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肉炸彈迎賓:習總脫險
 
人肉炸彈迎賓:習總脫險
作者: 陳破空

熱點新聞

更新於︰2014-05-07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開國安會,強調十一個「安全」,其實只要一個政治安全:一黨專政的安全。恐怖高危地新疆襲擊頻仍,不去反省民族政策的根本缺失,只祈求於高壓。


●習近平4 月27 日底視察新疆邊城喀什,戴維族花帽。

今年四月十五日,中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召開首次會議。當日,是前中共改革派總書記胡耀邦的忌日,當局卻隻字不提胡耀邦。而胡耀邦,也是習近平父親習仲勳生前的知音、摯友。

提政治安全,習近平善於造句

在這次會議上,善於造句的習近平,又開始造句,提出「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這個造句表明,中國的「國家安全」概念,與其他國家不同。其他國家的國家安全,通常指的就是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的安全,中國的「國家安全」,指的卻是政府的安全。

「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習近平繼續造句。所謂「以人民安全為宗旨」,繼續打人民旗號,分明是幌子。中共治下,從「人民共和國」到「人民政府」,從「人民代表大會」到「人民大會堂」、從「人民軍隊」到「人民法院」,從「人民銀行」到「人民幣」⋯⋯其中,何曾有人民?

所謂「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不過是順便一說,文革之後,經濟發展,成了中共阻礙政治、社會、人權發展的擋箭牌。在習近平的造句中,真正的要害,在於「以政治安全為根本」,換言之,政權的安全,才是習近平心目中的大計。

習近平造句,一口氣說了十一個「安全「:「構建集政治安全、國土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科技安全、資訊安全、生態安全、資源安全、核安全等於一體的國家安全體系。」用十個「安全」來掩護一個「安全」:政治安全,就是一黨專政下的一黨安全。

百般掩護,但習近平還是忍不住說了實話:「我們黨要鞏固執政地位」,「建立集中統一、高效權威的國家安全體制。」意思就是,堅守一黨專政,獨裁到底。


●習近平4 月30 日離開新疆當日晚上,烏魯木齊火車
站發生人肉炸彈恐怖砍人大爆炸。3 死73 人傷。

促上合會防變,要求將領表態效忠

四月十七日,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別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安全會議第九次秘書會議上,中國公安部長郭聲琨特別提醒與會六國(包括俄羅斯等):要「預防顏色革命重演。」換言之,中共不僅要加意看護自己的獨裁統治、政治安全,還提醒它的狐朋狗友,那些專制或半專制的政權,要加意看護它們各自的獨裁統治、政治安全。在這裡,北京再度表明心跡:決意對抗人民、對抗文明世界,反動到底。

四月二日,包括七大軍區、空軍、二炮和武警部隊在內的十八名司令員或高級將領,在《解放軍報》集體表態,擁護習近平;四月十八日,又有十七名大軍區級的副職高級將領,在《解放軍報》集體表態,支持習近平。這些表態,表面上對外,實際上對內。與其說是表態,不如說是被要求表態。

這種表態政治,為毛澤東之後所僅見。解讀得淺一些,是習近平模仿毛澤東,大樹特樹自己,緊抓軍權;解讀得深一些,是習近平對軍隊不放心,沒有安全感,因而有意測試各路將領的忠誠度。這也是政治安全,習近平個人的權力安全。

訪問歐洲發醒獅論,弄巧成拙

習近平在多次內部講話中,提到蘇聯解體、蘇共垮臺,痛感蘇共「竟無一人是男兒。」他總結的原因和教訓是,蘇共黨員「理想信念動搖了。」要求中共黨員堅持「理想信念」。

但習近平心中應該有數,如果他說的這個「理想信念」,指的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或馬克思主義,中共黨員早就動搖了,而且,根本不可能恢復,按照習的邏輯,那就活該亡黨亡國了(亡中華人民共和國)。如果他說的這個「理想信念」,指的是既得利益,那麼,中共黨員並沒有動搖,也不大可能動搖,按照習的邏輯,就該高枕無憂了?

然而,腐敗亡國,因執著既得利益而亡國,是歷代專制王朝的規律和宿命。在明知共產主義理想不可能恢復的情況下,到頭來,習近平恐怕也只能像江澤民和胡錦濤一樣,以既得利益為號召,打造全黨團結,同心一氣。於是,不可避免地,中共將繼續陷入腐敗與反腐敗(前者出於維護政權的需要,後者出於權力鬥爭的需要)的惡性循環。一手縱容腐敗,一手懲治腐敗,一出自導自演的雙簧戲。二元悖反,前路不明,焉能不亡?

受腐敗政權拖累的中國,怎麼說,都絕非一頭「醒獅」。但不久前,習近平訪問歐洲,卻大肆吹噓:「中國這頭獅子已經醒了,」還說:「但這是一隻和平的、可親的、文明的獅子。」且不說,前路渺茫的中國,要說像獅子,也仍如睡獅一般,繼續夢遊,大做白日「中國夢」;就讓周邊國家來評價,要說中國是一頭獅子,那一定是暴力的、可怖的、野蠻的獅子;要是問藏人和維吾爾人的感受,更是如此。

在國外唱完「醒獅」論,回國後的習近平,卻憂心忡忡地強調「政治安全」,莫非是說:醒來的獅子不安全?

辭別新疆日,烏魯木齊爆炸送行

四月下旬,習近平前往新疆考察,要求當地武警要像「戚繼光打倭寇」一樣對付維吾爾人。此說,犯了大忌。倭寇,指明朝時,騷擾中國沿海的外國海盜。習的比喻,無形間流露其潛意識:維吾爾人是外國人而不是中國人,新疆,果然是新拓展的邊疆?別人的「東土」?習接見新疆軍區某紅軍師時,又說:「要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明目張膽地鼓吹血統論,顯擺「太子黨」、「紅二代」的本錢。這些話不是一時之失言,而是他的價值觀的深層偏見和文化局限性的亮相。

就在習近平結束考察、離開新疆的當日,四月三十日,在新疆烏魯木齊火車站,發生砍殺和爆炸事件,據稱,有人在火車站出口持刀砍殺、並以人肉炸彈方式引爆烈性裝置,導致至少三人死亡、七十九人受傷,現場斷手殘肢遍布。這是維吾爾人給習近平的下馬威、抑或送別禮?極具嘲諷意味。

在此之前,四月十八日,在中越邊境,正當越南當局要將截獲的十六名中國維吾爾人強制遣返廣西時,維吾爾人從越南員警手中奪過槍支並掃射,導致越南員警二人死亡、十幾人受重傷。交火中,也有五名維吾爾人被殺或自殺。

聯繫這起跨境血案,與三月份發生在雲南省昆明火車站的砍殺血案。寫照的是:在中共的極權高壓治疆政策下,維吾爾人已經活不下去,爭相偷渡出走。中國有古訓:「窮寇勿追」,「圍三缺一」。中共卻緊追不捨,不給維吾爾人留下哪怕一條活路。於是,血案頻頻,人命累累,都因中共的殘暴和愚蠢而起。中共的政治安全,以人民的不安全為代價。就事故處理而言,各國通例,無不以負責官員問罪,撤職查辦,但是,從王樂泉、張慶黎到張春賢,都未曾對政局失控負責,更未受到懲罰、處分。好官我自為之,只升不降。

中共動輒給維吾爾人扣上「三股勢力」的帽子,其實,論這「三股勢力」:民族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暴力恐怖勢力,中共本身,才當之無愧。中共治疆無方,導致維族與漢族的彼此敵視、隔離,是為民族分裂;中共扼殺維吾爾人本身的宗教信仰,強加無神論,強制漢化、赤化,是為宗教極端;中共奉行「主動出擊,重拳打擊,就地處置」的血腥政策,是為暴力恐怖,國家恐怖主義。所謂「三股勢力」源頭,盡在中南海。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