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不可能為六四平反
作者: 金 鐘

中南海

更新於︰2014-06-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繼承了血腥暴君毛澤東的政治遺產,六四平反就只有在共產黨倒台或如蘇共民主化之後,中共為何不能走蘇共改革自新之路?

幾天前,法廣古莉小姐訪問六四何時平反的問題。我提出的觀點是,要堅持專制保守的中共來平反,是沒有希望的。只有共產黨倒台或者像蘇共民主化那樣,六四才會平反,恢復名譽。這可能需要二十年的時間。訪問發表後,有參與「全民倒共、天下圍城」網路大會的朋友問我,為什麼我們要等著共產黨來平反?我們不能推倒它,自己作主嗎?我說,我提出何時平反六四,實際上是一個「共產黨何時跨台」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很大,十分鐘不可能談到革命、政變等等可能性,而只是就「平反」這樣一個主流命題談談看法。


蘇共20大,赫魯曉夫作批判斯大林的報告少見的照片。

參照蘇共倒台時間表已經失靈

蘇共的演變。這是我們目睹、深思、討論了二十多年的話題,今天仍有現實意義。習近平上台,念茲在茲的不就是害怕「沒有一個男兒」來抗拒紅旗倒地嗎?我多年前向已故司徒華先生提供過一個時間表,我說參照蘇聯的經驗,從獨裁者斯大林1953年死算起,到1991年蘇聯解體,演變了三十八年。中國從毛1976年死,也需要三十八年的話,那還有十多年吧。啊,歲月匆匆。不料今年正是毛死後三十八年!但是我們看到了多少「變天」的跡象呢?沒有。有的是一年又一年的大開歷史倒車,那個臭名昭著的九號文件就是證明。

按照共產黨內權力接班順序,習近平和戈巴契夫相當,是第六個梯次(毛、鄧、胡趙、江、胡、習)。戈氏在八九學運高潮時到訪中國,那是他上任蘇共總書記的第三年。他的任期中(1986-1991)完成了蘇聯的民主轉型。而這個轉型從斯大林死後半個月終止朝鮮戰爭,到蘇聯各民族獨立建國,和平有序。真正被處決的,只有KGB頭子貝利亞一人。這個終結二十世紀最大的紅色暴力運動的偉大歷史轉變,在中國的反應是什麼呢?是毛策動的反右、反修、反蘇直到文革浩劫,以及毛後不惜以舉世罕見的貪腐走資,強化一黨專政。

為什麼同樣是共產黨,中蘇共兩大黨會在世界現代化潮流澎湃中,如此兩極化的分道揚鑣呢?這不是一個學術課題,而是不能迴避的一個現實的挑戰。


1956年2月。蘇聯二戰中的犧牲,遠遠大於中共抗日、內戰的犧牲。蘇軍攻占柏林。

蘇共與中共的三大差別

一、中蘇兩黨本質的差異——共產黨將建黨的階級屬性列為第一要義,規定是工人階級的政黨。蘇共特別強調資本主義在俄國的發展,現代工業造就了資產階級的掘墓人:無產階級。認定這個具有先進品質的階級是社會主義運動的領導力量。因此,俄共(布)的各級領導人都講究其工人階級出身,歐洲很多共黨就稱為「工人黨」,而農民是落後的需要改造的甚至是抗拒社會主義的階級。中共的階級性質卻正好相反。鄧小平在1956年中共八大報告中曾公佈黨的階級成分:農民佔69 %,工人只有9 %。這對正統而言,是很不光彩的數字,因此,以後迄今,他們再不提黨的階級性質。無疑,中共正是中國這個「半封建半殖民地」(這是中共官方的定性,與資本主義不沾邊)的小農社會的農民黨。

中共也批判農民階級的落後,指其階級局限性是自私、狹隘、保守六個字。而從不承認是農民黨。但是設在莫斯科的「共產國際」,一直十分擔心中共的農民性質(高華在《紅太陽怎樣升起的》中鄭重指出這一點),斯大林本人也很看不起山溝裡的中國黨。甚至指示中共要參加聯合政府,接受蔣介石的領導。事實上,中共統治六十多年,尤其是毛獨裁時期,哪一個決策沒有顯示小農的極端自私與狹隘呢?毛那種「要把世界管起來」的狂妄無知,不就是活脫脫的山大王?一個文革瘋狂到那種野蠻痴魔的地步,竟然長達十年,還不能證明共產國際對這個黨及其小農國情擔憂的合理性嗎?而這個時期正是蘇聯東歐覺醒轉型的修正主義階段。還政於民需要廣闊的胸襟,無私的氣度,與山大王族人無緣。

二、二戰的影響絕然不同——1941年納粹侵犯蘇聯,是蘇共政權建立二十三年後一次嚴重的生死存亡考驗。雖然這是一個法西斯國家和極權國家的戰爭,但是蘇聯人在蘇共領導下和西方結盟保衛國家贏得戰爭。戰爭也給蘇共斯大林帶來榮譽,並且,戰爭的巨大犧牲與毀滅,在蘇聯內部產生深遠影響。一方面是提升了有利於蘇共統治的內部的凝聚力,另一方面也造成人民渴望和平幸福、反戰思潮的泛起,這種傾向在斯大林死後得到明顯發展,促進美蘇和解合作,結束冷戰。但是,中共完全拒絕國際共運的外交新路線,大批「三和」主張是投降主義。根源在於,中共在二戰中即抗日戰爭中的地位和蘇共完全不同,眾所周知,毛的抗日策略是避戰保存實力,擴大地盤,以便抗日勝利後和國民黨逐鹿中原,終於在內戰中佔領大陸,建立新政權。中共在內戰中死亡的官方統計是二十六萬人。只是蘇聯衛國戰爭犧牲人數的約百分之二。


鄧小平在1956-9中共八大作修改黨章報告。說中共黨員七成是農民。

因此,不僅毛,整個中共、共軍,都成為戰爭的崇拜者,武力的崇拜者。槍桿子裡出政權,成為至高無上的經典。六十多年來,浩如煙海的文教宣傳無一不是對內戰的狂熱贊頌,沒有人敢於質疑這是一場由武力割據開始的為一黨奪權而犧牲無辜國人的戰爭。而執政當局不顧百姓死活輸出革命、發展核武、暴力維穩。用軍隊來維持政權,鎮壓六四,絕對當仁不讓。

三、暴力論的分歧——十九世紀馬克思主義出現後不久,內部就產生「革命派」和「修正派」,兩派的主要分歧在於實現社會變革的手段是暴力還是非暴力。到了第二國際恩格斯晚年,他已經傾向於工人階級可以爭取議會的多數而執政。當時德國工人政黨已經有上百萬張選票。可是俄國的列寧是一個激烈的革命派,他的主張終於在十月革命中勝出,用暴力廢除憲政建立了蘇維埃政權。為了鞏固沒有民意基礎的權力,列寧動用「契卡」行使非法制暴力剷除「敵人」。後來斯大林又使用非常手段剷除黨內不同意見者——從列寧到斯大林以革命的名義殺人無數,更有上百萬人關入勞改營。造成空前規模的家庭悲劇。

因此,斯大林死後赫魯曉夫在二十大清算他的罪行,震驚世界的便是「濫殺無辜」的內幕。這事對毛澤東也是當頭棒喝。但是,毛本是個血腥的暴君。本期轉載尹曙生的文章可見毛在鎮反中的殘忍無道。後來反修開始,更是赤裸裸為斯大林辯護,讚美列寧斯大林是「兩把刀子」。早在1956年匈牙利暴動中,毛就大言無忌地自誇中國沒有出匈牙利事件,就是因為殺了七十萬反革命。到了文革,不少地方已是血流成河,毛無動於衷。有長期公安經驗的尹曙生說,鎮反之後,每一場運動都是鎮反運動。高度概括了毛的專制本質。這本質至今未變。但是,蘇共二十大就肯定了「議會道路」,「和平過渡」的非暴力路線。國內告別了以前的恐怖鎮壓,取消了「古拉格」,直到蘇聯民主化實現,完成一次史無前例的和平過渡,創造二十世紀的政治奇蹟。

 

以上簡單的說明,蘇共廢除一黨專政轉向民主制,既非國外壓力顛覆,甚至也不是大規模民主運動所致,而是由黨所主導。這是一個強大的一黨制國家的現象。而其背景至少顯示上述三方面的極為深厚的誘因。與此相反,中共卻完全不具備那些條件。因此中共的未來,還很難提出量化的預見。非常遺憾的是,習近平這一代對歷史教訓絕然採取逆向思維,一意孤行。繼承毛的好戰傳統暴力治國,不僅六四的包袱越背越重,時代的前進,人民的欲望和黨內的覺醒,必將有更大的風浪要面對。

(2014-5-31紐約)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