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質疑,證實沒錯
 
我的質疑,證實沒錯
作者: 凌 鋒

專題

更新於︰2014-07-1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七一:香港佔中運動預演 香港六月民主抗爭高潮,繼六四25週年和普選議題的公投取得79萬人優績後,七月一日大遊行終於完成一個循環。規模超過2003年,遊行隊伍站滿維園幾個球場,直到下午八時才全部出發完,頂住風雨,走到天黑之後。顯示不屈不撓的集體意志。組織者民陣公佈的統計人數是51萬,警方數字是98000。市民根據多年經驗,認為警方明顯縮水。今年的特色是年輕人比往年明顯增多,由專上學聯和學民思潮兩個學生組織帶頭,遊行在中環結束後,再進行佔領中環的預演。

入夜,數百學生在遮打道靜坐,並包圍特首辦公室。警方出動4000警力,於凌晨4點鐘開始清場,逮捕511人。場面沒有嚴重暴力,警員數人抬走一人。大部分在上午釋放。佔中發言人宣稱正式佔中時間未定,支持學生們表達真普選的訴求。本專題重點介紹,公投的安排、真普選目標、香港的國際地位和大陸民眾對香港民主選舉的支持。有助於讀者了解香港民主抗爭的背景與發展。(編者)

我八十年代在香港經歷了中國收回香港的整個過程。對鄧小平的「一國兩制」一直抱質疑態度,我對共產黨缺乏信任,他們說謊太多,毫無誠信。


●林保華夫婦與王丹(中)在台北。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在六月十日公佈《「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公然撕毀對香港作出的「一國兩制」與「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不但引發香港社會的強烈反彈,美國也出來說話。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回應白皮書時,除繼續支持香港要有符合民意及真普選外,更特別表明華府支持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原則。

再面對黑客的瘋狂攻擊後,已經歷盡洗腦與「摻沙子」的香港人還是忍不住了,僅僅在三天內就以七十萬人出來投票支持普選,比美二○○三年反對為二十三條立法。

見證香港回歸過程,不信一國兩制一九八四年中英簽署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經過十三年的籌備收回香港,再經過十七年的統治。也就是說,這三十年,對中國來說,他們在香港打了敗仗。

我那時在香港經歷了中國決定收回香港的整個過程。對鄧小平的「一國兩制」一直抱質疑態度,我對共產黨缺乏信任,因為他們說謊說的太多了,誠信早已破產。當然,那時中共開始改革開放,然而以前做的壞事太多,現在作出的某些承諾,還需要時間的檢驗,絕不可輕易相信,後來出現的六四屠殺,證明我的質疑沒有錯。

其實,共產黨對「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的承諾就不斷在「修正」,就在承諾的同時已經不斷在違諾,只是它的嘴巴太甜、謊言太多、香港人缺乏了解而已。而鄧小平接見的所謂「香港十二金釵」,接見完都在為中共幫腔,欺騙港人。(有一位地產大亨在接見完後來不及回香港,就打電話讓手下立即出脫股票,導致股市大跌。)

一開始,中共只說,九七後只換一面國旗,後補充再換一個港督。當時的市政局議員黃夢花訪問北京回來,說中共甚至不駐兵,要香港人放心。可是中英還在談判期間的一九八四年五月,鄧小平就當著港澳區人民代表與政協委員的面,大罵不贊成駐軍的人大副委員長黃華與耿飆是「胡說八道」,鄧小平還當場指定四個人可以代表中國發言,其他人不算,四個人中居然也沒有包括中共總書記胡耀邦。

鄧小平的火爆發言全程由電視播出。坐在鄧小平旁邊距離最近的《大公報》社長費彝民嚇得心臟病發作,四年後就翹辮子了。當時的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許家屯戰戰兢兢聽完鄧小平的訓話後,趕緊要香港記者不要傳回香港,但是香港早己實況轉播而導致股市暴跌。就是這樣一個充滿人治的共產黨,你可以相信它的承諾嗎?

鼓吹民族主義分化港英關係

不過當時香港的言論還很自由,對「鄧大人」如此失態,大大公司居然還敢在報章登「胡說八道」的大幅廣告來吸引顧客。香港報刊專欄裡還出現各種挖苦文章。

由於鄧小平與許家屯都吹噓「一國兩制」是對馬列主義的發展,所以一九八四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在《信報》的專欄中提出質疑,文革也是對馬列主義的發展,結果卻是一場「浩劫」,「『一國兩制』是以五百多萬的香港人為試驗品,是香港人的鴻福還是劫數,要由實踐證明。」

在談到「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時,我在同年三月二十日的專欄文章中說,「以後有沒有像毛澤東那樣的左傾盲動主義,將五十年不變縮短,現在誰也沒法預料,但從中共黨的性質及以往的作風和習慣來講,這情況隨時可能出現。」如果說,中共以前還是偷偷的違背承諾,那麼現在是公然白底黑字的公然撕毀了。

中共在收回香港問題上,也是大肆煽動民族主義。一九八三年八月八日,當時我在《信報》還沒有用凌鋒的筆名寫專欄,而是以周懷的筆名投稿,題目是「我們都是中國人」。因為當時中英開始談判,中方代表團團長姚廣大談「我們都是中國人」,藉以分化香港市民與英國的關係。

中國人又怎樣?我列舉中國人鬥中國人的「其樂無窮」後說:「如果按等級分,現在大陸在接待工作上把人分為以下幾個等級----第一等 外國朋友;第二等 外籍華人;第三等 台灣同胞(可以根據需要躍上第一等);第四等 港澳同胞;第五等 『統一』在大陸內的同胞。」將來,「被統一進去的中國人還會受到尊重嗎?」香港的事實回答了這個問題,那麼台灣的馬英九還追求統一,不是賣台賊是什麼?

當時鄧小平還說過,封建主治港、奴隸主治港都可以,只要他們「愛國」;「黑社會也有愛國的」,在一九八四年就公開講了三次。鄧小平要的只是愛國,不管什麼制度、什麼身分、什麼人品。這樣的「一國兩制」可靠嗎?會不會是社會主義與奴隸主義或封建主義的「兩制」?

周南大鬥彭定康現又叫要戒嚴

當時著名導演李翰祥也拍攝《火燒圓明園》等電影來配合中共的民族主義宣傳,煽動對英國的仇恨。但是有讀者投書,香港是「現代圓明園」,比清王室的圓明園還要偉大,卻可能毀在中共手裡。

由於擔心外資撤走,中共媒體大肆宣傳「外國人能做到的,中國人也一定能夠做到;外國人做不到的,中國人也能夠做到。」果然,英國人撤走時,香港沒有「港獨」聲浪,中共統治後,反而是年輕人當中出現「港獨」訴求,且不說高呼「香港優先」。

當時鄧小平還指天畫地說,「中國人說話是算數的。」不去說中國文化中的許多騙術大觀與政治權謀,至少共產黨說話從不算數。《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保障香港的一國兩制,現在變成是香港人不遵守中國憲法,不遵守「四項基本原則」。要早叫香港人遵守中國憲法,香港人九七前就投奔怒海了。

周南接任新華社社長後,以鬥爭彭定康為己任,以洗脫在紐約與洋妞上床的污點。然後一再強調,中國人有能力治理香港。最近他出來說,必要時香港可以實行戒嚴。原來這是中國人統治香港的法寶。要在香港重演六四屠殺給世界看共產黨的能耐嗎?

在香港主權轉移一周年時,江澤民在講話的最後說:「隨著祖國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的勝利前進,香港這顆祖國的南海明珠一定會放射出更加絢麗的光彩!」香港本來是傲視全球的「東方之珠」的國際都會,中國收回後卻變成中國的「南海明珠」,可以想像香港的地位已經沉淪,中國為了要牢牢控制香港,根本不想香港成為國際城市。

如今,中共的做法,是要將香港變成南中國海的「曾母暗沙」,香港人怎麼不會跳腳?尤其是香港的年輕人,怎麼不會想要掙脫中共的鎖鏈來主掌自己的命運?如果不能,拿著一面龍獅旗,也好過那個洋紫荊,也就是做中國的殖民地,不如做英國的殖民地。這不就是中共最喜歡搞的的「今昔對比」嗎?

 

中國自己知道對香港做了什麼壞事,所以總理李克強才會在中英簽署關於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前夜拿著三百億美元的訂單,到英國進行收買,要他們不要出聲,避免為香港「添亂」。看來,對中共來講,英國人還比香港人可愛呢。英國人在收下中國的民脂民膏後,會幫中國背書嗎?那也太小看英國人了。雖然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暗示說,中國不把英國當作歐洲最重要的國家。國家重要不重要,這惡搞問題不重要,重要的是國家要有國格,不要成為流氓國家;人民要有人格,不要被當作蝗蟲才是。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