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馬屠城」給台灣的教訓
作者: 陳師孟

專題

更新於︰2014-05-10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少女和特洛伊木馬的故事 台灣318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24天後,4月10日光榮退場。學生退出前,在議場內宣布「人民議會意見書」,提出六點主張:

公民有廣泛參與並監督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機會。知訊公開透明,保障知的權利。協議內容必須以國家安全、民主自由、文化認同、環境生態,和分配正義為優先。全面性的影響評估,重視對於弱勢產業與勞工的衝擊,並採納民間的意見。國會對於兩岸協議必須有實質的審查和監督權力。兩岸協議需要對等談談判,不得矮化台灣主權。

這六條圍繞反服貿主題,表達民意,展現公民社會的強大。更是深含警喻:中共當局謀台之心不泯,企圖採用特洛伊木馬計,不戰而勝。尤其當權馬政府,與中國交易,避開民意監督與警告,擺出一付「惠我良多」的卑躬相。兩岸服貿協議就是一次偷渡,一旦中國資本與人力藉由服貿的暗門入台,逐步掌控台灣物流、金流與民生經濟命脈,共產政權君臨台灣也就不在話下。因此,這場太陽花學運無異於一個少女對抗特洛伊木馬攻城的故事,將銘記在自由台灣人的心中。(金鐘)

正當特洛依人以為大敵已去、精神鬆懈之際,大難隨即臨頭。台灣被統一的悲劇如果發生,也會是在人民以為中國已經文明之時。

從馬英九當上總統之後的所做所為,許多台灣人不自覺地想起「木馬屠城」這個故事;尤其他姓馬,又被《經濟學人》謔稱「木頭木腦的馬」(Ma the Bumbler),真像是一種不祥的兆頭。

「木馬屠城」發生在公元前一千二百年,當時以斯巴達為首的希臘聯軍,為了奪回絕世美女海倫,出動上千艘戰艦進軍隔著愛琴海的特洛依城邦,豈料十年圍城卻無法攻破堅固的城牆。在幾乎要放棄之際,女戰神雅典娜啟發名將奧德賽斯與巧匠依派奧斯,三天時間設計打造出一隻巨型木馬,大軍假裝撤離時故意留在海灘,佯稱是求航海平安之用,其實內藏少許菁英部隊。未幾,木馬果真被特洛依人當做戰利品拖進城內,當晚在全城狂歡慶祝中,馬腹裡的戰士乘隙打開城門,放進潛回的大軍肆意屠城,特洛依十年抗戰竟毀於一夕。


●台灣人對中共以經貿圍城的手法企圖不戰而勝,有了高度的警覺。

解放台灣一直是中共未竟大業

這個故事被影射為中國對台灣的併吞野心,不是沒有道理的。自老蔣挾著中國的「正朔」逃來台灣,跨海「解放」台灣就成為中國共產黨唯一未了的心願,但在兩蔣「漢賊不兩立」的信念下,中共的「統一大業」一直毫無進展,即使在一九七○年代老蔣被逐出聯合國,都不能動搖其反共決心。台灣就像小小的特洛依,面對隔海強敵,儘管孤立於國際社會,半個多世紀並沒有絲毫退卻。
台海態勢的鉅變是發生在中國由「武嚇」改採「文攻」之後,也就是以「經濟誘餌」取代「軍事挑釁」做為其對台作戰的主軸之後,這種「以退為進」的戰術果然奏效。隨著兩岸開放交流日漸頻繁,短短十多年間,台灣的民心士氣縱使還沒有煥散瓦解,也已經千瘡百孔了。尤其是現今的馬政府,每逢與中國進行協議,就企圖避開民意監督,罔顧民間與學界的提醒與警告,對中國擺出一付「惠我良多」的奴才相。日前引起「太陽花學運」的「兩岸服貿協議」,也是想循同一模式偷渡,唯一旦中國資本與人力藉由服務貿易的暗門入台,逐步掌控台灣物流、金流與民生經濟命脈,共產政權的侵門踏戶也就為期不遠了。

有云「魔鬼藏在細節中」,以上這些只是「木馬屠城」較為直接淺顯的聯想,若深入細考這個歷史悲劇,有更多令人不寒而慄的教訓,身為台灣人必須記取:

「以商圍政」服貿讓利的必殺招數

第一,奧德賽斯以「馬」為餌,不是瞎猜亂挑的;根據史料,特洛依人愛馬,他們城邦的標幟圖案就是馬,見到別的動物也許不為所動、就地焚燬,但一見木馬就愛不忍釋、拖回再說,這是奧德賽斯找出對手罩門、投其所好的攻心術。那麼台灣人的罩門何在?中國國民黨統治的半世紀,長期以外省權貴壟斷了所有的政治出路,多數台灣人只有靠做生意才能出人頭地,久而久之成了不折不扣的「經濟動物」,凡事「向錢看」。中國由台商身上發現了這個弱點,很快就擬定「以商圍政」、「以經促統」、「先經後政」的必殺招數,豈是偶然。

第二、這匹木馬身高近八公尺,超出特洛依城門的高度,這也是刻意設計的。希臘大軍在撤離時,有一個「逃兵」自稱被放鴿子,由他口中供出木馬所以做成如此高大,就是不想讓特洛依人拖進城內,否則怕會引起雅典娜女神不悅。此話一出,特洛依上上下下不惜破壞城門也要拖回木馬,恰恰中了反間之計。中國政府口口聲聲對台灣「讓利」,馬政府也唱雙簧附合,直誇中國開放的項目更多,好像佔到中國多少便宜,以致挺服貿的民眾急著「撿好糠的」,墮入「金光黨」圈套還以為得計。

第三、特洛依雖然坐落在小亞細亞,與希臘其他城邦隔海遙遙相對,但雙方其實「本是同根生」,都屬希臘血源;原本友善往來,不過利害衝突一起,趕盡殺絕並不因為血統而得以稍緩。部份台灣人以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所以老是自稱「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彷彿「同文同種的同胞」是一層安全保障,這其實是一廂情願的自我麻醉,禁不起考驗。「台灣投資中國受害者協會」高為邦理事長最近引述「國台辦」公佈的資料:「二○○○年至二○一○年台商投訴權益受害案共二萬八千多宗,目前只解決了十五宗,而且沒有一宗是公平解決的」,可見台商被利用完了,在「祖國」的地位連一般外商都不如。

中國新娘在台灣成立藍色毛黨第四、木馬裡只藏有四十個戰士,人數不過是希臘聯軍的千分之一,這種出人意料的奇襲手段,比大軍壓境更難防備。近年台灣不斷放寬中國配偶、中國學生的居留與入籍條件,服務業市場一開放,來人必將更多、散佈必將更廣、滲透必將更深;或許這些人之中,只有少數負有特殊任務,但要造成裡應外合的效果,本來就不以人數取勝。有一位嫁來台灣二十多年的中國新娘,在兩年前成立了「中國生產黨」,黨旗以藍底代表「一個中國」的藍營,左下角鑲有五顆紅星,如同一面藍色的五星旗。全黨奉行「毛澤東思想」,黨主席曾帶領近百名黨員到北京的毛澤東紀念堂,跪下磕了三個響頭,表示:「想讓台灣的立法委員、軍中將領也來跪拜毛主席」。如此大張旗鼓,是受到馬總統連任的鼓舞嗎?
第五、特洛依城裡的預言者與先知,包括卡珊卓公主,一眼見到木馬都出聲警告:「我害怕希臘人,即使是帶著禮物的希臘人」、「這種作法絕不附合奧德賽斯的名聲」,完全洞察敵人詭計。可惜其他人的主觀期待壓過了客觀判斷,結果有識之士反而被譏笑為膽小或偏見。海倫本人基於對其斯巴達前夫的瞭解,覺得事有蹊蹺,曾試圖冒充她熟識的某一希臘戰士之妻,在木馬外呼喚其名,無奈被識破。台灣人說來「幸運」多了,對中共政權的併吞野心,不需要靠先知預言,也不需要有共同生活經驗才能瞭解,因為中國自從「開放」以來,談到「三通四流」或「投資合作」等對台經貿政策時,從來沒有否認是站在「祖國統一大業」的戰略高度;從最早的「告台灣同胞書」,到「葉九條」、「江八點」,到「對台白皮書」,到最近的「胡六點」,說句公道話,中國把動機交待得清清楚楚,反而是馬政府為他們遮遮掩掩。若是台灣最終成為「祖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不能怪中國沒有誠信,只能怨自己冥頑不靈。

第六、正當特洛依人以為大敵已去、精神鬆懈之際,大難隨即臨頭。台灣被統一的悲劇如果發生,也會是在人民以為中國已經文明之時。特洛依人民熬過十年「苦不堪言」的日子,卻只換得一天「苦盡甘來」的幻想,一念之差,全盤盡墨,令人為之唏噓。台灣若執意重蹈歷史覆轍,有誰會同情呢?

最後值得一提者,一八七○年代德國考古學家席里曼在現今土耳其西北部海岸邊,挖出一座地下古城遺跡,散佈許多焦黑骸骨與斷垣殘壁,據稱就是特洛依,顯示整個故事並非僅僅希臘羅馬神話而已。唐太宗的宰相魏徵說:「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迭」,台灣怎能不以「木馬屠城」為鏡?二○一四年四月十四日

陳師孟——1948年出生美國,經濟學者,台大兼任教授。1966加入國民黨,1991退黨,加入民進黨。1992加入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2002任總統府秘書長,2011退出民進黨。祖父陳布雷為蔣介石文膽,1948自殺身亡。姑媽陳璉地下黨,文革中自殺身亡,姑父袁永熙中共反蔣學運領導人,右派分子。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