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八百右派要求道歉賠償
 
北大八百右派要求道歉賠償
作者: 俞梅蓀

大陸傳真

更新於︰2014-03-16 Print Friendly and PDF

二○一四年二月十三日上午九時,北京大學校友會「春節聯誼會」在北大農園餐廳舉行,四五百位老校友歡聚一堂,節日氣氛之濃烈而超過往年。由十多位校友的「右派維權請願」引發會場強烈反響。


●2 月13 日北京大學校友會「春節聯誼會」,十多位右派校友到場維權
請願,往年被排斥,今年引發會場強烈反響。右一為作者俞梅蓀。

物理系反右受難者王書瑤去年為「北大物理學科建立百年慶典」而作的《北大物理百年紀念什麼?》,敘述和反思其親歷慘烈的反右派運動。在「物理百年慶典」當日十月十九日,王書瑤在警方監控下回校參加慶典,被校辦副主任等五六人相擁劫持,欲散發的紀念文三百份被校保衛部的人騙走,被安排在體育館某房間坐等其送還,而未能進入會場,直至大會結束。

右派維權請願成春節會一道風景

今日聯誼會,王書瑤攜其作三百份到會場,物理系反右受難者沈志庸、博繩武等校友積極散發,校友們踴躍索取傳看熱議。

十時半,校友會副會長在聯誼會上講話之後,閻桂勳等三位反右受難者舉著冤牌,走上主席台。九十二歲沈克琦(原副校長,一九五七年任物理系主任助理)等領導都和閻桂勳親切握手。

八十二歲閻桂勳(數學力學系五二級)脖上掛著冤牌:「北大製造四十二年冤案毀我一生⋯⋯請主持正義的人對我的維權給予支持!」

七十八歲王書瑤(物理系五五級)舉牌「向右派雙賠:賠禮道歉、賠償損失。」

七十七歲紀增善(化學系五六級當時二十歲)舉著「北大罪滔天」的大塊白布黑字冤狀:

一九五七年,求學在燕園;恭逢黨整風,遵旨提意見;

不識釣魚計,真心又直言;被誣成右派,從此墮深淵;

身作牛馬使,命比雞犬賤;血淚相和流,二十又二年;

作倀害學生,北大罪滔天;為何還不肯,賠償與道歉?

三位站在主席台旁請願,校友們圍觀拍照,問長問短,「反右維權」話題成聯誼會的一道「風景」。

一九五七年,為響應毛澤東幫助黨整風的號召,廣大學生以天下為己任,揭示社會問題,表達民主願望。之後,全校八百多優秀師生被打成「反黨反社會主義右派分子」,均被開除,勞改勞教,趕出校門,其中三十多位自殺、勞改死、被槍殺。一九七九年,全被「改正」,但卻未予平反翻案。一九九五年起,燕遯符等十多位反右受難者校友,依法維權上書上訪北大黨政,要求「賠禮道歉,推翻冤案,發還蒙難二十二年間被扣押的工資並索賠。」

要求道歉賠償,校方不理、打壓

當年二十五歲畢業生閻桂勳,在反右運動中存在有爭議的情節,學校急於畢業分配,系領導把他當作「右派分子」發配到黑龍江,因為他堅持真理、堅持原則,決不作違心檢查,遭到更多的勞動改造和非人折磨。在抗爭四十二年之後,北大終於在一九九九年作出《關於對閻桂勳同志錯按右派分子對待問題的糾正意見》,但卻未給予公正解決。十多年來,他堅持每周到北大辦公樓前掛冤字牌上訪,討說法,要賠償,至今未果。二○一一年五月,閻桂勳上訪校長周其鳳被拒,在辦公樓大堂被學校保安員打傷,校方竟不承認打人而拒絕道歉。

每年春節校友聯誼會上,反右受難者們都向北大申述,呼籲校方道歉賠償 ,不僅未得回復,反遭各自所屬單位或街道辦事處的官方談話和警方的維穩監控打壓。二○○九年的聯誼會上被校長周其鳳拒絕接觸和愚弄,他們舉冤牌示威抗議。

春寒料峭,今年北大校友聯誼會上的反右維權請願活動,受到校友們廣泛同情和支持。時隔五十七年的反右派運動,執政者至今拒絕向慘遭劫難的五十五萬知識分子道歉和賠償,官方一直漠視受難者的訴求,打壓其發出的冤情申訴和正義呼聲。

正視和反思歷史,是民族復興的必經之路,是考驗執政者的重要課題,是當下收復民心的必要之舉,若僅靠那些政治運動的劫難倖存者——如今的一群耄耋老人疾呼,不僅聲音微弱,有失我大國風範,是我們民族的悲哀,也是時代的不幸。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