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奇帆突向富豪宣戰
 
黃奇帆突向富豪宣戰
作者: 姜維平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04-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黃奇帆在北京兩會拋出「富人空手套白狼」論,要求徵收財產轉移稅,向富豪宣戰開炮。語出驚人,一時間輿論譁然,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正當黃奇帆陽奉陰違,飽受海內外與論批駁之時,一年一度的「兩會」在北京召開,作為薄熙來「大徒弟」的重慶市長黃奇帆,忽發奇想,語出驚人,拋出「富人空手套白狼」的言論,要求徵收財產轉移稅,仿佛他自已不屬於富人群體,並代表全國的窮人,向富豪宣戰開炮。一時間輿論譁然,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主持重慶市政十三年的不倒翁

據報導,這位留守山城,已被張國清和劉偉圍困的「掛牌市長」黃奇帆,在人大會上向富人們「開火」時這樣說:我國這三十年來富了的人——絕大部分都是空手套白狼搞來的錢;他們整天都在害怕,哪一天共產黨睡醒了,老百姓被激怒了,會向他們清算;所以當他們掙了個缽滿盆滿時都是忙著跑路。我以為凡是要投向海外的資產都應作一個資金是否合法的調查,不合法的資金一律上交國庫,合法的海外投資也要收稅。

大家知道,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絕大部分都是富人,可以說,非富即貴,甚至是轉移了財富的「外國人」或華僑,有關這些人的身份問題,已有許多文章披露,筆者從不懷疑。黃奇帆自二○○一年開始任重慶市副市長,○九年升任市長。迄今十三年時間裡,先後歷經六屆市委書記,特別是在薄熙來下台後,黃奇帆仍在市長位置上至今未倒,被稱為政壇「不倒翁」。即使是清官,也難入窮人行列,他代表的是地方既得利益集團,已是任職末期,為何要反戈一擊,翻臉不認人?

原來,黃奇帆向富人宣戰的原因,有點像薄熙來「兩會」上對胡錦濤的逼宮叫號,都是一個落魄的官員面臨「雙規」而發出的絕望吶喊,他從薄熙來倒台後的形勢變化,特別是副市長劉偉的任命,「兵工少帥」張國清的空降,以及地方「改革委」組員的排名有序,看到了日益不妙的前程,仿佛是困在海岸上找不到船的遊人,聽到了暴風雨前的雷聲,黃深知等待他的,如果不是與薄熙來做獄友,而是回上海抱孫子,都是被利益集團所徹底拋棄,不如絕地反擊,喊它一嗓子,叫你老習顧忌底層民意而放他一馬,這說明阿黃的確是明察秋毫,深謀遠慮。

從來都是重慶奸商的「保護傘」

回顧阿黃的所謂政績,不外乎是「土地儲備」,「房產稅試點」,「廉租房」,「六年半買房」,等等,其中重慶的「土地財政」已證破產,否則不會叫原財政局長劉偉忽任副市長;「六年半買房」成了畫餅充饑的騙局;而「廉租房」引發的商品房價格「雙軌制」又滋生新的腐敗和欺詐而停工,黃的得意之作,只剩下「房產稅試點」一項,這就像黃奇帆的一條內褲,僅夠遮羞,偏偏在「兩會」上,有名人對黃奇帆展開新一輪的圍剿,據《新京報》披露,今年兩會明確了推進房地產稅立法的消息,不過,原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聯辦財經研究院院長許善達,在一個論壇上表示,「房地產稅」三年內難以出台。他認為,二○一一年開始在重慶、上海試點的房產稅已經失敗,已經被本屆財政部、建設部廢棄。重慶、上海的模式已經被財政部新領導否定。同時,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是房地產稅,與重慶、上海試點的提法不同,也是對重慶、上海房產稅試點模式的否定。甚至有政協委員在今年兩會期間呼籲叫停上海和重慶試點房產稅。總之,黃奇帆的「內褲」被扒下來了,他如何能不急中生亂?

為了轉移人們的視線,也為了搞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小把戲,黃奇帆搖身一變,把自己包裝成了窮人的代表,向富豪宣戰,並且回溯歷史,全面強加給改革開放後的富人一頂「黑帽子」,稱他們絕大多數是「空手套白狼」,但他忘記了,官商勾結是中國官場,商場的潛規則,的確有一些人是靠行賄受賄,貸款倒地而發家致富的,但如果追究責任,首先應劍指貪官,不論是在大上海,還是目前在重慶,黃奇帆扮演的都是奸商「保護傘」的角色,否則,他不會千方百計地掩蓋谷開來殺人的罪行,黃奇帆奉薄熙來之命,越界跑到四川成都抓捕王立軍,用意多有托詞,但歸根到底都是利益之爭;海伍德自上個世紀就拜倒在谷開來的石榴裙下,奴顏媚骨,甘當「洋面首」,還不是為了錢?他後來敲詐薄家而引來殺身之禍,也是歸咎於錢;王立軍,黃奇帆愛官如命,曾給「薄騙子」當狗使,出盡洋相,也是因為權力離錢最近。

詆毀富人言論激起民企家憤怒

如果有人說,筆者曾受薄熙來冤獄迫害而存私人成見,不妨讀讀加拿大《家園新聞》的報導,其在引用了黃奇帆向富人們「開炮」的言論後,羅列了線民「紅葉」的質疑:「土改時的打土豪分田地,建國初期的公私合營以及人民公社化是不是也是空手套白狼,向富人開炮?領導者們怎麼不想方設法去堵法律的漏洞,不讓這些利用權勢的蛀蟲大撈不義之財和財產轉移呢?還有網友「公道者」認為:一般人空手套不到白狼,只有李鵬、王震之類官員家族才能空手套到白狼。該媒體說,中共「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做法一直受到極大爭議,是貧富差距愈演愈烈的根源。因此,網友「魯迅的朋友」認為,黃在兩會所言只是用來安撫百姓,能夠說出這句話,或許就是他不倒翁的原因,百姓對官的要求真是太低了。

其實,黃奇帆在別有用心地自我開脫,即使是在「唱紅打黑」的年代裡,黃奇帆鄙視的是不順從薄熙來的彭治民,李俊之流,他與自己曾扶持的一些老闆明來暗往,打得火熱,否則,民企大亨季某怎麼敢把給王立軍的「致敬電」發在網路上,黃市長如何又敢與王立軍一起站在直升機和裝甲車前示威?而包括徐明,季某在內的民企老闆贊助公安局的所謂「員警英烈救助基金」,就多達一千萬,這正是他們大搞地方武裝的經濟基礎,一切風光之舉,都與阿黃有關。

在筆者看來,大多數的富人,包括移居海外的一些大富豪,儘管有各種缺點,但多是勤勞致富,也應盡了納稅的義務,黃奇帆否定大多數,不科學,也不合適,徵收所謂「財產轉移稅」更是異想天開,以重慶為例,薄王抓捕的六百四十個「黑社會」,「黑老大」,沒幾個人有偷漏稅的問題,這說明他們通過稅源幫助了窮人,至於兩極分化是官員「近水樓臺」,貪占揮霍稅款造成的。如果公安局不買激化社會矛盾的「裝甲車」,「摩托車」,「紅雨衣」,不建「女子騎警隊」,「091專案組」,「國賓護衛隊」,不緊跟基辛格放「臭屁」,不出版「讀點經典」,不唱「紅歌」,不種「銀杏樹」,等等,剩省下的錢,就能幫助無數的窮人翻身。

所以,黃奇帆最後的哀鳴,與薄熙來在二○一二年「兩會」上的表演一樣,是弄巧成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據瞭解重慶的新聞界人士透露,黃的詆毀富人的言論充滿血腥味,激起了一些民企老闆的憤怒,他們正在整理有關阿黃的以權謀私的罪證,也許猛料的披露,會撕下他的偽裝,讓他變成「裸官」,站在鏡子前,轉圈丟人:黃不屬於窮人,他富得流油,他的親友,不是國企高管,就是留洋的學子,和薄熙來一樣,他將被利益集團拋棄,身敗名裂,贓款盡失,而向富豪宣戰的「壯舉」,不過是「丁字褲」隆起的部位,只是崩裂前誘人的一線。二○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於美國。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