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啊,艾未未!
 
專題:啊,艾未未!
作者: 編輯部

專題

更新於︰2011-05-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艾未未2011年3月29日接受南德意志報記者(Henrik Bork)訪問 

 

艾未未2011年3月29日接受南德意志報記者(Henrik Bork)訪問(摘要)

南德:2009年夏天,您也曾經遭受警察的嚴重毆打,因為腦內出血而必須在慕尼克接受手術。鑒於中國的壓抑您有沒有考慮過移民?

艾未未:沒有,從來沒有。我經常做一個夢,兩天前還在做。一個噩夢。我在一個類似黑社會的環境裡,看到非常可怕的事情,有人在哭泣,我把一切都記了下來,後來我就被跟蹤了。最令人震驚的是,有很多遊人經過那兒,他們看到了這一切卻無動於衷。

南德:顯然應該考慮流亡?

艾未未:沒有,這是最後的打算。以前訊問我的國家安全人員也曾經說過這個,他們說,你應該到國外去。我是一個很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但對我來說這裡越來越危險了。(出國)是我最後的一個選項。我明白留下來所要面臨的風險。看看我們國家的歷史,質疑專制者的人從來沒有好下場。

南德:您是為數不多的敢跟外國記者暢所欲言的中國人。這是不是慢慢也變得很危險?
艾未未:是的,我經常問記者們,他們為什麼不去採訪別人呢。這樣一來對我也有好處,多採訪一個人,我的壓力就少一半。如果有十個人,我承受的壓力就只剩十分之一。可是只有我一個人做這個,孤獨的一個人。這很有趣。同時我也感到恐懼。

南德:您的父親,著名詩人艾青,曾經坐過國民黨的監牢,後來共產黨上臺毛澤東執政後,他又被下放到農村勞動二十載。如果觀察一下中國當下的知識氣氛,是不是可以說:思想自由方面並沒有什麼長足進步?

艾未未:正是如此,我們沒有進步,完全沒有。根子裡還是那一套。當權者聽不進批評的聲音,他們希望把這種聲音消滅掉。他們從不允許公開討論。

南德:最近這次來北京的德國展覽「自由的藝術」如果沒有伴隨批評性的對話交流活動,那展覽究竟還有什麼亮點呢?

 

 

艾未未:有總比沒有好。德國送來展示的都是些好東西。但是問題在於,如何和中國當前的現實聯繫起來,要不然那就只是政府間的友好姿態。我們中國人有沒有準備好接受啟蒙的價值?沒有,啟蒙時代已經過去幾百年,中國還是沒有做好準備。從這個意義來講,在這兒弄啟蒙時代的展覽很有趣。因為中國現狀完全瘋掉了,必須給這個時代起一個名字的話,我認為,我們活在一個瘋狂的時代。

(五天後,艾未未在北京機場被公安帶走,迄今無消息)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