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台商來自台灣」在越南避中消災
作者: 四 海

咖啡座

更新於︰2014-06-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五月越南反華暴亂,台灣稱之為反中暴亂,因為是中共南海鑽油與越南爭奪南沙群島引起,但黑狗偷食白狗遭殃,越南暴民在打砸搶時分不清台灣中國,結果使在越南投資建廠的台商在這次暴亂中損失最慘,使得台商紛紛與中國劃清界限,台灣外交部應台商要求緊急印刷了兩萬份中越文字的貼紙「我是台商,來自台灣」,供台商與中國華商區別。

台灣在越南投資二百七十三億美元,是僅次於日本、南韓和新加坡的第四大外資,中國在越南的投資僅排第九。這次反中暴亂,因為越南人不知中台有別,再加上很多台商僱傭中國大陸人作工廠管理人員,或將業務承包給中國商人,結果慘遭打砸搶,使得在越南近二千三百(2287)家台廠,半數停工,十一家被焚燒一空,所受損失相當慘烈。有些台商苦笑說,唯一的收穫是,為了自保,他們第一次在廠房升起了中華民國的國旗。以前支持一個中國政策的越南當局不容許,現在他們堂堂正正地告訴越南,他們與中國不是一國。

 

鎮壓匈牙利革命的匈共頭子被判戰爭罪

東歐各國近年陸續清算前共黨政權犯下的反人類罪。匈牙利布達佩斯法院五月十三日以戰爭罪審判了在一九五六年匈牙利反共革命後殺害匈牙利人民的前共黨內政部長比斯庫(Béla Biszku),判處他五年半監禁。

現年九十二歲的比斯庫是匈牙利共黨親蘇聯派人物,在蘇聯支持下一度成為匈共第二號人物。他在匈牙利事件及其後參與鎮壓反共起義者,曾親自下達向平民開槍的命令,至少有四十九人因他下令而被槍殺。但匈牙利民主化後,這位鎮壓匈牙利革命的屠夫一直逍遙法外,直到兩年前匈牙利修改法律,開始追究匈共時代人物的歷史罪責,比斯庫因涉嫌鎮壓匈牙利革命犯有戰爭罪行而遭到逮捕。

被蘇聯和親蘇匈共血腥鎮壓而悲劇收場的匈牙利革命,有二千七百匈牙利人被殺害,帶領反抗蘇聯的匈牙利總理納吉被絞死。中共將這場革命稱之為「匈牙利反革命事件」,不但極力慫恿蘇聯鎮壓,周恩來還親自坐蘇聯坦克到前線布達佩斯街頭鼓舞蘇軍。但一九八九年蘇東波巨變後,這場革命獲得歷史肯定,被殺害的民族英雄納吉重新下葬,多達十萬人參加了這一國家葬禮。

 

影星黃海波嫖妓曝光反獲網民同情

大陸著名一線演員黃海波五月十五日在北京一個飯店嫖妓,被公安當場捉拿後曝光消息,使當局始料不及的是民間輿論不但同情這位嫖妓明星,還指責當局有意洩露消息及曝光涉案女子的照片,想利用此緋聞來轉移輿論對正在風頭火勢的越南排華暴亂的關注,因為當局指令越南排華報導要低調。

網上言論認為,黃海波是三十七歲的單身熟男,有性的需要,不去潛規則小演員,而是出錢找性工作者公平交易,道德上沒有多大問題,當局予以曝光其心可株。有條在網上廣為流傳的段子最有代表性:

黃海波寧願嫖娼都不碰女演員,業界良心、德藝雙馨、堪稱楷模!沒女朋友,沒結婚,沒出軌。不搞潛規則,不玩女明星。自己花錢解決,促進就業拉動生產,沒用公款,不開發票,還想要怎樣!娛樂圈的典範,業界良心!

 

台灣歌手陳昇反服貿中國憤青群起攻擊

台灣太陽花學運反服貿,台灣影藝界多數噤聲,少數敢於講話者無論言語如何溫和都受到來自中國憤青的萬炮齊轟,曾以一曲《把悲傷留給自己》而紅遍兩岸三地的臺灣老牌歌手陳昇更成了中國憤青及官方的頭號敵人。

陳昇接受《自由時報》訪問說:「陸客真的不要再來了,我們真的要犧牲我們的生活品質嗎?有人說不簽服貿會被邊緣化。我想問的是,難道我們還不夠邊緣化嗎?服貿讓我們把自己的角色看清楚,如果你問我,我會告訴你,我反服貿」;「我有很多大陸朋友,我也很喜歡他們,但我常跟他們講,等你們上廁所會關門的時候,我再跟你談統一」。陳昇這番話經中國臺灣網(中央台辦和國台辦網站)等傳入中國,立刻使陳昇成為繼香港影星杜汶澤之後第二個被中國憤青和官方圍剿的港台明星。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指責陳昇言論極端,憤青則是粗言惡語。但也有很多大陸網友支持陳昇。他們問:抵制陳昇,他不演電影電視劇,大陸青年也從來不買正版唱片,怎麼抵制?陳昇的中國好友音樂人左小詛咒特地到網上上傳了一首他與陳昇、艾未未、周雲蓬合作諷刺中國社會現實的歌曲《我要上春晚》,以示支持。

 

台北自由廣場舉辦北京畫家劉毅自焚藏人畫展

五月上下旬在台北在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出現一個巨大的藏式風帳篷,這是北京宋莊自由畫家劉毅題為「自焚藏人碑」系列繪畫的展出。

劉毅是位漢人畫家,但對藏人被迫害的悲慘命運非常同情,從二○一二年開始為一百二十九位自焚的藏人畫像,其厚重的筆觸和單一黑白或藍白色調,強烈傳達了自焚者哀傷而又富尊嚴的情感。劉毅曾為此多次被當局請去喝茶。去年劉毅和北京學者王力雄繞道新加坡,參加了台灣一場藏人自焚事件討論會,用視頻展示了他這批畫作,西藏流亡政府駐台灣辦事處人員和台灣流亡藏人對這位漢人畫家的支持非常感動,因此特地訂製藏式風格帳篷安排了這次畫展,可惜劉毅被當局阻止出境,不能出席開幕禮。

 

哈薩克作家指控西部歌王王洛賓是歌賊

哈薩克作家艾克拜爾·米吉提今年四月在他《青年哈薩克》微信平台發表文章,指責已過世被譽為「中國西部歌王」的王洛賓盜竊了哈薩克和維吾爾民歌的版權據為己有。

他說,上世紀三十年代末王洛賓在西寧找到幾位西部民歌手記錄了包括《在那遙遠的地方》等幾十首中亞民族的民歌,再翻譯成漢語發表,但幾十年後,他竟然把這些歌曲說成是自己的創作,還把其中最有名的十餘首的版權賣到台灣。艾克拜爾·米吉提說,《在那遙遠的地方》實際是流傳已久的哈薩克著名民歌,王洛賓不但據為己有,還編造了一段他和藏族姑娘卓瑪的浪漫愛情故事作為他創作的背景。他說,王洛賓所稱是他創作的《達阪城的姑娘》、《阿拉木汗》、《青春舞曲》、《掀起你的蓋頭來》等四首歌是維吾爾民歌。其中《達阪城的姑娘》是吐魯番民歌,《阿拉木汗》是哈密民歌。他問道:「就連地域特點都十分清楚,怎麼會一夜間就歸屬在王洛賓先生名下呢?」而更惡劣的是,所謂王洛賓創作的《都達爾和瑪利亞》和《瑪依拉》實際為蘇聯時代的哈薩克歌手和作曲家創作的作品,三十年代初傳入中國哈薩克地區。兩位作者有名有姓,還榮膺人民藝術家稱號,其作品也被王洛賓竊據。他最後說,王是歌賊還是歌王,由人評論。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