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政才在重慶玩司法遊戲
 
孫政才在重慶玩司法遊戲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06-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趁李克強到訪,重慶草草開審「三警刑訊逼供案」重罪輕判,當庭判決,走過場,這是重慶「地頭蛇」黃奇帆和「外來戶」孫政才應付上級,忽悠受害者及攪亂視線而搞的平衡術。

面對薄熙來,王立軍留下的冤假錯案,執掌重慶地方大權的孫政才原本應抓住機會做點大事,說是司法獨立,實際上重慶的法院敢不敢糾偏,全在號稱下一代中共核心接班人之一的孫政才有沒有遠見,公心和魄力,故他應當借薄王死敵李克強到訪的東風,大舉清算薄王餘黨,甄別和平反一些有關民企「黑打」的冤案,特別是對徇私枉法的警察應當重判,但情況正好相反,草草開審的所謂「三警刑訊逼供案」卻令人失望地放了一個空炮,不僅重罪輕判,而且當庭下判決書,匆忙走過場,成了司法審判史上的笑料,筆者認為,這是重慶「地頭蛇」黃奇帆和「外來戶」孫政才等人應付上級檢查,忽悠被「黑打」坐牢的受害者及其親友,攪亂關注者的視線而搞的平衡術。

給李克強來訪一點面子

據新華網重慶報導,重慶市大渡口區法院五月十三日開庭審理長壽區三名公安民警涉刑訊逼供案,法院當庭宣判。首先,應當肯定,這是重慶自薄熙來倒臺後開審的第一起有關警察職務犯罪的大案,不論怎樣,都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典型案件,它透露的資訊是,習李承諾的「依法治國」能否落實?如何評價「唱紅打黑」?如何處理薄王徇私枉法而留下的大批冤假錯案,重慶公檢法能否重塑形象,老百姓有無希望通過法律手段解決問題,等等,因此,它的意義非常重大。

在這之前的四月二十七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到訪重慶,雖然他考察萬州港及長江黃金水道,還到此地檢查三峽移民安置和就業情況,官媒大肆報導他的有關經濟改革的言論,但筆者相信,他一定也督促當地法院,對「黑打」冤案進行重審,和處理警員刑訊逼供等問題,只不過官媒不便公佈而已,就李克強本身來說,他早已對薄熙來非常反感,不論是出於派系內鬥的考量,還是基於「以法治國」的願望,李克強應當是真心實意地要求平反重慶冤案的,當然也要追究公檢法司一些公務員徇私枉法或刑訊逼供的問題,因此,重慶地方官忽然開審這次案件,首先是為了堵住上級領導的嘴巴。

善於搖唇鼓舌,耍兩面派的黃奇帆和張軒可以說,你看,過去在「兩會」上曾承諾的話「錯的糾正,對的堅持」,我們正在兌現啊,對「黑打」的警察絕不護短,這不開審了嗎?與此同時,想當「甩手掌櫃」的玩平衡術的市委書記孫政才,既不想得罪黨內左派,也不想激怒右派,他想下一屆與胡春華比拼,卻看不透未來時局,故也只能左右討好,八面玲瓏,玩點「花架子」,搞點平衡術,尤其是「團派大將」李克強總理到訪,必須給他一點面子,所以,經過仔細思慮,便選擇一個區級法院玩起了「小把戲」,三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警察成了可憐的木偶和道具。

官媒報導說,據檢察機關指控,三名被告人原系重慶市長壽區公安局民警。二○一一年七月,長壽區公安局以呂某涉嫌犯罪對其立案偵查。苟洪波負責審訊工作,其授意、指使但波、鄭小林等民警採取刑訊手段逼取呂某口供。經鑒定,呂某損傷程度為重傷。案發後,但波主動到檢察機關投案。請讀者注意這段話的幾個要點,一是時間上已證明案件發生在薄王亂法的年代,雖然沒公佈受害人呂某的私人資訊,但可估計是一位民企大老闆,因為王立軍抓人都是奔著「錢」去的;二是呂某已是重傷,也就是說,人證,物證都是確鑿的;三是苟洪波是另兩人的上級,也就是說,這是有組織的群體性犯罪,他們僅是當年薄王搞的二百七十個專案組七千多個成員中的幾個人。

法院開了一個自嘲法律的先例

顯然,這絕對不是「黑打」時類似案件的全部真相,只是官方精心選擇的幾個「替罪羊」,請問,苟洪波的上級是誰?是郭衛國,還是王立軍,如果沒有他們上級的領導「薄騙子」撐腰,他一個小小的區級公安民警敢把呂某打成重傷?難道他沒讀過《刑法》和《刑事訴訟法》?要明白,這可不是社會上兩個人打架鬥毆,也不是一方對另一方的等同份量的傷害,更不是過失犯罪,而是他代表著國家的公權力在執法犯法,肆意枉為,近年來,專案組刑訊逼供的罪行也被揭示出很多,《李修武獄中家書》就有細節描述,警察把毫無自衛和反抗能力的犯罪嫌疑人,綁在「老虎凳」上所進行的令人髮指的犯罪行為,已臭遍全世界,如此之大的惡性案件,它的「一審」怎麼能夠在一個區級法院起步呢?

不知要臉的地方官媒,被黃奇帆等人操控,是這樣報導的:法院審理後認為,檢察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成立。三名被告人當庭均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取得被害人諒解;但波系自首;鄭小林犯罪情節輕微。對三名被告人可分別依法予以從輕、減輕和免予處罰。對此,我想質問孫政才和黃奇帆,你們把《刑法》拿出來看一看,「刑訊逼供罪」是根本不適合於緩刑的,它不是類似「重婚」等的輕微犯罪行為,而是不可饒恕的大罪,孫政才領導下的法院開了一個自嘲法律的先例,警察打人沒事,可以象徵性地判個「小刑」,像貓撓癢癢一樣,撓一下,回家養老,這是神馬混蛋邏輯,這是對國家法律的公然踐踏。

按照《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條規定,司法工作人員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實行刑訊逼供或者使用暴力逼取證人證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傷殘、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百三十二條的規定定罪從重處罰。刑法第九十四條稱,本法所稱司法工作人員,是指有偵查、檢察、審判、監管職責的工作人員。顯然,苟洪波等人的所作所為正好適合此條款的規定。再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罪」是如何規定的: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如此複雜案件竟然一天審結

毫無疑問,像苟洪波等人這樣刑訊逼供造成嚴重後果的,最輕也要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也就是說,一審應當在重慶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審,之所以選在大渡口區級法院,就是說,地方官從一開始就要玩「虛」的,鑽了中國法院「二審終審制」的空子,他們要把這一敏感案件,限在本市範圍內草率解決,一審在大渡口,二審必在市中法,這都是在孫政才和黃奇帆的手心裡。狡猾的地方官,既給李克強一個「甜棗」吃,也想遮人耳目,混淆視聽,既安撫呂某及家人,也討好警察,所以,他的決策者已經涉嫌瀆職罪,應當法辦,因為苟洪波利用公權力打人,打成重傷殘,理應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依我的觀點,他們的案件一審應在市高法,二審應在全國最高人民法院,或異地審理,否則,就不能維護法律的權威,就不能杜絕目前愈演愈烈的刑訊逼供之風,也不能給老百姓「依法治國」的信心

然而,官媒報導說,據此,法院當庭宣判,苟洪波犯故意傷害安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但波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六個月;鄭小林犯刑訊逼供罪,免予刑事處罰。由此,讀者看到了重慶地方官重罪輕判的肆意枉為,是多麼地蔑視法律,與薄熙來同出一轍,顯然,苟洪波等人不在乎,判完就回家了,沒受到任何懲罰,尤其鄭小林還被免於刑事處罰,這是神馬兒戲?旁觀的警察以後都會繼續刑訊逼供,因為沒事嘛。而且法官還可以送人情,他們對被告人說,你看,原本是要重判的,我們如何如何幫你,立即,苟洪波等人感激涕零,也許還要送禮呢。

這一醜陋的走過場的「玩法」審判,像孩子們玩得「蹺蹺板」,需要兩極「平衡術」,是誰導演的呢?導得如此「完美」:警察打傷民企老闆,既是投案自首,又能得到受害人的諒解,刑訊逼供致人重傷,還能弄個緩刑和免刑,如此重大複雜的案件一天就火箭式審結,且當庭宣判,變戲法式地「短平快」,玩得爐火純青,令我目瞪口呆,可以推測幕後的「大導演」,從開場到結束,每一個細節都凝聚著一個字:騙。如果渝中區的警察周渝早知道就不必自殺。但他們忘了一個普世真理,法律涉及每一個人,涉及千家萬戶,更關係到官員自身的安危,薄熙來由盛而衰就是一個典型的注解故事,他大肆亂法卻自食惡果,孫政才,黃奇帆,張軒等要職大官,必將絆倒在自己玩的「小把戲」中。

二○一四年五月十六日於多倫多大瀑布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