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訓統治者:人民不會腦殘
作者: 許衍令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4-03-1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香港正處在乍暖還寒的季節。新聞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期的話題就是兩個詞——劉進圖、烏克蘭。

      劉進圖事件:卑劣的主謀者

先說說身邊的新聞界的聞人,一個行事低調的前總編輯,竟然禍從天降,上班途中,被兩個蒙面殺手連斬六刀。雖然搶救過了生死關,但是恐怖陰影仍然在市民頭上盤旋。二月二十八日《蘋果日報》刊登了作家梁文道的文章:「殺一個人就夠了」。 大致列舉近年來香港的傳媒人,被襲擊的事件如下:

一九九六年五月,時任《凸週刊》的梁天偉教授被人斬斷左前臂。當時,商業電台名嘴鄭經翰被人斬斷雙手和盆骨。商台為此提出過三百萬元的緝兇懸紅。 二○○五年,則先後有《蘋果日報》採訪車被淋天拿水(一種易燃化學溶劑),《壹週刊》記者被打;《東方日報》記者收到「報料」,到場後被人圍毆。接著兩年《明報》《蘋果日報》《新報》與商業電台還都收過含有「山埃」(劇毒的砒霜)粉末的恐嚇信。《明報》小型炸彈爆炸案,傷了兩名員工。二○○八年一月底,黎智英(《蘋果日報》老闆)的住宅遭到燃燒彈襲擊。 二○一三年六月,《陽光時務週刊》出品人陳平在雜誌社樓下被人用木棍襲擊。七月三十《AM730》社長施永青在駕車途中被人截停,鐵錘擊毀了他座駕的車門玻璃。

梁文道指出:「這一切案件可以總結出兩個共通點:一,它們全是針對傳媒機構和傳媒人的襲擊;二,它們幾乎全都懸而未破⋯⋯」。   

這類事件的性質,決不僅僅是普通的刑事傷害案件,其幕後的主謀之所以要僱傭黑社會職業打手及殺手來行兇,主要就是為了殺一儆百,要那些發出聒噪的傳媒機構和傳媒人噤聲!並試圖由此來製造成恐怖的靜謐,這才是這些完全沒有了人性,喪失了良知和起碼的對法律的尊重的主事者們所希冀的目的。

這是要具有多麼可怕的心態,多麼陰暗的心理,多麼卑鄙的念頭,才能做得出來的多麼凶殘的暴行啊。

凶案的主謀,說不定還是這個現代化都市裡的有頭有臉的人物,有權勢,有財富。他們相信虛偽的面具能夠掩蓋血淋淋的惡行。這類案件充滿了神秘和恐怖,是因為精心而周密的策劃,不僅僅可以順利地達到目的,還可以使得警方束手無策,根本破不了案。儘管接觸此案的警官都懷疑是「政治暴力」事件。他們無力無法對幕後主謀繩之於法。

希望人們相信對這些有異見並且在公開媒體上發出無情揭露,強烈質疑,憤怒譴責的傳媒人下手的出重金的主謀和身手敏捷的黑社會份子,最終還是會失敗的!因為你可以傷害他的身體,傷害他的家人,恐嚇了香港傳媒界,整體的香港人,但是,香港決不會變成只有一種聲音的社會。

劉進圖在遇襲兩天後剛剛度過危險期的深切治療病房中清醒地說:

「會繼續與新聞團隊並肩作戰!明報撐住!」這就已經宣告野蠻卑鄙,暴力行兇的破產。

我必須指出,我好奇的是:為什麼左派陣營中人,那怕是政黨領袖,工會成員,傳播媒體或者是任何左營的普通一員,卻從未聽聞有此類被暴力相向的個案呢?很多人對警方偵破此案,逮捕真兇,查出幕後主謀,然後繩之於法不存幻想,不抱希望。那是他們認為,即使是將兇手抓獲,兇手將辯稱,是因為不滿受害人批評北京而看不慣、氣不過,要施以懲罰而下手,純屬愛國義憤,個人一時衝動所為,決沒有受人指示——這樣,收人重金而行兇的案件,便可結案了事。案犯們收到的重金足夠他服刑期的「薪水」!

   烏克蘭:給中國當權派的教訓

再說烏克蘭。這單國際關注,涉及戰爭、革命的新聞。

報導說,「烏克蘭國會已通過決議案,決定在逃的下台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ich)一旦落網,將因他犯下的嚴重罪行交由國際刑事法院審判。同樣遭到當局通緝的前內政部長和前檢察總長也應交由國際刑事法院審判」。「二月二十四日,烏克蘭利沃夫防暴警察雙膝下跪,悼念死難者並向民眾道歉,表示後悔服從了不人道的政府命令,與普通民眾對立」。

以上兩則新聞給人們極大的教育和啟發,說明任何人做的任何事情都必須合乎憲法和人道,否則必定將受到法律的懲處和良心的譴責。   當年東德士兵奉命槍殺衝過鐵絲網逃往西柏林的青年一事,在德國統一後被提交法庭起訴,當時在法庭上該士兵辯稱是「奉命行事」,而「軍人是以服從為天職」的,因而聲稱無罪。但是這辯詞被法官拒絕接納,理由是:「你雖然奉命開槍,但可以把槍口舉高一公分從而避免了殺害一個年輕的生命!在這點上你是有罪的」!結果,該名士兵被判五年監禁,他沒有上訴,接受認罪和永遠良心的譴責!

可見,烏克蘭議會的決議充滿了自信,公正 。

回到中國,網民說:「中國離烏克蘭還有光年的距離。我們這兒看辮子戲,看韓劇,抗日神話劇,主旨是讓人腦殘。」「烏克蘭事件的幾天,首都基輔滿街路障瓦礫濃煙火光,抗議人群與警察衝突流血不斷,政府權力岌岌可危。即便如此,政府依然沒動用部隊開赴現場鎮壓民眾。——貪腐獨裁的總統雖可恨但卻是值得人們尊重的,他明白:部隊是國家的守護神,不是個人權利的看家狗!」

烏克蘭軍隊不是執政黨領導下的「武裝集團」,而是「不受任何黨派支配,更不能向人民開槍」的部隊。烏克蘭曾經是蘇聯的加盟共和國,比中國更早成為「社會主義國家」,但是他們不向人民開槍!他們是由有良知的人組成的軍隊!真正的人民軍隊,人民的子弟兵。他們沒有「黨指揮槍」的聖條!

據法新社報導:在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他的郊區大宅內,發現了極盡奢華的裝飾和布置及無數單據,這些單據證明這位年薪十萬美元的前總統,是怎樣盡情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

其中僅一張現金收據就高達一千二百萬美元,他那豪華莊園占地一百四十公頃,建有直升機坪、高爾夫球場,私人動物園等。其中一座建築物的造價高達七千二百萬美元,裝飾用的黃金吊燈四千萬美元,宴會廳及飲茶室裝飾用了二百三十萬美元。這位前總統,俄國的傀儡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偽君子,人民的蛀蟲,吸血鬼!他在俄國的庇護之下誓言維護烏克蘭的利益,而實際上是一個貪婪無度的統治者、無恥的政客。

所有專制反動反民主的獨裁者,幾乎無一例外的都過著窮奢極侈的生活。不管是國王或總統,皇帝或書記都一樣!列寧曾說,到了共產主義,將用黃金打造馬桶。可是,所有被人民驅逐的獨裁者都有一隻金馬桶。這對正在大張旗鼓反貪腐的中共政權,也一樣是一個嘲諷和教訓。薄熙來唱紅打黑,要青年為理想而奮鬥,背後卻是殺人越貨,男盜女娼,一窩黑幫。周永康這個一手掌握十三億人的生殺予奪大權的酷吏,內幕揭開,一樣天怒人怨。

亞努科維奇可能還在夢想有俄國的後台和軍事威脅,得以從輕發落,但是他低估人民的力量,普京可以國家的名義提出領土要求,亞努科維奇的命運,他會去自尋麻煩嗎?讓我們看看即將舉行的正義審判的結果吧!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