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反蔡旺旺到反服貿
作者: 蔡詠梅

專題

更新於︰2014-05-08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中共資本從蔡衍明旺中集團到服貿協議大舉進攻台灣,欲控制台灣媒體和經濟,太陽花學運領袖洞悉其奸,一路為台灣自由民主戰鬥成長,三月學潮並非偶然發生。


●台灣親中旺旺集團在大陸賺了大錢,蔡衍明(圖)在中共支持下
收購中國時報等媒體,引起台灣人不滿,是這次學運重要背景。

這次太陽花學運震撼國際社會,顯示了台灣年輕一代對共產中國染指台灣陰謀誓死抵抗的決心。其實中共的黑手早已經通過執政黨和在大陸有生意的台商伸進台灣,這次台灣太陽花學運的領袖就是為了捍衛台灣新聞自由,與中共在台灣的言論喉舌——旺中集團交手,一路戰鬥而成長起來的。

以賣米果起家的台灣商人蔡衍明一九九二年開始在大陸發展,生意越做越大,現已是台灣首富。二○○八年蔡買下中國時報成為媒體大亨後,因旗下媒體親中共的強烈色彩及老闆蔡衍明對編務的霸道干涉,導致台灣學術界、社運界及學生與他的強烈摩擦,衝突不斷,並引發聲勢浩大的反媒體壟斷運動。太陽花學運期間,學生與民眾對蔡衍明旗下的中時和中天電視相當反感,曾有十六個團體到中天電視抗議抹黑學運。學生與他結下梁子是從蔡衍明買下中時那天開始。雙方恩怨由來已久。

蔡衍明從黎智英手中搶走中時

太陽花學運撤出立法院後,台灣東森電視台政論談話節目《關鍵時刻》推出的專題節目《米果戰學生》爆出一個驚人的內幕消息說,當年中國時報賣給蔡衍明,有對岸中共干涉的結果,因為要阻止一貫反共的壹傳媒老闆黎智英買下中國時報而讓在中國經商賺錢的米果商人蔡衍明意外得手。

資深媒體人黃創夏在節目中披露說,二○○八年中國時報創辦人余紀中的兒子余建新在遭遇金融海嘯後撐不下去,要把中國時報賣掉。當時第一個買家是與中國時報競爭多年的聯合報系,創辦聯合報系已過世的王惕吾的四子女親自上門,要買,但余紀中遺孀說余紀中和王惕吾鬥了一輩子,把中國時報賣給聯合報系,她以後會無臉去見泉下的丈夫,交易遂作罷。然後是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出價購買,已談妥,但「突然國共平台那邊傳回一個消息給總統府和行政院 ,說很多人不喜歡看到黎智英拿掉中國時報」。

黃創夏說,馬英九和當時的行政院長劉兆玄都不想管此事,一個政務委員自告奮勇說他願意來溝通,此人到處另找買主,最後找到人在杭州的蔡衍明。蔡衍明馬上與余建新通了一道電話,二○○八年十一月二日乘飛機回台灣,從機場直接坐車到中時報社,從黎智英手中搶走了中國時報,隨後蔡衍明也收購了中時擁有的中天電視和中國電視(中視)。當年台灣已有報導說,蔡衍明橫刀奪走中時,正值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首度訪台灣的敏感時刻(陳於2008年11月3—7日訪台),懷疑交易背後可能有兩岸密商的黑幕。

王毅表態國台辦大力支持旺旺集團

《關鍵時刻》這一揭秘最令人驚奇的是,國民黨政府對中共要阻止黎智英收購中國時報竟然予以積極配合,並未覺得對岸干涉台灣內部的媒體事務有何不妥。據在台灣清華大學教書的天安門學生領袖王丹說,副總統吳敦義曾親口對他說,你們反共,而我們是共產黨的朋友,因此我不能支持你。有人指責今天的國民黨賣台,是紅藍一家,恐怕不是空穴來風。現在看來,黎智英的壹傳媒籌備多年的壹電視一直向中嘉網路洽談,欲在其有線電視上架,但始終不能成功,導致資金空轉,最後黎智英不得不將壹電視賣給年代電視台,很可能也有北京在幕後發功,以阻止黎智英的電視台在台灣開播。

由此可聯想到,蔡衍明以台灣人身份可入股香港亞洲電視,而香港商人王維基的港視卻拿不到牌照,這種怪事也應該與北京的意見有關。

蔡衍明收購中時的生意完成後,台灣《天下》雜誌曾發表一篇報導《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我們」是指蔡衍明的米果旺旺集團,「主任」是指當時的中國國台辦主任王毅 。該報導這樣寫道:

媒體業不景氣,商人卻大手筆搶進,為的是什麼?賣米果出身的蔡衍明,想怎樣靠賣新聞賺錢?旺旺集團內部刊物的一張照片,勾勒出他心中的策略。

旺旺集團在大陸發行的內部刊物《旺旺月刊》,去年十二月號出現一張醒目官式拜訪照片。其中蔡衍明挺直背脊,以身體三分之二坐姿坐在沙發上,雙手緊握放在大腿,另一邊坐的則是國台辦主任王毅。

不到兩百字的短文中,敘述去年十二月五日下午六時,王毅接見蔡衍明的過程:「會談中,首先由董事長向王毅主任,簡要介紹前不久集團收購台灣《中國時報》媒體集團的有關情況,董事長稱,此次收購的目的之一,是希望藉助媒體的力量,來推進兩岸關係的進一步發展。」

王毅當時的回應是:「如果集團將來有需要,國台辦定會全力支持。不但願意支持食品本業的壯大,對於未來兩岸電視節目的互動交流,國台辦亦願意居中協助,」《旺旺月刊》上寫著。

要求編輯不得批評馬政府和北京

天下雜誌報導說,以往蔡旺旺的影響力只達大陸地方層級的官員,但「媒體大老」的新角色,一下子就讓他躋身大陸中央層級。蔡衍明想的就是要將媒體的影響力化為cash(現金),讓旺旺在中國大陸的地位更形穩固。

獲得中國官方的承諾支持後,蔡衍明在美國《富比世》發布的二○一二年台灣四十大富豪排行榜,以八十億美元淨資產,首度登上台灣首富寶座。蔡衍明發達了,但素負盛名的中國時報卻淪陷了。

余紀中時代的中國時報具有很強的自由主義色彩,黃創夏說,報館可以容納藍綠左右,記者編輯有很大空間。但蔡衍明這個未讀過大學,眼中只有金錢,見官則矮三節的惡俗商人,自恃財大氣粗,對手下的員工沒有平等待人的尊重。黃創夏說,他掌握中時後,對報館員工作實行嚴苛的紀律管理,記者不但要會寫文章,還有會唱旺旺歌,背旺旺條例,過年尾牙聚會,要按單位唱名後排隊進場,各單位主管,包括總編輯總主筆等要上台去唱旺旺歌跳旺旺舞,領抽獎要先背旺旺條例,以表示對旺中集團的效忠。在當今民主自由講人權的台灣,一家媒體集團的新聞工作者的尊嚴居然被如此踐踏,斯文掃地,也算咄咄怪事!

蔡衍明以媒體作為結交兩岸權貴以賺大錢,及打擊私敵的工具,因而嚴重干涉編輯自主權,曾公開要求編輯部不得批評馬政府和北京。報紙發了批評馬英九的文章,編輯就被他痛罵。蔡衍明常蠻橫地下令要修理某人,因為太無理,主筆寫不下去,蔡衍明就由寫作班子代寫,寫了要主筆簽名認帳,不簽就炒魷魚。中國時報發了一篇文章稱中國海協會長「陳雲林是C咖」(C咖,意思是三流角色),蔡衍明認為得罪了他的朋友陳雲林並傷害了他本人,而撤換了總編輯夏珍。新新聞副社長陳東豪說,余紀中時代的自由主義精神在中國時報已蕩然無存。

有良心的記者紛紛辭職。一位在中時工作十六年的記者黃哲斌辭職後發表文章痛斥蔡旺旺說,自從外星來的異形入侵中時後,「記者變成廣告業務員,公關公司與廣告主變成新聞撰稿人,政府與大企業的手,直接伸進編輯台指定內容,這是一場狂歡敗德的假面舞會;花錢買報紙的讀者,卻不知道自己買了一份超商DM與政府文宣。」

用媒體打擊異己手段卑劣下流

太陽花學生與蔡旺旺結怨始於二○一一年的旺中欲併購中嘉案。台灣各界對正在醞釀中的這宗媒體交易非常警惕,他們擔心已有中國時報和中天電視和中國電視的旺中集團,如果併購了十二個頻道和十一個有線電視系統的中嘉集團,將會成為台灣無法制約的獨大媒體霸權,並可能使得隱身在旺中背後的中國勢力進入台灣,危及台灣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以及台灣的民主制度。據說當時因怕旺中拿到中嘉後得罪旺中無法上架,連親綠的一些電視台都不敢出言批評。因此社會大眾、文化界、學術界,以及朝野反響相當激烈,從而觸發了聲勢壯大的反媒體怪獸運動。這次太陽花學運的核心人物,如林飛帆、陳為廷、黃國昌在反旺中媒體怪獸運動中非常活躍。因社會反響過大,台灣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最後未批准這宗併購案。

蔡衍明利用手中的媒體作為他個人打擊異端的工具,手段非常惡劣下流。民進黨立委蔡宜津因在立法院發言中反對旺中集團收購中嘉集團,蔡衍明下令中天中時從早到晚修理蔡宜津,對蔡加以恐嚇,國民黨立委羅淑雷看不下去,出來指責蔡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蔡衍明竟然成立一個狗仔隊跟蹤羅半年,甚至偷偷爬到她家屋頂,拍攝她的室內生活照片,以圖抹黑恐嚇她。

第二件事是蔡衍明在二○一二年一月二十二日在華盛頓郵報發表對他的專訪中說六四天安門沒有死人,還說中國是民主的,台灣輿論大嘩,又掀起新一波反旺中運動。學者紛紛表態予以譴責。以「錢衷時」(前中時的諧音)為筆名的一位中時記者在自由時報發表文章《蔡六四,先別報告主任》披露說,蔡衍明「親中、極統」,接受《華盛頓郵報》專訪,是由旺旺集團安排,報紙與電視台未曾被諮詢過,目地是為中共洗白。錢衷時痛心疾首說道:蔡六四的專訪「彷彿傾盆大雨,加速沖刷掉這份報紙六十年老品牌累積的信譽,更進一步讓記者們在同業前抬不起頭、在採訪時被採訪對象消遣,更不敢奢談媒體最重要的影響力:監督政府了!」

蔡衍明為此勃然大怒,竟然懸賞一百萬要找出這位「錢衷時」是誰,最後查出是中國時報言論版資深主編蔡其達,立即炒了蔡其達的魷魚。

學運從反旺中與蔡戰到太陽花

被稱為這次太陽花學運戰神的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和中研院副研究員黃國昌為此波反旺中運動的主將。當時黃國昌與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瞿海源等一批學者在《蘋果日報》發表「向淪為極權化妝師的蔡大亨說不」的聲明,抨擊蔡衍明淪為中共傳聲筒。

黃國昌因而成為旺中集團抹黑打擊對象。蔡衍明收集了黃國昌在媒體和網上發表的反旺中的一百六十一篇文章,他先找黃國昌來談話,黃不理他,於是製造了一宗抹黑事件,說黃國昌發動的反旺中遊行是用錢買來走路工充場子,然後在旺中媒體上對黃國昌瘋狂地口誅筆伐。但最後被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找到一張照片,發現在向走路工發錢的現場有時報周刊副總編輯林朝鑫在場,這一事件根本就是旺中集團自導自演,然後栽贓黃國昌的賊喊作賊的鬧劇。蔡衍明最後被迫承認所謂走路工事件是無中生有。

《關鍵時刻》主持人劉寶傑和台北市議員梁文傑指出,蔡衍明的旺中集團正是中國經濟如何綁架台灣自主權的一個活生生例子。正是蔡衍明對記者的控制,對新聞自由的箝制,以及他經營媒體的路線和方針,使台灣學生意識到中國經濟滲透到台灣的可怕後果,一旦簽了服貿,然後是兩岸貨貿,中國資本大舉入台,中國對台灣的控制絕對會比今天中時集團的行為更強烈百倍。對台灣前途種種憂慮不安和恐懼使得學生必須走出來反對服貿協議。

當年余紀中為中時的題辭是:自由民主愛國家,開明理性求進步。《關鍵時刻》的嘉賓都說,如果中國資本控制了台灣,台灣人自小珍惜的這些價值就一定會喪失。他們說,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學生學者為捍衛台灣這些價值,從反旺中開始相互認識集結,他們與蔡旺旺一直作戰到現在,經過歷練和成長,鍛煉出一副鋼筋鐵骨,最後在太陽花學運開花結果。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