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聽老虎們的肺腑之言
作者: 麻 花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06-09 Print Friendly and PDF

腐敗是當今別具特色的小尼姑,和尚動得,阿Q也動得,老虎寵愛,蒼蠅鍾情。他們舞權弄術遊刃有餘,毫無自律,一個個膽大妄為,只圖快活一時,不怕遺臭萬年。

習近平一句「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有如當年毛澤東的「最高指示」,霎時間撼天震地,頌聲四起,有說「是十八大以來的政治最強音」; 有說「是振聾發聵的金玉良言」;有說「也是解決中國一切問題的不二法門」⋯⋯。

妙絕時人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主任柳斌傑發表高見:要把「權力老虎」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就不能讓「老虎」自己編籠子。現在有些「制度籠子」不管用,就是因為籠子是「老虎」自己編的。——但是,籠子與老虎,誰是誰非?

老虎自白:中國體制,鬼都會腐敗

且讓老虎們自已說吧:

原廣東省茂名市委書記羅蔭國:「你們以為我是貪官,關鍵問題,誰不是貪官,你們能說出一個我這個級別的不是貪官的嗎?全中國,我這級別的,有一個不是貪官的嗎?中國不就是腐敗提拔腐敗,貪官查貪官,腐敗分子反腐敗嗎?這個還要我告訴你們!」

原浙江杭州濱江區區委書記尚國勝:「不花錢當個小科長叫我看看!真有那本事,我喊他大爺!」

原雲南麻栗坡縣委書記趙仕永:「我在縣委書記這個職位上,在時下的社會環境中,不犯罪是不可能的。」

原江西省副省長胡長青:「做到副省長這個位置上,基本就是牛欄關貓、天馬行空了,沒人敢管你了」。

原廣東省委書記、深圳特區第一任市委書記、市長吳南生:「中國這種體制,鬼都會腐敗⋯⋯。有人問我納粹是什麼?就是組織。問我組織又是什麼?組織就是有那麼一幫人,想混的比別人更容易更輕鬆,想混成人上人,於是向前邁出一步,從人堆裡衝出來,結成團夥的那一夥人唄。」

逃到美國領事館要求避難的王立軍:「這種體制,幹部誰不貪?」

文強肺腑之言:我不收錢上級收

原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文強:「誰不明白,如今一個幹部要是不貪、不色,誰敢相信你、重用你?你工作幹的再好也沒有用。全國像我這樣的幹部不說有幾百萬至少也有幾十萬吧⋯⋯。是誰給我為所欲為的權力呢?我的上級都幹什麼去了?又是誰明明知道我做的那些事卻假裝不知道⋯⋯。現在的官員比國民黨還壞,我不過是其中一員罷了。把我變成這個樣子的是這個社會、這個制度。

「有些老百姓恨我沒有替他們懲治罪犯,沉冤昭雪。也許我走前該給他們道個歉。有些案子我要是不去收那些人的錢替他們擺平,那些人就要把錢送到我的上司那裡,最後要把我擺平。這都能怪我嗎?我跟那些百姓有什麼仇?我會無緣無故地加害他們嗎?他們是受害者,難道我文強就不是受害者嗎?

「以前北京菜市口砍頭,也有很多的民眾拍手稱快,可這拍手稱快後還不是一切照舊。中國人幾百年變了嗎?我看什麼也沒變。殺了我不過封了我的口,這能封住貪污腐敗的源頭嗎?

「那些拿過我的錢的人和送過錢給我的人,如今都在帶領老百姓參觀我貪污的那些證據。我不否認那些證據的真實性,但你們要是也去那些人家裡搜搜,就會覺得我那點兒贓款、字畫拿到他們家裡恐怕人家會嫌寒酸的。」

⋯⋯「老虎」們的這些肺腑之言,無一不是發自「雙規」、被逮捕後或死刑前。聲聲哀歎中,飽和著警世、喻世、醒世三方面的積極含義。他們似是自我開脫,但他們也是制度的受害者,如同禿頭上的蝨子——明擺著。

腐敗源於傳承千年的封建集權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在軟禁中一針見血地指出:「腐敗的產生乃是制度的產物。由於是公有制,沒有產權約束;由於是集權,權力不受制約;由於沒有公開監督,形成了體制性的腐敗⋯⋯這是災難性的!」

大大小小的「老虎」無一不是腐敗體制催化滋生的產物;大大小小的「老虎」無一不握有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權力。「老虎」與權力,無論何時總是一條相互依存,相得益彰的「生物鏈」, 用老百姓的話說「是一對穿連襠褲的雙胞兄弟」,誰也關不了誰。

反腐敗的關鍵是反制度腐敗,否則,打「老虎」只會是捨本逐末,避重就輕,遮人耳目。「蘿蔔拔了坑還在」,不把催生「老虎」的「坑」填平夯實,「制度籠子」不啻豆腐渣,當然不管用,災難勢必永世長存,無休無止, 如《左傳·閔元年》所言「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腐敗是當今別具特色的小尼姑,和尚動得,阿Q也動得,「老虎」寵愛,「蒼蠅」鍾情,就連「跳蚤」也趨之若鶩。他們舞權弄術遊刃有餘,自律能力喪失殆盡,一個個總是膽大妄為,只圖快活一時,不怕遺臭萬年。

由於人事制度的腐敗,絕大多數「老虎」的才能和品德與他們擔任的職務極不相稱,狗尾續貂,濫竽充數。最近落馬的雲南省副省長沈培平在位期間發佈的一項「政令」,著實讓人不寒而慄:「同意拆遷的大大地好,不同意拆遷的大大地壞」;「抓錯的也要抓,判錯的也要判」;「不管有罪沒罪,硬判也要判」;「就是告到聯合國,還是得轉到我這兒,中央還是得靠我們幹活」。

「老虎」們編的這類禍國殃民籠子倒挺「管用」,把仁政、德政、公平、正義連同法制一股腦兒關了進去,嚴嚴實實,百無禁忌!

「打老虎」絕非治國安邦的靈丹妙藥。虎們畢竟是高高在上的少數,就連地方上的「蒼蠅」也離地三尺,再怎麼樣貪腐,都與廣大民眾沒有直接關係。民眾痛恨的不是「老虎」,而是混跡於地方各種司法、行政機關,直面廣大民眾的小官小吏。他們職級不高,權力不大,卻有著足夠的能量和空間陽奉陰違,瞞上欺下,興風作浪,為鬼為蜮,玩弄法律法規於股掌之上,炮製各種冤假錯案,甚至踐踏人權,施展種種暴行醜化國家形象⋯⋯。他們是激化各種矛盾,導致上訪和「鬧事」事件層出不窮的始作俑者;是損害國家民族聲譽的罪魁禍首;是社會不穩定的一大因素,比之經濟領域的老虎、蒼蠅,更具危害性!

制度腐敗的「生態環境」,源於傳承了幾千年、雷打不動的封建集權。歷來都因面廣量大,盤根錯節,積弊深重而難以根除,就連康乾盛世的皇帝老子也禁不住感慨:「吏治不清,國無寧日!」

當前,災難性的腐敗制度,恰似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不盡,「老虎」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人們深感「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習總書記若不以壯士斷腕之勇氣,刮骨療毒,進行政治體制改革,將是民諺所說「豆腐腦潑地——不可收拾!」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