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重返伊拉克?
 
美國重返伊拉克?
作者: 曹長青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4-07-12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十年前美軍犧牲四千士兵七千億美元解放的伊拉克,今天竟面臨伊斯蘭叛軍的軍事威脅。伊拉克未來的關鍵因素在於美國的政策,又是白宮頭疼的時間到了。


●6-14 阿拉伯媒體報導,名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的叛
軍攻占中部城市後,殘忍屠殺政府軍俘虜。美國準備轟炸叛軍。

世界媒體再次聚焦伊拉克:伊斯蘭聖戰反叛軍居然連續攻克兩大城市,直逼首都。如巴格達淪陷,那等於2003年那場英美聯軍解放伊拉克的仗白打了,更不要說那些戰士的犧牲。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局面?從外部來看,主要是奧巴馬政策失誤和他的極端無能導致的:

第一,情報失敗。

 伊拉克局勢逆轉直下,聖戰反叛軍長驅直入,直逼巴格達(只有60英里)。美國國防部發言人在CNN上說「震驚」。美國輿論反應是「吃驚」。

 這個「驚」本身就證明,奧巴馬政府情報失靈,沒有事先預測和掌握到,伊斯蘭聖戰武裝具有這樣實力、這樣野心、這樣大的動作——攻城掠地,大有拿下整個伊拉克的態勢。

 美國是在情報上花錢最多的國家。據「911調查委員會」2010年報告,該財政年度中央情報局(CIA)、國家情報項目(NIP)、軍事情報項目(MIP)等機構的經費總額達606億美元。

 有這樣龐大經費(當然等於人力物力),美國居然對伊拉克的叛軍行動事先不知情。如此這般情報失敗,簡直荒唐透頂。

 奧巴馬上台後,任人唯「左」,很多閣員不僅左傾意識形態嚴重,更是很無能的政治白痴。例如曾任白宮通訊辦公室主任的鄧恩(Anita Dunn)就曾公開對毛澤東感恩,說毛是她最喜歡的政治哲學家,她是毛的粉絲。殺人魔王毛澤東居然成為奧巴馬嫡系的最愛,可想而知,這些「毛左奧巴馬們」對中東的惡魔們能有多少深知。靠那些連毛澤東都不懂的「混」腦們,怎麼能搞清楚中東的局勢和情報?


檢閱中的蘇軍女兵。

 第二,從伊拉克撤軍政策失敗。

 2011年奧巴馬下令美軍全部撤出伊拉克。當時很多人批評說,這不僅對伊拉克安全有影響,出現軍事真空,更等於向周邊發出錯誤信號:「國際警察」走了,壞蛋們可以撒歡了。這次伊斯蘭反叛軍敢如此囂張,是奧巴馬從伊拉克撤軍的錯誤政策的直接後果。

我們設想,如美軍仍在伊拉克,不僅可就近反擊重創這些伊斯蘭武裝,甚至他們從一開始就不敢這樣輕舉妄動(選擇自殺)。但奧巴馬們認為,伊戰早已結束,美軍無需再駐伊拉克。可韓戰都結束一甲子了,為什麼美軍還駐守南韓?二戰到明年就終結七十年,為什麼美軍還在日本駐防?

事實已證明,美軍長期在日韓駐守,不僅確保這兩國安全,更可在突發事件(周邊獨裁者擴張時)時,就近靈活調動軍隊,阻止其盲動。美軍在亞洲存在的本身,就對獨裁勢力有阻遏作用,這也是中共不敢貿然武力犯台、台海相對局勢平穩的原因之一。

美軍如駐守伊拉克,不僅可以保住美軍流血犧牲換來的伊拉克民主政權,而且對周邊從德黑蘭到大馬士革的獨裁勢力都會起到威懾作用。一旦該地區出現伊斯蘭邪惡勢力的武裝擴張,美國就可在第一時間反擊。美軍駐扎伊拉克,還對突尼斯、埃及、利比亞等「茉莉花革命」果實有一種無形的,卻是實質上的保護作用,對擴大該地區的自由力量,起到潛在的心理支持效果。

所以,美軍從伊拉克全面撤出,近則影響伊拉克安全(已經發生),遠則損害整個中東的民主進程,是奧巴馬的根本性錯誤。當然,指望一個「社區活動組織者」能明白這些道理,是「無法完成的任務」,而且他也不在乎。在伊斯蘭聖戰軍直逼巴格達之際,奧巴馬瀟灑地到大學演講「全球氣候過暖」去了,把那些傻學生唬得起立鼓掌,以為「氣候問題」才是世界頭等大事。


1952的斯大林。

第三,敘利亞政策失敗。

自薩達姆統治被結束後,伊拉克已有過三次全國議會選舉,並建立了國防軍等。怎麼會突然冒出這麼多反叛軍,而且還好像勢如破竹?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就此發表評論說,「根子在敘利亞」。這些聖戰反叛軍主要是從敘利亞過來的。而這跟奧巴馬的敘利亞政策失敗有直接關係。

敘利亞獨裁者阿薩德使用毒氣殺害自己的人民(1300人遇難,其中很多婦女兒童),天怨人怒。這明顯超越了奧巴馬自己曾劃過的「紅線」。美國只要空中轟炸阿薩德的軍事設施,敘利亞反抗軍就能乘勝前進,很可能像利比亞那樣,獨裁統治被推翻,國家掀開新一頁。但奧巴馬不僅是什麼都不敢做主,而是什麼都不想管(我毫無疑問地認為,奧巴馬骨子裡不是推崇美國價值的人),所以硬是找個理由,由俄國普京「斡旋」阿薩德,「銷毀」其生化武器。即使真銷毀,也要費時多年,更何況他(在普京這種當代希特勒的支持下)怎麼可能?!

阿薩德的暴行沒有得到懲罰。聯合國難民署今天公佈的數字,僅是逃到鄰國黎巴嫩的敘利亞難民已愈一百一十萬,加上逃到約旦的一百三十萬,敘利亞2360萬人口,十分之一成為難民。

攻進伊拉克的聖戰反叛軍,就是在敘利亞的戰火中成長起來的一支極端伊斯蘭武裝,他們的目標是建立絕對的神權宗教國家。

如果當初奧巴馬有一點點膽量和政治道德,下令轟炸阿薩德的軍事設施,整個敘利亞局勢就會發生巨大變化,這支極端伊斯蘭武裝就會失去發展機會。

美國擁有無人駕駛轟炸機,有航空母艦發射的電腦指揮戰斧導彈(精確度在一米之內),根本不用派地面部隊,不會有任何人員傷亡,就可以輕取該戰役。而發射導彈的全部費用,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家提出,由他們全包了。美國等於把要過期的炸彈扔出去,不花一分錢,就可以根本性地改變敘利亞的局勢,而且還軍威大振,既促使敘利亞變化,又遏制德黑蘭,同時也威懾要對外擴張的普京們,是明擺著的可以一舉多得。

但當今這個世界太倒楣了,碰上奧巴馬這樣的極端無能者(笨蛋還是壞蛋?)掌管白宮。他楞是按兵不動,自我閹割了。今天伊斯蘭聖戰軍在伊拉克橫衝直撞,就是奧巴馬在白宮的自宮政策的一個結果。布萊爾不點名地批評奧巴馬說:「伊拉克現在的內亂,是西方國家對敘利亞不作為的意料之內的、惡性的結果。」


二戰中的蘇軍火砲。

第四,談判妥協策略失敗。

在利比亞人民起來推翻卡扎菲時,奧巴馬按兵不動。最後是英法領銜支持,美國只好提供空中支援。對敘利亞人民起來要推翻阿薩德,奧巴馬無動於衷,連空中轟炸都免了。那奧巴馬到底在熱衷什麼?談判,道歉,全球鞠躬。

可是奧巴馬的談判鞠躬卻到處碰壁——跟普京的談判失敗了(克里米亞被莫斯科攫走),解決敘利亞問題的日內瓦談判失敗了,巴以談判失敗了,跟伊朗的談判也無前景。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越戰老兵麥肯恩參議員憤怒地說,「辦事不力」的白宮國安團隊人人都是「失敗者」,應該「集體辭職」,尤其是無能的國務卿克里,應引咎下台。

奧巴馬們這種東拉西扯的談判,差不多都是變相投降。國際警察蔫了,地痞流氓們活了。這是從佔領克里米亞的普京,到攻進伊拉克的聖戰叛軍們所以囂張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第五,應對策略失敗。

聖戰軍逼近巴格達已經數天,奧巴馬還在猶豫,說什麼在「考慮所有選項」。上述麥肯恩參議員痛斥說,這其實是「所有選項都不使用」的托詞。麥肯恩看得准極了!這是奧巴馬面對危機的一貫做法,就是拖延、敷衍,他沒有能力做出決定!

伊拉克不是越南,沒有高山叢林,只是一馬平川的沙漠。反叛軍沒有空軍,沒有現代高射炮等,美軍只要派出幾個戰機中隊,就可痛宰他們。

第一次海灣戰爭時(薩達姆侵佔科威特),當時的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鮑威爾將軍(在自傳中說)準備了打十八個月的彈藥糧草,結果只用了一百小時地面戰,就把薩達姆的五十萬軍隊打得丟盔卸甲(那些彈藥軍備都白費了,就地給了阿拉伯國家)。仗打一半,鮑威爾就下令停止攻擊,說再打就是「屠殺」了。因在平坦沙漠上的薩達姆軍隊,完全暴露在美軍戰機下,可以全殲。結果在鮑威爾的「好心」(實為愚蠢)下,倖存返回巴格達的二十萬薩達姆軍隊,成為後來抵抗美軍(第二次海灣戰爭)的伊拉克共和國衛隊主力。

報導說,這次攻進伊拉克的聖戰武裝只有幾千人。電視畫面可看到,他們根本沒有現代化裝備。具有全球最大軍費開支(七千億美元,超過排美國之後十四國軍費開支總和)的美國,只要稍微動一下,幾個戰機中隊加戰斧導彈,就可把它們打得落花流水。可奧巴馬還在猶豫,他不知道怎麼辦。當年擊斃本拉登時,據說奧巴馬事先就猶豫了五次,不敢下手。這個因美國人要「政治正確」而送進白宮的「白目」(有眼無珠的人),實在是創下了美國總統無能之最。

僅僅是無能,是笨蛋,人們還可以原諒。但奧巴馬的行徑無法不令人懷疑,他究竟有沒有一顆美國心。因為他在國際、國內的一系列作為,都在實質上摧毀著美國。

奧巴馬執政近六年,美國的全球戰略地位從沒像今天這樣低落。上屆總統布希把向全球推廣民主作為對外政策基石。正由於美國領銜打贏了伊拉克和阿富汗兩場戰爭,這兩國隨後成功地舉行了選舉,才刺激了中東的茉莉花革命,毛拉們的世界開始崩潰。這是自柏林牆倒塌,東歐國家結束共產統治後,近代人類第二個重要的民主浪潮,其意義絕不亞於共產主義倒臺。但奧巴馬上台後,以美國要尊重他國國情為由,全面從自由旗手的責任後退,實質是繳械投降。奧巴馬的到處鞠躬,代表美國「道歉」,就像在一個地痞流氓遍地的叢林世界,美國表示警察做錯了,不應該有警察。此舉不僅使美國處於危險中,也使世界可隨時面臨不安局勢,就像今天。

對內,奧巴馬昂首闊步走向社會主義,高稅收、高赤字、大花銷等政策,直接摧毀著美國的經濟底座,使美國走向法國,走向希臘。奧巴馬曾公開說,美國的獨特、例外(exceptionalism)是不正常的。那意思是,他要把美國拉向平庸,拉向低谷,把美國變成第三世界。

如果有人想從內部打跨美國,最頂級的做法,就是奧巴馬正在進行的。所以先左後右(覺醒了)的紐約大學教授、哲學家西尼·胡克(Sidney Hook)曾精闢地說,「西方左派是人類自由的掘墓人」。作家、哲學家安·蘭德(Ayn Rand)更尖銳地指出,西方左派是「為虎作倀的爪牙」(Jackals)。這些智者都認知到,如果西方文明有一天被摧毀,一定是內部左派們的傑作。

感謝美國憲法(第22修正案),總統只能做兩屆八年。所以美國人(和世界上珍惜自由價值的人們)還要熬兩年,掐著指頭算日子,等待奧巴馬的離職下臺。這個首位美國黑人總統肯定會走進歷史,留下這樣的名頭:美國有史以來最無能、最愚蠢、最花舌頭(只說不做)的總統,而且是實質上要摧毀美國根基的總統。美國人民把一個要摧毀美國的人選為總統,這不僅是美國的恥辱,更是一個天大的玩笑。

當然,奧巴馬當上總統,至少有一個人會很高興,那就是前民主黨總統卡特。他終於找到墊背的,不再是美國有史以來最無能、最愚蠢的總統了。他成了老二,跟奧巴馬黑白結合,告訴世界,膚色不是問題,大腦才是。

2014年6月16日於美國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