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攬九權,有名無實
作者: 曉 鳴

中南海

更新於︰2014-04-0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的頭銜已九個之多,所有新設中央小組均未經法序,自命超級小組長,頭銜之多顛覆反對個人崇拜的黨內共識。肅貪沿用文革;通知取代法律,工作組代替司法,全無現代法治跡象。整周長期秘而不宣,足顯其掌控能力之不濟。


●3 月27 日法國總統奧朗德在巴黎愛麗宮會見習近平夫婦。
習在法國講話:拿破崙說中國是睡獅,現在這獅子醒了。

全國人大政協今年年會在北京閉幕,並無改革氣象。台上黨政要員座次分明,神情凝重,報告人照本宣科,台下代表奉命聆聽鼓掌,分組學習討論;七常委分頭下組督查,上下配合認真真走過場。今年人大未見有審議表決任何涉及改革的法案,代表投票只為通過各項報告。國家立法機構如此開會可謂當代世界政治史上的奇觀,類同者僅朝鮮金氏王朝一家。

局勢很嚴峻 當局很恐慌

然而現實卻不任由中共擺佈。今年北京警方格外緊張,不僅重兵佈陣街頭圍堵訪民;還不分晝夜在互聯網刪貼禁言,查處「造謠」者,追捕在京採訪的民間記者。儘管如此,仍擋不住有人在天安門前自焚抗議,也保不住門樓上巨幅毛澤東像不被污損。

恐懼氣氛延至會場內,開幕式悼念三一昆明砍殺受害者,人人心有餘悸,加之首都地區霧霾未散,見證著當前中國社會矛盾激化、經濟模式不可持續之殤。會議對突發馬航失蹤及克里米亞危機無動於衷,凸現中國人大在內政外交上毫無決策權的尷尬。

國際媒體除關注中國軍費兩位數字增長外,對北京兩會極少報導。美國《紐約時報》和《華爾街日報》等中文網聚焦馬航和烏克蘭問題。在美國的公共電視台及街頭報紙上,幾乎看不到中國兩會的畫面和報導。

年年人大會 領導走秀場

中國各級人大自成立起就是共產黨和政府決策的「橡皮圖章」,下崗黨政官員獲取豐厚待遇的福利院,近年更成為中共黨內外權貴的俱樂部,離工農大眾越來越遠。毛澤東獨裁一生,還找過幾個工農模範進中共政治局當擺設,如北京工人倪志福和大寨農民陳永貴。如今別說政治局,就是在人大政協,昔日工農的表面風光也早已蕩然無存,二者結合的新階層「農民工」成弱勢群體,不僅備受盤剝,子女也被歧視。

官媒兩會報導以習總常委為中心,創逐日摘編他們在各組發指示新招,內容無一涉及預算分配、反腐要案、民族政策等國家大計,連戶籍歧視、強制墮胎、強佔土地、官員財產公示、香港普選等輿論關注問題也未見探究,津津樂道習總回顧下鄉經歷,紀委王書記說愛看韓劇等。兩會嚴肅性還不如民間研討會,發言之空泛虛偽與美國國會上的激烈論辯相比,如同兒戲。

黨媒及假港媒全方位展現自己集黨的喉舌與宮廷傳聲筒於一體的厚顏無恥,造神鼓噪比毛時代有過之而無不及,吹捧面擴及七常委。黨八股深入報告決議,除繼續堅持鄧理論、江代表、胡發展外,又要求「全面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毫不掩飾中共及其總書記凌駕人大和法律之上的制度特色,宣示效忠前任不逾矩。有此等制度保障,習自然不願改弦更張,無權無勢國民卻因此難逃苦海霧霾。

反腐打啞謎 權鬥暗洶湧

周案是今年兩會一大懸案。人大會前,政協發言人對記者問及周永康下落應答說「你懂的」,引發外界期待會重演兩年前溫家寶記者會批薄一幕,為周案揭底。未曾想,李克強閉幕記者會,眾多外媒記者竟也配合當局,始終回避提周案,足見當局封口功夫無所不用其極。

周前常委被中紀委軟禁數月,其秘書黨、石油幫、政法系的眾多親信先後被拉下馬。媒體獲許揭露的周公子點滴惡行,就已上演了中國宮廷買官賣官、衙內淫威、後宮權鬥的傳統戲碼,及中共政壇警匪一家、殺人越貨,官商勾結、中飽私囊的當代「文明戲」。

兩年來的幾乎所有反腐成果都表明,這是一場習近平發動的為報十八大前薄周阻其上位一箭之仇的報復性內鬥,意不在救黨國出污泥,而在保自己穩大位。何以見得?抓貪官不赦冤民為證。薄被判刑後,蒙冤者未得平反;周家貪贓枉法敗露,受害者仍系囹圄。今不如昔。當年平反冤假錯案在先,才有改革開放。

過去坊間有關薄周勾結阻撓習接班的傳聞,今天看來,件件言之有據,皆源自二○一二年二月王立軍私入美國領事館,曝露中共高層權鬥求生醜聞。有媒體剛剛披露,王立軍又被加刑五年,活罪難逃。

習宣稱依法反腐,實際是靠中紀委削弱政法委,意在黨內維穩,抓人、拘押、調查全不顧法律程式,選擇性辦案,矛頭專攻薄周黨羽,而不及其餘歷任貪腐常委。今日中國在習總治下,黨爭內鬥之黑暗,司法制度之不堪,官方輿論之逢迎已超乎前任。

經濟簡政放權 政治集權獨裁

今年政府報告說,將「簡政放權作為本屆政府開門第一件大事」。有人因此推斷私人企業可擺脫困境。但我與在京的商界人士通電話得知,業界不信政府承諾,認為仍在玩「收收放放」遊戲,當局擔心一放就亂,不可能放棄國企壟斷。上海自貿區試點未見起色,也佐證國內外商界對習李經改誠意仍存疑慮。

此次簡政放權與歷次精兵簡政不同,減的是審批項目,放的是審批權。黨政機構不僅不精簡,反而在擴張,公務員待遇遠高於社會平均水準。黨政機構人多了,事少了。拿官餉的中共喉舌回應線民批判,論證中國公務員待遇低,要求提高到發達國家水準,公然以謀私自肥為榮。

政治上,習逆改革而行,繼續越過立法機構授權為自己攬權,在兩會前一周宣佈自任中央網路安全領導小組組長。兩會剛過又宣告,自任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副組長為兩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和許其亮,未見國防部長常萬全在列。莫不是要削弱其他軍委成員之權,強化主席獨裁?

習的頭銜已十個之多,所有新設中央小組均未經國家立法程式,習自命為超級小組長,頭銜數遠超國際共運史上任何以為當政的共產黨總書記,直追前蘇聯「勳章大王」勃列日涅夫,顛覆了中共在毛澤東死後反對個人崇拜的共識。習近平是中共歷史上最熱衷當小組長的總書記。

集權改革 有名無實

中共開國領袖毛澤東故作謙虛,宣稱只接受被大肆宣傳的四個偉大頭銜中的一個,即「偉大導師」。毛晚年甚至連國家主席都不准設,還寫信告誡江青「盛名之下,其實難副」。這並不妨礙毛想整誰就整誰的霸道,造就了數次被打倒還能復出的鄧小平及其貓論。鄧出山後,逼退毛欽定的華主席,拿下胡趙兩位不順服的總書記,僅憑一個軍委主席銜!本錢則是老謀深算和黨政軍資歷。

在毛鄧時期,未見有如習辦周這般拖泥帶水、整個退休貪腐常委數月還不點其名之怪狀。習肅貪仍沿用文革手段:發通知取代法律,搞運動威懾異己,派工作組督查貫徹;全無現代政治尊民意、行選舉、依法治跡象。

有人說,習近平集權未必是壞事,將有利深化改革。我看未必。習靠什麼接班?無非是黨國元老間的妥協,紅二代正統加政績平庸。即使在紅二代中論學歷及能力,習也未曾顯出有卓越之處,不服氣者如薄熙來者不乏其人。幸虧薄利令智昏,受辱下屬王立軍出逃美國領事館,才為習掃除薄周集團提供了機會。

獨攬九權 可用之人三五個

習在無開國強人背書下接過病入膏肓的黨國爛攤子,為國家計,他可選擇順民意撥亂反正,集思廣益開啟政治改革。這也是為什麼輿論對他上任之初訪深圳,而非如胡錦濤訪西柏坡,受輿論稱讚的原因。

習接班後以「夢想」忽悠國人,實則打壓網路言論、查辦周黨羽不遺餘力,越發顯示其在黨內派系格局中的軟肋。儘管從政多年,習在中央人脈和諸侯黨羽方面都不及薄周;早年做過軍委辦小秘書,習在軍隊仍無根基,傳言剛被拘的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是周同黨就是個證據。

習逆改革行集權,獨攬九權以削弱山頭林立的現存黨、軍、政法體系。但從他任命的各小組副職看,他的可用之人不過三五個。習不願與他人分享權力,卻選擇做孤家寡人。然頭銜多未必職權大,習整周長期秘而不宣,不能不令人懷疑,習是以集權掩蓋掌控能力之不濟。不過,共產黨政治的特色就是其命運的不可預見性,目前還看不透,習近平集權是大智若愚,還是小人得志。

(作者:北美資深新聞工作者)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