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政局危機顯著加重
作者: 鄭恩寵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4-06-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北京開始出動一百五十輛巡邏車擔負專職化武裝巡邏任務。各省市也紛紛派出全副武裝的特警執勤駐守和實施二十四小時佩槍巡邏。規模遠超過二十五年前,表明當政者已知處於大面積失去人心的局面。


●新疆恐暴事件後,中共採取全國城市公安
民警武裝巡邏的嚴厲措施,如臨大敵。中
南海有沒有想過,對一個和平時期的國家
實行軍事統治原因何在?

五月六日凌晨,溫和派維權律師浦志強被北京市海淀區公安分局刑事拘留;五月八日,年已七十歲的高瑜涉嫌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被刑拘。同時被刑拘的還有胡石根、徐友漁、郝建、劉荻、吳斌等多名北京異見人士。五月十三日,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全天播發了一個無知名度且只有初中文化、六十二歲的網民向南夫被北京警方刑拘的消息。當晚十九時許,杭州警方將十二名正在聚餐的異見人士帶走⋯⋯

有分析認為,這是習近平主政來欲在較短期內,剷除全國異見勢力的開端。習近平為何要急於對反對派勢力清場?

聯俄、拉歐、穩美,端掉反對派

據五月七日官媒報導,被稱為中共建政來第一部國家安全藍皮書的《中國國家安全研究報告(2014)》在北京發佈。報告建議「聯俄、拉歐、穩美」來穩定國內社會,為執政黨掃清內政障礙。「聯俄」就是考慮普京所說中俄建立政治聯盟的建議;「拉歐」就是增加中歐關係內涵,超越買賣關係;「穩美」就是指中美建立所謂新型大國關係,不對抗、互利共贏,美國別對中國「輸入」普世價值、民主、法治、人權等價值觀。

五月四日,《環球時報》發表中央機關法律工作者盛利的評論文章《別把「維權律師」當洪水猛獸》。認為「有個別不良律師,他們或被境外敵對勢力收買,或為金錢迷惑雙眼,人格或法律良知淪喪,通過個別案例,把社會治理中基層的、局部的矛盾放大成社會乃至執政黨問題,煽風點火,令親者痛、仇者快,這從今年一些群體事件背後揪出的『策劃者』可以得到印證。」⋯⋯

五月八日,《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以筆名單仁平發表評論《「死磕派」律師不可政治上自我高估》。該文作了名詞解釋,認為「死磕派」律師就是維權律師並強調「死磕派律師成為異見人士中較為活躍的群體,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社會的反思,但他們自己卻喪失了反思能力,這是危險的。」

官方的報告和評論,印證了中國大陸的「美麗島」時代已經到來。這是習近平要急於拘捕維權律師、異見人士和網路意見領袖等異見人士的主因。

深圳暴雨傾城凸顯改革危機

改革首先有個時間問題,習近平認為:「改革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中共的改革為什麼改的那麼長?一九七八年,吳敬璉就提出過質疑。計劃經濟在中國究竟搞了多少年?中共建政之初,尚未形成計劃經濟,搞的是新民主主義的混合經濟。真正走上計劃經濟是在一九六一年之後,到一九七八年才不到二十年,到現在改革已進行三十六年了。形成計畫體制沒花那麼長時間,改革這個體制,時間比它還長,而且餘下的改革很大一塊並未完成,今後究竟還要改多少年?

五月十一日六時至十六時,深圳平均降雨一百七十七毫米,最大降雨量三百六十三毫米。導致約一百五十七處道路積水,二十多處出現較大面積內澇,五千四百五十八輛公車停運,二千輛汽車被淹,鐵路廣深線動車停運,深圳機場取消進出港航班一百三十餘個。

為什麼被中共稱為現代化改革樣板和偶像的深圳,屢次上演「暴雨傾城」?深圳規劃部門人員稱,深圳城市管理存在五大問題,其中兩個是:

一、深圳最初建市的時候,打算建一個一百萬人的城市,因此所有道路乃至下水道的規劃都是根據這個來的,而現深圳實際人口早已超過一千八百萬。

二、深圳等城市下水道規劃,沿用的都是蘇聯模式。蘇聯位於高寒地區,

鄧小平重用的是江澤民、李鵬這樣留蘇學生,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還是未擺脫蘇聯模式;那就是政治上的斯大林模式,經濟上的蘇聯「計畫模式」。

全國武裝巡邏專職化

五月六日,《上海經濟評論》刊出,社科院世界經濟政治研究所主任張明的文章《中國金融危機爆發高危期在未來五年》。作者稱「為何我眼裡飽含淚水,是因為我對這片土地愛的深沉。筆者寫這一系列文章;意圖並非在唱空中國經濟。而是試圖指出中國經濟面臨一些潛在風險,如果中國政府能夠正視並妥善應對上述風險,就有可能避免系統性危機的爆發,或者利用可控的危機來推動國內結構性改革。從這一意義上來說,如果最終事實證明筆者是杞人憂天,筆者將為此深感喜樂。」⋯⋯

習近平在全國實行武裝巡邏專職化。從五月十二日起,北京開始出動一百五十輛巡邏車組織擔負專職化武裝巡邏的任務。每車組包括九名民警和四名輔警,並攜帶武器。範圍明確,單車巡邏小於三公里;行動目標明確,接警後三分鐘內到達現場。

中國大陸各省市,近來紛紛派出全副武裝的持槍特警執勤駐守和實施二十四小時佩槍巡邏。其規模遠超過二十五年前,一九八九年的「六四」。據香港《文匯報》分析,特警隨身佩帶的狙擊步槍、強光手電筒、收縮警棍、催淚噴射器等「十大件」,裝備總重量不少於十五公斤,一身裝備價值三十萬元。而一輛新型防暴裝甲車至少在一百萬元以上。

特警的裝備歸納為「十大件」:槍支、催淚噴射器、警用制式刀、收縮警棍、防彈背心、防割手套、強光手電筒、警用急救包、手銬、警用對話機。除了「十大件」外,防爆頭盔、護目鏡、警叉、防爆盾牌、防爆筒、防爆巡邏車、對講機等,也是特警們不可或缺的重要裝備。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多年來中共政府的維穩費要超過國防費了。儘管習近平的主政期間,將面臨著重大經濟和金融風險,表明當政者已知自身已處於大面積失去人心的局面。

杭州大規模抗議張德江前往救火

面對當局拒絕普世價值方向的政改,面對當局的高壓,各地民眾並未懼怕,各地聚集抗議的事件頻發,不久將來或許會有風起雲湧之勢。

五月十日至十二日,上海每晚十八時三十分至七時的電視新聞,連續三日播發了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民眾大規模聚集的抗議並掀翻警車的「暴力」場面,每次的鏡頭持續約一分鐘,是八九年「六四」以來,官方電視臺首次播出的此類電視畫面。

位於杭州城西片區倉前垃圾處理工廠的垃圾已處於超負荷狀態,已無擴建餘地,要在中泰鄉九峰村建一個垃圾焚燒發電廠。四月二十四日,杭州城區居民及周邊村的村民提交了一份二萬多人的反對連署書,並未引起當地政府的重視。

當地居民表示,九峰村要建造垃圾焚燒發電廠的地方是一處廢棄的石礦區,但毗鄰眾多的水源地和重要的龍井茶產地。有「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美譽的杭州,龍井茶馳名海內外,商業價值極高,當茶農及產銷鏈上的從業人員和公司利益遭受公權力之害又無投訴管道時,奮起維權抗爭本是常態。《環球時報》發表單仁平的評論《贊杭州市依法對打砸者「秋後算賬」》。杭州公安局五月十二日通報稱,對事件中的五十三人實行刑拘,有十一名涉案人員投案自首。

新華社杭州五月十一日電: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五月八日至十一日就在杭州及附近的嘉興、湖州主持座談會。有人稱,張在事件的過程中,就地指揮「滅火」。

高層怕香港佔中和內地互動

二○一七年,香港將舉行特首普選,中共真能讓香港獲得高度的民主嗎?五月三日,香港第一階段政改諮詢結束,特區政府共接到超過三點六萬份意見書。五月六日,民間發起「佔領中環」行動舉辦商討日,由十五個符合國際標準方案中,選出三個方案供六月二十二日進行「公投」。五月間,還有第二波絕食爭民主的行動,七月一日還有「佔中」預習。

五月六日,選出的三個方案是中共政府絕不容忍的。而落選的相對溫和方案「香港二○二○」,由陳方安生為召集人的不含公民提名,卻被中共官媒痛罵為「違法、賣國、亂港」行為。而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於五月三日,前往政府總部提交政改方案時,焚燒了陳方安生的肖像⋯⋯

中共高層不止一次發表強硬措辭表示,一旦發生「佔中」,必要時出動軍隊「清場」。香港事態與內地民眾維權是難以切割,若中共對香港反對派讓步,必然鼓舞內地民眾的信心和鬥志。若中共加快對內地民眾維權的打壓,加快對反對派勢力的拘捕,必然進一步引發香港「佔中」的提前和規模持續的擴大,結果誰也難以預料。

習近平主政一年半來,有分析認為在多處「出亂牌」,在軍隊機關全面掛毛、鄧、江、胡、習的題詞,這並非是一張得人心的好牌。但人們不難發現,習近平近來要急於端掉國內所有反對派和異見力量的真正原因何在?中共已經深陷在內政的各項危機之中。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