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瑞卿楊成武文革倒台真相
 
羅瑞卿楊成武文革倒台真相
作者: 蔡詠梅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1-05-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林彪生前四大金剛之一的邱會作,近日在香港出版的長篇回憶錄,披露了文革期間多宗重大事件內幕,雖然是一面之詞,但對研究文革歷史仍有價值。


●  2002年春節,邱會作人生最後一張照片。(邱會作回憶錄)

 

  林彪生前的四大金剛都在香港出版了他們的回憶錄或傳記。其中黃永勝兒子寫的《軍人永勝》及邱會作的《邱會作回憶錄》均由「香港新世紀」出版社近日出版。讀了這兩本傳記,覺得邱會作回憶錄很有價值 。

  邱會作文革前已任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長,是中共軍方的當權派人物。文革期間,因屬於林彪親信在權力上更上層樓,於中共九大當選政治局委員,與黃永勝、吳法憲、葉群(林彪妻子)、李作鵬並稱「黃吳葉李邱」。一九七一年林彪墜機蒙古溫都爾汗事件後,邱會作作為林彪死黨被整肅遭羈押。一九八一年中共審判江青、林彪兩案,邱會作判刑十八年。一九八七年刑滿釋放,二○○二年七月十八日逝世於北京。這本八十萬字分上下兩冊的回憶錄,據邱會作前言說,他是一九八一年受審判後已立意撰寫,一九八七年獲釋就開始著手,因為他覺得審判不公,有怨氣,要一吐為快。邱會作曾位於文革高層權力鬥爭的漩渦,深知內情,而且敢寫,書中披露文革多宗重大歷史事件的內幕,雖然是一面之詞,亦有對事實按自己利益和個人好惡作裁剪之嫌,但總的來說,邱披露的史料對研究文革還是有很高價值。

邱證實羅瑞卿得罪林彪而倒台

  文革前夕軍隊總參謀長羅瑞卿被打倒一案。在林彪倒台之後,這筆帳是算在林彪一派身上。邱會作在回憶錄中為林彪作辯護,把責任推到毛澤東身上,但也說了老實話 ,指出羅瑞卿被害,主要原因是羅瑞卿後來投靠了林彪的死敵賀龍,被林彪視為對自己的背叛。

  邱會作說,中共軍隊以上世紀三十年代組建紅軍的歷史淵源分為三大派系 :一派是毛澤東親自領導的紅一方面軍(亦稱中央紅軍) ;一派是以賀龍為代表的紅二方面軍和徐向前為代表的紅四方面軍。紅一方面軍是毛澤東的嫡系,其中毛親手創建的紅一軍團更是毛嫡系中的嫡系。紅一軍團創建時,朱德是總指揮,毛任政治委員,所以中央紅軍在江西時,有毛委員之稱 。當時林彪為毛領導的紅一軍團下的紅四軍軍長,後來任紅一軍團軍團長。在紅一軍團和彭德懷的紅三軍團合併為紅一方面軍後,毛任紅一方面軍總政治委員和總前委書記 。因此中共上台後,毛讓彭德懷當國防部長,毛打倒彭後要林彪繼任掌軍權,都有上述歷史背景的原因。邱會作說,毛澤東治軍一直依靠「雙一」,即來自紅一軍團或紅一方面軍的人,「這樣主席就放心。」

  邱會作說,當時在中共軍內能和林彪這個山頭對立的就只有賀龍 ,而且雙方鬥得很激烈 。賀龍善於招兵買馬,彭德懷下台,徐海東(大將)生病後就把彭和徐的舊部都收在自己門下。邱會作在回憶錄中說,林彪與賀龍鬥,是要保證軍權掌握在毛澤東信任的雙一軍頭手中。但這是林彪一派冠冕堂皇的話,邱會作回憶錄完全未提到,林彪與賀龍是有個人恩怨的 。中共在延安整風中,賀龍的老婆薛明曾整過林彪老婆,林彪大怒,與賀龍從此成為終身之敵 。

  一九五八年彭德懷被毛澤東打倒,林彪奉毛澤東命令組軍委班子。林彪親自推薦羅瑞卿任最重要的總參謀長,因為羅即出身雙一,他是毛的親信,也是林彪的舊部親信,毛放心,林也放心。邱會作說,羅瑞卿最初對林是效忠的。但一九六二年作為第一軍委副主席的林彪患病不任事,毛澤東指定第二軍委副主席賀龍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羅瑞卿以為林彪已成廢人,與林彪關係開始生變 ,開始投靠賀龍,與賀結成聯盟,以「不要干擾林彪養病」的理由,阻止軍委辦公廳的人去探望林彪及匯報工作。說「病號就是養病,要讓賢,不要干擾,不要擋路。」羅在軍委內部講話中還說林彪病重,給人印象是林彪在熬時間了,使林彪一些親信要考慮自謀出路,投靠賀龍。林彪覺得自己被架空,權力受到威脅。因此羅瑞卿把自己的老上級林彪是徹底得罪了。

  邱會作說,當時幾個軍委副主席葉劍英等也與羅瑞卿有個人恩怨。羅瑞卿恃受寵於毛澤東 和林彪(倒向賀龍前),對老帥不尊重,葉劍英弟弟葉道英在華僑事務所工作搞了一點自行車票證,羅組織人在會上圍攻葉劍英,因此也得罪了葉劍英。羅瑞卿被打倒後,葉劍英曾說「搬掉惡神,解放元帥。」

  但羅瑞卿很快發現把賭注押錯了。一九六五年形勢突然有變,林彪說他健康好轉,重回軍委任事。該年一月召開的三屆人大上林彪再任第一副總理兼國防部長。羅瑞卿開始慌了,托當時的空軍司令劉亞樓傳話給林彪,向林彪再表效忠說「今後彈打不飛,棒打不走,我羅瑞卿死了燒成灰,都忠實於林總。」但此時已無法改變林彪對他的恨意 ,而且已到毛澤東要發動文革的前夕,毛必須借助林彪,羅瑞卿因此被毛澤東犧牲。當時積極參與倒羅的有葉劍英、聶榮臻、謝富治、蕭華、楊成武等。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毛澤東主持在上海召開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批判羅瑞卿。會前葉劍英、聶榮臻向軍隊高級幹部打招呼,只有賀龍例外。邱會作是葉劍英找他談話,叫他不要陷入羅瑞卿和他的同盟圈子裡,還要他不要向外透露賀龍問題。

  十二月七日接中央命令,邱會作與劉伯承、葉劍英、賀龍、李作鵬同機飛上海參加重要的會議,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會是打倒總參謀長羅瑞卿,只有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賀龍不知。在飛機上劉伯承還故意問賀龍到上海開甚麼會。賀龍說可能與打仗有關。顯然賀龍後來倒台此時已埋下伏筆。上海會議後葉劍英就取代了賀龍在中央軍委的工作,而總參謀長則由楊成武代理。羅跳樓自殺摔斷腿,葉劍英幸災樂禍,寫詩挖苦他「將軍一跳身名裂」。

  邱會作回憶錄指責羅瑞卿文革後重新上台,當上軍委秘書長後,罔顧事實吹噓自己一貫反林彪,還對所謂的林彪反黨集團一個不剩地殘酷鎮壓報復,包括他自殺摔斷腿在解放軍總醫院住院時所有參加過治理他的院領導、專家、醫生護士,甚至送飯的護理員。其中院長靳來川、副院長曹根慧被逮捕法辦。靳關秦城監獄十年。邱說 ,對黃吳李邱的四位妻子,中央已下令釋放出獄,但又被羅瑞卿下令押送農場勞改。

 


●  1970年在京西賓館。前排左起:董其采、胡敏、葉群、吳法憲、項輝方、陳綏圻。後排左起:李作鵬、黃永勝、邱會作。(邱會作回憶錄)

 

毛為林彪再犧牲楊成武

  繼羅瑞卿任代總參謀長的楊成武為林彪愛將,邱說是批羅瑞卿的第一幹將和先鋒。文革初期一度紅得發紫,但在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四日的人民大會堂軍隊駐京幹部萬人大會上,突然宣佈楊成武及空軍政委余立金、及北京衛戍司令傅崇碧被打倒。事前毫無跡象,事後未有合理解釋,這宗被稱為「楊余傅事件」的文革大案至今有許多神秘不解之處。

  邱會作回憶錄對此有比較清晰的解釋。他說楊成武是林彪心腹愛將,但楊成武當上代總參謀長後就過於往主席江青個人身上靠,特別討好江青。林彪認為他是腳踏兩條船。楊成武想用自己的心腹余立金代吳法憲掌空軍,但他不同林彪講,而用江青來壓林彪,這是討厭江青的林彪完全不能接受的。此時還發生了楊成武女兒楊毅與余立金一個已婚秘書的緋聞,楊成武維護女兒這段戀情,而吳法憲則以組織名義橫加干涉。林彪於是派葉群向毛澤東告楊成武的狀。毛為此開了四次會議聽取匯報。邱會作未說誰作匯報,估計應有葉群、吳法憲等,因為林彪指控楊的罪名之一是「勾結餘立金要打倒吳法憲,篡奪空軍的權力。」邱說,毛最後明白不拿掉楊成武是不成的,甚至要影響到毛和林的關係,當時「林比楊要重要得多」。

  從邱會作這一披露可看出,楊成武被打倒的根本原因是林彪認為楊成武背叛了他,而毛澤東在林和楊之間必須作出選擇,當時離毛的主要敵人劉少奇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被永遠開除出黨尚有半年,毛需要林彪支持,於是在犧牲羅瑞卿後再犧牲了楊成武。雖然次年中共九大林彪被作為毛澤東接班人寫入了黨章,但很有可能「楊余傅事件」已埋下毛林最終決裂的根子。因為毛幾乎可以說是在林彪的脅迫下除掉楊成武,因此毛指示在這個駐京幹部萬人會議上,「楊成武問題要由林彪同志去作報告,把問題講清楚。」

與江青關係惡化汪東興誤導

  而繼任的黃永勝可能是吸取了前兩任的教訓,百分之百地效忠林彪。但黃上台後,林彪軍人派系和江青的文革派系之間的關係卻迅速惡化。因為林彪討厭江青,說「江青搞宗派主義」,黃永勝秉承其意,堅決抵制江青插手軍隊事務。邱會作說,另外毛澤東的大內主管汪東興也起了很大作用。自九大後汪東興關始與葉群吳法憲等往來密切。江青是毛的老婆,但瞭解毛澤東私生活的汪東與經常向他們透露毛江隱私,說江青自做了婦科手術,一九六四年後與毛的夫妻生活就結束了 ,毛與江是兩回事。因此林彪一派,特別是黃永勝抵制江青毫無顧慮,甚至九屆一中全會選政治局委員時遊說軍方中央委員不投江青的票。林彪一黨與文革上海幫勢如水火,開會連位子都不坐在一起。邱會作說直到廬山會議後,才發現上當,認為是被與江青有仇的汪東興誤導了。

  邱會作說,九大開幕之前,汪東興生病,葉群帶黃吳李邱去探望汪東興,後來葉群又叫四人再去一次。汪東興很激動,因為毛沒派人去看他,汪在他們面前哭著罵毛澤東「過河拆橋了」「卸磨殺驢」「不要我了」。他們很吃驚,察覺到毛與汪東興有很深的私密關係。

  說到毛的隱私,邱會作回憶錄提到了一位在毛澤東身邊的空政文工團女團員劉素媛。當時軍隊保皇派和造反派鬥得很厲害,而劉素媛擁護空軍黨委和吳法憲。劉素媛想搞一個演出,毛還曾叫自己的秘書徐業夫給林辦打招呼,要葉群約見劉素媛。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三日劉素媛支持的保皇派在北京展覽館劇場演出,造反派衝擊會場,發生武鬥,數十人死傷。毛支持造反派。雙方激戰時,劉素媛說保皇派(邱會作稱為革命派)勝了,毛說「你高興個屁!等一會造反派還會翻過來。」但當時劉素媛很得寵,毛因寵她轉而支持了保皇派。邱會作說,如果劉素媛是個造反派,毛主席也會支持她,那軍隊的情況就會更複雜,更惡化了。

  大陸蕭恩科一九九二年出版有關林彪四人幫兩案審判經過的《超級審判》一書,也提到這位空政文工團員劉素媛,說劉素媛一次與毛跳舞,毛說「江騰蛟此人不可重用」。然後由劉將話轉給空軍司令吳法憲。毛這位得寵的女友在九一三事件後即被毛拋棄 。

 


●  香港新世紀出版社的《邱會作回憶錄》。

 

毛林在廬山會議正式決裂

  毛澤東與林彪關係的真正轉折點應該是在一九六九年四月一日開幕的中共九大。當時文革前的實力派劉鄧被打倒,但在瓜分權力的中共九大上江青文革派沒有得多大實權,邱會作認為這與毛澤東的初衷可能不相符。而林彪這一派成為權力大贏家,除林彪一黨的黃吳葉李邱全部進入政治局,而且全國大部份省市第一把手都是軍頭,中共無形中變成軍政府,當時外國媒體也這樣報導。邱說,這是毛主席始料不及的 。而且被黨章確定為接班人後,林彪炙手可熱,連毛身邊的人,像陳伯達、汪東興等也開始向林靠攏。這時毛開始放話,針對林彪,說四個偉大討嫌之類。而林彪一派針對江青、張春橋文革派的攻擊也不斷升級,結果就是毛林正式決裂的中共九屆二中全會。

  這個本來是為召開四屆人大作準備的會議一九七零年八月二十三日至九月六日在廬山召開,因此又稱為廬山會議。會前政治局談到修憲的問題,毛反對設國家主席,邱會作說,林彪已明白毛不設國家主席就是不想給他留位子。而後來作為葉群罪狀的那句話:「不設國家主席林彪往哪裡擺。」實際是汪東興說的。會前林彪的軍方一派與文革派在憲法修改稿也爭得很厲害,於是有了後來廬山會議上天才論之爭。邱會作說,林彪在廬山會議開幕式講了兩個鐘頭的話,提到有中央的同志反對說毛主席是天才。大家均知道是指張春橋。邱說,事前陳伯達找過林彪,說江青不能碰,碰碰張春橋是可以的。邱認為林彪講得一般,還有點含糊,但話音一落,全場爆發熱烈掌聲。坐在主席台下第一排的許世友、陳錫聯竟跑上去和林彪握手,表示支持和敬意。葉劍英和陳毅也起身與林握手。但毛沒有講話。邱認為毛看到林彪受歡迎的情景,肯定心裡別有滋味。

  隨後廬山會議又組織全體中央委員兩次聽林彪講話錄音,然後分組會均表態擁護林彪。鄧穎超還爭功說,林副主席是毛主席的親密戰友這四個字是她在八屆十一中全會上第一個提出來的。汪東興特別活躍,四處鼓動人發言表態,他自己講話說「有人反對毛主席」,「筆桿子壓槍桿子」,「要揪人」。張春橋在華東組幾乎成為批判對象。許世友還給毛寫信,說應把張春橋下放農村勞動改造三年。林彪講話引起反中央文革強烈反應 ,江青帶著張春橋等向毛求助,張春橋和姚文元跪在毛腳下,抱著毛的腿痛哭,把毛的兩條褲子都哭濕了。毛澤東立刻下令小組會暫停。然後揪出陳伯達並下發了《我的一點意見》為會議定調。吳法憲陳伯達作檢討。因毛最後的表態,文革派大勝,林彪一派慘敗。會議結束後,林彪與黃吳李邱分手時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照常吃飯,照常睡覺,照常工作,最壞是個彭德懷第二。」

  而林彪事後亦堅決不向毛低頭。邱會作與黃永勝商量後,由黃向在北戴河的林彪建議給毛作自我批評,但林彪的答覆是:他在廬山會議講話是沒有甚麼可自責的;他們(指毛和中央文革)妄想要從我們的自我批評中得到甚麼東西,這是不可能的;廬山問題不是做自我批評可以解決。邱會作說 ,毛非要叫林彪從他的胯下爬過去 ,林彪就是不從。因此,毛開始南巡,找各路軍頭談話,準備對付林彪,隨後九一三事件發生,黃吳李邱也隨之垮台。

邱缺少反省和懺悔不值得同情

  邱會作回憶錄在談到周恩來在中共高層權力鬥爭中扮演的角色,因周恩來在紅軍長征之前救過他一命,下筆比較客氣,但也以曲筆指出周恩來周旋於毛林江之間如何投機取巧明哲保身。周恩來曾對邱會作說「中央政治就是處理好主席、林副主席、江青的關係。」

  雖然周恩來對林彪一黨與江青和中央文革互鬥看得很清楚,私下附和黃吳李邱。但九一三事件後,他竟然問邱會作「你怎麼和林彪搞到一起去了?」邱會作說,周恩來態度的轉變是在為自己找退路,周恩來可以退,但他們四人就只能坐以待斃。四大金剛被帶走拘押時,周曾拍著胸脯向他們說,他們的老婆和孩子都是革命的,他們回來有甚麼閃失,可找他姓周的是問。但周的話並未兌現。他們的妻子都被監禁,子女均受牽連,邱譏諷說,「也許這就叫信誓旦旦吧。」

  邱會作的回憶錄還涉及到當時的中共黨政軍高層許多人事糾紛,如他與徐向前元帥的恩怨等。中共黨內高層人物相互之間積壓幾十年的個人恩怨和爭權奪利在文革期間可說是集體總爆發,很多人在捍衛毛主席革命路線的大旗下,趁機洩私憤、報私仇,由於中共特殊的政治生態,這種人事鬥爭顯得特別殘酷,確實如林立果五七一工程所說是一部血腥的絞肉機,身陷其中的受害者許多也是害人者 ,都無多少正義可言。

  讀邱會作回憶錄,覺得和其他三金剛的回憶錄一樣,自始至終沒有什麼反省。邱在書中一再炫燿他的革命功勳,但似乎還未明白他後半生所受的苦難就是他前半生幹革命帶來的禍患 ,而毛林周領導的這場革命為中國人民帶來的苦難更是罄竹難書。其次邱也未能對他們自己當權下幹過的壞事有絲毫的懺悔之意 。邱會作當年被軍內造反派差點殘酷鬥死,邱對鬥他的人恨得咬牙切齒,但他不提一些鬥他、打他的就是他掌軍隊總後勤大權時在他身邊工作被他糟蹋迫害的護士和女下屬 ,而且他被林彪保護再掌權後又對整過他的人再次整回去。

  邱這本回憶錄值得讀,但他這個人不值得同情。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