空間,哪怕行為藝術空間。中南海正把中國社會推向兩個極端:其一,鴉雀無聲。中南海圖謀讓中國在政治上重新和完全回到毛澤東時代。這是中南海主觀上的極端。其二,釀造革命。中南海自信權力與資源在握,中國不可能發生革命,然而其做法就是積累革命,逼中國走上爆發的臨界點或遲或早不過是時間問題。歷史昭示這是拒絕中間狀態和中間道路的必然結果。這是客觀上的極端。

  據內情人士透露,中南海打算一不做二不休,要強制關押中國所有各界活躍、敢言的異見人士,據說被中共列入這個名單的,全國約計五百來人。中南海的算盤是只要將這五百來人悉數關押,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便「天下太平」。狂妄之下的中南海,大概忘了「江山代有人才出」的不滅歷史定律。

  傲慢,權力傲慢,日盛一日的權力傲慢。就在上一年,因為傲慢,中共在國際上尤其在亞洲陷入空前孤立,一年之間丟掉十年外交成果;又因為傲慢地重判作家劉曉波,迎來中國人(或中國漢人)第一尊諾貝爾和平獎。如今中共又悍然關押藝術家艾未未,彰示其傲慢升級。至於其代價又將是甚麼?世人可拭目以待。

利用災難,擠壓日本圖謀霸權

  鑒於中共是一個毫無同情心的冷血政權,日本發生大地震、大海嘯、核泄露三難齊至的歷史大劫,北京雖未喜形於色,內心必定幸災樂禍。儘管當年中共奪得政權,就是利用日本侵華的「天賜良機」,毛澤東對此曾一再致謝日方;但二戰後日本和平崛起為亞洲最強大的民主體,中共深以為患。

  去年中日釣魚島爭端,中共即以政治手段對付日本──中南海以行政命令方式,勒令全國旅行社停辦日本遊,限制中國遊客前往日本,對日本經濟復甦所仰賴的旅遊業,構成不小打擊。

  今年趁日本國難當頭,中共加大擠壓日本的力度,急欲為稱霸亞洲,搬開跟前最大絆腳石。就在全日本投入抗災救難之際,北京仍然製造以中共軍機逼近日本軍艦、假冒「漁船」的中共間諜船闖入日本領海(其船長被日方逮捕,後釋放,中共未予抗議)等事件。中共又以防範核輻射為由,下令嚴限日本產品進口,幾乎不分青紅皂白。日本由此將共產中國列為乘人之危、有意損害日本的「危害國」。中日之間敵意愈深。

二十二年打造成強大專制堡壘

  關於八九民運與六四屠殺,海內外中國民主陣營的反思,多數停留於當初,學生是否「過激」?是否「做過頭」?沒有「見好就收」?這方面的反思固然也有一定意義,但鮮見相反方向的反思:

  當初學生和民眾是否太天真、太善良、太大意?未能果斷把握歷史機遇?何不齊發一聲喊,在中共軍隊還沒有入城前,就一舉佔領中南海、接管電台電視報刊等重要陣地?

  二十二年前的天真、善良、大意,坐失近代中國最大歷史轉機。結果依仗武力撲滅民主烈火的中共集團,得以喘息和重整,二十二年的時間,足以讓中共打造起世界上最大的專制堡壘:空前強化的軍力,最龐大和武裝到牙齒的警力,最龐大和最嚴密的特務、線民、網警等監控系統,最徹底的洗腦宣傳和輿論控制......加之無所不在的黨、團、隊組織與街道居委會,如癌細胞一般,浸透和吞噬中華民族的骨髓,使中華民族的脊梁再難挺直。

  連續二十二年以兩位數暴漲的軍費,超越軍費而扶搖直上的維穩費,比維穩費更巨大的「三公費」(中共官員公費吃喝、公費用車、公費出國遊玩),等等,中共政權所能集中和壟斷的資源,遙居世界各國政府之首。這等無上限、不封頂的獨裁實力,遠非突尼斯、埃及、乃至世界上任何獨裁者所能望其項背。據此,中共得以在國內為所欲為,甚至膨脹到企圖在國際上恣意妄為。最強大、最凶殘的政府,對應最分散、最柔弱的百姓,這,就是中國社會無奈而不堪的現實。

  「黑心食品」層出不窮的中國,最近又鬧出個「彩色饅頭」的醜聞。中共總理溫家寶借此說事:這等惡性食品安全事件,表明(中國社會)「誠信的缺失、道德的滑坡已經到了何等嚴重的地步。」並引申說:「如果沒有國民素質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絕不可能成為一個真正強大的國家、一個受人尊敬的國家。」

跡象顯示,中共高層分裂加劇

  「誠信缺失、道德滑坡」,國民素質與國家強大的關聯,原是痛感中國社會沉淪的政治反對派或民間批評家用語,中共當局歷來不願正視和承認。如今,從溫家寶嘴裡說出來,雖然慢了幾十拍,總算中南海裡有人出來認輸。

  溫接著又說:「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總要有一批心憂天下、勇於擔當的人,總要有一批從容淡定、冷靜思考的人,總要有一批剛直不阿、敢於直言的人。」溫此說不正應在艾未未等異見人士身上?溫莫非暗示,中共高層決議對艾未未等人下手時,溫曾表示反對?

  溫家寶的這組高論,似乎已經超出了「唱白臉」和「作秀」的界限。事實上近些年中南海內生態漸變,九巨頭(九常委)擁權自重,各行其是。由周永康獨霸的政法系統,加緊鎮壓異己;由李長春把持的宣傳系統,死守極左路線;由吳邦國統管的人大,加大「反西化」力度;由賈慶林主導的政協,熱衷利益分贓。

  而由溫家寶執掌的國務院,則似乎獨樹一幟,逆勢而動。舉最近兩例:三月借日本核泄露危機,溫家寶下令「對全國核設施進行安全檢查,並暫停審批核電項目。」此舉直接損及涉核電項目的高官利益,如李鵬家族及其後續貪官。四月通過國務院下屬衛生部,發佈「人體器官移植專項整治行動」,等於推翻當局先前對「非法移植和買賣人體器官」的矢口否認。

  孔子像突然被移除是另一個徵兆。今年一月才被樹立在天安門廣場的孔子青銅雕像,於四月二十一日被突然移除。前後僅僅一百天!孔子像被豎立於天安門廣場之初,民眾就質疑中共妄圖借「尊孔」之名,製造假和諧。更多民眾譏諷靠「砸爛孔家店」起家、以「批孔」為能事的中共忽然「尊孔」,顯然具有政治圖謀。筆者曾論述:天安門廣場,孔像與毛像勢不兩立。

  孔子像立而複廢釋放出混亂信息。或許折射中南海內「擁毛」與「尊孔」兩派爭議的白熱化,結果「擁毛」派在極左思潮佔上風的中南海裡,再次獲勝?又或許「復古」派與「崇洋」派互搏,「崇洋」派暫時取勝?

  古語:「以利相交,利盡則散。」靠腐敗粘合、靠利益維繫的中共集團,必因利益分割的不均而起內訌。跡象顯示中共高層呈現分裂。不僅胡溫之間分道揚鑣,九名政治局常委均各懷異志。中共貌似強大但其日益加劇的高層分裂,已發展到一個無可挽回的新階段。凶暴者如豺狼虎豹也自有其死穴。暴戾中共也絕不會例外。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