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歐洲外交步步臭棋
 
習歐洲外交步步臭棋
作者: 曉 鳴

中南海

更新於︰2014-05-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歐洲是議會民主和共產主義的發源地,歐盟是蘇東波最大受益者。習在此大談中國社會主義比君主立憲、議會制、多黨制、總統制更優越,無異拿糟粕當法寶,錯把歐盟當黨校。

俄烏危機仍未平息。聯合國大會三月二十七日通過了不承認克里米亞脫烏入俄公投的議案,美歐等一百國投票贊成,俄等十一國反對,中國等五十八國棄權。安理會十五國三月十五日也曾表決過相關議案,十三國反對克脫烏入俄,中國棄權。議案被俄一票否決。

烏俄歐美四方四月十七日在日內瓦達成在烏東部恢復秩序的協定。中國因暗挺俄,背棄「戰略夥伴」烏克蘭,無緣參與。

習近平訪歐讚社會主義貽笑大方

習近平首次出席海牙核峰會,恰逢俄烏危機。普京怕成眾矢之的而缺席,習被孤立。美歐日等國在峰會上單獨開會發聲明,將俄逐出G8集團,以阻止俄進一步擴張。

中國號稱崛起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卻在俄烏危機中態度曖昧。因意識形態上,習對俄羅斯搞垮蘇聯、改旗易幟耿耿於懷;外交上討好俄,對抗美國。習說,他與普京性格相似。無非想效法普強勢集權。但論政績,無論在河北、福建、浙江還是上海,習都未見有可與普京治俄相提並論的作為。

中國官媒宣傳習訪歐成果巨大,但從兩關鍵點可見習所獲有限:一,中歐自貿協議無突破;二,歐盟自一九八九年因北京六四鎮壓啟動的對華武器禁運未解除。中國送給歐盟的客機大訂單難掩蓋中歐在政治制度和價值觀上的本質差異。

習近平在歐洲學院將中歐分歧說成是歐洲人不瞭解中國所致,拒不反思六四鎮壓的反人類性,堅持走一黨專制邪路。

歐洲是議會民主和共產主義兩大制度的發源地,歐盟是共產專制垮臺的最大受益者,因眾多前蘇聯衛星國的加入而壯大。習在此大談中國社會主義比「君主立憲制、議會制、多黨制、總統制」更優越,無異拿糟粕當法寶。難道以為是在中共黨校,可隨意信口開河?

兩次棄權票挺俄棄烏忘恩負義

全球恐怕沒有哪個大陸的人民能像歐洲人那樣深知何為共產黨統治,何為人民的選擇。習罔顧憲政民主在台灣生根的事實,稱憲政在中國如南桔北移,將已被歷史證實為邪惡的舶來品社會主義說成中國土產甜橘。其實甜了中共,苦了百姓。習將民主台灣排除在中國之外,莫非要賣台保黨?

中國在聯合國就俄烏危機兩次投棄權票,成安理會中唯一不敢明確表態的另類。習近平似對普京的民族主義擴張心有餘悸,恐公開支持俄會鼓勵中國境內藏人和維族人的民族自治訴求,加深港台民眾離心離德。

習近平背棄親自簽署的中烏「進一步深化戰略夥伴關係的聯合聲明「(2013年12月5日),單方面背棄與烏共同反對「分裂主義」的承諾。習訪歐時不敢對俄吞併烏領土說不,足見中共只想從「戰略夥伴」得好處,危機時卻背信棄義的本相。

中國從烏克蘭得到過巨大利益,中軍方為繞過俄國苛刻的武器出口條件,從烏進口大量急需軍事技術和裝備。若無烏克蘭幫助,中國不可能獲得並改裝廢棄的蘇制航母。如今中國忘恩負義,見死不救。難怪中共掌權至今,沒交下一個可靠盟國。連普京都向國民表示,不會與中國結盟。(四月十七日)

放棄韜光養晦追隨俄國步步臭棋

為擺脫孤立,中國近年在美俄衝突時,都站在俄一邊。特別是阿拉伯之春以來,中國在聯合國唯俄國馬首是瞻,背離毛晚年的聯美反蘇策略,放棄鄧的「韜光養晦」外交路線。中國自一九九一年恢復聯合國席位至今投過八次否決票,一次跟隨蘇聯(1972),四次追隨俄羅斯(2007,2008,2011,2012);為反對制裁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就二次與俄同步否決。

二○一一年利比亞危機時,中俄都對制裁卡扎非投了棄權票。卡上校斃命,俄國並沒吃大虧。中國卻損失慘重,官媒稱,經濟損失達二百億美元,還不算大規模撤僑的巨額花費。可以想見,一旦烏局勢穩定,中國在烏之處境恐如在利比亞般不堪。

反觀美國,戰後資助西歐重建,幫日本民主化,化德日死敵為堅強盟友。對盟國信守承諾,如當中國威脅為釣魚島主權不惜對日本動武時,美國聲明釣魚島在日美安保條約防禦範圍。中菲島礁主權爭議,美國站在盟國菲律賓一邊。中國以武力威脅台灣,美國重申信守《台灣關係法》協防台灣。

普京收歸克里米亞失道寡助

表面看,普京靠武力威脅將俄裔人口占絕大多數的克里米亞半島收入版圖,占了便宜。人類歷史重演了強權戰勝公理的一幕。國際社會對此似乎無能為力。擺脫戰爭風雲不久的歐洲大陸再次陷入新的對峙:一邊是普京以保護俄裔人為藉口,搶奪地盤,失道寡助;另一邊是失地弱國烏克蘭,及支持者歐美等國。

聯大表決結果:俄的支持者僅十國:白俄羅斯、亞美尼亞、古巴、朝鮮、玻利維亞、尼加拉瓜、委內瑞拉、蘇丹、辛巴威和敘利亞。十五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中只有二國(白、亞)挺俄;其餘為社會主義的古、朝,及准社會主義的玻、尼、蘇、委;唯一阿拉伯國家敘仍在戰亂中。中國棄權助俄。

無論普京如何強勢,比之當年莫斯科掌控包括烏克蘭在內的十五個加盟共和國之武裝力量,並領軍華約組織其餘六國大軍,可將坦克開進民眾造反的衛星國首都之氣勢已不可同日而語。

俄的影響力必將因吞併克里米亞被進一步消弱。普京點燃的擴張之火已令世界,特別是前蘇聯加盟共和國及其東歐衛星國,無不對其擴張野心備加警惕。

俄帝國夢碎,烏克蘭受蘇共殘害

目前俄烏衝突尚未演變成戰爭,普京民意支持度提升。但我認為,普京得不償失,歐美制裁的後果將隨著時間推移而顯現,有在莫斯科的評論家認為,若制裁令俄不景氣的經濟惡化,影響俄國人的生活及商界利益,反普京的聲音將會強化,後果難以預料。(參看英文《莫斯科新聞》)中國助紂為虐得不償失。

普京恢復帝國榮耀的夢想因吞下苦果克里米亞而破碎。曾被斯大林摧殘、蘇聯解體後才恢復的俄烏兄弟之情,可能因此告吹。

烏克蘭本是蘇聯創始國之一,一九四五年與蘇聯和白俄羅斯同為五十一個聯合國創始國,因此才有蘇聯一家曾控制聯合國三個席位(蘇、烏、白)的怪狀。

一九九一年,俄、烏、白三國首腦背著蘇聯總統戈巴契夫密談,於十二月八日連署成立獨聯體,迫使戈辭職,為已支離破碎的蘇聯帝國釘下最後一顆棺材釘。

蘇聯時期,烏受斯大林主義為害慘烈,經歷過三次毀滅性人禍:一九二九至一九三四年代大清洗:蘇解體後,烏克蘭官方認定,烏族精英死於斯大林政治迫害的共681,692人,囊括了烏文化精英的五分之四和軍事將領的四分之三。一九三六至一九三八年代大饑荒:有人認為,烏克蘭有上千萬人被餓死,是受害最重的加盟共和國。二○一○年一月,基輔上訴法庭認定,前蘇聯領導人斯大林、卡岡諾維奇、及其他烏共領導犯有種族滅絕罪。(英文維琪百科)人類歷史上最慘烈的切爾諾貝利核事故(一九八六年)。

斯大林在烏克蘭推行大俄羅斯主義全面蘇化政策,大量移入俄羅斯人,俄語成唯一官方語言。以致有一種說法,烏克蘭脫蘇獨立後,為民族復興,當局曾不得不求助在海外堅持講烏語的反蘇反共流亡者,以恢復烏克蘭語言及傳統文化。

烏政壇一直存在親俄和親西方兩大陣營。此次危機起因是親蘇總統違背諾言,停止與歐盟的協議,被抗議民眾趕下台。俄隨即策動俄裔人口占絕大多數的克里米亞脫烏入俄,鼓舞了烏境內俄裔占多數的區域,進一步威脅烏的領土完整。我看若烏被逼得無路可退,加入北約自保是遲早的事。

普京眾叛親離,俄自毀獨聯體

基輔政壇無論親俄派還是親西方派都反對俄吞併克里米亞。烏克蘭官方誓言決不放棄克里米亞。流亡俄羅斯的烏前總統亞努克維奇四月二日在接受美聯社和俄國營電視台NTV採訪時含淚表示,他請俄軍進入克里米亞是個錯誤,並說要與普京談判,要回克里米亞(華盛頓郵報二○一四年三月四日)。未見有中國媒體轉發這一報導,原因不言自明。

烏克蘭是獨聯體創始國,也是其中僅次於俄的第二大經濟體,原為本屆輪值主席國,為克入俄宣佈退出獨聯體,成為繼格魯吉亞退出後又一個離去的前蘇聯成員。獨聯體尚存九國中,就有六國在聯大投票時不支持俄,普京可謂眾叛親離。

普京若繼續憑藉能源和武力優勢得寸進尺,將加深獨聯體內部的裂痕,與歐盟漸行漸遠,延誤俄國現代化進程,致擺脫共產之禍不久的俄國人再受二茬罪。俄的霸道可能引發歐洲能源革命,反倒會造福自由歐洲。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