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社會的天經地義
 
我們社會的天經地義
作者: 裴毅然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05-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筆者執教高校二十七年,從教本科生到兼帶碩士生,面對一茬茬莘莘學子,深感國家內傷之深。這些「國家未來」,急功近利、史識淺薄、價值錯位、邏輯混亂,實在不知他們將如何「接班」?


●  一群80後大學畢業女生拍旗袍露腿照片作紀念。追求時尚,不遺餘力。(互聯網)

 

  每天呼吸大陸空氣,會讓你無法不生發潼關長歎。改革開放以來,雖然被極度左擰的價值邏輯得到部分糾正,國家經濟得到一定發展,但意識形態的後滯力與「紅旗仍飄」的現實力量,都會使你每天面臨「國家落後」,而且是那種「源遠流長」的人文落後。數則世俗眾生相,由表及裡,再引您一聲「長太息」。

六十二年奇跡:黨委領導將問責

  三月二十二日,北京巿政府公佈《關於實行黨政領導幹部問責的暫行規定》,首度將黨委領導人列入問責範圍,明確巿委和巿府一樣作為問責第一責任人,媒體高分貝歡呼,熱烈鼓掌,發行量頗大的《文摘報》頭版刊載。筆者從「紅色少年」、「下鄉知青」一路走來,當然明白「黨委領導納入問責」的歷史進步。可稍一轉念,就發現有點不對頭,怎麼黨委此前從不被問責麼?執政六十二年了,改革開放也三十多年了,叫了那麼多年「以法治國」,怎麼黨委書記今日才被問責?而且還僅是北京巿委系統?敢情這麼多年黨委書記從不負責?任憑幹錯無所謂,「偉光正」原來奠基於此。

  如今,北京書記被問責,這點進步是不是實在太遲了?須知,民初已有「責任內閣」,「為人民服務」的中共掌權六十二年才需要問責?

  三月十四日,溫家寶回答美國記者:「我們在中央委員會的選舉中實行了差額選舉」。較之此前六十餘年的等額選舉,能差額了,自然亦屬進步,因此家寶總理才舉出來晃一下。但稍微想想,那麼多年的等額,那選舉還叫選舉麼?既然選舉只是走過場形式形式,每年興師動眾的「兩會」、五年一屆的「×大」,開他幹嘛?既然都「內定」了,外人說了也白說,選了也白選,這麼多年陪選陪會,有啥意思?有何效率?「社會主義真民主」累不累?

上海一名中年低保領取者

  如今上海最低保護工資一千二百元/月,滬民失業低保四百二十五元/月,滬農二百八十三元/月,政府規定十一條限制領取標準,內有:擁有機動車輛、移動電話等非生活必需品或家中飼養觀賞性寵物的;擁有一定經濟價值、可租賃的閒置住房的。不過,再好的規定不是得人來操作麼?寫在紙上,最後能不能落在人上,還得看執行人。上海,次善之城,一線城市,我知道有這樣的「低保領取者」。

  他,四十三歲,身長一米八,相貌堂堂,捏有上海音樂學院文憑,開著私家車,已領近十年低保。表面上他無業單身撫養一子,符合領取低保條件,每月領取低保金近千元(父子兩人)。可這位老兄收入頗豐。一、夜晚上歌廳拉琴伴歌,一晚上四五百,甚至上千。二、他還搞廣告﹕一個版面就進帳數萬甚至十餘萬,總收入比我大學教授還高。本人每年納稅近萬,去養這樣的「假低保」,心裡頗不平衡。

  此漢很會做人,與居委會關係甚好,居委會有電腦電器方面的問題一叫就到,居委會投桃報李,甚麼好事都拉不下他,向低保戶發一桶油一袋米一桶油,都少不了他。

  有人問這位低保先生:「儂就這樣吃一輩子低保?」對曰:「怕啥?以後阿拉外婆的房子、還有爺娘的房子,一個號頭(月份)房租就有四五千,日子勿要太好過哦!」一般上海女人,這位單身還看不上,還想掛靠一位富婆呢!

  今年春節,居委會組織低保成員開感恩會,他既有文化又有相貌,選他上台去讀感謝信——感謝政府感謝黨,擬好發言稿,要他背熟後脫稿發言。那日綵排,他十分配合地穿著指定的破舊衣服,一字不差背出全稿,居委會主任評論:「其他都蠻好,就是差幾滴眼淚水!」這位低保先生求饒:「還要眼淚水呵?那我勿來事的(不行),是不是去找其他人?」

  有人問他:「儂哪能好意思這樣吃低保?一吃近十年。儂四肢齊全,頭腦靈活,又有上海音樂學院文憑,怎麼會這樣?」他憨實地笑笑:「要儂急啥?有儂啥事體?我吃的拿的是國家的,又勿是儂的!」印證流諺——「外國有個加拿大,中國有個大家拿」。

廿八歲碩士生驚人的生命觀

  本人執教高校二十七年,前十七年教本科生,近十年兼帶碩士生,面對一茬茬「國家未來」,深感「國家內傷」。如今本科生、碩士生急功近利、史識淺薄、價值錯位、邏輯混亂,實在不知他們將如何「接班」。舉一實例:最近我向碩士生介紹宗教概況(他們這方面的資訊為零),放了一盤《愛是永不止息》。一對靚女美男基督影視明星,結婚七天,丈夫查出臉部患癌,短短年餘,眼瞎唇腫,俊男成醜怪,年輕美妻不離不棄,陪伺至終。本人只想告訴學生:面對人力難禦的苦難,借倚精神力量自慰,乃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宗教存續數千年也有一定價值根因。不料,一位廿八歲的男生發表觀後感:「如果上帝真存在,為什麼還給這個男帶來這麼大的災難?為甚麼不將一切安排整得盡善盡美?人最好不要面對苦難。如果我是那男的,得了這種病,成了那樣,早就自殺了。還有,他不是一個勁說愛啊愛的,他給家人帶來這麼大的苦難,難道不應該自殺麼?」

  對於這位男生的質問,關於「上帝存在」,不太好回答,牽涉到基督教徒信仰的核心,對無神論者,很難說明白,況且我只在讓他們瞭解宗教的精神力量。使我吃驚不小的是他解決苦難的辦法竟然是:一迴避、二自殺。這兩項辦法的價值地基明顯是無視生命,既無視別人生命(迴避苦難),也無視自己生命(自殺)。奉持這樣的價值地基,且不說建設「革命的人道主義」,就是繼承最起碼的歷史理性,都缺乏基礎呵!再往下一想,本人不寒而慄:這位青蔥學子怎麼會形成這樣的思想觀念?這樣的青年一代還能與當今西方人文理念對接麼?能依靠他們建設中國的人文現代化麼?

  二○○二年二月二十二日,美國總統小布殊訪華時在清華發表演說,內有「信仰是賦予我們道德的核心,教導我們堅持高標準,愛戴他人和為他人服務,過負責任的生活。」紅色政權建立六十二年了,不算短了吧?其最重要的產品──「社會主義新人」,如此看待生命,如此對待苦難!如何解釋?撥正這一代「新人」的價值觀念,工程浩大呵!

文革邏輯進入國家血液

  更可怕的是:本人居然不僅不時會蹦出「文革辭彙」,甚至會不時運用「文革邏輯」。馮驥才曾說「文革進入我們的血液」,我的感覺是文革進入國家血液,進入下一代的思維,真正的「走資派還在走」!

  那位「生在紅旗下,長在新社會」的「六○後低保先生」,不僅沒有「共產主義信仰」,而且沒有「社會主義道德」,甚至沒有「資本主義誠信」。不僅不為公只為私,而且認為「啃吃國家」天經地義──「有儂啥事體?」至於那位「八○後碩士生」,以「最好不要面對苦難」,更令我深發潼關長歎,這樣的價值邏輯,這樣的苦難觀、生命觀!

  令人著急的是:反右、大飢餓、文革,現在還捂著蓋著不讓說,「淡化」成為各級媒體、出版機構老總必須死守的「國家底線」。顯然,反右、大飢餓、文革、毛澤東,一日不被徹底清算,歷史理性便一日不能復位,普世人文價值便一日難以成為「國家血液」,出現這樣那樣帶病的「人文青年」便無法避免。有了當今的人文環境,也就出現了下面一位能夠集中反映「世相」的巡警隊長。

警匪一家的山西巡警大隊長

  山西陽泉縣城區公安分局巡警大隊長關建軍,十幾年尋釁滋事、暴力討債、聚眾賭博、非法拘禁、敲詐勒索、無惡不作,形成警匪一家的黑社會。記者採訪得知:該黑社會有二十七處北京等地房產(價值一點七億多元)、近二十家賭場、多家娛樂設施、六七座煤礦經營權。專案組現凍結資金二點五億,扣押車輛二十七部(其中一輛價值八百四十餘萬的勞斯萊斯),還扣押了大量金條、銀錠、玉器、首飾、文物、名錶等。關父等人的現金收條金額達二點五八億,流轉資金四千多萬。關妻帳戶上存有千餘萬。

  關大隊長公開包養兩房老婆,「二房」蘇曉紅僱用四個保姆。他們在陽泉郊區建有狗場,豢養藏獒、高加索名犬、褐馬雞、名鴿等。這個狗場乃這一黑社會組織的指揮所,一些領導人經常出入。大隊長與其兄弟關建民及其它核心成員均有豪華辦公室、豪華包間臥房、大型餐飲包間、游泳池、健身場館、賭博設施。

  以上僅為此案「階段性成果」,案情還在進一步「深挖」之中。

  日日讀報,世相亦接踵入目:一、《陌生人說口渴,要不要給他開門?》,因為有人以此為藉口入室盜竊;二、《春運票販子半數高學歷》,百分之五十到六十大學本科以上學歷,他們在網上隱身炒賣,不說「倒」,只稱「轉讓」。三、《因醜殺人的川大生獲死刑》,這位四川大學的「馬加爵」,因為「別人一直笑我醜,我覺得活著沒甚麼意思。」他在校園內隨機殺死根本不認識的女生彭某,並砍傷兩名男生。四、上海巿房屋土地資源管理局副局長陶校興被訴受賄一千零四十五萬餘元......

  書生憂國,能不憂麼?

二○一一年四七日至八日於滬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