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進入總書記專權時期
 
中共進入總書記專權時期
作者: 曉 鳴

中南海

更新於︰2014-03-15 Print Friendly and PDF

兩超級機構非常規化和非國家化的頂層設計,開啟中共執政史上除文革以外的又一個非常時期,體現習對國內外形勢的判斷及其應對三板斧。紅後代特色鮮明:無法無天、專橫跋扈、藐視民意。


    ●美國國安會是總統屬下的諮詢協調機構。奧巴馬主持會議。

習近平權力架構已基本成型,標誌是他組建並自任一把手的兩個超級黨組(改革組和國安委),均以李克強為第一副手,加張高麗(國安委),張德江和劉雲山(改革組);中紀委的王岐山和主統戰的俞正聲不在列,可見腐敗深入黨髓,紀檢異常艱辛;民族矛盾和台港局勢嚴峻,統戰陷入困境。御用文人自詡的「常委總統制」特色被「深化改革」成斯大林式總書記專權制。

大權在握的習一隻手為廣大貪官洗澡,另一隻手重判舉牌要官員公示財產的反腐人士。官媒稱道的改革,如廢勞教所,改頭換面仍拘押訪民;城鎮化,戶籍歧視依舊;改計生,超生照樣罰款;清網絡,博客銳減。從不暗查貪官的CCTV,暗訪東莞色情業,再興掃黃風,疑似反腐受挫,捉雞圓場,轉移外界對軍內巨貪谷俊山的後台及周前常委案謎團的關注。

中共反憲政輿論攻勢亦現敗相,轉提二十四字核心價值觀,以「富強」為首,要國人「愛國、敬業、誠信、友善」,實則護黨保權。此後官媒批美國國務卿克里在北京與中國網民討論網絡自由是「好萌的表演」(環球時報),詮釋出中共自由觀是不許他人討論自由。

紅後代掌權,效法毛專權

兩超級機構的非常規化和非國家化的頂層設計,開啟中共執政史上除文革以外的又一個非常時期,體現習對國內外形勢的判斷,從其公開言論可見的要點:包括:腐敗已嚴重到將亡黨地步;輿論陣地已被「國內外敵對勢力」佔領;改革進入深水區,舉步維艱。

習的應對三板斧:一、倡民族復興夢和強軍夢,高調反日轉移內部矛盾;二、選擇性反貪,整肅異己;三、設超級黨組,集權自保。紅後代特色鮮明:無法無天、專橫跋扈、藐視民意。習近平、薄熙來同出一轍。

此輩毛時代長成的紅二代,少時被洗腦、文革被煽動,改革得利益、六四後分化,可謂空前絕後的中共後代,其中如習、薄能在六四鎮壓後平步青雲的,多為權力金錢崇拜者和毛制度維護者。他們文革後借父輩權勢上位,成既得利益集團核心,但多治國乏術,擅長結黨營私,抵觸政治文明;重慶模式是其經典。他們思想資源匱乏,言必稱馬列,口不離毛鄧。

當年毛號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打倒帝修反,解放全人類;今天習指示「壯士斷腕、刮骨療毒」反腐救黨。毛到紅衛兵隊伍中,親自鼓動造反;習到包子鋪親自買包子。喉舌頌毛「領袖愛人民」;又贊習「接地氣親民」。

然今非昔比,有網民偏要追究習總事先編排親民秀的蛛絲馬跡在網上散布,屢被封殺仍不放棄。有在京訪民到包子鋪前打橫幅喊冤。

重蹈毛執政,進入非常規化

中共執政六十多年,法統從未正常過,政黨、政府、軍隊、立法、執法之間的關係從未理順過,治國方略和機構設置全隨黨魁意願。習拋開國家發改委搞改革,表明對現有機構極不信任,又無力徹底改組,非另起爐灶不可。

一九六六年,被迫退居二線的毛澤東不甘大權旁落,帶頭寫大字報造劉鄧司令部的反,制定文革十六條,設立文革小組。如今習近平似乎遭遇政治霧霾,訂改革決定十六條,為自己加官進爵。文革組和改革組都是非常設機構,直屬政治局,目的皆為「鞏固和發展社會主義制度」。

毛任命自己的前政治秘書陳伯達做文革小組組長,妻子兼生活秘書江青為副組長,成員包括十一名政治局常委中的三個(陳伯達、康生和陶鑄),陶後被打倒。小組權力僅在毛一人之下,可隨意批鬥從中央到地方的黨政、公檢法系統「走資派」。不出三年,就打倒了除林彪和周恩來以外的所有政治局常委。中共九大,江青等文革幹將進入政治局,毛的個人崇拜路線大獲全勝,文革小組解散。

一九七○年林彪不滿文革,毛批組長陳伯達鎮懾林,之後林外逃也未能保命。毛死後,中共將文革之罪歸咎毛遺孀江青及死人林彪,保毛旗不倒。

心比天高,學毛不如毛

習選擇自任改革小組組長,親自定位小組宗旨:「把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各項改革舉措落實到位」,類似文革小組般臨時機構。習的「深化改革」口號不再是毛的「打倒走資派」,而是針對「國內外敵對勢力」,以維護自家既得利益;將黨內異己薄唱紅、周老虎等派系打入敵營,則為保自己大位。

習試圖以毛發動文革那樣的反常規手段治當前亂局,無奈心比天高,力比紙薄,既無毛之權威謀算,也無毛那樣的追隨者可用,指望一人集權立威,恐適得其反。

習似乎尚未意識到,依他目前處境,走毛老路的風險:若反腐踢到鋼板傷及自身,改革陷入政不出中南海泥沼,外交孤立惡化,如何收場?更不可預測的是,一旦繼任者為立威或繼續深化改革,「問責」前任,誰與替罪?

國家安全決策,惟黨是從

原以為,習不致無視憲法,國安委應該是國家機構,可能在今年全國人大會上走個程序再公布。但習卻迫不及待,偏趕在兩會前宣布,定位國安委「作為中共中央關於國家安全工作的決策和議事協調機構」,直接向政治局及常委會負責,「統籌協調涉及國家安全的重大事項和重要工作」。與全國人大並無干係,顛覆了中國三十多年前黨政分開政治改革的共識,反映出紅二代掌權特色:視中國為自家社稷;看國人皆為臣民(幹部群眾),而非有選舉及罷免權的公民。

中國最高國家安全機構的非國家化使中國離法治國家越來越遠,令憲法和人大愈加形同虛設,公示「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憲法規定的虛偽,不僅背逆全球民主大潮,也是對前共產國家成功和平轉型經驗的反動。

中共一直反對軍隊國家化,堅持解放軍絕對聽黨指揮,致軍內腐敗遠勝黨政機關。習將國家安全最高決策權賦予一個自命的人員、經費、權限都不受人大監督,也不受憲法約束的特設機構,這個超級「黨安委」剝奪了任何國民對其決策,通過法律程序提出質疑的權利。

習說將權力關進籠子,實際上是把籠子的鑰匙緊緊握在自己手中,隨意開閉,牢籠異己,拒絕走美國那樣的國會、媒體、選民時刻能對國家安全決策進行公開討論、以監督修正行政當局政策的權力制衡之路。

堅持人治封鎖消息拒絕政改

中國歷朝歷代政權都是人治,共產黨執政更甚。中共講「法制」只為依法整治不順服的民眾,與民國時代有識志士嚮往的「民有、民治、民享」法治夢風馬牛不相及。

毛自詡無法無天,不許批秦始皇,推崇法家治國,反對孔儒仁政。習要求改革小組「要牢牢把握改革正確方向,在涉及道路、理論、制度等根本性問題上,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須立場堅定、旗幟鮮明」;擺明意在保守舊制、拒絕政改,阻礙中國走民主法治之路。

習學毛也學鄧。鄧小平剛出山時也擺出改革者姿態,放鬆計劃經濟,讓自己家族先富起來;同時封殺西單民主牆,提出四項基本原則,不准改毛舊制;壓制黨內外要求自由民主的呼聲;一九八九年首都百萬人上街反腐敗爭民主,全國各地響應。鄧下令鎮壓,徹底摧毀中共道義上的合法性,破滅了世人對國際共運合理性的那一絲殘存幻想。中共腐敗加速度蔓延,權勢者愈富,無權者更苦。

中共權貴集團現已富可敵國,斂財速度遠超GDP增速,將巨額貪佔資產轉移海外,在國內堅持吃社會主義,習家也不例外。習放言「打鐵還需自身硬」,似乎自信滿滿。但美國彭博社早已披露「習近平的百萬富翁關係」(2012/6/29),習的親屬擁數億美元財富的信息。今年一月,國際調查記者同盟揭開「中國權貴設離岸公司隱藏巨額財富」之謎,點了習親屬及眾多中共元勳後代的名。習堅持蠻橫以對,封鎖消息、驅逐記者。

結語

習的改革拒絕還政於民,效法文革社論治國,發黨規禁令反腐,尚未見拿下一隻真虎,審判的類虎者薄熙來為前任所擒。外媒去年盛傳前常委周永康被查,遲遲不見公開法辦。處置個卸任無牙虎如此難產,斷腕豪言落空。

現今黨國貪官手法翻新,或效習搞親民秀,或低調藏富,或攜款外逃,連加拿大那樣對外來移民非常寬容的國家都對接納中國富人提高了警覺,不能不令人憂心中國:人治不廢、國將不國。






更多文章

關於我們 聯絡我們 開放舊網頁 每期文選 封面彩頁
版權所有,轉載文章請知會本網站 email: open@open.com.hk 告知貴網站名,何時轉載及文章題名,請說明出處(原載開放雜誌網站某年某月號)請尊重原作,請勿刪改。
Copyright © 2011 Open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