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集權,不做兒皇帝
 
習近平集權,不做兒皇帝
作者: 陳破空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4-03-1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習近平集五權於一身,改「集體總統制」為「個人總統制」。可見的由來是不願做胡錦濤式的兒皇帝,並防範周永康式的陰謀奪權。是否未來做蔣經國?不敢想像。


●胡錦濤(左)做了十年的
兒皇帝,情何以堪啊。

二○一三年十二月,習近平兼任「中央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組長;二○一四年一月,習又兼任「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這在意料之中。在內外輿論壓力下,原遭排斥的總理李克強,兼任這兩個機構的第一副手,據說決定出自高層的「最後一分鐘」。

習近平集權,打破「集體總統制」

實際上,這是習近平的第二次集權。第一次集權,從二○一二年十一月的「十八大」到二○一三年的「兩會」,習近平先後從胡錦濤手上接過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三職,比諸江澤民和胡錦濤,習接班,可謂迅速。江接班時,鄧小平仍兼任軍委主席,持續一段時間才交給江;胡接班時,江澤民仍兼任軍委主席,持續一段時間才交給胡。

一度被封為「中南海智囊」的清華大學「國情研究中心」主任、經濟學教授胡鞍鋼,曾在「十八大」前後,兩次跳出來,絞盡腦汁為君謀,論證所謂「政治局常委制就是集體總統制」,九個常委等於九個總統,七個常委等於七個總統,這種「集體總統制」,優於美國的「個人總統制」,是中國的「成功之道」、創造「輝煌十年」。——此論顯然有瓜分胡錦濤集權之嫌。

如今,習近平集五權於一身,一改「集體總統制」為「個人總統制」,胡鞍鋼夫復何言?於是,有人猜測,胡鞍鋼可能是周永康人馬,受周授意而為。世事無常,這個當年狐假虎威、徒有虛名的「中南海智囊」、高級御用文人,這一回,擦錯了鞋,若無新貢獻,將被習班子打入冷宮。

胡錦濤十年教訓:不做兒皇帝

從黨內而言,習近平接班,已經擁有黨政軍三大權力,為何猶嫌不足?而且,新設的所謂「國家安全委員會」與「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其多元職能,已經包含在現有的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書記處和國務院之中,為何疊床架屋,另設機構?只能說,現有的黨政軍架構,對習仍然是限制,他急欲逾越之。

如果說,習近平集權,是因為胡溫時代集權不夠,備受打壓的中國自由派、維權人士等,以及飽受迫害的西藏人和維吾爾人,斷不認同。中國的種種弊端,絕非因為缺乏集權,恰恰因為缺乏民主。換言之,胡溫時代之後,中國人亟需憲政與民主,而非集權與獨裁。

習近平為何反其道而行?問題還是出在黨內。胡溫時代,因江澤民弄權,架空胡錦濤,導致胡溫「政令出不了中南海」。胡溫雖下了很大功夫,拿下桀驁不馴、盤踞上海的陳良宇,但並未從根本上改變中央權力縮小的格局。

胡溫任內,地方諸侯勢力坐大,甚至大搞獨立王國。在西部,有薄熙來的「重慶模式」;在南方,有汪洋的「廣東模式」;在軍方,也有日益獨立、強硬且漫天要價的軍頭群體。尤其那個「重慶模式」,唱紅打黑,暗藏奪權玄機,瞄準最高權位,令中南海震驚。如果不是薄熙來一記耳光,打得王立軍叛逃美領館,這等篡黨奪權的陰謀,不僅可能不被察覺,而且可能上演得計。

習近平上台前,已經有兩重體會:其一,胡錦濤被江澤民架空、尤其軍權旁落,當了十年兒皇帝,那副窩囊相,讓習近平看在眼裡,自己不甘如此;其二,薄熙來奪權路線圖曝光,讓習近平驚出一身冷汗,須加意防衛自己的權力寶座。

周永康陰謀奪權是否屬實仍是關鍵

從重處置薄熙來之後,習近平又與王岐山聯手,追剿周永康,出於同樣理由:鞏固權力。同樣,以反腐為名,只是藉口,周的問題,仍然是奪權。其真正犯忌,是與薄熙來聯手,圖謀在適當時機以政變方式推翻習近平。這一樁,已眾所周知。另有兩樁疑案,至今撲朔迷離:

第一樁,薄熙來於二○一二年三月十四日遭到羈押,幾天後,三月十九日,北京傳出政變風聲,有人聽見槍響,後來盛傳:是周永康指揮其政法系統人馬,企圖發動政變,要救出薄熙來,後來與胡錦濤調來的某部解放軍對峙。據說最後由江澤民打電話調解,雙方人馬才撤退。

第二樁,二○一二年九月一日至十四日,作為中共最高權力接班人的習近平,忽然從公眾視線離奇消失,達兩個星期,到九月十五日,才重新露面。習近平為何消失?兩周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中國內外有諸多猜測。傳聞之一是:習近平為了躲避來自周永康陣營的暗殺。

以中國國情,小道消息比正規新聞更靠譜。如果政變或暗殺傳聞屬實,就能邏輯地解釋,為什麼習近平要把矛頭對準已經失去權力的周永康?這是習近平權力保衛戰的繼續,如果不扳倒周,就可能還有類似周的人物,採取類似手段,來威脅習的寶座。

目前,周案陷入膠著狀態,概因倒周與保周兩派相持不下。這兩年,中南海權鬥正酣之際,外國媒體先後曝光溫家寶、習近平家族資產;今年初,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又披露習近平、溫家寶、胡錦濤等家族在位於加勒比海的英屬維京群島擁有離岸公司,隱藏巨額財富。這些報導,固然反映,中共高層貪腐,人人有份。但國際媒體的「神通」,也讓人心生疑竇:在這背後,似有中南海內部有心人的放風和爆料,不然,國外資料,為何獨缺江系人馬?

習近平集權,將進將退何所為?

能不能最終法辦周永康?對習近平的權力基礎,是一個檢測和考驗。如能,可以判定,習手握實權;如不能,則證明,習權力不實,仍受制於政治老人。

黨內的撕裂,是習近平集權的起因,也是最佳藉口。然而,若是為了彌合黨內的分裂而集權,等於將中國共產黨的內部危機轉嫁給中國社會。讓中國老百姓為中共的權力鬥爭買單,何其荒謬而背時!

設若習近平集權,只是為了滿足虛榮心,「拿槍對娘兒們耍威風」,未免太淺薄。習心下羡慕普京,巴不得自己也能像後者一樣,大權獨攬、說一不二。問題是,普京是俄羅斯人民投票選出來的,自有集權的合法基礎與飽滿資本。習普豈能同比?

設若習近平集權,是為了當毛澤東第二或鄧小平第二,過一把獨裁癮,當一個大獨裁者,喜怒由己,為所欲為,不要說現實條件根本不可能,就算習真有那樣的企圖,就是開歷史倒車,逆流而行,一定會摔得很重、很慘,將比薄熙來摔得更重、更慘。

設若習近平集權,最終是為了幹好事,比如,推行政改,落實憲政,從根本上超越毛鄧,成為大陸的蔣經國,名垂青史,那麼,也可以把他的集權步驟解讀為必要的路線圖:首先集權,大權獨攬,當一個政治強人,才能一言九鼎,說變就變。對此。有人樂觀看待,筆者則謹慎看待,畢竟,超越現行體制、掙脫利益集團,對「紅二代」、「太子黨」出身的習近平而言,殊非易事,難以想像。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