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篩選,我罷選!
作者: 李大立

專題

更新於︰2014-07-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香港泛民議員組成的真普選聯盟,提出「三軌制」行政長官選舉方案,包括公民、政黨及提名委員會提名,排除政治審查,是一個普及平等而又溫和的方案。


●2013 年3 月真普選聯盟就已成立。大部份泛民主派議員參加。

記得兒時有過一種或可稱「迷宮尋路」的數學遊戲(智力測驗):經過複雜的「迷宮」七拐八彎又處處設障,看誰能找出最便捷(最短)的通道,最快到達出口。不論智力高低,「迷宮設計」如何複雜如何隱蔽,必有一條或以上的通道可連通出入兩口,否則此「迷宮設計」就是失敗的。

現時七百萬香港市民所面臨的2017特首選舉和特區政府推出的「政改咨詢」就如同當年的小學生面對的「迷宮尋路」。

設程序迷宮對抗真普選

鑑於中共政權的專制獨裁本質,他自身的政權就是靠暴力取得的,他不但不會讓大陸人民享有普選的權利,也害怕給了香港人民真普選會影響到大陸,動搖了他們的統治。於是盡管「一人一票普選特首和立法會」明文寫進中英聯合聲明並在聯合國註冊備案,中共還是一拖再拖到回歸二十年後才實施,而且還企圖用假普選來欺騙港人和搪塞世界與論。

他們千方百計在選舉程式上作文章使絆子,仿照小圈子選舉的一千二百人「選舉委員會」設普選的「提名委員會」。就等於「迷宮尋路」的測試,不敢關閉一人一票的入口,就在中間的選舉程式中設迷宮路障,讓選舉人的意願無法通達被選舉人。

什麼是普選?其定義是「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不但指選舉權,而且必須有的被選舉權,凡是符合年齡、居留權、神智健康等基本的條件者不分政黨,不問政治均有平等的被選舉權。而北京設計的「提名委員會」正是剝奪了香港人的被選舉權。筆者作為一個香港永久居民,欲將自己神聖一票投給真正擁護民主政治者,可是經「提名委員會」篩選後的「特首候選人」都是清一色的建制派和Yes man,你叫我如何「自由表達自己的意願」?如街坊師奶上街買橙,水果販說「又平又靚又有得揀」但走近一看,是一堆爛橙,你叫師奶們怎麼揀?!

所以香港市民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承認北京的「迷宮設計」,自行提出自己設計的普選程式,否則寧願「不跟你玩」--全民罷選!

「三軌制」方案公平而溫和包容

由此,香港泛民立法會議員組成的真普選聯盟,公佈一個「三軌制」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方案,爭取沒有篩選的行政長官普選制度。「三軌制」方案,包括公民、政黨及提名委員會提名,參選人可透過其 中一種提名途徑成為特首候選人,提名委員會不能有政治審查。除了須年滿四十周歲、沒有外國 居留權等外,排除「愛國愛港」、「與中央政府對抗」⋯⋯等政治審查。真普聯亦要求,廢除現在禁止行政長官屬於政黨成員的限制。

至於投票制度,真普聯建議採用兩輪決選法。如果候選人第一輪得票超過有效票數的50%,則當選行政長官。如果沒有超過50%,則得票最高的兩名候選人將進入第二輪決選,第二輪決選中得票最多者當選行政長官。

「三軌制」方案一提出,迅即得到各黨各派及香港市民的廣泛支持。公民黨黨魁梁家傑、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工黨主席李卓人等,都在記者會上表示,三軌制又可以稱為「三門制」,即是有三道門讓特首候選人可以入閘,讓香港市民有選擇,其中透過公民及政黨提名,可以確保有一 定市民支援度的候選人可以入閘參選。這個方案溫和並且包融了「提名委員會」,應該可以得到各界支援。

李卓人特別談到佔中這個平臺,他說我們也希望佔中可以將真普聯的方案作為他們其中一個最後給市民接納公投的方案。他表示佔中參與者、大家都是想付出代價、有承擔,坐牢也無所謂的,我們也要跟那班群眾團結。

可是,保皇黨建制派也喊出了與整個香港社會主流民意不協調的怪響,民建聯主席譚耀宗9日即在電台節目表示,真普聯的方案是祗要得到公民提名或政黨提名,提名委員會就要接受,即是代 替了提名委員會的職能,令提委會變成「橡皮圖章」,不符合《基本法》第45條,北京人大常委難以批准方案。

請問譚耀宗:「三軌方案」只是在「提名委員會」單軌提名的基礎上增加另兩軌溝通選舉人與被選舉人的提名通道,並沒有廢除你的「提名委員會」,並沒有剝奪你所謂「提名委員會」的提名權,怎麼能說是「代 替了提名委員會的職能 」?當然,你「提名委員會」盡管提名,甚至比其他兩軌多提幾個也無妨。但是最終都要經過一人一票的全民普選的檢驗,獲得最多選民支持者最後才能成為「特首當選人」。

中聯辦武力威嚇香港人

我們只不過是爭取「普及而平等」的被選舉權,爭取有代表民意的候選人入閘參選,還未正式一人一票開選呢你們就怕成這樣,你們不是總跟在北京屁股後面罵泛民說什麼「一小撮」、「勾結外國勢力」、「逢中必反」、「不得人心」嗎?不是說你們建制派「三個代表」、「代表最廣大香港市民的利益」嗎?那怕什麼呢?

其實最核心的問題是:「提名委員會」是怎麼組成的?是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嗎?如果不是,只是北京欽點,他有什麼麼權利為普選決定候選人?即使是「基本法」「規定」,也是北京硬塞進去的私貨,應予修改,一切權力來源於人民,除非「「提名委員會」由全民直選產生,否則他無權單方面決定特首普選候選人。

北京害怕民意,害怕表達民意的全民直選,甚至顧不上扯下最後的「民主遮羞布」,中聯辦宣傳文體部主任郝鐵川在「三軌制」方案提出翌日即氣急敗壞地表示,如果香港出現控制不了的情況,北京可能會宣佈香港進入緊急狀態。公然對七百萬香港市民發出赤裸裸的武力威嚇。

香港人,是屈服還是抗爭?北京在武力強迫我們,香港的建制派應聲蟲在哄騙我們,你願意與他們合作在全世界面前演一齣「假普選」的雙簧戲,放棄港人的尊嚴去當傀儡嗎?你願意放棄我們浴血奮戰爭得來的雙普選權利,任人擺佈嗎?別害怕專制政權這個龐然大物,作為連續二十年排名世界首位的「最自由經濟地區」,我們有足夠的現代文明,有普世價值的民主意識,我們爭取民主的正義行動必將得到全世界愛好自由民主的人們的支持,讓我們都學那被強迫做「迷宮尋路」智力測驗的小朋友一樣,高呼「騙人的,不玩啦!」

你篩選,我罷選!(2014年1月香港)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