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推特看民意
 
從推特看民意
作者: 選舉網

專題

更新於︰2011-05-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編按:下面兩篇文章下載於大陸「選舉與治理網」發表環球時報社評《西方給艾未未的庇護太特殊》時的延伸閱讀。分別反映官民的不同觀點,因此網民的反應也截然不同。中共黨報《環球日報》近年扮演前台打手的惡人,其領導機構《人民日報》躲在後面。這也是「對敵鬥爭的新動向」吧。


●  1994年六四慘案五週年時,艾未未為他的女朋友在天安門拍了這樣一張黑白照片。(本刊資料)

 

是誰在嚴重違背法律精神

(環球時報,二○一一年四月八日)

  中國警方七日對外表示,艾未未正因「涉嫌經濟犯罪」接受警方調查,一些西方媒體在第一時間質疑中國警方的說法,堅持用自己的邏輯解讀並試圖影響中國。

  此前西方輿論不顧艾未未家屬及境外媒體都知道艾未未被警方拘押的事實,一直稱艾未未「失蹤」,用這個詞的特殊含義將中國政府比喻成「綁架者」。現在他們又先於中國法庭的調查斷言「涉嫌經濟犯罪」不能成立,宣稱這種調查「非法」,但恰恰是他們的做法,在嚴重對抗基本法律精神,是試圖製造「民主鬥士」法律上的「神聖不可侵犯性」:只要他們在中國從事政治對抗活動,他們就可以超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擁有「豁免權」。

  美德等國官方六日再次就「人權」公開指責中國,韓國光州市市長也公開干預艾未未案件,就像是「中東革命」以來歐美國家對外干涉「剎不住車」,他們對艾未未事件指手畫腳的隨意樣子達到了一段時間以來少見的地步。

  艾未未被拘押,說到底是中國每天大量司法案件中的一個,它的審理公正性不會與中國所有案件公正執法的平均值有很大差距。中國法律在保障這個十三億人口大國的基本秩序,在保障中國民生、各種制度建設等人權促進元素的平衡發展,也在保障能夠產生購買美國國債的那些外匯的經濟秩序。中國法律是一個整體,對艾未未案的圍攻是對中國法律的全盤否定。這和西方糾集一群人燒中國最高法院的大樓沒甚麼兩樣。

  中國法律是這個國家的骨胳,西方試圖影響艾未未案的審理,就像要給這個骨胳加上電動裝置,遙控器握在他們的手裡,讓中國成為大而聽話的玩偶。舉望當今世界,這樣的小玩偶已經比比皆是。

  中國是安全的,否則「自由慣了」的艾未未也不會從美國回到中國,西方的外交官、商人也不會把中國當成「最適合發展」的地方之一。但安全的地方都有一個特點:它只對守法者是安全的,對喜歡「玩玄的」人來說,安全會有底線。艾未未因「涉嫌經濟犯罪」接受警方調查不意味著他肯定就能被定罪,但他是否有罪應當去法庭上說,西方的外交和輿論壓力不應成為是否給他定罪的籌碼。

  中國早已過了出重大冤案的時代,少數人覺得冤,一是貪官,認為自己雖貪污有功,二是少數所謂「政治異見人士」,認為中國的法律本身就是非法的,因此對他們來說「甚麼都不是」。艾未未曾說,中國人處在一個「黑暗」、「瘋狂」的時代,這不是大多數中國人對自己祖國的感受。

  艾未未如果被最終認定在經濟上犯罪,這和他是否宣揚「民主」無關,如果硬要扯上點關係,那就是任何人從事政治活動,屁股更要乾淨些。如果被證明他無罪,對他的無條件釋放也應超越政治,如果也要扯上點關係的話,那就是,當局今後抓任何涉嫌犯罪的公眾人物都應更謹慎,證據須十分充足。

  艾未未案是他個人的人生大事,出於對他個人的同情,我們期望他能過這一關。從全社會的角度看,我們相信這不可能是中國的一件大事,無論艾未未案的結局如何,中國都將前進,社會很快會把這件事忘掉。

【反對392票  支持18票】

和艾未未不得不說的故事 

(流氓燕正在推特講述。每一個段落是一條推)
http://twitter.com/liumangyan

  我和艾未未,不得不說的故事:我稀里糊塗闖進了中文推特圈,聽說了艾未未是名人,他有好多粉絲。於是給他留言,還給其他幾個推特名人留言,希望他們能關注我。結果艾關注了我。後來,他還回了我一推。這樣我才慢慢開始搜關於他的作品介紹,還有他的草泥馬黨中央。

  首先是他的作品,N條腿的凳子,差條腿的椅子,再加上他和一幫爺們的裸照,應該說這樣的人太合我的胃口了。我不喜歡那些迂腐的老傢夥、老東西,文字成天帶著隔夜的餿飯味。但艾未未很年輕。他思維敏捷很會損人,也很惡作劇。太對我的路子了。

  認識他的時候,他正在做一個行為藝術,就是《念》,他每天零點,在推上推四川地震中不幸死去的孩子的名字。這是很讓人傷心的,我做為女人,也是一個母親,雖然理解他的做法,但是看到那麼名字忍不住難受。但他的這個行為卻讓我認識到他是個固執地漢子!

  有人必須承擔責任,為這些孩子的死付出代價。但誰應該站出來承擔這一切呢?也許沒有人,於是「念」。我和女兒都參與了當時的念活動,並得到了艾未未工作室贈送的念文化衫。

  再過一段時間,就瞭解了馮正虎。他當時和艾未未走得很近。我們看了美好生活,那是艾未未拍的紀錄片。在這個時候,我慢慢知道,喝茶是甚麼意思,知道原來中國除了警察,還有國保。
  當時我在推特上一直在推性工作者,還有我的工作室。當時工作室非常困難,一台舊的筆記本經常壞,修也要花不少錢。艾未未有一天跟我說,給你一個筆記本好嗎?我順口答:好啊。但三天之後我就收到了一台筆記本。現在我東奔西走,用於聯絡工作的,就是他支持的這台筆記本。

  再後來,就是去他的工作室。第一次去見他時有我和金葛、金葛的女朋友。第一次在工作室見到葵瓜籽。「啊,他這麼好玩,他是做這個的嗎?」他的腦袋太管用了。他帶給大家驚奇。當時我們認為能認識這麼大的藝術家,並見到他或者能跟他做朋友就很不錯了。
  五毛說我跟艾未未單獨相處,發出異樣的聲音。那是淫穢的放屁!無恥到極點!我們一直在草場地的葡萄下聊天,然後趙趙來了就採訪我。我根本沒有機會跟他單獨在一起。他的笑深深印在我腦子裡,這個男人好聰明啊,小心他把你的自尊與小心眼扔得滿地都是。做女人還是少在他眼前玩花招。

  我看了他的記錄片,《老媽蹄花》《美好生活》《一個孤僻的人》特別是一個孤僻的人,是講楊佳的。從這些記錄片裡,我發現一個勇敢而執著的艾未未,他不允許任何人踐踏普通人的尊嚴。任何人這樣做了,他都敢挑戰他!

  是他的勇敢,他的堅持,還有他的固執。讓我也變得堅強,更有信心去堅持自己的路。而且,在堅持的時候不覺得孤獨。因為身邊有很多人。在強權面前艾是凶猛的,但在孩子面前他又是仁慈包容的。 

  用戶:rbe888 發表於:2011-4-18 12:13:16   【支持38   反對0】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