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向霧霾宣戰?
作者: 鄭恩寵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04-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專家指出,要讓空氣和發達國家一樣好,每年GDP只能在百分之一至三間溫和上升,但中共當局仍把追求高速GDP當作命根子。保權超過保護人民的生命。

全國「兩會」於上月結束,從李克強作的《政府工作報告》,看出中共似乎在打一場突圍戰,但事實表明習近平還是擺不平。習強調:「凡屬重大改革都要於法有據,都要高度重視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發揮法治的引領和推動作用,加強對相關立法工作的協調,確保在法治軌道上推進改革」。駱家輝離開中國前認為,中國未來取決於司法獨立和言論自由,其關鍵是有一支活躍並獻身的律師隊伍。中共是否會在此類問題上讓步?未來必然充滿太多的未知數。

七年中完成七十多部法律改革?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闞珂表示,中國現行有效法律二百四十三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涉及的法律就有一百三十部和法律決定七部。

其中需新立法的有二十多部,需修改或廢止的有四十多部。闞珂表示,有些立法項目較明確,有些則需要根據改革的進程繼續研究立法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現到二○二○年,全面完成三中全會確定啃下三百三十多項改革「硬骨頭」,還有七年時間。

闞珂表示,本屆人大在七十多件立法中,有五十多部已列入了立法規劃和今年的立法計畫,還有二十多部還未列入。已被列入規劃、計畫的法律並不等於在七年中就能如期完成立、改、廢。

中共建政六十五年才立了二百四十三部法律,要在今後的七年中完成七十多部法律的立、改、廢,可行性有多少?習近平至今未表示《憲法》需大修,即便完成了七十多部法律的修訂,中共仍處於違憲和無序的「改革」狀態。

孟學農「炮轟」官場假學歷

全國政協常委、前北京市長和山西省長孟學農,在「兩會」間接受《北京青年報》專訪時表示:「有些人讀什麼博士?圖虛名,招實禍。真想建議中組部把這些博士招來,考一下,(最近揭露)好幾個貪官都是『博士』」。孟一向言行謹慎,這次卻發出怒吼。

國人一向質疑習近平、李克強、李源潮、劉延東副總理,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的博士文憑的真假?中共現任二十五位政治局委員,至少有五位博士,其他近三分之二擁有碩士頭銜。中共官場「博士部長、教授市長」多不勝數。習近平會在任期內帶頭公開中共官員的假學歷?帶頭公示自己家族的財產?幾乎很少有人會認為,這是可能的。

據《中國青年報》三月十日報導,許多地方政府首長是全國人大代表,每人帶一大幫人「參會」:黨報總編,電台、電視台、官網的老總,相關部門負責宣傳的官員,還有負責領導會外生活的人。對此,習近平還是視若罔聞,鼓勵各方大張旗鼓堅守輿論陣地,對宣傳系統的老虎和蒼蠅,習還是睜一眼閉一眼⋯⋯

向霧霾宣戰:保空氣還是保政權?

儘管李克強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我們要像對貧困宣戰一樣,堅決向污染宣戰」。人們要問,李克強究竟是向誰宣戰?首先面臨的是要GDP還是要好的空氣的兩難選擇。中共同大氣污染的「宣戰」,早在二十多年前就開始。

在「六五」計畫的第一年,一九八一年就設立了中國環境監測總站,「七五」計畫就明確提出:「力爭使大氣環境品質有不同程度的改善」目標。從那時起,中國治理大氣污染已三十三年。在三月「兩會」記者會上,環保部副部長吳曉青說,應該讓GDP為環境付出代價。環保部多位負責人多次提到,要治理好霧霾每年至少要投入一點七萬億元人民幣,時間七十年以上。先不論中共今後能否每年拿出一點七萬億元,但可以肯定,到二○二○年的七年間,習啃不下這項「硬骨頭」。

中山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吳覺認為,在現有的技術條件下,GDP增速和減排的有效性是相斥關係,如果要讓空氣和西方發達國家一樣好,就必須使每年的GDP在百分之一至三之間溫和上升,如果仍追求高速發展的GDP,恐怕在十年內環境還會進一步惡化。

反觀中國污染最嚴重的地區恰是經濟發展最快地區,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去年的GDP 增速均達到或超過百分之七點七,二零一四年又提出百分之七點五,甚至更高的目標。GDP高速增長似乎成了中共政權合法性的「命根子」,要十三億國人的好空氣,還是要一黨專制的政權?這是兩難的選擇!

排隊三小時,看病三分鐘

全國人大代表、呼吸疾病專家的鍾南山院士,在三月兩會記者會上說,公立(公益)醫院,醫務人員收入的百分之八十得不到制度的保障,只能靠醫院或醫務人員八仙過海自想辦法。改革三十多年,「經濟成就」的錢不知花在何處?或許是給貪官拿走,或是所謂的「經濟奇跡」從根本上是場「空城計」。鍾認為,患者到醫院排隊三小時看病才三分鐘,稍有點名氣的醫生每天要看五十個病人,醫院靠開藥多、檢查多來掙錢,解決醫護人員的收入,醫患關係怎麼可能改善?

據統計,近年來每年的醫患暴力糾紛約二千起以上,本次全國政協醫務界九十名委員,連署要習近平立法保護醫生。人們要問,中國的記者、教師等每年都受到大量暴力傷害,是否需要一個個專門立法?全國政協醫務界的委員就有九十名,但律師界的委員卻不足九名。

在今日中國,中共官員的命要比百姓貴重,他們可以重醫師輕法治,導致政協中的醫務界委員比律師界委員高出十倍之多。北京市檢察長池強,在人大北京代表團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時說:「二○○一年以來,中國每年刑事犯罪案在四百萬起以上,破案率為百分之四十至五十,除已破案的外,每年有二百萬被害人無法從被告人處獲得賠償⋯⋯」。

二○○九年,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等八部委已聯合出台《關於開展刑事被害人救助工作若干意見》,但現實中猶如一紙司法「白條」。若習近平真有法治思維,從今起中國律師每年需增加二十萬名以上,每個律師一年中能為十個被害人提供較優質、完善的服務,使被害人能獲得國家及時的救助是法制社會最基本的要求。

維穩費國防費佔中央財政近半

財政部長樓繼偉在三月兩會記者會上說,今年八千零八十二億元(8082億)國防費佔中央本級政府支出的百分之三十五,這個比例看起來挺大,但中央本級支出在全國財政支出中的佔比只有百分之十五。對於公眾關注的每年「維穩費」超國防費的問題樓繼偉作出回應,他說:「中國在公共安全方面的支出很複雜,包括武警部隊,公檢法以及其他很多內容。這部份支出增加,除了正常運轉所需經費外,還有改革帶來的支出費用」。

此次,樓繼偉只報出中央支出的「維穩費」只有二千二百多億元,顯然大份的「維穩費」是由地方各級政府分擔。

人們質疑:一、中央財政收入佔全國的百分之七十五,而支出責任僅為百分之十五,僅國防費、維穩費就佔了中央財政支出的百分之四十五,中央政府還有多少財力投入環保、醫改、教育等民生?二、各級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佔全國的百分之二十五,其中「維穩」支出就佔了百分之四十左右,還有多少能投入民生?現全國僅居住在城鎮危舊房、棚戶區的居民就有一億多人,他們何時才可入住新居?唯一的出路,可以想像各級政府的「土地財政」、「血徵」和「血拆」,將繼續下去。

中共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陳錫文在兩會記者會上強調,不能再用賣地來實現可持續發展,任何一個政府不可能通過賣地來獲得收益,實現可持續發展。兩會上,民主黨派民進中央的提案提出,截止二○一○年底,全國普通高中債務高達一千六百億元⋯⋯

無論從哪個角度分析,習的改革即缺法(治)又缺錢,無疑在七年內是難以啃下三百三十多項改革的「硬骨頭」。

香港普選、「佔中」與駱家輝

此次兩會,無論是李克強的政府報告、還是張德江所作的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和俞正聲在政協會上的報告均不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以往胡錦濤、溫家寶主政十年的兩會,年年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看來香港二○一七年特首的普選難以達成共識,中央政府的表現是絕不讓步,泛民中缺乏溫和派的權威人物,或許將導致「佔領中環」的行動無法避免。

習近平最終是否會採取鄧小平那樣的動武手法?誰也無法預測。若習作出讓步,必然會引起中國內地居民爭民主、爭自由的信心,對現行體制是極大的挑戰,但這種可能性很小。現包括上海在內的各地居民在傳聞,屆時中央政府會中止內地居民到港「自由行」,癱瘓香港經濟來施壓反對派。但內地居民仍可通過第三地轉道香港,台灣和全球華人也會更多到港圍觀、購物和旅遊,使中共狠招失效⋯⋯

駱家輝作為美國駐華大使,離開中國前,作了兩場告別演講。他認為「中國會有一個偉大的未來,但是能否發揮到極致,取決於一個中立及令人尊敬的司法體系,活躍並有獻身精神的律師,充滿智慧的領導層,但更重要的是尊重法治」。對於駱家輝的善意建言,習近平能否接受?人們並不看好,中共將面臨著兩難的選擇,一是蘇共「亡黨失政」的路;二是台灣民主轉型的路。

習近平是否真正接受「法治思維」並「確保在法治軌道上推進改革」?人們應有耐心給出時間——習認為是七年,會成功啃下所有改革的「硬骨頭」。

(二○一四年三月十八日,寫於上海)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