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恐怖與茉莉花
作者: 桑 普

專題

更新於︰2011-05-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  香港一名少女挑戰警方搜捕,到處噴塗艾未未的畫像,表示對艾未未的支持。(蘋果日報)

 

  今年二月十九日,茉莉花「散步」運動正式展開,中共相當恐慌,但卻羞於啟齒,唯有默默行動,製造紅色恐怖,颳起失蹤狂潮:一方面循線調查,寧枉勿縱,妄圖粉碎一切可能動搖專政的「散步」苗頭,大量被中共懷疑跟「散步」有關的人士「被失蹤」;另一方面不論那些人有無實際參與,中共都悍然以此為藉口,趁勢大舉搜捕異見作家和維權律師,企圖撲滅星星之火,但卻不知道中共本身正是一大袋高濃度酒精,一旦撞破表皮,終將引火自焚。

  回顧這次「紅色恐怖」浪潮下的牽連人士名單,可謂觸目驚心,是六四學運和法輪功事件以來的最大規模政治打壓。昔日針對劉曉波、胡佳、高智晟、譚作人、趙連海等人的暴行,都是以「公然單挑、逐點擊破」為原則。現在卻不一樣了,改以「低調軟禁、集體失蹤」為策略,發起真正的「紅色恐怖」行動。時至今日,至少二十六人被刑拘,兩百多人被軟禁,三十多人被失蹤。在異議作家方面,輕則有如廖亦武被禁止出境十五次,重則有如劉賢斌(因批評豆腐渣工程和不滿譚作人與黃琦陷獄而被重判十年)、冉雲飛(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被正式逮捕)、艾未未(因所謂經濟犯罪而被失蹤多日,至今音訊全無)。廣東網絡作家野渡、紀錄片製作人何楊、作家許暉等人也同樣「被失蹤」。在維權律師方面,北京的江天勇、滕彪,上海的李天天,廣州的劉正清、劉士輝、唐荊陵也同樣「被失蹤」多天,疑似被國保人員以無牌黑車強制帶走。連同仍被監視居住的北京律師唐吉田、廣州律師吳鎮琦,他們堪稱為中國律師界的「八君子」,在紅色恐怖氛圍下,被迫犧牲個人自由。他們都盼望中國公民覺醒和奮起,要求中共落實《憲法》第三十七條,確保任何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再遭受侵犯。當中淌流著上訪者、拆遷戶、城管犧牲戶的血淚,更淌流著知識人、作家、律師的汗水。

  艾未未在《此時此地》一書中寫道:「我生長的年代是一個眾生普遍遭遇不幸的黑暗時代,他們生命的遭遇僅僅表述了這個時代的黑暗,只有黑暗的年代才會使有思想能力的人遭受磨難」;「沒有什麼戶外運動比向威權政府扔石塊更加優雅;沒有什麼混戰比那些發生在網絡空間的鬥爭更令人振奮」;「信息的自由獲取和自由表達是今天的特徵,有了互聯網,人作為個人存在才真正開始了」。這些說法大致上恰如其分地描述了中國民間社會目前的處境:自由之花逐漸綻放,茉莉花香飄逸四方,縱使前方荊棘滿途,衝破牢籠指日可待。

  在記錄艾未未為譚作人與成都公安對峙的紀錄片《老媽蹄花》中,我們看到了演技精湛的公安對抗正直無畏的公民。在艾未未的藝術作品《葵花籽》中,我們再度體會到只有當公民個人自我反省,團結行動,個人的力量才不至於無關痛癢。同樣地,只有當越來越多中國公民關注中共新一輪「紅色恐怖」暴行,從冷漠邁向圍觀,從圍觀邁向參與,從零散邁向團結,每棵葵花籽才能在發揮個人自由和尊重他人權利的同時,真正改善中國制度與文化,為未來的憲政民主打下堅實的基礎,那麼暫時在「紅色恐怖」暴行下犧牲人身自由的勇士,也會含笑稱慶。

二○一一年四月十日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