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源潮下重慶,薄熙來要進京?
 
李源潮下重慶,薄熙來要進京?
作者: 姜維平

中南海

更新於︰2011-05-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中央大員相繼造訪重慶,胡派大員中組部長李源潮是最近一位,和薄熙來唱和,高調吹捧。看來薄似已擺平兩派,只等擇日進京高升。


●  胡錦濤派中組部部長李源潮(右)去重慶,是薄熙來(左)又得一分?(本刊資料)

 

  幾乎是同時進行式:這邊在演戲般地再審律師李莊,扼殺對薄熙來批評的聲音;那邊在走馬燈似地邀請中南海高官訪問重慶,為薄熙來殺回北京大造輿論。

  自吳邦國盛讚唱紅打黑之後,四月十六日至十八日,又一員中共高官親臨山城,力挺薄熙來,如果說吳人大委員長代表江澤民的勢力,那麼李源潮帶著中組部部長的頭銜,則屬胡錦濤的人馬──看來,薄熙來已成功地擺平了兩派勢力,伴隨著急速左轉的紅色浪潮,他將可能調動,獲得提升。

李源潮到重慶薄熙來全程陪同

  據新華社報道,十六到十八日中央組織部部長李源潮來到重慶,深入社區、村鎮、企業和學校,與廣大幹部群眾交流,考察經濟發展、社會管理和黨的建設,三天時間由薄熙來全陪。

  我認為這是表面現象也是官樣文章,李源潮的到訪與以前的官員不同,習近平的考察是應對國際形勢而顯示黨內團結的一種姿態,李長春的考察是汪洋在其後院引火燒身,他不得不尋求新的聯盟,而吳邦國的考察可能與重慶動遷戶上書罷免黃奇帆有關,賀國強的巡視則是擔心「亮點」茶樓老闆被引渡回國再遇麻煩,總之熟讀兵書的薄熙來,依靠江澤民、李鵬、楊家將、陳雲後人等的力挺和軍隊中實力派的支持,已軟硬兼施、八面玲瓏,逼得共青團派節節敗退,胡錦濤不得不答應他高升一步,或回中央或另調京津滬等直轄市高就,而李源潮則是例行公事,履行必要的手續。

  回顧一下薄熙來的履歷和他在重慶的表現,就可以知道不論是從中共高官的任職時間規定和程序上,還是從十八大之前中南海內鬥和重慶政治風雲變幻看,薄熙來都顯然已由守勢變為攻勢,由被動變為主動,他先聲奪人進入常委的可能性增大了──他雖然無法改變習進平接班的大趨勢,但影響「習李配」的人事格局之可能性,明顯和明確地增強了。

  以前他的仕途,二○○四年是一次挫折,想取代聞世震的省委書記未果,因為父親薄一波的面子,胡錦濤給了他一個商務部部長。

 


●  薄熙來在重慶大力推廣的36首紅歌名單。(本刊資料)

 

將計就計唱紅打黑拉開新舞台

  二○○七年是另一次仕途不順,父死,沒有當上國務院副總理,反倒被下貶重慶。中組部李源潮提出,他必須彌補地方一把手歷練的空白,這使他鬱悶難忍。但是,薄熙來深知不進則退的道理,二○○七年十二月一日,他到重慶任市委書記之後,靠著谷開來親自召集的一批謀士,精心策劃起死回生的攻關方案,經過四年的拼搏初步收到了預期的效果。

  我想,原先胡錦濤下派他到重慶的本意,是以西部大開發的為藉口,消耗他的精力和實力,令其陷於黨內與地方的纏鬥,農村貧困的挑戰和炎熱環境的煎熬,使他困死於西南一隅,但沒料到薄熙來竟將計就計反制其身,以唱紅打黑為自己掃清了仕途上的阻力。由於中南海的人事更迭,不是來源於黨內民主的選票,而是小範圍的中共遺老遺少的私下交易,故此擁有多個中共名勝古跡的重慶,為薄熙來搭建了精彩表演的舞台。

  他先是「唱紅」,鼓吹「讀紅書」「發紅信」「塑紅像」,搞了「將軍後人合唱團」,凝聚了太子黨的力量,提高了「精氣神」,爭取了遺老遺少的支持;後是「打黑」,抓捕了法院副院長,讓繁瑣的司法程序讓路,他把社會上的不安定份子打成「黑社會」,把黨內的反對派打成腐敗的官員,把主持正義的敢言律師打成了經濟犯罪份子,通通關進監獄或槍斃,前者以張韜、黎強、李莊為代表,後者以文強等人為典型,使前任汪洋留下的嫡系人馬全部歸順自己,並實現了大換血,因為制度性的腐敗讓他們斷了脊梁骨,貪腐的私慾泯滅了他們的良知,從此他在山城一言九鼎、可以指鹿為馬、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龐大公租房計劃受到中央贊揚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他通過王立軍主抓的七千多人的二百多個專案組,處理的數千起案件,清查了重慶所有高官的經濟問題,有選擇地抓住了他們的狐狸尾巴,其中賀國強和汪洋是主要的靶子,前者原本在胡錦濤的指示下,正在遼寧緊鑼密鼓地深挖薄熙來的老巢,但沒想到他先下手為強,把重慶大本營的貪官文強抓在手裡,並使其臨死前提供的證據,變成了逼迫胡錦濤讓步,賀國強和汪洋低聲求情的籌碼,他們不得不親臨重慶或送生意大單,或言不由衷助威表彰。而薄熙來也表面上給了他們面子,肯定以前官員的成績,把打黑的功勞勳章回溯了十幾年,掛在了他們的胸前,於是中共黨內一筆骯髒的政治交易完成了。李源潮不過是奉命簽單的人而已。

  新華社的報導說,十六日上午李源潮抵達重慶後,徑直趕往「民心佳園」公租房小區。小區內一棟棟乳白色的高層電梯房,周圍點綴著綠樹、修竹、青草,幽靜舒適,首批租客即將入住。李源潮參觀了樣板間。戶型設計合理,從單間配套到三室一廳,一應俱全,每套還配了小陽台。黃奇帆說:「市政府準備三年建四千萬平方米公租房,解決二百多萬人的住房問題。」李源潮詳細詢問重慶公租房的建設和管理模式後,感慨地說:「當年我們建設經濟適用房,找地塊兒、定圖紙、忙忙碌碌,問題困難很多。重慶地處西部,發展難度比東部地區大,卻探索了一套科學合理的辦法,在全國率先大規模建設公租房,看了之後的第一感覺是『令人贊嘆』!」

  顯然,這不過是按照薄熙來草擬的劇本在走場子,如同九十年代,他在大連導演的錦鏽小區廉價房一樣,他只需大幕拉開後的序曲和剪彩以及廉價的掌聲,絕不關心持之以恆的完整結局,因為四千萬平方米公租房的承諾,是繼任者的硬骨頭,他絕對待不了三年,三百萬人的夢想與他無關,他通過「民心佳園」進軍北京,馬上得到了升職的敲門磚,而後繼者則背上了罵名,正如大連人面對高房價不得不遺忘錦鏽小區,望洋興嘆一樣。想必李源潮心知肚明,但胡錦濤的中央權威的滑落,已封住了他的嘴巴,只能裝聾作啞,曲意奉承。

向李源潮介紹樣板顯示實力

  不過有一點是真心實意的,就是「一黨專制」不能變,他們的既得利益不能丟,這也正是他們明爭暗鬥而又團結一心,共同對外的原因。新華社的報導說,「創先爭優」活動,是李源潮調研的重點。長安集團提出了「黨建也是生產力」,市工商局提出了「一講二評三公示」,他說熙來同志十六次做出批示,要求通過「創先爭優」,「使黨員真正像個黨員的樣子,幹部真正有個幹部的形象」。你們把「創先爭優」作為「書記工程」,建立了三級書記的責任體系,書記抓、抓書記,發揮了重要作用。

  可見投機鑽營的薄熙來,很會應和思想僵化的中南海決策層提出的「五不搞」的心理,力爭維護中共的獨裁統治代代相傳,這一點最能打動胡錦濤的心。

  與所有中共高官一樣,薄熙來用誇張和虛假的數字,玩暈了李源潮和國人,官方的報導說,十七日李源潮來到沙坪壩區曾家鎮虎峰山村開起了座談會。李源潮問:「你們村的主業是甚麼?收入怎麼樣?」村支書蘇仕海說:「我們原是個農業村,近兩年通過種植花卉果木,搞桃花旅遊節,人均純收入從二千八百元猛增到七千三百二十元,村民住上了白牆灰瓦的巴渝新居,又能呼吸新鮮空氣,惹得很多城裡人都跑來租房子。」顯然這是找了一塊「亮點」給領導看,試問:為何不去訪問「奧迪哥」,「早嫁女」和彭水縣的王婭?

  善於造場面的薄熙來還向李部長推介了大學生「村官」。在座談會上,張明玖代表大家發言:「農村天寬地闊,在這裡,我們真正認識了農民兄弟,學到了很多書本外的知識,相當於又讀了一所社會大學。」李源潮勉勵說:「大學生畢業後到農村,是黨和國家事業長遠發展的需要,也是當代大學生成長成才的需要。你們要在這個大熔爐裡,真正瞭解農村和農民,更好地為人民群眾服務。」 這些「村官」知不知道,這番話正是文革知青下鄉的翻版。

  薄熙來當然沒有忘記把在大連「玩數字」,「翻跟頭」的把戲又發揚光大,用一連串的數字證明自己的業績:重慶把跨越發展和科學發展作為第一要務,經濟實現了高速、高效、高質量的增長。全市生產總值增速連續兩年居全國第三,去年居全國第二;人均生產總值超過四千美元,趕上了全國平均水平;地方財政收入五年翻兩番,等等。

  於是李源潮說,重慶的改革發展,創造了很多很好的經驗,對於破解中國科學發展面臨的難題,非常有啟示性。這暴露了胡錦濤的軟弱和無能,也就是說他提出的所謂科學發展觀,只在重慶由薄熙來的努力變成了現實。

互相吹捧,恭維前任,廣送人情

  但是胡錦濤和李源潮都迴避了薄熙來言行不一的問題,比如李源潮說,重慶市委高度重視黨的建設和組織工作,創造了許多在全國有示範意義的好經驗。熙來書記提出,黨員幹部「一要做事,二要乾淨」,可是他自己在大連乾淨嗎? 李源潮又說,重慶以「三進三同」、「結窮親」、「大下訪」為主要內容的「三項活動」特別有意義,是幹部教育的好形式。可是薄熙來上個世紀在大連搞過的類似花架子,早就以虎頭蛇尾的笑料而告終,再無人問津。

  城府很深的胡錦濤明明知道上述都是謊言,那麼為甚麼還要派李源潮去助興?原來他得罪不起薄熙來及其背後的勢力,所以只得順水推舟了,因此,薄熙來也給了他表面上善意的回應,他說源潮這次來重慶考察行程緊湊,三天看了十幾個點兒,進農村、看工廠,還冒雨到社區考察基層黨建,每個地方都看得很仔細。這種深入細緻的作風,值得我們學習。源潮非常關心重慶,僅這三年從組織工作方面就批示了四十八次,給我們很多指示。

  感謝了李源潮還不夠,薄熙來為了在十八大前收買人心,趁機廣送人情,他又說近幾年重慶的發展變化,是在黨中央的正確領導和關心支持下取得的,也是在張德鄰、賀國強、黃鎮東、汪洋四任書記,蒲海清、包敘定、王鴻舉三位市長的工作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其弦外之音是,文強等人供出的事,我暫時就不追究了,你們知道十八大前該怎麼辦!

  儘管李源潮與薄熙來互相以名相稱,以示親密無間,也許薄熙來會獲得胡記中央重用,為十八大進軍最高層鋪路,現在,只欠胡溫二人親臨重慶。但值得提醒的是,他一旦大權到手,絕不會忘記二○○七年的敗落山城之辱,到那時,共青團派是不是他的對手?可以拭目以待。

二○一一年四月十九日於多倫多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