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凡提移民加拿大
 
阿凡提移民加拿大
作者: 石 貝

特稿

更新於︰2014-07-1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維吾爾族人珍惜他們的文化傳統,他們沒有話語權,每家都在默默地傳承維吾爾族精神。漢人對他們的仇視,引起他們的反感,不免有些人會做出極端的事來。


●2009 年75 新疆暴力衝突中的維族
婦女。她們要什麼?怎麼看漢人?

有關新疆的新聞這幾年來幾乎沒斷,維漢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緊張,最近經一友人介紹,認識了一位真正來自新疆的維吾爾族人阿凡提,這是我第一次面對面與其交談的新疆維吾爾人。阿凡提長得高高大大,濃眉大眼,很明顯的帶有亞細亞突厥人特徵,一看即知不屬於我們中原漢族人。

移民原因:對維族無處不在的歧視

阿凡提和家人已經移民加拿大十多年了,他能講一口流利的普通話,但有些口音,一般溝通是沒有問題的。阿凡提在新疆烏魯木齊出生長大,及至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結婚生育組織家庭,他坦白說其實他是屬於維吾爾族人裡面比較幸運的一個,出國前他已經作到烏魯木齊某機構的經理,甚至還曾加入共產黨,但是一直以來有形無形的壓力,令他還是做出移民加拿大的決定。

至於那種壓力,其實就是源於歧視,阿凡提說,整個新疆地區其實就是漢人,也就是中共在統治,各級黨委及行政幹部中,主事的都是漢人,維族人則是從屬地位;在新疆,假如一維吾爾族人與人討論新疆問題,稍與中共的口徑不一致,便會被人指責為民族分裂主義,甚至疆獨思想。可以說,在整個新疆地區,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民族就是二等甚至更下等的公民,阿凡提說他們所感受到的歧視,幾乎無處無之。我問他有沒有漢人同事對他和維族人的境遇表示同情,阿凡提說沒有。

對於漢人,阿凡提完全沒有什麼介懷,他說從小就跟漢人孩子一起上學,年輕時還曾有過漢族女朋友,他父母也不干涉、反對,只是他感覺娶妻成家還是選擇維吾爾族姑娘好得多。阿凡提太太在新疆上的不是漢人學校,因此,漢語說的很有限,反而英文流暢的多。

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大城市,申請護照僅憑身份證即可領取,但在新疆卻不那麼容易,阿凡提說他因工作關係,認識不少內部的人,所以他獲取護照沒遇到什麼障礙,不過其他維吾爾族人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們在申請過程中要蓋大約三十多個章,那就是要經過三十多個部門的審批,等候一年才能拿到護照。

當他移民加拿大後,回新疆探親前需在中領館申請簽證,那裡的職員表現出的那種鄙夷不屑,常令他十分惱火。阿凡提有次幫一位不太會講漢話的老鄉去辦簽證,窗口裡的職員接過護照,很不友善地看了看他們,然後跟另位似乎是上級的人說「新疆人」,那口氣充滿不信任和厭惡感。阿凡提裝作沒看到,他知道新疆人要填寫特殊表格,於是就跟這職員說,「你把那份表格給他填,不就行了嗎?」職員這才不情願地將那份表格遞給他。那種毫不掩飾的歧視令阿凡提心裡很惱火,卻不便發作。

需說明的是,中領館對新疆人和西藏人回國的處理是與漢人不同的,他們需要填寫比漢人更多的資料,比如出國前在哪個單位工作、出國前的身份證號碼、曾用名、出國前的戶口資料等十種不同問題。

新疆人口疑問:六十年只增加二十%

阿凡提說維吾爾族跟漢族確實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民族,但那種歧視,卻令他感到非常的不公平。比如一維族人被懷疑有犯法行為,這人是請不到律師的,即使想請律師,也沒有律師為維族人辯護,如果這律師堅持為這維族人聲張,那他的下場就會是被政府剝奪律師資格。所以,在新疆地區維族人是得不到公平與公正的人權待遇的。

至於內地推行的一胎化計劃生育,則不涉及維吾爾族人,每對夫妻可以生兩個,而新疆農村地區的維族人生育更沒有限制。說到這裡,阿凡提談起新疆的人口問題,他說,一九四九年中共進疆時公佈全疆人口六百五十萬,直到現在,中共的統計數字顯示全疆人口是八百萬。阿凡提的疑惑是,內地一九四九年人口是四億,現在是十三億,翻了三倍有多;而新疆卻只增長了二百萬人口,而且還沒有像內地那樣控制生育,生活在邊遠地區的維族人和少數民族,一對夫妻生育五六個孩子是常有的事,怎麼可能經過半個多世紀,新疆人口竟然只有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增長呢?

他認為,國際上有這樣的規定,假如一個民族的人口超過一千萬的話,這個民族是可以獨立成國的,這當然是中共不想看到的,所以將新疆人口統計數字強行壓在一千萬以下,而據阿凡提的推測,其實新疆維吾爾族人口早已突破一千萬。

維漢通婚者會遭到族人的鄙視

談起維吾爾族人的生活習俗,阿凡提說除了他們不吃豬肉之外,實在跟漢人沒有太大區別。至於有說維吾爾族人因地區缺水,常年不洗澡之說,阿凡提解釋那是不可能的,因為穆斯林每次朝拜之前,必須先淨身,這從宗教意義上來講,是尊重穆斯林的上帝——安拉之必行之舉。至於婚姻問題,在新疆地區,維漢通婚是不多的,除非一方長期與漢人生活,已經被同化,有可能與漢人通婚,否則,維族人與漢人通婚者會遭到族人的鄙視。

維吾爾語是突厥語的一支,土耳其人講的也是突厥語,因此,阿凡提移民加拿大以後,碰到許多定居在此地的土耳其人,言語交談完全不成問題,生活習俗也相同,他說去土耳其,語言完全沒有障礙,如同回家一般。而土耳其人對維吾爾族人在新疆所遭受的歧視與邊緣化,也深表同情。

最後說到新疆的歷史,阿凡提無奈地告訴我們,在新疆這是一個禁區,中共只承認中共自己編寫的新疆維吾爾族歷史,市面上完全看不到關於真正的新疆維吾爾族歷史的書籍,假如有維吾爾人想要研究自身的歷史,馬上就會被指責成民族叛亂分子,或疆獨分子。

高壓政策只會造成更多極端事件

對於最近發生的幾起新疆地區爆炸事件,阿凡提表示十分遺憾,雖然他並不清楚何人所為,但他說儘管漢人由內地來疆,辦了很多企業,政府發表的GDP甚至高於其他省市,可是維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失業率卻高達百分之八十,有些貧困縣甚至出現衣不遮體的慘狀,這對資源豐富的新疆來講簡直不可思議。而在烏魯木齊這樣的大城市,跟維族人不同的是,漢族人的就業率卻達到百分之八十。維族年輕人普遍沒有工作,就潛在一個很大的危機,他們年紀輕卻沒有前途,連結婚都成奢望,當一切路都被堵死以後,這批年輕人就出現反社會行為,甚至不惜一死,這也是官逼民反。中共造成的這種現象,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從另個角度來看,每次爆炸事件之後,當地警方都即刻將現場清洗乾淨,然後不經任何司法程序(哪怕走過場),宣布是維族人所為。上面已經提到,維族人在新疆是請不到律師的,所以,說你是暴徒,你就是暴徒了。這對於維族人是極端不公平的,很多人懷疑這其中很可能會有中共策劃的爆炸事件,然後嫁禍於維吾爾人。

阿凡提雖全家移民,但他幾乎沒有一天不在想新疆的問題,他認為中共現在對新疆採取的高壓政策,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越是高壓,越是武力鎮壓,越是令維吾爾族人珍惜他們的文化傳統,他們沒有話語權,但每人每家都在默默地傳承維吾爾族精神。反過來,漢人對他們的仇視,當然引起他們的反感,不免有些人會做出極端的事來。中共當局如果長期不改變新疆政策,暴力事件將會愈演愈烈,所謂「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這本是中共的口號,但用在新疆問題上,卻是恰如其分。

 

(寫於溫哥華二一四年六月三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