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石景山公安局「馴獸」記
作者: 陳雲飛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04-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上台宣稱要將權力關進籠子裡,將猛虎關進籠子有如馴獸。許志永等人權捍衛者就是一批馴獸師。作者自稱業餘馴獸師。本文記錄他一次馴獸經歷。


●中國至少數百萬的各類訪民,年年月月奔
波於求公道的途中,經常遭到執法部門的
打壓迫害,全球沒有第二個這樣的政府。

古語「苛政猛於虎」,意思是暴政比老虎還要兇猛,權力不受制約就要害人。想要有所作為的習近平先生一上台就誓言:「將權力關進籠子裡」。「將權力關進籠子裡」的過程就是我所指的「馴獸」。

「馴獸」有風險,入行需謹慎。是刺激?是使命?從「十八大」以來,熱衷於「馴獸」的人們從北到南,層出不窮,就在這一年,被抓捕的有名有姓的人權捍衛者總人次已不計其數。不完全統計,許志永、丁家喜等新公民運動宣導者就有幾十人被捕。廣州的張聖雨從參與新公民運動以來已被行政拘留了八次。

二○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開始,許志永、丁家喜等因「馴獸」掉入虎口陸續被審。這官方的懲罰,在我看來,卻是對他們的「表彰大會」及「控訴大會」。沒有這審判,全國人民還不知道「良心犯」們為國家的民主自由做了那麼多可歌可泣的事呢。

聲援許志永現場兩次被抓

二十二日,我有幸「配合」政府在石景山區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外,參與了這空前盛會。儘管參加只是片段,但從這些片段(警車密佈,便衣林立。隨意粗暴排查、抓捕、拘留、遣送⋯⋯)似乎這兒是滴水不漏,銅牆鐵壁。為什麼?無非害怕人們知道真相、傳播真相而已。

我在現場兩次無故被抓。一次在法院西南門外對面路口,043615警官抓捕我後,非法搜身,沒收了我包內的廣告單及兩張向國務院提起資訊公開的申請表。不給沒收條,我警告他們,不給,我將控告他們。他們回答「你愛哪裡去告就去哪裡告!」。然後強制用公車送我到久敬莊。我不是訪民被久敬莊拒收。

放我到法院門口,中午十二點過。找043615警察無果,便和剛好碰見的西安訪民康素萍女士喬裝打扮進法院探聽許案情況,隨後接受了幾家媒體的採訪。下午近四點,我們正在等庭審結束見律師時,一紅衣便衣又無中生有要查我身份證。被拒後,又將我帶到一警車附近。警察檢查我身份證向領導匯報後,第二次放了我。

兩次抓捕,小嘍囉們都是喜笑顏開,感覺又立了功,但我被釋放,他們白忙。因我想不妨礙接著兩天參加趙常青、丁家喜等君子案的旁聽,故沒及時找有關部門給個說法。

二十四日下午,確認不能參加丁家喜案的開庭了。我撥通110,投訴043615警察,要督察們幫我要回我的東西或沒收憑據。110告訴我,讓我到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履行我的權利。這樣我下午趕到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

見到督察,讓我把訴求再說一遍,然後讓我等,他們調查後回復我。

十五分鐘過去,又是十五分鐘過去,沒結果。我讓路人給我拍照紀念。這時門衛已將進出的小門關上,不能進公安分局了。我仍隔門讓門衛電話問結果。回答仍然是等。我索性在大門口臺階上坐下,上網玩「推特」。有一兩個進出門的警察問我啥情況,也有個領導模樣的人來詢問,我和門衛都做了解釋。讓我到公安分局信訪接待處去等,我來到信訪處。一會,接待的接待我。又等一會,警察帶我到一接待室。他說他是督察,並要我身份證,複印了給我。

審問室:沒收手機做筆錄

複印後,八角派出所的一警察和二排進來要求我跟他們走。我問督察:怎麼回事?督察解釋沒有什麼,讓我到派出所等。我被帶到派出所已是五點四十。進門我就被帶到禁閉區一候問室內,由xf0085協警看守我,禁止隨意活動。我提出抗議,為什麼要限制我人身自由。沒人理我。這時也才發現肚子有些餓,今天從早絕食已十個小時了。我想起帶的熬好的中藥該吃了,就對協警說,我要去找開水吃藥。他說管不了那麼多,他只負責看我不讓我隨便亂走。我見他冷冰冰的,與他說也白說,就想衝出房間逃出禁閉區。然我錯了,一道要密碼才能打開的門,將我隔在地獄。只得回到候問室拿起電話撥通110,投訴了八角派處所對我的非法限制。

剛投訴完幾分鐘,兩個編號各為043482和088×××的警察氣勢洶洶衝進來,把我強制帶到搜查室對我說:「你涉嫌擾亂社會秩序,我們現在要對你採取強制措施。請配合我們,把手機全部交出來。」

「我配合你們打造我,哈,你們就儘量地表揚我嘛,我Hold得住。」說著我把我手機,背包裡的東西一一點給他們。一個二排搜了我全身。之後他們把主要物品做了登記,用我的指紋將物品全存進存放箱。我讓他們出個暫扣憑據。他們拒絕。

警043482:你在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門口涉嫌擾亂辦公秩序,現在我們要給你做筆錄。

我答:我擾亂什麼辦公秩序了?我到北京石景山公安分局,是找督察投訴並索要回我的東西或沒收憑據。我在那裡等了近一個半小時,而且都是督察讓我等的。不但沒等到結果,卻等來你們新的處罰。

警043482:你打橫幅就擾亂辦公秩序了。

我:我打什麼橫幅?喊冤?叫屈?抗議?

警043482:你包上貼的。我們有監控錄影,你不承認也沒有用。

我:哈哈,你說我包上那「為人民服務」的廣告啊。這是我攬業務養家糊口的看板呢。人們看到我這廣告,需要擦皮鞋的可以找我,打官司需要公民代理的也可以找我。對了,有時「馴獸」還特別有用。如這違法,你去把「中南海」門口那個標語也砸了,那一個還大些。

警043482:你能跟那個比?

我:怎麼不能比。「為人民服務」大可以建國立業,小可以養家糊口。只能讓「中南海」的大佬們「為人民服務」,不能讓小百姓「為人民服務」?

警043482:不管你怎麼說,說你擾亂了就擾亂了。要處罰由不得你說。現在我要給你做問詢筆錄。

我:你們有這麼大權力,想處罰就處罰。但我也有權利投訴你們、行政復議乃至行政訴訟你們。

警043482:你的所有權利都不影響我們先對你處罰。

警員重複:這裡我說了算

說實在的,我這時有短時間的猶豫。一方面,我非常想他們拘我,從去年圍觀「小安妮讀書事件」以來別人都拿「獎」了,我什麼都沒有,很是嫉妒。有了這拘留,也跟北京警方建立了業務關係,今後就可以經常走動。另一方面,這大過年的,我答應過八十歲的老母親二十六號一定回家團年,且到北京也沒敢告訴她,更別說到北京幹什麼事。去年因五一二地震及前後警方對我的圍捕已讓她憂鬱成老年性癡呆症,這次能挺過去嗎?我最後還是決定把一切交給上帝吧。我只有禱告!

我:那我要求你們給我一個書面的傳喚書。

警043482:不給。我們只是口頭傳喚。

我:沒有這書面傳喚書,如果我對你這次傳喚不服,我用什麼憑據來提起復議與控訴呢?你不給,請你向你上級匯報,我要求給一個書面傳喚書。

警043482:不用匯報了。現在我說了算。

我:問詢或辦案你們規定需要兩個人在場,你一個,又違規了。

警043482:我都十九年警齡了。我一人可以了。

我:王立軍,王局長工齡是多少?你的光環沒有他多吧?有明確規定,而且我還要求你們全程錄音錄影。

警043482:這裡我說了算。

我:那我申請你迴避。你在辦此案中已多次違規違紀。

警043482:迴避不批准。再說一次這裡我說了算。

我:你應該報你上級領導批示,如你要強行做,這也是你的權力,但這是非法的,你將為此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說著,警043482不顧我的忠告,假裝正經地宣讀起我的權利和義務的法律文書來。

我:我抗議!我不會回答你任何問題。你做事還是要留一手,向王立軍局長學習,說不定還能保你性命及全家。

警043482:抗議無效。你不回答也不影響我們處罰你。

我:那感謝你們石景山公安分局的打造「表彰」。當拘留五天的請拘十天,當拘留十五天請獎給三十天。

接下來,我還是沒有做到全部不回答。在問我職業時,我回答主營綠化,業餘「馴獸」。在警察問「什麼馴獸」?我特別對「馴獸」做了前述解釋。又問我的政治面貌,我回答「黨員」。警察輕蔑地反問「你還是黨員?」我答:「如假包換。我是【垮桿黨】黨員兼總書記。好好待我,我跟習總是同級別的呀。」

具有十九年警齡的043482警察

警043482自娛自樂地、自言自語地很快做完筆錄。他遞給我看,並說沒問題就簽字劃押。還問我知不知道怎麼簽,說寫上「以上筆錄我看過,與我所說一致。」再簽上名及年月日。我心想,全國派出所我進了近三十個,我會沒學會簽字?我更沒告訴他,我最成功的簽字是○九年圍觀譚作人被捕後的筆錄簽字是「周永康,法盲!以上筆錄屬實。×××」,而且當場用推特直播出去了。

看筆錄除了我回答的兩個問題外,其他的都是警043482自問,然後自答地寫上「不語」。我接過筆寫上「我今天無任何違法行為。我合法權利:要求書面傳喚、兩個辦案人員在場辦案及要求警043482迥避等都被非法剝奪。以上筆錄屬實。×××」。

具有十九年警齡的043482警察,拿著他自編自導的「問詢」筆錄得意洋洋去領賞去了,而我被xf0085協警帶到另一看守室,禁止我隨意進出。我索性告訴他,你們自己看守好啊,我睡覺了。說著我打起了呼嚕。

不知過多久,我正白日夢中(說共產主義還真實現了,全世界都向中國政府豎起大拇指⋯⋯)被043482警察叫醒,說讓我收拾好東西。我迫不及待地問是準備去拘留所還是看守所?他沒有吱聲回答我。等我收拾好東西,他又把我單獨叫到一候問室,關上門。

警043482:你被沒收的廣告單你可以再做,資訊公開申請表也可以在網上再列印嘛。

我:都可以再辦得到。但我為什麼要再去辦呢?要辦了,你們警察一不高興又給我沒收了怎麼辦?!

警043482:為這點事,你花這樣大的精力,值得不?

我:從我個人短期的經濟效益來說,好像不合算。但是從長遠地來說,對我,對你乃至對所有知道這事的警察都受益無窮。

警043482:瞎扯。

我:我就是要讓十九年工齡的你及所有知道這事的警察明白,想怎麼幹就怎麼幹無法無天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納稅奴們在你們隆隆的鐵蹄聲中正在甦醒,事無大小均需在法制軌道上運行。王立軍、薄熙來,乃至「康師傅」,走到今天的地步,就是缺少監督,缺少從小事做起時沒有人警醒他們。

你的法律知識沒有王立軍優異!

像我這樣小人物幹不了大事,可小事我盡力地快樂地沒有負擔地做了一件,就如釘在滾滾車輪前一排排釘子中的一粒。很多人瞧不起訪民,認為他們文化低、自私、散沙一盤,可誰又曾想過,就是他們衝在第一線與搶他們生命財產的豺狼在肉搏呢?他們每一個守住了自己的也就守住了大家的,是他們用血肉之軀在築成一道又一道「人權」捍衛之牆。孩子是寵壞的,政府是慣爛的,權利是主動放棄的,苦難是在所難免的。近一個世紀,我們祖輩、父輩、我輩的前半身,觀望、徘徊、得過且過、搭便車,結果呢?還是冉雲飛先生說得好:不期速成,日拱一卒。

警043482:你們這樣執著,有用嗎?你看看許志永還不是被審了嗎?

我:民主有如果實,她總要瓜熟蒂落。三年、五年,三十年、五十年,這對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中華民族一定能分享這「福利」,重要的是我在快樂地、盡力地而不感到是負擔地在做。你以為審許志永是他的恥辱,是對他的懲罰?NO,這是他的光榮,是對他的表彰。審判現場的陰森恐怖、如臨大敵,不正說明有司的不自信。這無異於給晚期的癌症病人說「死」的感覺。

警043482:你是律師?

我:不是。公民代理。業餘馴獸師。

警043482:我是政法大學畢業,又有十九年的工齡。無論從專業,從實踐,法律方面知識應該比你更全面。

我:這個我相信。但是你懂的法律專業知識都是用來約束老百姓的。而對於你們辦案中是否守法、你們領導給你們下命令辦案的法律專業知識,我想你們是法盲級別的。你那些所謂法律知識應該沒有王立軍局長優異,你比中國政法大學的青年教師法學博士滕彪強、比法學博士許志永強、比大律師張思之強。滕彪律師證被吊銷了。許志永被捕判刑了。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