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家案受到中紀委關注
作者: 李樂元

特別報導

更新於︰2014-05-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騙到全國十五萬投資人一百二十多億金錢,分店遍及四十二個城市和美國香港的邦家租賃集資案,在王岐山打虎風暴中受到關注。性質已由非法集資升級為集資詐騙。


●被指控集資詐騙即將出庭受審的邦
家老闆蔣洪偉曾是呼風喚雨的大款。

中國大陸物慾橫流,道德淪喪,一切向前看,我騙人人,人人騙我。北上大陸的香港人,無論投資也好,經商也好,一不小心就會掉入陷阱,而最恐怖的是,明明是被騙,卻無法通過法律討回公道,只能自認倒楣。香港就有一群老人,為了安度晚年將一生積蓄投資在中共官方高度讚許的「陽光企業」廣東邦家租賃公司,最後竟然是投資泡沫爆破,老年安居成惡夢。

二○一二年五月十五日,全國警方同時採取突擊行動,一舉搗毀邦家散布全國四十二個城市的分店,全國十五萬投資人一百二十多億金錢一夕化為烏有。當局指控邦家的罪名是「非法集資」,但就是這家所謂的騙子公司長達十年一直有中國各級高官站台背書。事發後老闆蔣洪偉坐了牢,但支持他的達官貴人都安然無恙,十五萬投資者卻血本無歸,被騙的錢至今追不回來。

邦家十五萬投資者上百億血本無歸

香港受害者有二十多人,均為六十歲以上的老人,有的已八十多歲,其中兩人已中風癱瘓。損失金額三千五百萬元人民幣,其中最多一位個人損失六百多萬。這批受害者中包括被稱為「中國鐵路之父」的中國第一位鐵路工程師詹天佑的後人詹佑,他本人損失了四百多萬人民幣。這些老人當初為安享晚年,在高通脹的威脅下,必須為自己一生儲蓄尋找投資回報較高的渠道以對抗通脹,因而相信了中國官方力捧的邦家租賃。

香港老人比大陸老人更慘的是,香港沒有退休保障,老年退休只能靠自己的積蓄或子女供養度過餘生。如今因信錯中國政府,老年養命錢化諸流水,晚年人生頓失所依,陷入走投無路的困境。他們從二○一二年起無數次找中聯辦、港區人大代表,希望能為他們討回公道,取回投資款,或至少收回一部分,但至今未追回一分錢。最後討回公道的希望也相當渺茫。

其中一位老人是位公務員,現七十多歲。因為在香港只有一位關係疏離的養女,沒有其他親人,退休後移居到廣東順德居住,將四百多萬退休金全部投入邦家,搞得現在身無分文,靠借債度日。她一身重病,有高血壓、糖尿病和乳腺癌,醫生說她只有三年命。她的困境是,在大陸沒錢看病,回香港看病又沒有地方住,只有等死。有次香港受害人到中聯辦請願,她從順德趕來,請願後,已到黃昏,天又落雨,但由於在香港無家又無錢住酒店,這位七十多歲的患病老人又冒著大雨趕回廣東。一道請願的朋友看到都覺心裡很難過。


●海口邦家已經人去樓空。

年輕巨騙受到大把中央高官捧場

這些老人陷入如此悲慘的境遇,固然是由於他們的輕信,但最大的責任是騙他們入甕的中國大大小小的官員,甚至國家領導人。在他們寫給中聯辦、港區人大代表召集人袁武和另一位人大代表羅叔清的訴求書中,這些陷入晚年困境的老人指出,成立於二○○二年的廣東租賃公司在全國民間以合作、合資、加盟、購物卡和消費卡向主要是退休老人的群體下手,吸引投資。因為「一貫得到中央地方各級政府的關注及支持」,贏得他們對邦家的信任,以為有國家擔保,投資將萬無一失。

在他們寫給南下廣州的中央第二輪巡視組(編按:中央巡視組為中紀委和中組部合作辦公巡視地方的反腐機構,權力很大)的訴求書中亦說道,他們不認識邦家老闆蔣洪偉,蔣二○○二年開辦邦家時,才三十一歲。不知道他有什麼本事。但為什麼包括海外和港澳同胞的十五萬人會被邦家吸引呢?

責任都在中國政府。在邦家營運的「十年裡,每在一個省市有新開業或有慶典活動⋯主席台上一列站著:中央各部委的領導、全國人大的領導及各省市地方政府的官員。他們在台上剪彩、講話、表態、支持,極力為邦家這個民營企業描金畫彩,吹捧邦家公司的租賃業務是開中國租賃業務的先河。」

他們在訴求書中特別點了多位為邦家站台背書的高官和國家領導人名字,包括 :中紀委委員張鳳樓、中國保健協會秘書長賈亞光、原中央黨校校長李君如、中央黨校政策研究室主任周天勇、兩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周鐵農和陳昌智、廣州市長萬慶良、全國政協副主席阿不來提和阿不都熱西提、商務部部長助理俞建華。另外廣東省長黃華華還特別下達過支持邦家租賃的重要批示。他們說蔣洪偉妻子趙靜,就特別會拉高層關係,人說她「在北京有N個乾爹」。

行賄媒體和官員超過十億人幣

據邦家受害人投訴說,邦家發達的手法是大肆行賄。收買媒體和官員都有價碼:各級媒體記者出席邦家活動,每人紅包三千元。在廣東,官員為邦家站台出場費,高達一個人數十萬元,如果在現場發言講話的,報酬更高。在汪洋任廣東省委書記後,邦家輸送廣東官場的利益高達十五億。有邦家前員工披露,有一年過春節,一位邦家高層裝了上千萬人民幣現金,從廣州開車到北京,以打點有關官員。

因此,香港的邦家受害人指責說,各級政府支持邦家十年,非法集資詐騙上百億,完全是官商勾結犯罪的結果,不僅許多高官有責任,另外工商、稅務、銀監、人民銀行及有關政府職能部門,對邦家註冊、領取證照給予審批方便,讓邦家公司掛滿各種合法執照、各種榮譽證書,誤導了十五萬邦家債權人,他們也要追究各自的責任。

在廣東當局二○一二年突然宣布邦家非法集資採取行動時,相關公安部門沒有做好資產保存,導至各地邦家資產被打砸搶掠及盜竊私分非法拍賣,使債權人資產遭受無法估量的損失。邦家高層管理人員在案發後轉移資金及捲款潛逃,公安部門也未及時採取行動,也令人懷疑某些公安人員有共犯之嫌。據說蔣洪偉妻子趙靜被抓了三次、放了三次,就與廣州市公安局經偵總隊一位徐中隊長有關。趙靜大量轉移資金,都知道她有北京後台,她是前副總理吳儀的乾女兒。

他們在訴求書中無助地泣訴道:「我們常常望天長嘆,茫茫不知所措。我們雖然是香港居民身份,但現已經是上了一把年紀的老人,我們已經沒有工作能力了,我們在香港是沒有退休保障的,我們的精神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我們今後靠什麼生活啊?」

案情升級為集資詐騙訂五月開審

若沒有中國官場各級官員的大力表態支持,邦家生意無法做大,也不會拉到十五萬投資人陪葬。但是邦家租賃可謂成也官方,敗也官方。據廣東方面知情人士說,邦家最後的失敗,就是敗在前廣東省委書記汪洋身上。汪洋欲十八大進入政治局常委,為了給自己製造入常政績,在二○一二年初發起一場廣東式打黑,即所謂「三打兩建」運動(打擊欺行霸市、製假售假、商業賄賂;建設社會信用體系、市場監管體系),要雷厲風行,突然襲擊,拿一些民營大企業祭刀,不按正常法律程序辦事。也是造成邦家的大崩潰的原因之一。

邦家老闆蔣洪偉被捕拖了兩年後,碰上王岐山的反貪風暴。案情有了發展。邦家案的性質,由原先的 「非法集資」,被廣州市檢察院升級為「集資詐騙」。非法集資最多判刑十年,蔣洪偉年輕,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但是集資詐騙,最高可以判死刑。而且,已初步訂於五月五日在廣州開庭審判。據說中央黨校一直為蔣洪偉撐腰的周天勇,已被監控。

邦家的受害者獲知,當局想讓醜聞快些了結,但並未打算為十五萬受害人(其中已有八十至一百位老人去世,他們是死不瞑目的)追回債務。受害人集體聘請的律師甚至受到當局的打壓,他們對審判結果不敢抱有希望。

受害人已經向中央巡視組遞交了報告,兩年來四處奔波,調查邦家巨額資產的去向,了解蔣洪偉犯案的某些涉案人的動向,其中三個核心人物,就是蔣妻趙靜和兩個情婦,她們掌管邦家龐大的資產財務。其中一人張岩已被拘,另一位攜款四億逃往美國。全案最重要的角色趙靜還逍遙法外,她妹妹已在重慶被抓。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