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連篇:提頭來見!
 
大話連篇:提頭來見!
作者: 吳潤生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4-03-1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昏天黑地,有毒空氣,
不能開門,窗戶緊閉。
毒氣致癌,不敢呼吸,
小康無康,生不如死。


●已經有六分之一國土被空氣污染所籠罩。有多少
官員的頭可以換來萬里藍天?北京一景。

近幾年來,首都北京極不爭氣,空氣污染越來越嚴重。這是網上流傳的一則民謠《霧霾》,嚴厲批判京津地區的空氣污染。

空氣「污染源」不清楚何以問責?

到北京辦事的全國各地領導幹部,面對北京市的霧霾,嘴上沒說,心裡不覺好笑:你們連自己身邊的污染都治理不好,還有什麼權威要求我們治好呢?

如果是水污染、土地污染,中央領導尚有辦法對付:可以喝外國進口的純淨水,可以吃「世外桃園」生產的糧食蔬菜。空氣污染就難以對付了。不錯,可以在辦公室裡、座駕裡安裝空氣淨化設備,可以到國外去訪問,到全國空氣潔淨的地方去視察。除此之外的時間,總不能在北京不出辦公室,不出座車吧?可惜,警車能夠驅趕人群,卻沒有驅散霧霾的特異功能,不得不望霾興嘆!

這些情況很讓中共中央和國務院領導尷尬,不能不下決心下狠心治理北京的空氣污染了。毫無疑問,這副重擔落在了北京市委、市政府肩上。於是,國務院與北京市政府簽訂治污責任書。當今中國從上到下喜歡復古,「責任書」改成戲劇小說中的語言,叫作「立軍令狀」。北京市長代表市委、市政府簽字劃押,慷慨激昂,立下「軍令狀」:完不成目標任務「提頭來見!」贏得了上下左右一片贊嘆之聲。

且慢叫好!

我們首先要問:空氣治理有無科學的可供檢測的硬性標準?如果沒有,仍然流於大話空話,最終必定是「大話西遊」,還談什麼達標不達標?原本「標」就不科學不具體不可檢驗,可以說「達標」,也可以說「基本達標」,根本無須問責,更不需要「提頭來見」。

據說,執政黨內對空氣「污染源」仍然爭論不休。是沙塵暴?是工業廢氣?是機動車尾氣?污染源的確認對於治污的追責問責關係極大。如果源自沙塵暴,那就是內蒙古治沙不力,北京的霧霾沒有治理好,責任在內蒙,無須北京市長「提頭來見」;如果源自工業廢氣,主要責任就在河北省的鋼鐵企業,得追究河北的責任,也無須北京市長「提頭來見」;只有源自機動車尾氣,主要責任才會落在北京市長的頭上。如今源頭尚弄不清,以後追責豈不更要打亂仗?如同中國的足球,踢來踢去,總是以失敗告終。

「提頭來見」,見誰?若是見老百姓,對不起,老百姓決不會手下留情,肯定刀起頭落。可惜,官員頭上的烏紗帽不是依靠老百姓的選票,官員無須來見老百姓。要見的是給他「委任狀」的中共中央。中共中央會不會來個「刀起頭落」呢?要回答這個尖銳的問題,我們也來個「借古喻今」、「古為今用」。

三國諸葛亮兩次提頭來見的故事

這個「古」就是《三國演義》,書中有兩次「提頭來見」的情節,兩次都是見諸葛亮。

一次是關羽提頭見諸葛亮。

赤壁大戰前夕,諸葛亮掐指一算,「今日操兵敗,必走華容道」。關羽主動請纓,要伏兵華容道,活捉曹孟德。諸葛亮來個激將法:「若令足下去時,必然放他過去。」關羽立下「軍令狀」:「倘若放了時,願依軍法!若曹操不走華容道如何?」諸葛亮也立下「軍令狀」。

結果是曹操兵敗華容道,關羽大義釋曹操。關羽回來,當著劉備的面向諸葛亮交差。諸葛亮依軍法辦事,「遂叱武士推出斬之。」劉備立馬阻止:「昔吾三人結義時,誓同生死,今雲長雖犯法,不忍違卻前盟。望權記過,容將功贖罪。」諸葛亮非但不殺關羽,還向劉備送個大大的人情:「亮夜觀乾象,操賊未合身亡。」意思是非關羽之過,乃天意不可違。

二次是馬謖提頭見諸葛亮。

故事出自《三國演義》九十五回。諸葛亮對部下曰:「今司馬懿出關,必取街亭,斷吾咽喉之路。誰敢引兵去守街亭?」言未畢,參軍馬謖曰:「某願往。」孔明曰:「街亭雖小,干係甚重。倘街亭有失,吾大軍皆休矣。」馬謖曰:「若有差失,乞斬全家。」孔明曰:「軍中無戲言。」馬謖曰:「願立軍令狀。」馬謖失街亭,諸葛亮揮淚斬馬謖。孔明斬馬謖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先帝在白帝城臨危之時,曾囑吾曰:『馬謖言過其實,不可大用。』」

諸葛亮因何不按「軍令狀」斬關羽?劉備講情時說得很清楚:劉關張三結義時,盟誓同生死。對諸葛亮來說,劉備是主子,是皇帝。主子的結拜兄弟豈能砍頭?諸葛亮因何按「軍令狀」斬馬謖?諸葛亮自己說出理由:劉備身前曾明確指示,馬謖不可重用。就是說,馬謖不是劉關張的心腹,不屬主子圈中的人。若換成趙雲,諸葛亮肯定刀下留人。兩個「軍令狀」,一殺一不殺,其中奧妙在於「黨同伐異」,若是同黨則護之(幸運的關羽),若是異黨則伐之(倒楣的馬謖)。

黨內有後台,何須提頭來見?

共產黨一黨專政,關係如同「父子」、「兒孫」、「同胞兄弟姊妹」。按共產黨老祖宗毛澤東的說法:「黨外有黨,黨內有派。」這個「派」,當年指的是「紅區派」、「白區派」、「毛派」、「劉鄧派」、「朱彭派」、「山溝派」、「國際派」。如今共產黨內雖然仍然存在這些派別的後代,但起決定作用的已經不是「後代」,而是「後台」:你若是中央委員,後台是不是政治局委員;你若是政治局委員,後台是不是政治局常委;你若是政治局常委,是不是總書記的心腹。即使你地位不高,只要直通政治局某個常委,無論立下什麼「軍令狀」,絕對不需要「提頭來見」,必定是「刀下留人」。

對北京市長的「提頭來見」,網上流傳這樣一則民謠:

北京市長念毒咒:治不好污染自提頭。

治污標準有沒有?標準可訂三六九?

北京污染查四周,河北內蒙踢足球。

房價暴漲誰追究?問責原本腳踏油。

北京市民要提頭,中共中央要挽留。

北京市長官帽丟,調任上海一把手。

仕途更上一層樓,二十大上當領袖。

頸上還是市長頭,領袖英名彪千秋。

(作者係獨立中文筆會會員)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