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全民投票的震撼
作者: 桑 普

專題

更新於︰2014-07-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編者按:由於6月20日開始的佔中公投表現出人意料的高速發展。其來龍去脈、未來展望如何?令人關注。我們邀請本刊香港政治特約評論員桑普先生回答相關問題。


●七一大遊行當晚,學生預演佔中。

經過近一年來三輪商討日之後,「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原訂於6月20日至22日舉行「佔中全民投票」,「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並宣佈如果投票總人數少於10萬,將考慮放棄「佔領中環」運動領導角色。擔心投票人數偏低,因而有主教陳日君、李柱銘等民主派元老「拔腿相助」,投入「毅行爭普選」行動。同時,中共聲稱佔中公投是「非法、無效、政治鬧劇」不足畏懼,卻出動駭客攻擊佔中公投與《蘋果日報》網站,進而發表《香港白皮書》,盡情抹黑佔中,企圖震攝港人心理。

中共專暴蠻橫,適得其反。首先,佔中三子宣佈把公投結束日從22日延長至29日,並開設實體票站以抗衡中共軍方駭客的猛烈網絡攻勢。在6月20日中午開放電子投票後,不出3小時,投票人數已超過10萬。當天已有超過40萬人投票。此後,民意的雪球越滾越大,截至6月22日,累計投票人數超過70萬。「佔中三子」與許多香港市民都相當雀躍。

香港形勢的急劇發展,筆者接受開放雜誌總編輯的書面訪問,特答復如下:

一、據報導,公投第一天投票人數超過40萬,第三天累計投票人數超過70萬。您估計到6月29日,人數會不會突破100萬?

答:我估計較有可能略低於100萬,可能是90萬上下,不中亦不遠矣。畢竟,6月23日至28日全港只有城市大學一個實體票站,而且許多香港市民早已把握先機,在20至22日率先投票,因此較難預期23日後有很高的增幅。無論如何,公投已超標完成原訂十萬人底線,超過了2003年七一遊行的的50萬人數,超過了2010年5月16日「五區公投」58萬投票人數,更加大幅拋離了2012年3月23日「全民投票選特首」的22萬投票人數。

二、投票中作弊、重複的可能性大不大?

答:在公投設計上,要求登記身份證號碼及出生在18歲以上。系統不會接受已投票者重複投票。如果有人在電子投票後,又在實體票站投票,那麼系統將會自動用實體選票取代其電子選票記錄,不會重複計票。然而,系統無法排除持有香港身分證的非永久性居民投票,也無法排除中共收買或發動其外圍投下大量「棄權」票,甚至冒用他人身分證號碼與自設手機號碼來頂替或多輪投票。不過,我相信這些漏洞對於最後結果的影響不會很大。

三、這次公投是不是香港歷史上最有意義的一次民主示範?

答:這次「佔中公投」不是香港歷史上首次「公投」,但卻是一次很好的民主示範。2010年5月16日「五區總辭、變相公投」,以及2012年3月23日「全民投票選特首」的「民間公投」都是先聲。不過,這次「佔中公投」突破之處,在於人數多(接近100萬)、天數多(橫跨十天),既有商議民主的三輪實踐在前,又有佔領中環的行動部署在後,目標是通過「公民抗命」行動,爭取符合國際普選標準的2017年行政長官普選,同時致力體現直接民主原理與精神,原則上相當值得肯定。

四、怎樣看待中共對這次公投的否定?

答:中共與港府同聲斥責「佔中公投」,指稱香港沒有公投法,佔中公投是「非法、無效、政治鬧劇」。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更加強調:即使很多人出來投票支持某個政改方案,不等於政府要接受違反《基本法》的方案云云。

問題的實質很清楚:從來不在於香港有無「公投法」,或者公投有無「法律明確授權」,或者公投選出的政改方案有無符合《基本法》,而是在於表達香港人究竟想要甚麼樣的普選制度,以及這個訴求對中共的壓力及國際社會的影響竟有多大。儘管公投電子系統出現若干漏洞,但是香港市民通過公投對重大政治議題表態,其政治「殺傷力」非同凡響。路走多了,就自然成了路。就會增加中共與港府日後開打「民意戰」的難度,有利於政府的傳統諮詢方式,也會壽終正寢。

長期支持民主自由的余英時教授表示:香港的前途應該由香港全體公民以投票方式決定;無論是就法理或人情而言,香港特首直選,應由公民以一人一票方式直接選出;候選人提名也不應設有任何限制,只要是香港公民,無犯罪紀錄,即應有被提名的資格。如今「佔中公投」的三個方案均有「公民提名」這項必要元素,完全符合民主普選真義,獲得境內外有識之士的鼎力支持。無論如何,香港佔中公投,體現直接民主,準確反映民意,垂範華人社會。


●香港七一大遊行,市民的訴求
指向中共,質疑香港回歸。

五、特區政府有無可能在公投後,對公民提名作出某種讓步?

答:中共與港府堅拒接受或承認這次「佔中公投」結果。特首梁振英與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均重申這次投票沒有法律效力,政改不能偏離《基本法》與相關人大常委決定和解釋,聆聽民意不等於可以違背法律推行普選云云。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表示「嚴重關注」。指香港是中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無權自行創制「公投」制度或發起「公投」活動,公投沒有憲制性法律依據,既「非法」,也「無效」。中聯辦也表示:公投是一場「政治鬧劇」,任何以「公民抗命運動」逼迫中央政府在原則和底線問題上作出讓步的圖謀,都是不可能得逞的。

中共不接受、不承認、不讓步,是由於其專制獨裁本質使然。儘管中共聲稱自己的執政地位來自於「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但是中共絕不允許在其統治下不受控制的他人來執政。這是「原則和底線問題」,他們自然聞「公投」色變、搞「假普選」行騙。因此,除少數溫和派人士(例如18學者)之外,絕大多數支持民主普選的香港市民都會認為中共不會讓步。因為北京已經三令五申,指出「提名委員會」是唯一與實質提名主體。他們不會接受「公民」擁有實質提名權,也不會接受「公民推薦」人選方案。

那麼港人仍然要求「公民提名」不是毫無意義了嗎?此言差矣!我從來不認為任何政治訴求要「促使政治對手接受或讓步」才有意義。香港人首先是對良知負責,對子孫負責,對歷史負責,而不是對於促使對手妥協的結果負責。他們通過「佔中公投」推動「公民提名」方案,作為與中共周旋與抗爭的堅強後盾,為將來進一步街頭抗爭、佔領中環、公民抗命作出充分準備。

六、政府不讓步,佔中行動是否即時付諸實施?

答:不會。根據「佔領中環」的行動部署,實施佔中至少要過兩關:一、政府拒絕接受6月29日的「佔中公投」結果;二、政府提出自己的方案而不符合國際普選標準。否則另有第三關:把該政府方案與公投佔中方案,舉行二擇一的「第二輪佔中公投」。換言之,佔中的具體實施時間取決於政府提出政改方案的時間,亦即政府明確拒絕真普選的時間。即使政府不接受6月29日的「佔中公投」結果,佔中也不會即時付諸行動。

七、佔中將可能在何時開始?

答:「佔中三子」估計較有可能要到今年第四季才把「佔領中環」付諸行動,但具體時間還要視乎真普選已無希望的確切訊息,例如當局提名方式的最後方案的提出。依我看來,「今年第四季」是目前比較樂觀的估計,仍然充滿變數。

八、佔中的時間長短、規模大小會不會受佔中公投結果影響?

答:「佔中公投」不論選出「真普聯三軌方案」、「人民力量方案」抑或「學界雙軌方案」,全部都是以「公民直接提名」作為必要條件,不可或缺,並成為幾乎所有香港民主派人士都不會反對的重要元素,因此公投結果不會對佔中的時間或規模產生重大影響。但是「佔中公投」獲得出乎意料龐大人數鼎力支持,凝聚磅礡民意。因此,在未來實施佔中行動時,香港市民支持的人數將會增加,可望超過原先估計的10,000名市民參與,時間和規模都可能相應增加。

九、中共反對佔中,將有可能採取哪些行動?

答:抹黑民主派,勾引溫和派,恐嚇全香港。

一、抹黑民主派。中共將會盡情把佔中三子、民主黨派、獨立媒體、社運團體,分人分批分階段,誣陷為「勾結外國勢力」、「勾結台獨勢力」、「煽惑無知少年」、「發動暴力衝擊」、「公然知法犯法」、「公投人數造假」、「公投人數再多也沒有13億多」、「中央不會被嚇倒」等等。針對個別活躍人士,杜撰捕風捉影資訊,抹黑他們的人格和歷史,逼迫他們疲於回應進而可能發飆中計。還可以不斷散佈誰人是共產黨間諜之類的謠言,營造眾聲喧嘩。但至今中共奸計尚未得逞,香港民主派碰上大是大非和佔中公投,基本上仍能團結一致。

二、勾引溫和派。大棒過後,就是胡蘿蔔。勾引的口號是:「談判的大門始終是打開的,妥協是政治的藝術」、「理性持平,有商有量」、「提名委員會必須機構提名,少數服從多數,但如何達成,可以討論」、「如果再不滿意,可以先行收貨,來日方長,以後還可以改善或微調」、「沒有特首普選,就沒有立法會普選」。勾引的誘餌是:司長、局長等高官官職,甚至建議經由「假普選」產生的特首聯合部分溫和派「俊傑」,合組所謂「聯合政府」執政。只要有四名溫和派立法會議員被拉過去,假普選方案就可以超越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席門檻而通過。觸發民主派與溫和派內耗分裂,然後進一步否定佔中的正義性。可以預見,今後,中聯辦將會加緊秘密約談溫和派議員,誘之以利,反覆勾引,直至攻破他們的心防,脫離佔中,靠向中共。

三、恐嚇全香港。包括:A、把滋事分子混入示威遊行、公民抗命的隊伍中,卑鄙地製造暴力事端,然後拘捕及起訴相關核心抗爭人物。B、聲稱如果香港人不接受「有篩選的普選」,今後就永遠不會再有「普選」,因為香港絕對不能實施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無篩選的普選」,聲言現在已是最後機會,切勿錯過。C、炮製香港民主派勾結外國勢力的「罪證」,然後不斷造謠和誇大英國與美國在香港的影響力和動員力,但又不敢跟英美斷交和鬧翻。D、聲稱日後對付佔中,必定強硬果斷。雖然未必夠膽出動機關槍和坦克車,但絕對有可能出動防暴隊和催淚彈,並且配合解放軍軍車列陣施壓,同時以有可能「宣告戒嚴」作為恫嚇,不惜終極結束一國兩制。

十、香港民主派和佔中運動有何應對的備案?

答:目前香港民主派和佔中運動各路領袖現正深切反思上述中共三大攻勢,但仍未取得應對的共識。我認為:無論佔中公投哪一個方案勝出,在公投與七一遊行過後,學界、真普聯、佔中運動,以及支持真普選的市民,都應該集中力量,全力推動在佔中公投中勝出的政改方案,力挺公民提名不可或缺。A、面對抹黑,橫眉冷對,不用過度激動,專注做好佔中五點計劃。B、面對勾引,直揭中共統戰陽謀,逼其表白心跡,大家可以早點丟掉幻想。依目前情勢看來,湯家驊、郭榮鏗、莫乃光、梁繼昌、葉建源、李國麟六人比較高危。C、面對恐嚇,樂觀積極。高調表明:有篩選的選舉不是普選,只是騙術。不因中共聲稱民主派與外國勢力勾結而畏縮不前,反而應該呼籲外國聲援,聯繫台灣學運、社運、民主同道,彼此奧援,形成一幅以港人為主導、以國際為背景的爭取香港民主普選壯麗圖像。香港人是嚇大的,而且我們對未來懷抱著樂觀與希望,「龐大的公民力量」與「積極的外國奧援」正是香港人的兩大法寶,這樣才有機會迫使中共在最後關頭折腰、妥協、讓步。面對中共暴政,香港民主不可能是談出來的,只可能是逼出來的。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